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221章 冰莲倾世
电脑版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14 18:53:07

我要打赏
版本活动
打赏共550547恒币
苹果版Store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规则大厅

我要评论
    安卓下载
    评论共4881条
    手机版哪个好

    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吓了一跳,正打算冲着我们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的时候,林梦洁直接转过身喝骂起来:“都不睡觉了吗!看热闹有意思吗?!”一群人急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周围瞬间变得清净了很多。

    回复(43)

    芦镁

  1. 大秦九龙
    相关下载

    我的心里顿时一阵舒爽,一直以来被林梦洁鄙视的我都抬不起头了,现在总算能抓住把柄整她了。我们就这样一个追一个泡的来到了电梯门口,我们家在六楼,所以每天都会从电梯上下楼。

    回复(83)

    陌槿染

  2. 爱上了却发现爱错了
    下载苹果版

    晚上的时候,后妈和妹妹就一脸高兴的回来了,虽然后妈很亲密地和我打了个招呼,但是我那个妹妹却依然没有搭理我。这时候,后妈本来想回到房间里换衣服,却惊讶的发现房门反锁了。机智的后妈果断掏出来钥匙就打开了房门,随后,里面就传来了老爹的惨叫声。

    回复(81)

      易烟

    • 穿越医女很猖狂
      苹果版Store

      但是林梦洁不说话,我也没停,继续扔下了第二个骰子。这个骰子旋转了一下,停了下来,我上前一看,“大腿”。黑暗中,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林梦洁那双洁白嫩滑的美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回复(63)

      萦溪

    • 我的手机竟变成了美少女
      最新V10.1版

      不过,这下子就让我有些好奇了,既然不是老爹的,那会是谁的呢?我那个后妈,是一种典型的女强人风范,虽然不知道傻货老爹是怎么勾搭上她的,但是她那种女神是绝对不可能看这玩意儿的!

      回复(40)

      银霜

    • 失望已攒够
      下载苹果版

      这么好的一个动作,结果却是用在这么无趣的部位。犹豫了一下,在林梦洁骂了我一声后,我只好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耳朵。她的耳朵很小,软软的,捏起来还挺舒服,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回复(52)

      羽泪秋

    • 我具现了仙剑世界
      资源下载平台

      “滚!我说过我不是你妹妹!”林梦洁咬牙切齿地看着我,看样子还想动手。我苦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这时候,一个男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个男生长得瘦瘦高高的,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阳光帅气,特别是那一张脸,很是俊美,让人看一眼就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回复(63)

      璃兮

    • 帝尊的杀手帝后
        下载正版网

        林梦洁不屑地切了一声:“谁不知道你表白被拒以后,一直躲着人家,现在难受死了吧!呵呵,活该!”
          我白了她一眼:“其实也没什么啦,毕竟最近每天晚上都可以看美少女练习柔道的图片,真是好爽好爽啊!”

        回复(51)

        沛珊

      1. 不成温柔
        苹果版Store

        电梯里,林梦洁抱着孙云静的手臂在说着学校里的事情,两个人聊得很开心,我默默地站在后面,低头玩手机。煎熬的电梯总算是到了一楼,走出来以后,孙云静直接骑上了自行车,和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回复(84)

