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族长家的小孙孙
特色演示

族长家的小孙孙
app软件下载

玄幻  |  薇漫烟叶

我说不怕,你昨天答应让我摸的到现在还没摸呢。婉儿皱着眉头说,“昨天都说过了,等周末你回家,不知是让你摸,还和你做,行了吧?”我当时心急如焚,急着要摸呢,刚想说话,婉儿瞪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在不知足,我让灵儿叫人堵你,而且你以后碰我都不行,更别说摸了。听到婉儿说这话,我胆怯了,别看灵儿是个女生,但是她发起狠来,那些混混男生都怕。听别人说,曾经灵儿的前男友找小三了,灵儿知道后,也不当场发飙,而是第二天叫人当着她男朋友的面把那个女的衣服裤子内衣丨内丨裤啥的全扒光,然后统统扔进大老远外的男厕所。当时这件事儿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从那以后那小三退学了,男的菊花也让灵儿叫来的混混给爆了。今天一天我都没心听课,一直想着等到周末回家怎么和婉儿做。下午刚放学的时候,婉儿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背着书包准备走了。我赶紧跟上去,走到教室门口,一把拉着她,问她:“谁跟你打电话的?”婉儿甩开了我的手,一脸不耐烦地模样看着我说,“谁跟我打电话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呀?”我说,我是你哥哥。婉儿突然笑了,听到我说着话,一脸鄙夷的说,“哥哥就会拿那件事情威胁妹妹和他做?”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愣住了,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觉得不好受,这时,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男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每次上课我都见你不好好听课,一直盯着李婉儿看,你不会喜欢她吧?她可是隔壁班修志明,明哥的菜。”这人叫谢伟,刚上高一的时候还跟婉儿表白过,后来被修志明知道了,被暴打一顿后,也不敢和婉儿过于亲近了。我当时也恼火了,冲着他吼道:“你闭嘴吧。”谢伟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经常被人欺负的我敢跟他吼,他推了我一把说,“草,你个傻吊,让谁闭嘴呢。”我俩声音都挺大的,让班级里剩余没走的那些同学都听到了,那些同学都停下手中的活,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有的还跟谢伟说,“谢伟,揍他个傻吊,别告诉我你连这逼都不敢揍。”我有些慌了,后退两步,不敢看着谢伟。谢伟跟那些同学笑着说,“去去去,这逼我要是收拾不了,我他妈一头撞死算了。”然后谢伟拉着我的衣领,拍了拍我的脸颊,说:“问你话呢,刚才让谁闭嘴呢?”我暗道后悔,不应该跟他吼,我说:“谢伟,我不是故意的。”谢伟吐了口唾沫说,“一句不是故意就完了?”我说,那你说咋办吧。谢伟说,这样吧,我看你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给我弄个十块钱如何。我说我兜里没那么多钱。谢伟撇了撇嘴,骂了一句穷比,然后问我有多少拿多少。我掏出五块钱递给他,他接过五块钱,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脸颊说,“明天记得把剩余五块给我。”我没理他,默默的扫着地。他又讽刺了两句,见我一直没理他,也不说什么了。等我们扫完地,刚进班后,婉儿才姗姗来迟,好巧不巧的跟在婉儿后面来的是谢伟,他一进来没第一时间往自己位子上做,而是来到我这,伸手说:“五块钱呢。”我小声说,快上课了,下课给你。谁知道,谢伟就像故意一样,提高了嗓门说:“不行,现在给我。下课指不定你跑哪去。”他这一吼,让准备早读的同学们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我们,有些放学走的早的同学不明白怎么回事问身边的同学,得知后也是偷笑着看着我。谢伟很享受同学们的这种目光,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兜里拿出五块给他。谢伟接过钱后,并没有立刻走,反而敲了敲我的桌子,说:“以后怂逼要有怂逼的态度,知道吗?”我没理他,默默拿出英语书,准备早读。谢伟见我这样,他倒是有些尴尬,一把拉起我的衣领说,你听见没。我吓坏了,连忙点头说听到了,谢伟这才罢手,背着他的书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坐在第一排的组长突然跑到婉儿身边,问道:“听李玥说,他喜欢你,还想把你上了,是不是真的?”声音不大,但是教室内本来都已经很安静了,导致全班都听得清清楚楚,婉儿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煞白地看着我。我愣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组长的鼻子,说:“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了?”“哎,是啊,李婉儿,昨天你走后,李玥盯着你的背影看了老长时间呢,指不定打什么坏主意。”本来回到自己位置上的谢伟突然大声说道,说完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婉儿。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发现婉儿神色复杂的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我刚想解释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他开始征收复印资料钱,全班都交了,就我没交,我的钱给谢伟了,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根本不够。班主任问我说,为啥没交。我低着头说,没钱。我们老班可不相信这种话,能进实验班的不知是学习好那么简单,也得需要不少钱呢。“那你借同学的。”老班冷冷的说道,其实老班最早对我也不是这个态度,我学习好,老班对我最早还算照顾。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我经常被婉儿叫来的同学给欺负,每次我都告老师,时间长了,老班就烦我了,说咋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多大人了还老告状。从那以后,教我们班的老师们态度对我都发生了改变,打心底看不起我,鄙夷我。我学习再好,那些老师们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只会说,哦,那个事妈考试分数又进步了啊。是的,我在老师眼里就是事妈。我低着头,没吭声,也没去借。老班也知道是啥情况,说了句我帮你垫上,等你下星期过来的时候把钱给我。我说,行。上课时候,我小声跟婉儿解释说,这句话真的不是我说的。婉儿一直不吭声,后来嫌我烦了,大声吼我说:“李玥你烦不烦啊?”她还因为上课无纪律大吼而被任课老师罚站到教室最后面,我偷偷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婉儿,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一丝轻松。或许,在她眼里,站在教室后面也比做我同桌好吧。下课后,婉儿把课本扔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出教室。我赶紧跟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解释说那些话纯属组长瞎说的,我根本没说。婉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哦。我以为婉儿没听明白,又解释了一遍,婉儿终于不耐烦的说,“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啥?现在周五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咱俩把那事做了,然后你把照片删了,咱们以后形同路人,行吗?”说着,她发现周围已经有同学开始注意这里了,赶紧摆脱掉我拉着她胳膊的那只手,头也不会的走了。

