书友还读过

战天年
苹果版文档

战天年
功能APP

玄幻  |  希雅都

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

这个主角有点恐怖
免费下载

    这个主角有点恐怖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流可沫

      “爷爷?这辈分长得可真够快呀!”孟浩呵呵一笑,转头看向朱笑笑,“对了朱小姐,医生说我可以随时出院,别忘了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他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要走,朱笑笑却突然尖声大叫起来。“姓孟的,我不管你是不是使妖法,但我告诉你,你闯祸了,你真的真的闯大祸了!这一次向思思也保不住你,你百分之百会被人大卸八块丢进江里!”“是吗?”孟浩回过头来看着朱笑笑。“你知道张勋是谁吗?他可是疤哥的小舅子!你知道疤哥是谁吗?他可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头号心腹!别说你,就算是向老爷子得罪了疤哥,也会连累到整个向家因此垮掉!”“这样啊!”孟浩无所谓地点一点头,“红叶商会我知道,据说商会董事长陈河心狠手辣人见人怕!只可惜疤哥固然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心腹,但张勋却并非是疤哥的什么小舅子,他姐姐不过是疤哥众多情妇中的一个罢了!张勋手脚齐全的时候还能帮疤哥跑跑腿,如今成了一个残疾人,疤哥只怕未必还愿意替他出头!不过嘛……”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两眼上上下下打量着朱笑笑。朱笑笑直被打量得浑身发毛,方要色厉内荏说一句话,孟浩抢先开口把话说完。“你跟疤哥应该是见过面的吧?疤哥好像对你很眼馋是吧?如今张勋成了残疾人,我看你不如委身疤哥算了,反正你也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疤哥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朱笑笑打破头也想象不出孟浩为什么会对疤哥的事情知道得如此清楚,一时张口结舌难以对答。孟浩不去理会朱笑笑的神态表情,而是抬起脚来,向着仍跪趴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个小流氓身上一踢。“你起来,去告诉疤哥张勋被我打残了,让他赶紧过来接收朱笑笑小姐!”那小流氓一个愣怔,不敢说话只管叩头。“快去,去得晚了小心我也打断你的一条腿!”孟浩面色一沉。小流氓仰起头来偷偷瞧一瞧孟浩的脸色,终于胆战心惊爬起身来,小心翼翼打开病房门,然后便跟兔子一样飞跑而去。朱笑笑心里一阵发冷,颤声问道:“你你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帮你找个好姻缘啦!”孟浩呵呵一笑,“你别指望投靠聂三少,聂三少肯用你,不过是因为你跟思思的闺蜜关系,可如今思思已经看清楚了你的嘴脸,聂三少为了讨好思思,必然也会避你如蛇蝎一般!更何况你是疤哥看上的女人,聂三少未必肯为了你得罪疤哥!不过我听说疤哥不仅长得丑,而且在床上还有些暴虐倾向,但愿你能忍受得了……”疤哥有暴虐倾向的事朱笑笑也听说过,之所以她明知疤哥对她有动心,却一直不肯投入疤哥的怀抱,正是为此。如今被孟浩一口揭穿,而且已经指使那个小流氓去找疤哥汇报去了。她可以想象疤哥听说消息,必然会火速赶来,没了张勋帮她遮挡,今晚她肯定逃不过要受疤哥的辣手摧残了。