        琬莠

      2.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中文版下载免费

        书友还读过

        魔道玄虚
        旧版升级版

        魔道玄虚
        平台下载盘口

        玄幻  |  水袖萦香

        “也就你这一脑子浆糊的能听不出来。”田豹子白了韩大肚子一眼,“虽说李白脸和蝎虎子现在都投靠了‘穷党’,但毕竟王老道的老营是在牵马岭,这鬼子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打牵马岭才对。难不成是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想先佯攻李白脸,把王老道的人马从牵马岭老营给吸引出来?”这番话象是在问韩大肚子,又象是在自言自语,更何况这么深奥的问题韩大肚子哪懂啊?田豹子抽了抽眼角:“可蜈蚣沟那地方九曲十八弯,大白天进去都得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了。鬼子真要有这劲头,还不如去打白石沟,好歹白石沟还是很适合炮兵发挥的。”“那不能!”韩大肚子仿佛突然明白过劲来了,“白石沟的许三姑虽说也和王老道联手过,但是那个老娘们阴不阴、阳不阳的,到现在也没正劲八摆的加入‘穷党’,算不上是‘穷党’的人,鬼子就算是真的去打白石沟,王老道也未毕出手。尤其这回鬼子还带了这么多小钢炮,要我说啊,王老道真能保住牵马岭老营就算不错了,哪还有功夫去帮别人啊。可李白脸就不一样了,他是和王老道喝过血酒的,他要是出事了,王老道不能不伸手。”“嘿嘿!”田豹子看了韩大肚子一眼,“就你这点心思,这辈子也达不到王老道的境界。”“达不到就达不到呗!”韩大肚子却蛮不在乎,“人家都说了,王老道那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转世,专门来救苦救难的,我一个杀猪的,哪比得了啊!”田豹子到没心思和韩大肚子斗嘴。自从王老道拉起队伍打鬼子之后,这民间的风声四起,说啥的都有。不光是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还有人说王老道是关帝爷的马前周仓呢,反正就是瞎白话呗。田豹子虽然也穿了一身道袍,但对这种事是从来不信的。“不对劲,肯定不对劲……”田豹子仍然在摇着头,“就算是佯攻蜈蚣沟,可牵马岭老营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你听听,现在枪声一直在往蜈蚣沟里面推,就凭李白脸手底下那点人马,肯定顶不住鬼子这么打。再说,哪怕是王老道看透了鬼子的诱敌之计,但蝎虎子是李白脸的把兄弟,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那谁知道啊!”韩大肚子可真懒得去想这些事,又咬了一口羊腿肉,“我说,你要真能打,我就陪你你就去前面看看,别光说不练,在这坐着光动嘴有啥用?”“我?”田豹子突然脸色一白,讪讪的笑了笑,“我现在就是一个闲人。王老道心眼好,让我在圣清宫挂个单,我可不是打仗的材料。”“你这说得不是挺明白吗?”韩大肚子追问了一句,可再看看田豹子的脸色,知道再着急、再往下说啥也是白费劲,便只好说道,“算了,吃吧。你那还有酒没有?”“有个屁!”一说到酒,田豹子又来劲了,“有多少酒能架得住你这大肚子?我上回好不容易带回来半葫芦小烧,可到好没等我闻着味着,你到是先……”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田豹子却猛然的屏住了声息,小声说道,“不好,有人来了!”牵马岭是辽西医巫闾山的余脉,绵延数十里分为大小牵马岭,由老爷岭圣清宫的院监王子仁道长创建的抗日武装“穷党”的总堂就设在了大牵马岭的老营之上。往日里牵马岭老营由王老道亲自坐镇,又有蝎虎子、李白脸、曾氏兄弟等一众干将为其左膀右臂,着实让同昌城里的鬼子和伪军头疼不已。