总裁我能退婚吗
指导经验

总裁我能退婚吗
功能综合

玄幻  |  荒城夕照

杜睿琪平躺在床上,任凭丁志华激动地在自己的身上磨蹭,她内心却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她没有迎合也没有抗拒,就那么木然地躺着,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上亲吻磨梭着。丁志华却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忙不迭地要让自己进入杜睿琪的身体,他那么激动,又那么笨拙。黑暗中杜睿琪就想着他能快点结束,本想帮他一把,让他能顺利些进入,可是没想到自己刚抬起手来,丁志华那儿也刚动了几下就不动了。“怎么了?”她愕然地问道。“太激动了,没,没……控制住。”他有些懊丧地说。“……睡吧。”过了一会儿,她松了口气说。黑暗中,两人都没再说话,没多久,杜睿琪沉沉地睡去了。梦中她又回到了那个简陋的宿舍里,她看见朱青云正微笑着迎接自己。丁志华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的失败让他很懊恼,难道自己还是不行?为什么这种事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就泄气了呢?丁志华想起自己曾经的恋爱经历,总是在即将成事的时候失败了。难道一场肾炎对这事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可是当时自己明明是已经治好了啊……唉,还有杜睿琪对自己的反应很冷淡,完全没有新婚的激情,是太累,还是因为自己不行,难道她还想着以前的男人……丁志华的大脑里出现了很多联想,彻夜难眠……第二天,杜睿琪和丁志华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阵的敲门声给惊醒了。门外婆婆方鹤翩在不停地催促道:“志华、睿琪,快起床啦!时间不早了,你们还要回娘家呢!”杜睿琪一听“回娘家”几个字,马上就清醒了,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按照家乡的习俗,结婚的第二天是新姑爷回门的日子,而且要早早就到,不能太晚,否则大家又要议论个不停。于是马上起床穿衣服,还不忘催促丁志华快一点。此时的丁志华正在瞌睡的头上,昨晚胡思乱想了一晚,到天刚亮才朦朦胧胧睡着,刚进入梦境就被吵醒,心里正窝着火,但是丁志华没有发作,更没有表现出来,今天一定要高高兴兴地陪着杜睿琪回娘家。丁志华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衣服来到卫生间,他要从头到脚好好冲一遍,这样看上去才会精神抖擞,他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结婚的第二天就神情恹恹的样子。两人都准备好了,下到一楼,方鹤翩早就把早餐准备好了。“快,吃点东西,马上上路,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太阳都上房顶了。”方鹤翩说,“回门的东西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放在车上,司机在门口等着呢,快点啊!”杜睿琪看着方鹤翩,笑了笑,说:“谢谢妈妈,您想得真周到!”方鹤翩就是喜欢杜睿琪这个乖巧的样子,听了杜睿琪的话,更是喜上眉梢了。“应该的,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方鹤翩灿烂地笑着,“今天回去,一定要让父母和叔叔伯伯们高兴,他们每家都有礼物,待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分配的。”杜睿琪边吃着早餐,心里不免对方鹤翩办事的干练佩服至极,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当好领导。杜睿琪心里想,以后自己一定要像婆婆一样这么干练能干。吃过饭,两人带着杜华青,坐着广播电视局的专车回到了杜家庄。杜华青依旧是那么兴奋,似乎昨天的喜悦一直持续到现在,那裂开着的嘴怎么也合不拢。