她禁不住瘫软在地浑身发颤,此时再看孟浩,从前的窝囊废,如今笑得跟个恶魔一样。“好啦,我真要走了!”孟浩满脸含笑分外舒爽,“麻烦朱小姐在帮张勋办入院手续的时候,顺便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哦对了,别指望报警告我故意伤害,你也说了张勋的背后是疤哥,而疤哥干的都是非法勾当,一旦丨警丨察介入调查,疤哥第一个先会弄死你!”孟浩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丢下丧魂失魄的朱笑笑,施施然地走了出去。两年了,这两年他忍气吞声做人家的上门女婿——向老爷子并没有要求他做上门女婿,一旦他跟向思思有了孩子,还是会随他的姓。可实际上,他比上门女婿更不如。因为上门女婿最起码还能跟妻子同床共枕,可他呢,连跟向思思同房的资格都没有。偏偏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就连他夫妻间的这点秘密,也被传遍了整个红山市。那就令所有人都对他更加的瞧不起,因为连法定老婆的房间都不敢进的男人,基本上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了。所以每个人都能对他肆意羞辱,每个人都能对他随心践踏。而他为了妹妹能够生活富足,为了能够继续待在向思思身边,还不得不忍气吞声。直到今天,他终于扬眉吐气。正好在医院门口碰见孟馨,而孟馨惊诧地发现,她哥的腿好像完全好了。“哥你多走几步我看看!”孟馨不相信地推着孟浩往前走。孟浩左腿的残疾本来就非常轻微,要仔细观察才能看出他走路颠簸。但是现在,即便仔细观察,那一点颠簸感也完完全全没有了。“哥,你的腿真的好了,怎么回事?”孟馨喜不自禁,却又不敢相信。“可能是从七楼掉下来,把从前没接正的地方恰巧接正了吧!”孟浩只能如此回答。孟馨不相信地看着她哥,虽然满怀疑惑,可是除了她哥说的这个理由,她也想象不出其他的理由来。可能这就是因祸得福吧!——最终她只能这样想。眼瞅时间不早,孟馨想回学校去,孟浩说道:“今天正好是周六,你回学校也没课,不如等明天下午我送你回学校吧!”他一直以为孟馨在学校过得不错,到如今他才知道,其实孟馨在学校同样受尽欺辱。而他不止是要自己扬眉吐气,也要让妹妹挺直腰杆。“你不用送我去学校,而且我也不想去你们别墅住!”孟馨说,有点别扭。孟浩明白她的心思,她是既不想让哥哥看到她在学校过得不好,更不想去别墅撞见了向家人。“我这次肯定要送你回学校!不过你要不想回别墅住,就去你那个好朋友那儿住一晚吧!”孟浩说,不容置疑。孟馨在两年前跟着孟浩来到红山市以后,很偶然的机会,遇到她一个初中同学在红山打工,并嫁给了一个本地人。那个同学热情善良,算得是孟家兄妹在红山市极少有的几个贴心人之一。“你说孔琳啊?我还欠着人家几万块钱呢,实在是不好意思往人家里走了!”孟馨说。“正因为跟人家借了钱,更不应该老躲着不见面!何况几个月时间过去,咱们也应该还钱给人家,并且稍微做些报答了!”孟浩说。他跟妹妹自从来到红山市投靠向家,虽然说吃穿不愁,但手头并非十分宽裕。偏偏几个月前老家的姨母生了重病,孟浩不好意思跟向思思要钱,只能拿出所有的积蓄。另外孟馨还跟孔琳借了八万块,到现在都没还能还清。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孟浩做人的准则。如今有了能力,该报的仇肯定要报,但报仇之前,首先要报恩。“可是哥刚刚从医院出来,哪里有钱还人家呀?”孟馨问。“这个你放心,哥有的是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呀?除非是跟嫂子要!”“我不会跟你嫂子要钱!”孟浩摇头。当初姨妈病重的时候他都没好意思跟向思思开口,更何况是现在了。