而今天却大不相同。牵马岭下面的炮声已经停了一会儿了,就连枪声也都已经渐渐弱了下来,估计一场大战将将结束。可让人奇怪的是,从头至尾,做为重中之重的牵马岭老营,却是一枪未发,甚至连一点人喊马嘶的声音都没有传过来。到是由李白脸把守的蜈蚣沟枪声大作,虽然大伙都知道蜈蚣沟那地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今天鬼子是有点发疯了,愣是把李白脸的人马堵在蜈蚣沟寸步难行,气得李白脸哇哇大叫。但叫也没有用,鬼子的小钢炮虽然炸起来不说土崩石裂,可缺德就缺德在那炮弹象长了眼睛似的,居然能绕过石头直接把炮弹砸到事先挖好的战壕里。李白脸还有心思和小鬼子拼命,但他手下的兄弟们可就受不了了,一个个也不等李白脸指挥,就从战壕里跳出来往蜈蚣沟深处钻,把蜈蚣沟前面的阵地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鬼子。“这帮王八犊子!”李白脸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这大冬天的硬是让李白脸出了一身的汗,那张小白脸上除了土就是泥还有冰茬子,李白脸眼看着鬼子和伪军守住了蜈蚣沟的山口,一时半会儿是没有往里冲的打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这蜈蚣沟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弯,就算是有熟人带路,大白天的都容易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小鬼子哪敢往蜈蚣沟里面进?“不行!”李白脸还是摇了摇头,他这蜈蚣沟距离牵马岭老营不远,这边打得热火朝天,老营那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有?李白脸估么着王老道那边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的话王老道绝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带着手下的兄弟投靠了王老道的“穷党”。“李白脸!”就在李白脸正琢磨着呢,突然外面山口有人喊了起来,那声音又尖又细活象个太奸,不问可知正是同昌侦缉队的队长人送外号小阎王的阎震,“李白脸,死了没有?没死就给老子个动静!”“小阎王,你死了老子我也死不了!”李白脸喊了一声,“咋的?今儿个突然长卵子了,想和李爷单挑吗?”“少他娘的废话!”小阎王回骂了一句,“姓李的,老子今天来是给你条活路。实话告诉你,王老道已经被黑田太君带人抓了,蝎虎子也已经投降了皇军。等一会儿黑田太君再带人收拾了许三姑,这整个牵马岭可就剩你李白脸一个刺头了。你是打算自己麻溜投降啊,还是等着皇军给你剃平了啊?”还没等李白脸说话呢,蜈蚣沟里已经“嗡”的一声乱成一团。那王老道就是“穷党”的主心骨,此时一听说王老道被抓,蝎虎子投降,李白脸部下的一百多人可就全乱了套了。便有人悄悄的对李白脸说道:“大哥,要不咱……”“别听小阎王放屁!”李白脸怒道,“王老道睡觉都睁了一只眼,凭鬼子那两把抄儿还想抓他?我大哥蝎虎子更不可能投降鬼子,你们他娘的长点脑子行不?”被李白脸这么一吼,人心算是稍稍静了静,“哼,再者说了,我李白脸敢带着人和鬼子干,可就没想过投降这么回事。谁要是再敢提这两个字,别说我李白脸翻脸不认人!”虽说这几句话把大伙都给镇住了,可黑暗中却谁也没看清楚,李白脸的一张白脸越发的没有了血色。他招了招手,叫了几个心腹过来,让他们带着人守住山口的几处要道。他知道这三更半夜的小鬼子不敢攻进蜈蚣沟来,只要守住这几条要道,蜈蚣沟就丢不了。而李白脸自己在安排完防守之后,却趁着黑夜悄悄的潜了出来。别看山口处连鬼子带伪军还有侦缉队的人总共得有百十来号,还架着两门小钢炮,但这蜈蚣沟毕竟是李白脸苦心经营的地盘,想拦住他李白脸的话,这小阎王还得再练个百八十年再说。