车子刚进村口就有许多人围上来看了。“快来看,睿琪夫妇回来了!”一群妇女站在村口议论着。杜睿琪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九点一刻,不早不晚,这个时间正好。车子停在门口,杜睿琪的父母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又是一挂长长的鞭炮。许多小孩围了上来,丁志华拿出了一大袋糖果分给他们,小孩子拿到糖果都高兴地欢呼着,然后四散躲开去吃糖果。叔叔伯伯们也都来了,杜睿琪和丁志华把准备好的礼物一一分发给了他们。看着这么多这么好的礼物,每个人都乐呵呵地笑着。给娘家的礼物是最好的,里面有吃的有用的,易海花看着这么大方的婆家,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大家围着这对新人坐着,边吃果子边聊天。丁志华已经少了昨天的羞涩,很大方方地跟杜睿琪的叔伯们聊着。还不停地给他们敬烟、倒茶,显得文质彬彬,一家人更是喜欢丁志华了。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厅堂里放了四张八仙桌,都坐满了。杜睿琪的姑姑和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一盘盘大鱼大肉被端上了桌。看着这些菜,杜睿琪觉得这好像是昨天宴席上的菜品。杜睿琪来到厨房,看到妈妈正在锅里翻炒着青菜,满头大汗的,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妈妈一边翻炒着,一边擦着不停地流下来的汗水。“妈,这些菜是昨天酒席上的吗?”杜睿琪站在易海花的身后问道。“是啊。那么多菜都没怎么吃,倒了太浪费了,我就让他们用塑料袋装着带了回来。”易海花头也没回地说道。“可是,那是丁家人花钱请客啊,不是我们花的钱,你怎么能把这些菜都带回来呢?”杜睿琪有些生气,妈妈真是太抠了!“你这孩子,什么丁家人?他是你的婆家,你的婆家就是你的家,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吗?还分得那么清楚!再说了,这些菜你婆婆都不要,如果她要我就不会要了嘛!”易海花转过脸看着杜睿琪,一脸的义正言辞。“你……你今天怎么能让人家吃剩菜呢?”杜睿琪气鼓鼓地走了出去。今天可是丁志华第一次在杜家吃饭,母亲就让人家吃这些昨天的剩菜,真是太寒碜了!杜睿琪心里十分难受。母亲这么小气,和方鹤翩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杜睿琪从心里感觉到了两个家庭的差距,她很怕母亲的这种举动让丁志华家更加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这样的话,将来自己在丁家就不可能有什么地位了!杜睿琪是个好强的人,不愿意被人瞧不起,更不想过低人一头的生活。站在门口,远处的小学依稀可见,杜睿琪心里又想起了朱青云,如果自己嫁给他,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吧?杜睿琪走了,朱青云整个人就像被抽离了灵魂一样行尸走肉。这个狭窄的小宿舍里再也没有往日的欢笑和温存,再也看不到杜睿琪美丽的身影。朱青云躺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睡。他知道今天是杜睿琪回门的日子,朱青云很想从床上挣扎起来,跑到杜睿琪的家里,质问这个狠心而又绝情的女人,为什么就这样抛下他而去?为什么不信守他们之间的承诺?为什么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这个本不属于他的地方?当初要不是为了她,他何苦放下舅舅为自己的安排而跑到这个偏僻的穷旮旯里来呢……他要去找她!对,现在就去!朱青云突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抓过床头的衣服穿上,踉跄着出了门。跨过校门前的那条小河,朱青云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杜睿琪家的门口,许多人围着,过了一会儿,车子缓缓启动了,慢慢走远了。