      在下壶中仙
      广告服务

      在下壶中仙
      点击查看

      玄幻  |  语笑阑珊

      “还能怎么谢?给钱啊,人民的币”老道士搓了搓手指头,随后继续说道:“这香火钱也不是我要,回观里是要敬神的。看你家里不富裕也不多要,那啥——你给准备十万意思意思就行。”原本男人脸上还带着笑模样,听到老道士开口要十万的香火钱之后,嘴立马就裂了起来。随后他抱着肩膀蹲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道:“老神仙,你看把我卖了值不值十万?要不你把黄仙叫回来,让它上了我的身”“事儿给你平了,现在哭穷装死了?这样的事情道爷我见的多了,少来这一套!”老道士见到男人不打算给钱,原本打算发作的。可是又看到这一户人家实在是没啥油水,当下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之后,放缓了语气继续说道:“那你自己说,最多能给多少?”男人愁眉苦脸的说道:“家里原本还有点钱,这些日子都给这个败家娘们儿请神看病了。家里还拉着两万多的饥荒,要不我找亲戚凑凑,你先拿个三百?”“我要十万你给三百?就地还钱也没有这么还的,一口价八万八”“家里穷啊,我还拿着村里的低保。最多能给三百五”“别给脸不要脸啊,最后讲一次价了,六万六”“我也豁出去了,不过了!最多三百八”“五万!”三百八十五”经过一番不对称的讨价还价之后,最终男人凑了五百块钱。男人平时借惯了也不怎么还,没几个人赶借给他钱。就这点钱也是凑了半天,五百块钱凑出来一小口袋毛票。最大的才是个二十块钱,一块五毛的一大堆这让以为能捞一笔的老道士十分不满,数好了钱数之后,他骂骂咧咧的带着小孩子走出了这户人家:“你们家没好,等着遭报应吧。这次是被黄仙迷了,下次是狐仙,再下次是刺猬。过两年生的孩子像豆杵子”原本男人还想着送送,听他骂得难听也拉不下脸相送。任由这一对师徒俩推着自行车走出了自己家大门。老道士气哼哼的偏腿上车,随后一把将小孩子拽了上车。正准备骑车回家的时候,发现大门外面竟然停着一辆奔驰轿车。农村路上没有路灯,黑乎乎的也看不清车上有没有人。想着自己带着小徒弟连打带骗的只得了五百块钱,还要连夜骑车回家,凭什么人家舒舒服服的坐在豪车,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当下,老道士越想越气,将肚子里这点邪火都撒在奔驰车上了,一口浓痰啐在了车灯上,随后冲着奔驰骂道:“老天爷瞎了眼呐!什么王八蛋都能坐这么好的车。这钱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来的,你媳妇在外面靠人,你蒙头挣得王八钱”黑灯瞎火的,老道士老眼昏花以为车上没人,骂完还不算完,冲着车头的位置就是一脚。这一下直接将车头踹出来一个瘪,就在他准备再来一脚的时候,车灯突然亮了起来,随后车门打开,从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个两米多高的男人来。这男人一身黑西装,走到了车头看了一眼车灯上的痰渍,和车头的凹陷之后,一把抓住了正要骑车离开的老道士,说道:“那口吐沫我不跟你计较,刚才这一脚得说到说到吧?”老道士没想到车上还有人,见到自行车被男人抓住,他急忙回头冲着小孩子说道:“死孩崽子!我不是让你老老实实坐着吗?胡乱伸什么腿,看看踹着人家车了吧。赶紧给人家赔礼道歉”训完了孩子,老道士又换了一副笑脸,冲着高大男人说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嘛,这孩子不小心碰到的,又不是成心踹的。你们都是有钱人,家大业大的也不在乎这点钱。”见到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老道士训斥,小孩子脸上都是愤怒的神情,瞪着老头子呼呼的喘着粗气。只不过他从小被老道士养大,虽然心里憋屈却又无可奈何。高大男人完全不吃老道士这一套,他指着车头的凹陷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今天不把修车钱给了,你们爷俩那也别想去。我也不讹你,一千”“什么就一千?你欺负我这个老头子没见过世面吗?”听到男人让自己赔一千块钱,老道士的脸上瞬间变得涨红。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把毛票来,塞进了男人的怀里,继续说道:“就这么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的车门打开,刚才趴窗户看热闹的中年胖子从车里走了下来。笑眯眯的冲着高大男人说道:“破军你这是干什么?不就是一个瘪吗?谁踹的不是踹?看看你把人家吓的”说话的时候,胖子走到了老道士的身边。嘿嘿笑了一声之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车后座的孩子身上。仔细端详了一眼坐在车座后面的小男孩之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包中华香烟。取出来一根递给了老道士,随后再次说道:“刚才我在窗户外面都看到了,老师父你好本事啊。教出来的徒弟三两下就把黄仙赶走了,这比一般跳神的可厉害多了。”看到这个胖子好说话,似乎没有让自己赔钱的意思。老道士这才松了口气,他笑嘻嘻的接过了香烟别在耳朵上,这才说道:“都是雕虫小技,那是道爷我有好生之德,没有亲自动手。要不然的话一张符纸请下来太上老君”看着老道士说的唾沫星子乱溅,胖子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是那是,看得出来老师父你就不是凡人。不知道贵师徒怎么称呼?要是以后我也遇到个鬼啊神的,去哪能找到你们师徒帮忙?”听到可能会有新买卖,老道士立马收敛了笑容,挤出来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说道:“你好眼力,既然都看出来,那我也不瞒着你了。老道士我法名孔大龙,是前明崇祯皇帝的三太子,刚刚出生的时候正赶上闯贼李自成攻打北上京。当时我父皇崇祯爷一剑斩断了我姐姐的胳膊,还想要刺死我然后全家一起殉国。幸好当时我师父黎山老母降世临凡,施展神通救下了我。带到了终南山学艺”胖子笑眯眯的耐着心思听老道士胡说八道,正听到老道士说他在终南山巧遇白素贞前来盗取灵芝仙草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胖子掏出手机听了一下之后,对着电话说道:“他去云南干什么?苗疆的死人潭行了,我亲自去一趟吧”三言两语挂了电话之后,胖子转头对着老道士说道:“真是不巧啊,家里出了点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这是我的名片,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直接打这个电话找我。对了,你这高徒怎么称呼?”老道士接过名片,借着奔驰的车灯光亮,看到上面印着——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局长高亮的名字。他心里一边盘算着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是个什么单位,一边应付着说道:“我这徒弟法名车前子看不出来老板你还是个局长,那啥,正好有点小事,贫道我打算重塑三清金身,老板能不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高胖子已经从怀里摸出来支票本。写上了数字之后,撕下来这张支票递给了老道士,随后笑着说道:“记得啊,不管什么事情,打这个电话”看着已经绝尘而去的奔驰车,老道士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借着车尾灯他数了数支票后面几个零:“个十百千万、十万要不娶个老婆还俗大儿子,记得明天早上去村子外面囤鸡”