        出身贫寒不甘平凡
        简介

        出身贫寒不甘平凡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又菱

        赵大海说,张富贵本人家庭没有大的背景,他的对象家庭可是厚重的,对象的父亲是现在的市委常委,有此关系,不过几年这个小子就会飞黄腾达,到码头镇是镀金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镀不好金,县领导面子上难堪,肯定要追究一部分人,那么姜照光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也就不要混了。姜照光听了赵大海的汇报,虽然当时是夏天,后背还是冷冷的。原来有这么一个大背景的人在自己的乡镇,竟然不知道,难怪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为了一个队长亲自到乡镇来,那是有目的的。那天,姜照光想了很久,后来对赵大海吩咐说,张富贵岳父的事任何人不能说,不过要做好张富贵联系村领导的思想工作,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得罪张富贵,否则,就是不想干了。至于乡里的一般领导,就不要说这件事,但是你要在后面时刻关注动态,如果有人对张富贵不尊敬什么的,立即向我汇报。张富贵是大树,要靠不能得罪。上午姜照光在县委副书记办公室谈起拜访市财政局领导的时候,苦恼没有得力的人,去了不一定起到效果。姜照光就想到了张富贵,向县委副书记推荐说,自己的乡镇有一个人是最合适人选,由他带着前往,肯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县委副书记就问,这个人是谁?姜照光就把张富贵的背景说了,说是市委常委的女婿,去了那就是市委常委前往,谁都会给面子的。县委副书记听了,很感兴趣,说有这么一个人,一定要利用好。姜照光按照县委副书记的指示,回到乡镇,就找张富贵谈这件事。张富贵正急着和刘小娟的约会,想赶紧结束话题,尽快回到刘小娟哪儿,好好享受这个女人。就回答说“既然书记吩咐了,肯定要执行,什么时候出发,听你的指挥!”张富贵很爽快的答应了姜照光。姜照光后来又和张富贵谈了别的事,一直到点多钟。张富贵于是就到食堂吃点饭,补充点能量,要想尽力在女人身上冲刺,没有能量也是不行的。饭后,到宿舍躺了一会,等到天已经很黑了,才从宿舍出来。刚出门不久,张富贵就接到秦书凯的电话。秦书凯在电话里说的事,让性意昂扬的张富贵吓了一跳。秦书凯说,张处长,你出去不久就看到吴龙在跟着出去,我就特意出门注意了一会,发现吴龙一直在跟着你,你不管到哪儿,一定要小心。张富贵挂了电话,想了一会,就很特意地走的很快,就发现后面如狗一样跟着的吴龙。想到如果不是秦书凯留个心眼,提醒自己,说不定就被吴龙这个小子抓个和女人进出的场面,到了黄河广场附近的时候就下去消失在人群中,观察着吴龙。看到吴龙如狗一样到处寻找的样子,张富贵很生气,想不到吴龙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以前听秦书凯说的时候,也确实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后来想到一个在官场混的人,知道官场起码的规矩,这样做就为人不齿,今天你能跟踪张富贵,说不定明天就能跟踪单位的局长,以后就能跟踪县长县委书记,有此劣性,不管哪个领导都不会重用的,因为领导也是人,也有有这样那样的错误,把这种心理阴暗,爱好窥探个人**的人放在身边,就等于身边放个丨炸丨药包在身边。张富贵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点到为止,给吴龙一个台阶,他也会到此为止的。