撞灵就变强
自助下载平台

撞灵就变强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浅慕

胡丽丽的父亲就很无奈的说,老刘,你也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没有特殊的关系,那是凡进必考,任何事如果是赛场选拔,是有很多机遇在里面的,无法控制,很着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你也知道人不在位置,很多时候说话就没有马力了。胡丽丽的父亲说的是实话,做官不在位置了,也就没有那个力量了。在位的时候,那是众人捧星一样的爱戴,不在位了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把他当回事。所以,做官的人退位后都很不适应,有的人因此大病一场,大骂世道炎凉,人走茶凉。可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考虑,你在位置的时候没有给别人一点好处,整天***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世界上只有他牛逼,是最有能力的人。退位后,多年的高官恶习,希望别人能如以前一样尊重,那是不可能的。刘大明就很理解的说,也是,也是,世道就是这样,退位后确实很多事情很难操作。如果信得过我,我把你家女儿的事放在心上,再说,你女儿对象秦书凯就是我的下属,人很好,到时候有此理由,也好在田主任前面提这件事。“很感谢,刘主任那是太感谢了。我们一家和秦书凯都会很好的感谢你!”胡丽丽的父亲一直担心的就是女儿的工作没有着落,大学生村官那是一时没有办法的办法,三年结束谁知道又是什么政策。刘大明这个人虽然知道不怎么样,但是这个世道,能有这个心就很感谢了。“老胡,你也知道现在事业单位进一个人,到了上面卡的很紧,要想不考试直接进入,这件事我一个人操作肯定不行,肯定需要秦书凯的配合。”刘大明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那就是通过这件事来控制秦书凯,从而让秦书凯如狗一样被自己牵着。“老刘,需要秦书凯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我会让他配合的!”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的关系突破关键的一步后,两个人身体都交流了,什么话就可以说了,秦书凯就把自己和刘大明之间的事给胡丽丽介绍过。胡丽丽的父亲听女儿说过秦书凯和刘大明之间的很多事,知道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很深,到现在都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秦书凯打个报告,让我转给主任,到时候我从关心下属的角度和田主任认真谈谈,再和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沟通一下,到时候田主任会考虑的!”后来,两个人又谈了很多具体的操作等问题,胡丽丽的父亲等刘大明走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了很多,不管能否有效果,决定最近到码头镇一趟,和秦书凯胡丽丽好好地谈谈,能解决胡丽丽的工作那是最大的事。胡丽丽的父亲到乡镇去了一趟后,那段时间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就一直在讨论胡丽丽父亲说的事,认为这件事操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真如胡丽丽父亲说的,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一天晚上,两个人坐在房间内边看电视边议论胡丽丽父亲来乡镇说的话,胡丽丽的父亲要求他们两个人要主动和刘大明搞好关系,秦书凯按照刘大明的要求,做该做的事,争取把胡丽丽的工作安排好。秦书凯心里就在想着胡丽丽父亲的话,为了这个女人,自己是该牺牲,放弃自尊,配合牛大茂,为她争取一些。