      云迷雾罩
      app软件下载

      云迷雾罩
      官方版升级版

      玄幻  |  颜茗落

        从收入构成来看,广州城市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从2016年的不足3.50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4.48万元,年均增长达7.1%,2020年带动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0%)增长3.8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支撑作用明显。

      月落星海待君归
      版本更新

      月落星海待君归
      官方版可靠

      玄幻  |  芍葩

      我们进了屋,把王哥放到床上,商议如何去弄原毒尸骨肉和五毒。五毒到好找,蝎子、蛇、蜈蚣、壁虎、蟾蜍。在这里都可以找到。那个原毒尸骨肉可就很难弄了,一来不知道那个紫僵住在哪里,二来即使知道了也不敢靠近他。我们商议了半天,也没有好办法。没有这些解药,王哥只能死。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王哥,我的心里很是难过。这时从屋外走进来两个红卫兵,他问我们为何要绑着王哥。李队长急忙站起来打掩护,说他得了羊角风,如果不把他绑起来,他一旦醒来就会伤人。两个红卫兵点了点头,然后出去走了。过了会,崔大队长进来了,还有那个女子。崔大队长先给我们介绍了他旁边这个女子,原来是他表妹,叫崔双双。今年高中刚毕业,随他来林场锻炼。崔双双冲着我们做了个鬼脸。崔大队长接下来问王哥的病治疗的如何。我们就把刘半仙说的话如实说了一遍。崔大队长沉默了半天,说我们三个队十几号人,还怕那个僵尸。崔大队长决定明天一早带着砍树刀去山上找那个紫僵。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记载喇嘛是捉拿僵尸的好手,只可惜我们这里没有喇嘛。大家一夜都没有睡觉,到了天亮,伙夫早早的做了早饭,崔大队长派人通知了其余两个小分队,除了一个请假回家看望病号外,都到齐了。我看着院子里几十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砍刀,看上去有些“雄赳赳气洋洋,跨过鸭绿江”的英雄气概。我想人生能有这样一次也就够了。我们在崔大队长的带领下,沿着我们踩踏过的上山小路进了深山。这个时候已经是五月,山上绿意盎然。我们在深山老林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僵尸的踪迹。我们又找了会,还是没有发现僵尸。为了回去的时候不迷路,我们来的时候在经过的树上涂抹上了白灰水。山上很快就黑了。李队长说那个僵尸或许晚上会出来。大家伙商议晚上在山上过夜。我们找来很多的木柴,生起了大火。我们是第一次在深山老林里过夜,多少有些兴奋。围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唱起了山歌《翻身农奴把歌唱》:太阳啊霞光万丈雄鹰啊展翅飞翔高原春光无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高原春光无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雪山啊闪银光驱散乌云见太阳革命道路多宽广驱散乌云见太阳这首歌曲由李堃作词,阎飞作曲,才旦卓玛演唱,没多久便红遍祖国大地。它再现了西藏人们的新生活和新风雅。虽然是歌唱西藏人们生活的,但我们还是很乐意唱它。一阵山风骤然刮起,树林里发出一声鬼叫声,接着传来敲锣打鼓的奇怪的声音。我们立刻静下来,竖起耳朵细听。山风呼呼的刮着吹得人脸疼。过了一会,风小了些。火光中,我看见有一队身穿古代服装的人从左边树林里走出来,至于是哪个朝代的,一时没有分辨出来。这一伙大约二十多个人,最前面四个手里提着气死风灯,紧跟着四个敲锣打鼓,中间是一顶大红色轿子,轿子上有个身材高大的官员,穿着紫色服装,由八个人抬着,一看便知道是大官,最后有八个人腰里挎着大刀。他们敲敲打打,不一会消失在右边树林里。深山老林里竟然还住着古代的官员,这有些不可思议。从服装得颜色上看,不是明朝的。