如果,过分的处理,把脸撕开,只会带来过分的结果,做人不一定要把脸撕开来斗,暗斗才是最高的境界。温和的背后,往往是刀子。张富贵很简单的把吴龙打发走,才偷偷的到了刘小娟那儿。刘小娟正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张富贵进来迎接上去很温柔的接过张富贵的外套,小声的问:“什么事?怎么到现在?”刘小娟穿着几乎透明睡衣,乳白色的胸罩清晰的映入张富贵的眼睛,丰腴而不肥胖的身体随着走动不经意的摇摆,显得身材玲珑有致的,看上去让人着迷。看着如此的美人,张富贵心里的**早已挑起,于是把刘小娟紧紧抱住,没有说一句话,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行动代表一切。后来,两个人洗洗过后,躺在床上,张富贵就说了来的比较迟的原因,说自己现在一直在想如何妥善的处理吴龙的事,要让他吃了亏而且无法说出来,那才是自己要的最高境界。刘小娟就说,不要为了一个小的人物而把自己的前途搭进去,那是因小失大,所谓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就是这个道理,把握好这个原则,做什么都可以,至于说怎么斗,你会处理好的。张富贵在以后的很长时间,一直在考虑如何处理吴龙的事。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月份,各单位都是忙着总结表彰的时候,挂职人员也不例外,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安排,要求各个官职干部将扶持联系村的情况汇报到县委组织部,同时由所在乡镇和挂职干部共同推荐优秀的挂职干部,进行表彰。一个下午,镇政府的小会议室,个挂职干部和镇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副镇长刘小娟等人围桌而坐,正在商讨优秀挂职人员的评选工作。姜照光自从知道张富贵的底细后,都是尽量的巴结张富贵,每次镇里的重要接待都会请张富贵参与,也积极地给来宾介绍和吹捧张富贵,说这是市里的领导,对镇里的贡献非常大。让张富贵知道镇里对他是很欢迎的,也是很重视的。所以,对挂职干部的任何事都是积极地放手,让张富贵全盘处理。姜照光也知道刘大明和张富贵之间的矛盾,每次刘大明向姜照光汇报问题的时候,都是很热情的接待,装着很有耐心的听完,然后都是摸着头发说,镇里事情很多,作为一把手很忙,至于挂职干部的事,镇里是刘小娟副镇长具体负责,组织部还明确一个张富贵为队长专门负责,有什么事可向他们说,他们会为你服务的。一次,刘大明也向姜照光汇报张富贵和刘小娟的事,说有人看到他们**的事,作为镇丨党丨委书记一定要监督,否则,出了问题那就影响整个镇里的形象。刘大明现在无法理解姜照光到底想什么,把握不住领导的脉搏,也就没有影响力。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就说,这件事很严重,老刘,你千万不能乱说,当事人弄不好是要受到严重处分的。后来,话题一转问,老刘,反映两个人**的事有证据吗?刘大明就说,有两个人看到乱搞的场面,姜书记可以去问问吴龙和秦书凯,那是很好的人证。姜照光就说,老刘,两个小伙子能给你证明,能证明这件事,肯定不会。所以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那是影响一个人政治前途的大事,没有证据我就不好干涉,八小时之内,是我管理的干部,个人的事,八小时之外就不好管了。对刘小娟这个漂亮的女人,是男人都会有想法,都想赚点便宜。作为男人的姜照光也想过,但是知道那是带刺的玫瑰,是千万不能碰的,得罪了副县长那是得不偿失,说不定丢官卸甲,男人一旦没有了官就什么都没有了。