但是,秦书凯心里对刘大明的能力很有怀疑,安排一个人进事业单位,如果学历在本科以上的人,对普水有点背景的领导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刘大明不过是一个副主任,能力似乎有点让人不可信。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秦书凯就想到这句话。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秦书凯不得不正视刘大明的力量,虽然刘大明不是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强大,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很多时候刘大明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的,是秦书凯无法比拟的。这件事与牛大娟有关系。一天,牛大娟来到码头镇,为吴龙送身体送性福来了,晚上这个会叫的“牛”被吴龙精华浇灌多了,所以第二天精神很足,很早就起床,起来后来到隔壁叫上胡丽丽,说今天是周末,两个人一起到离码头镇不远的浦和县城区转转。高中时候是同班同学,在一起的话题肯定就多。胡丽丽就和秦书凯打声招呼后,早饭没有吃,就和牛大娟一起走了。傍晚,玩了一天的胡丽丽回来,坐在宿舍的破沙发上,很累的摸样,休息了一会,说出的话,让秦书凯很吃惊。胡丽丽说,今天和牛大娟到浦和县城的街上逛了很多商店,在新亚商城,牛大娟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服。胡丽丽当时很奇怪,因为农村出生的牛大娟不可能买这么昂贵的衣服给吴龙,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她不会这么大方,就问,买这么昂贵的衣服,是不是准备和吴龙结婚用?牛大娟很自豪的说,很多时候受人滴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何况这个恩情很大。买这件衣服是准备送人的,其实一件衣服根本不能表达她和吴龙的心意,暂时能力有限,以后经济允许了,再好好回报。胡丽丽看到牛大娟说的很真诚,就问,什么事?感谢谁?牛大娟说,最近刘大明通过关系,帮助牛大娟找人,把牛大娟从农业局调到了财政局,谁都知道这两个单位的权力差别很大,牛大娟是从鸡窝一下子到了金窝,乞丐转眼变为富翁。昨晚和吴龙两个人商议了很久,决定对刘大明局长进行好好的表示,暂时就给他买一套西服吧。胡丽丽听到这个消息就说祝贺啊,单位是越来越好,前途也就越来越顺。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肯定感想很多,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牛大娟上的是专科院校,三年大专毕业很荣幸考上公务员,先到农业局现在到了财政局,财政局那是很多领导的之女都无法进去的单位,也是很多人巴结的单位。胡丽丽,上的是本科院校,大学四年毕业了,公务员没有考上,事业单位也进不了,没有办法才参加大学生村官选拔,成为一个农民。虽然政策说,对待学生村官,乡镇有编制的情况下有限录用,每年提供一定比例的公务员岗位定向招考,实际操着谁都知道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世道轮流转,读书的时候,牛大娟是农村来的,现在到了县城的单位上班。而胡丽丽读书的时候,是城里的,干部之女,很有优势,现在却到农村来上班。心里的不平衡,让胡丽丽很想改变现状。当时,胡丽丽父亲到乡镇和他们谈刘大明能帮助胡丽丽改变现状的时候,胡丽丽心里也动摇过,想到让秦书凯尽快和刘大明沟通。后来,听了秦书凯的解释,也认为很有道理,如果刘大明有关系也不可能连挂职队长都弄不上,有关系也不可能被人弄下来作挂职,有关系也不可能如狗一样听局长田主任的指使。有关系的话,应该是田主任巴结刘大明才对。有了这个想法,胡丽丽也就赞同秦书凯不去巴结刘大明,热脸贴上冷屁股,那是很伤男人自尊的行为,也是不可为的行为。现在,刘大明能帮助没有什么关系的牛大娟调动工作,那是很让胡丽丽眼红的,说明刘大明当时和父亲说的事也许很有操作性,不过是他暂时不愿意操作而已,如果愿意肯定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于是,胡丽丽就把希望放在秦书凯的身上。