因为明朝皇帝姓朱,遂以朱为正色,又因《论语》有“恶紫之夺朱也”,紫色自官服中废除不用。但又不是清朝的,因为清朝的脑袋上都留着一个小辫子。而这些人都没有留辫子。也许这些人是古人留下来的后代。崔大队长说我们跟在他们后边,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我们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仗着人多,于是就跟了上去。我们紧紧跟在这队人的身后,我始终感觉这些人走路脚根不着地,看上去轻飘飘的,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的路,这伙人终于停了下来。我们也急忙稳住身子,驻足观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伙人在瞬间消失不见了。树林里黑漆漆一片,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要是怪物袭来,我们就惨了。李队长说他有洋火柴,崔队长吩咐他找根干树枝点燃了。李队长刚把火柴擦着,就看见一个呲着獠牙怪兽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当时吓得想掉头跑,但是被崔大队长拦着了,他说大家不要慌,不要分散。我们停在原处,再看那个怪兽,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找了会,发现了一座古庙。在这座古庙的门前,左右各立着一个我们刚才见到的怪兽,从相貌上看,应该是睚眦。睚眦是传说中的龙的第九个儿子,相貌似豺,好腥杀。今晚在此遇见睚眦,想来必有一番厮杀。自从来到呼兰林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古庙。我随着崔大队长来到古庙门口,借着微弱的火光,我看见古庙门口两边各立着一个呲牙咧嘴的怪兽,从神态上分析,因该是睚眦,传说它是龙的第九个儿子,性情凶残。大门开着,要从这里进入庙里,需要经过十几道台阶,台阶上落满灰尘。一看就知道没有人来过。李队长在后面拽了拽崔大队长,提醒最好不要进去,免得里面有鬼怪。崔大队长说这是坐庙,自古以来庙里都是神灵住的地方,哪会有妖怪。其余两个小队长也提醒不要进去。崔大队长犹豫了会,决定不进去了。一阵狂风刮起,吹得睁不开眼睛。一阵清脆的歌声传来,听上去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从身后古庙里传来的。我们都停住了脚步,庙里还有年轻女子居住,想来是哪个人家的女子住在里面。或许这庙还有别的大门。崔大队长最后忍不住了,他决定进去看看。我们只好陪着他一起进去。我们刚进庙门,林青在后面惊呼说台阶没了。我们急忙回头看,见原本十几道台阶瞬间消失了。正当我们惊恐要回去之际,大门吱呀一声合上,把我们关在了里面。于此同时,里面亮起了灯。一阵轻风吹过,飘来诱人的香味,不一会,几个手提风灯的年轻的女子翩翩的从里面屋子里走来。李队长说既然有人,我们何不问个明白。我们迎上去,几个女子提着灯笼看着我们笑,有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来到我们面前,她说欢迎来“悦客山庙”。崔大队长问你们为何住在这里。她们笑着没有说话。这时从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玉,让他们快进来。”声音似男似女,分辨不出来。几个女子把我们领进一个宽大的房间里,这里四处都是蛛网,落满灰尘。在屋子正中间有个大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身穿紫色官府的黑脸大汉,看上去毫无表情,令人害怕。在他两旁,各站着两个童子,每个童子怀里抱着一个人头。我想这哪里是人,分明是鬼怪。我心里急忙默念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可是念一遍,便感觉全身难受,头晕脑胀。这时坐在大椅子上那个黑脸大汉阴阳怪气的说:“不要念了,在我面前搞这一套,你还太弱。”我大吃一惊,他如何知道我在念七字真言,看来他的道业一定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