        城管那些事儿
        支持安全

        城管那些事儿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柒若

        “怎么叫胡来?”唐钰不满他的说法,“我这叫负责任。我明明不是管理公司的料,非要让我去接手,到时候公司倒闭,员工下岗,那才叫胡来。”“这就是你放弃富二代,跑去当男护士的理由?”付钦对他简直无语了。唐钰的行为,让他想到了互联网上的一个梗。‘不好好的干好男护士,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唐钰眯着双眼,搓着自己下巴道:“你不觉得救死扶伤的人,身上都会发光吗?”“原来你的志向是当电灯泡啊?”付钦惊讶。唐钰笑容一僵,脚已经踢了出去,“滚!这叫帅。真没文化。”付钦笑嘻嘻的,承受了这一脚。等他看到唐钰把碎了屏的手机丢在桌上时,忍不住嘲笑他,“唐少你这样混得太惨了吧。屏都碎成这样了,还舍不得丢?”“我现在可是真真正正的工薪阶层,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小几千,哪有钱去换屏?”唐钰回答得理直气壮。“换屏?”付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难道不是直接换手机吗?”“没钱。”唐钰更加理直气壮了。付钦同情的看着他摇头,“这么可怜,我给你买新的吧。”“不用!”唐钰毫不犹豫的拒绝。他想起了那个罪魁祸首,冷笑一声,“有人给我买。”“谁?”付钦好奇的问。唐钰却不回答他,转移话题道:“你这春风得意,眼角含春的样子,是不是又去祸害哪家姑娘了?”“什么祸害?”付钦不乐意的道:“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是找到真爱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唐钰嗤笑,“我数数,你这是第几次对我说,你要非哪个女孩不娶了。”付钦气道:“爬!你根本不懂什么叫一见钟情!”唐钰淡然点头,伸出修长手指认真数了起来,“这好像是你第九次对我说,你一见钟情了谁。”“……”付钦。他虽然说得多,但每一次都是真情实意啊!离北阳一中不远的一家老居民楼,第五层,右边的那一户。黑暗的房间,突然亮起了灯光。在这间突然被灯光驱散黑暗的房间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想要求救一般。好久之后,呼吸才渐渐平缓下来。季幼青从噩梦中醒来之后,就这样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床头柜的台灯,将她笼罩在暖色系的灯光里,安抚着她的情绪。她身上的睡衣,头发都被冷汗打湿,那种粘稠感十分不舒服,可是她却没有力气去清洗一下。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梦见过当年的事。可是,今天晚上,她还是梦见了,而且还依然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季幼青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膝中,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告诉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不能再沉溺于过去之中,要走出来,必须走出来。’其实,季幼青很清楚,她之所以会做这个噩梦,是因为白天的事刺激了她。想到白天发生的事,那个自杀的女学生,还有她母亲在抢救室外的那些话,季幼青已经毫无睡意。刚过了早晨七点钟,季幼青就起了床,站在洗手间里洗漱。昨晚从噩梦中醒了之后,她就一夜未眠,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着。季幼青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眼里还带着熬夜后的红血丝,她又失眠了。牙刷,上下规律的在她口腔中刷着,满嘴的白色泡沫。季幼青的表情有些木然,她的皮肤本就冷白,此刻眼下的青色就显得更加明显。将牙刷从嘴里拿出来,季幼青端起漱口杯,漱了漱口。口腔里残留的薄荷味,让她清醒了几分。洗完脸,擦完润肤霜后,她走出了洗手间。“哇!幼青你吓死我了。”刚走出来,季幼青差点迎面撞上一个人。她停下,抬眸看向出现在她面前,抬手拍着胸脯大喘气的室友。“对不起。”季幼青歉然。“没事没事。”室友缓了过来,不在意的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起那么早,以为洗手间里没人。”你突然从里面出来,我才吓了一跳。后面她没说的话,季幼青也听懂了。她点了点头,让开路给室友,返回了自己房间。租的房离北阳一中不远,步行十分钟内就能走到。季幼青又不是常规课老师,所以她没有必要按照早读时间去学校,只用在正常上班时间,八点半到就好。以往,她基本都是在七点五十左右,才会用洗手间,今天的确是早了很多。季幼青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桌子前,拿出自己少得可怜的化妆品,准备遮掩一下自己眼下的青色,让自己的气色好一些。学校是一个讲究形象的地方,她一脸憔悴的去学校,恐怕会被主任叫去谈话。季幼青化妆很快。其实,她这根本就不叫化妆,只是简单的做了打底,擦了气垫,扑点粉,然后描眉,擦个口红就完事了。全程只需要五分钟不到!她这速度和操作,经常被闺蜜吐槽,她就是仗着自己天生丽质,才为所欲为。今天比以往多了一道工序,就是给自己遮瑕。等季幼青收拾好自己的妆容,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精神多了,也看不出她一夜未睡。接着,她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套搭配好的衣裤。和昨天一样的衬衣、裤子,只是颜色和款式有些变化。如果打开季幼青的衣柜,你会发现,除了两条亚麻和棉质的长裙之外,其余的都是搭配好的衬衣裤子,要么就是整套的运动装。风格都是寡淡风的。快速换好衣裤后,季幼青又变成了那个干练清爽的季老师。她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笑容,满意后,才领着包走出房间。一出房间,季幼青就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幼青,我多煮了些早餐,一起吃吧?”她的室友,正从狭小的厨房中,端着一碗面条走出来。在紧挨着厨房的小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一碗面。“谢谢。”季幼青微笑着走过去。她的表情和神态,都完美得挑不出丝毫瑕疵,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嗐,客气什么?快来吃!”室友对她招了招手。季幼青从善如流的坐在了室友对面,拿起了筷子。面只是厨房里的挂面,也是最简单的清汤面。汤底泛着一点猪油化开的油腥与酱油和醋的颜色混在一起,室友还烫了几棵青菜,卧了鸡蛋,算是很有营养的早餐了。面的份量不多,但作为早餐已经足够。很快,季幼青吃完了面条。她看了看时间,抬眸对室友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哈哈……你们学心理学的真厉害,就被你看出来了啊!”室友怔了怔,讪笑起来。季幼青想说是你欲言又止的表情太明显,而且成为室友两个月,这还是你第一次煮了我的早餐。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去解释,默认了室友的话。嗯,学心理学的人,就是有读心术!“说吧。”季幼青温和的道。

        明月醉辛博
        优势下载

        明月醉辛博
        更新日志

        玄幻  |  清漓

        胡丽丽就恶心的说,你他妈别的本事没有,这么贬低领导的本事是一个抵两个。秦书凯就很委屈的说,我不过是给你解释官场的很多实际,解释很多男人为了进步,牺牲自尊,女人牺牲身体的事,拿科长举个例子,让你相信我的话,根本没有贬低领导的意思。田主任带人考察挂职联系的村过后,发改委支持挂职联系村的项目和资金很快就有了落实。发改委办公室的文件通知说,根据党组会研究决议,对刘大明联系的村支持帮扶资金万元,修建一条米宽,公分厚从村到乡镇的路;另外万元用于扶持村里的项目建设。而秦书凯联系的村,因为对外的道路已经由市交通局铺好,按照同样的待遇,也就给万,扶持村里大棚蔬菜基地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电话告知秦书凯扶持资金的分配情况,秦书凯对这个扶持意见肯定不满意,田主任调查的时候对两个村的领导允诺说一视同仁,根据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谁知道对两个村的扶持差别竟然这么大。就问,扶持的标准怎么定的?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大?吕丽华知道秦书凯话里的内容,就很官僚的解释说,秦书凯,这是党组会议研究的结果,我只是负责传达,如果有什么话可以和分管领导胡长贵主任讲,也可以向一把手反映,对我来说你们联系的村谁多谁少,都没有关系。秦书凯肯定不满意吕丽华的回答。秦书凯心里这么想,嘴上很和气的说:“吕主任,感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吕丽华根本不领秦书凯的情,很不客气的说,秦书凯,你不要感谢我,这件事我只是传达,你感谢还是有意见,都和我没有关系,那是领导决定的。挂了电话,骂了吕丽华很多遍,心里骂道,***,如果有机会,肯定会让你加倍的偿还对我的不礼貌。官场上,成熟的官员不会得罪一个下属,因为说不定哪天就成为别人的下属,这样的事例很多。别人掌权了,肯定会加倍收取对他以前的不尊重。现在很多领导都在抱怨,说年轻人一旦有了权就忘本,把我们这些老同志不当回事,其实这些人就应该想一想,他们在位的时候对年轻人是怎么样,如果很关心,如果不官僚,能出现今天的局面吗。很多做官的人,做久了,头脑也就不会思考,即使思考也是很狭隘,出了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卸责任,思考别人在哪儿出的错,从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也不想从别人身上找原因。发改委支持联系村的资金到位速度之快是秦书凯没有想到的,吕丽华传达文件后的第三天,发改委由胡长贵副主任带队到了码头镇一趟,和联系村的领导中午聚了一顿饭后,留下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住在乡里,协助刘大明开展联系村道路的铺设和扶持项目的开展。如此安排,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留下吕丽华在乡里协助刘大明,那就是说刘大明在乡下还享受单位做领导的待遇,有个下属供他指使,这是普水很多下乡的驻村挂职不能享受的。这次普水的近个科级领导干部挂职中唯一享受如此特权的的干部。刘大明有了单位的大力帮助,所以那段时间说话也很霸道,指挥吕丽华就如指挥一条狗,让他每天因为道路建设的事,跑的如一条狗,而吕丽华却很高兴。秦书凯就看不惯吕丽华如狗一样没有自尊,经常发泄不满说,这个家伙这么大岁数了,还如狗一样跟在后面跑,想从刘大明这儿得到啥,他能不能提拔也不是刘大明说了算,最后还是田主任说了算。金大洲就笑着说,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吕丽华是典型的被官场的规矩完全同化的人。这种人,整天就是为领导活着,领导吩咐他事情,领导骂他了,反而高兴,如果领导人几天不吩咐他做事,几天不骂他,就会心思重重,考虑是不是领导不注意自己了,是不是被领导踢出圈子了。秦书凯就说,我见过很多下贱的人,没有见过喜欢被领导骂的人,更没有见过吕丽华这种没有自尊如狗一样的人。金大洲就说,打是疼骂是爱,用到官场就是骂的越厉害,说明越是领导身边的人,如果领导不关心一个人能骂他吗。现在很多领导,都潜移默化接受了这个坏习惯,对身边的人如老子训儿子一样,还振振有词的说,如果我不关心你,问都不想问。秦书凯无法接受,因为他一直没有进入领导的圈子,也就没有领导训他。至于说金大洲,服侍过县委的主要领导,肯定深有感触。不管秦书凯是否接受,吕丽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刘大明联系村的道路工程建设过程中,秦书凯曾经多次看到刘大明在众人场合指责吕丽华工作不力,必须怎么样怎么样。每次,吕丽华都是如龟孙子一样低着头,唯唯诺诺,表示感谢领导的提醒,下次一定注意。刘大明有了资金和吕丽华这个办事的人,坐在上面出出嘴皮,工程进度很快就完成了,道路竣工那天,田主任邀请了部分领导前来剪彩,给刘大明的挂职工作添光加彩。结束后,刘大明回到宿舍,想了很多,田主任这么给面子,完全是贾仁达的面子,联系村道路的铺设成功对他来说,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下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达到贾仁达的提示要求。贾仁达当时说,刘大明,你到下面去做挂职,队长没有混上,至少要挂个副队长。第二,就是联系村一定要做点实实在在的事,这样也好为你说话。现在,联系村的道路铺设好了,下面能做的事就是挂职队长的问题,吴龙一直跟着张富贵没有抓到什么证据,说明这路子已经行不通,要想有成绩,必须采取其他可行的措施。这个措施的实施,离不开秦书凯的帮助,因为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之事,只有秦书凯和吴龙亲眼目睹,只要这件事有人举报,上面来调查,秦书凯和吴龙证实,那么就可以让张富贵很听话的从队长的位置上下来。当然,要想秦书凯听话,刘大明想到了只能从胡丽丽身上做文章,现在,秦书凯为了晚上能够在胡丽丽身上进出,可以说胡丽丽说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圣旨。刘大明是个讲究实际的人,早就安排刘流打听了胡丽丽的情况,并且从牛大娟哪儿得到证实,知道胡丽丽的父亲做过小局的副局长,已经退居二线。于是,一次回县城,特意到胡丽丽父亲的办公室坐了坐,两个人很热切的谈了很多事,后来刘大明就把话转入正题,很感慨的说:“老胡,上次和几个朋友聚会,无意中听人介绍说码头镇的那个胡丽丽是你家的女儿,我就想过来和你谈谈。我在码头镇做挂职,一段时间观察下来,那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如果长期在那儿,就把一个人耽误了!”

        残灵墟土
        怎样

        残灵墟土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涩悠

        这个幼儿园园长的职务不高,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跳板,踏上去,说不定就能借此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杜老师,我个人以长辈的口气对你说句话,丁志华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人本分老实,家教很好。大学毕业后就到了县广播电视局,跟你杜老师是很般配的。下个周日是丁志华的生日,上午点丁志华会在县幼儿园门口等你,希望你能一起去庆祝他的生日!”李良田说。杜睿琪想了想,说:“李主任,谢谢您的好意!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去了,就表明自己愿意和丁志华发展,就要接受他们之间的这个结果,了断自己和朱青云之间的一切。不去,拒绝这个能往上跳的机会,继续和朱青云留在杜家庄,面对自己的父母被人无端欺侮却无能为力!一边是和朱青云的感情,一边是可以一步达到自己十几年努力都达不到的地步……怎么办?怎么办?杜睿琪在极度的纠结中煎熬了一个星期。周末朱青云本想带着杜睿琪一起回自己的家里,杜睿琪却借口推脱了。周日上午,杜睿琪经过精心打扮,出现在余河县机关幼儿园门口,她看见丁志华果然站在那儿等自己。迎亲的车子已经进入县城,杜睿琪靠着车窗,出神地望着窗外。一路上,杜睿琪都没怎么说话,显得很沉默,丁志华几次想调动杜睿琪的热情,但是都没有成功。丁志华感觉到了,杜睿琪有心事。其实,对于杜睿琪过去的恋情,丁志华也是有所了解的。为了这个,丁志华也想过要放弃杜睿琪,但是妈妈很看好她,自己在交往中也觉得这个女孩很阳光。关键是杜睿琪曾经表示过,只要选择了丁志华,她就会处理好其他的事情,不会再有任何纠葛。可是今天,丁志华能感觉到,对于过去的感情,杜睿琪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正想着,车子开进了余河县大酒店。这是县城里最好的酒店。车子刚在大门口停下,挂在旁边的大鞭炮就响了起来。丁志华快速下车,来到另一边牵着杜睿琪的手,杜睿琪从车里慢慢地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杜睿琪有些吃惊,地上铺着红红的地毯,门口放了许多花篮,一块红色的大牌子上写着:丁府、杜府婚宴。丁志华的父母和李良田都站在门口,还有其他一些杜睿琪不认识的人,都笑着看着他们。丁志华牵着杜睿琪的手走到父母身边,杜睿琪看着他们,内心挣扎了一下,笑着叫了声:爸、妈!乐得方鹤翩是眉开眼笑,旁边站着的丁志华的父亲丁光信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很大的红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方鹤翩则拿出了一个首饰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金灿灿的黄金手镯,戴在杜睿琪的手上。杜睿琪很明理,乖巧地说:“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进入酒店大堂,里面一派喜气洋洋!几十张圆桌上都已经坐满了来客,菜也开始上了。杜睿琪挽着丁志华的手,来到了最前面的舞台上,方园长请来的主持人已经开始隆重介绍这一对新人了!杜睿琪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心里却总是想起杜家庄小学门口那个孤独的身影。杜睿琪强迫自己回到眼前,并且不断地告诫自己,从今天开始,不能再想过去的事了,丁志华才是自己的丈夫,今天的宴席一过,自己就要开始与往日完全不同的生活,这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吗?杜睿琪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是主持人说的什么,她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只是下意识地跟着丁志华,他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轮到双方家长讲话。方鹤翩第一个结果话筒,热情洋溢地讲了起来。杜睿琪看着方鹤翩,却只看到她的两片唇在动,究竟她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易海花也说了几句,无非是让杜睿琪以后要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类的,毕竟是农村妇女,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几句话已经很不简单了。婚礼结束,酒席正式开始。杜睿琪和丁志华被方鹤翩和丁光信领着穿梭在各个酒桌上敬酒,几十桌转下来,杜睿琪只觉得一双脚被高跟鞋憋得生疼,难受极了,但是这种场合却无论如何要坚持,好不容易敬完了酒,坐下来休息,杜睿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丁志华往杜睿琪的碗里舀了刚端上来的鸡汤,体贴地说:“睿琪,趁热喝点!”杜睿琪看着丁志华,心里觉得暖暖的,低下头喝了几口汤,但是嘴里却没有一点儿味道。丁志华又夹了几个饺子放在杜睿琪的碟子里,并嘱咐道:“睿琪,赶紧吃点,垫垫肚子!”杜睿琪本想说,实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丁志华那张饱含笑意的脸,还是不忍心说出口,勉强吃了一个,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看着大家觥筹交错,杜睿琪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宴席未散自己是不能走开的。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要撤了,方鹤翩夫妇又拉着杜睿琪和丁志华到一楼去送客,杜睿琪只好忍着钻心的脚疼,强颜欢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终于送走了所有的来客,乘车回到家里,杜睿琪一头扎进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动也不动。杜睿琪知道,客厅里还有丁志华的几个同学正等着闹洞房呢,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力气了。丁志华伏在杜睿琪身边,小心体贴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头痛,脚也很痛,浑身都不舒服。”杜睿琪说,“志华,你跟那几个同学说说,今天就算了别闹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好不好?”“……好吧!”丁志华沉默了一下说道。杜睿琪闭上眼睛,听着丁志华走进客厅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几个人在大声说道:“太不够哥们了吧,就这样把我们给打发了,不行,得叫新娘子出来点根烟抽抽!”也不知丁志华跟那些人怎么解释,最后终于是把他们给支走了,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个三层小楼是丁志华的家,一楼是客厅厨房和客房,方鹤翩夫妇住在二楼,三楼是丁志华的住所,现在布置成了新房。两房一厅的格局,倒是很大。门口的小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花和果树。杜睿琪躺在床上,本想沉沉睡去,可是脑子里却是很乱,总觉得一堆堆的黑暗无边地压过来。朦胧中,杜睿琪感觉到丁志华在给自己脱鞋、洗足,正当丁志华要给杜睿琪脱下外套换上睡衣的时候,杜睿琪猛地清醒了,突然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丁志华被杜睿琪吓了一跳,说:“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没,我自己来吧!”杜睿琪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对,低着头说。丁志华却不肯就此放过,说:“我们都是夫妻了,我来帮你吧!”说着就要给杜睿琪脱衣服。杜睿琪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算了吧,今天进了这个门,一切都得心肝情愿地接受,与其让彼此不愉快,还不如好好配合他。心里想着,也就随了丁志华。丁志华有些激动,一层层剥落杜睿琪的衣服,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杜睿琪闭着眼睛说,把灯关了吧。丁志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啪”地把灯给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