综漫之无尽逃杀
点击查看

综漫之无尽逃杀
正式版下载

玄幻  |  嫦曦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林凡将这条信息编辑完成,而后群发了出去。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浓浓的复杂之色。三年了。为了报恩,他从全球暗黑世界归来,入赘白家已经整整三年时间,而在这三年之中,他因为没钱,没势,没有工作,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和嘲讽。给白家人当牛做马,轻则骂,动则打,对于曾经的暗黑帝王林凡来说,他已经彻底受够了。而现在,他终于做下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叮!叮!叮!就在这时,一道道短信提示音传来。林凡打开手机,顿时看到上面多了一条条信息:商业罗琳阿姨:“小凡,阿姨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从今天开始,环球集团旗下,位于非洲赛比亚的八个油田,划到你私人名下,另外,环球集团将无偿出让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到你名下。你将成为环球集团新一任董事长,实际控股人,环球集团位于华夏境内的所有产业和人员,都任由你全权调配,无需通知集团。”地下玫瑰阿姨:“凡,你终于做出这个决定了!我们血狱等待你王者归来,等待太久了,我马上通知炎黄分部,你将成为炎黄地下的王!”军界霓凰阿姨:“小家伙,你终于开窍了!做什么上门女婿,不如来做军界的战神,今天开始,炎黄军部将授予你炎黄军座头衔!从此,你就是炎黄军界的林座!”“……”这一条条信息的内容,绝对堪称惊世骇俗,但是林凡看到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丝毫意外和惊喜。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泛着一丝丝浓浓的复杂:“三年了,原本我只是想要报答当年那个小女孩的一个馒头救命之恩!可是现实的残酷,人们的势利,却让我不得不再做那个暗黑帝王!”呼!林凡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之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骷髅图案,缓缓消散。让这一刻的林凡,显得异常的神秘和诡异。只是就在这时。当他手里的烟蒂,刚刚扔落在地,顿时从身后的别墅之中,传来一道喝骂声:“林凡,你又死哪去了,快进来帮我们把洗脚水倒掉!”听到这话,林凡的身体一僵,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当下,潇洒的踩灭烟头,缓缓走进别墅之内。顿时看到自己的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正坐在沙发上,刚刚泡完脚。见到林凡走进了,岳母沈玉梅顿时仿佛见了老鼠的猫一般,浑身炸毛,怒声骂道:“哼!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跑出去偷懒,地也没拖,衣服也没洗,我们白家养你这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快点,把我们娘俩的洗脚水倒了!”对于岳母沈玉梅的恶劣态度,林凡早已经习惯,他的面色平静的出奇,当下端起两盆水,便欲向着洗手间走去。窝囊!怯懦!看着自己丈夫这副模样,妻子白伊心中一阵不忍,她想要帮助林凡反驳什么。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顿时电视机上,一则插播新闻,响彻起来。“现在播报一则重要新闻:米国最新消息,掌控全球经济百分之七十的环球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上个月刚刚从非洲赛比亚收购的八个油田,将无偿转让给一名华夏青年。另外,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同样无偿赠送给那名华夏青年。”嘶!当看到这则新闻播出之后,无论是岳母沈玉梅,还是妻子白伊,尽数倒吸一口凉气。八个油田?那价值要数百亿之多。最为恐怖的,却是环球集团的百分之五十一股权,那绝对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即便是在全球,也绝对是超级大佬级的存在。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华夏青年,才能无偿获得如此之多的财富,简直难以想象。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重大新闻:炎黄军部召开发布会,从今日开始,军座之位将再添一人!名为——林座!从此我炎黄,将拥有四大军座!”什么!这一则消息,又是让沈玉梅母女吓了一跳。军座,乃是炎黄历史上,最为崇高的将军头衔,每一个人都是万人敌,统御一方,外拒强敌,更是所有炎黄子民心中的神灵偶像。而现在,竟然再添一人,足可见那位林座的恐怖之处。这一刻。岳母沈玉梅的脸上,充斥着无边的羡艳之情:“一个掌控了全球最为庞大的经济财阀环球集团,成为环球新主人!一个成为新一代军座,制霸一方,受万人敬仰!唉,人家是林座,我家的废物女婿也姓林,但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说着,岳母沈玉梅的目光,不由落在端着洗脚水的林凡身上,顿时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哼!林凡,你看看!同样是人,同样姓林,人家是什么人物,你是什么废物!天天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东西,我白家要你有什么用!”沈玉梅话语异常刻薄。听到这话,林凡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越发玩味。他很期待,若是有一天。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丈母娘知道,她嘴里的林座是他,她嘴里的首富是他,那脸上的表情将会多么精彩。当下!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端着洗脚水,向着洗手间走去。看着林凡的背影,白伊的俏脸之上,同样浮现出一丝丝复杂和不甘。毕竟同样是男人。那个神秘的华夏青年,已经掌控了环球集团这个巨无霸,那个林座更是震惊炎黄,成为四大军座之一。而林凡呢?竟然还在吃软饭,天天靠她这个老婆养活,混吃等死。这一天一地的差距,简直悬殊的无法对比。想到这里。白伊的心头,异常烦躁,没好气的对着林凡喊道:“林凡,赶紧倒了洗脚水,换身衣服,一会陪我去参加同学会!”同学会?林凡微微一怔,结婚三年来,这还是白伊第一次要带自己参加聚会。“好!”林凡答应的极为干脆。三年来!他原本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报答白伊当年一个馒头的救命之恩。结果,带给她的却是别人的嘲笑和无尽的羞辱。而现在!林凡再次成为了那个世界的王,他会让以前嘲笑白伊的人闭上嘴巴,让那些羞辱白伊的人,献上膝盖。当下,林凡进入卫生间,将洗脚水倒掉,这才走进了自己房间。很快,换了一身休闲装出来。只是,当白伊和沈玉梅看到林凡的衣着之后,母女二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林凡,你是不是故意给白伊去丢人的?你这套衣服,是三年前的。像一件破烂一样,这样穿出去,我们白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这个废物,真是丢人!”沈玉梅的脸上,充满了嫌弃。就连白伊这一刻心头也很不开心,皱眉劝道:

最强单兵之西游天团
安卓客户端下载

最强单兵之西游天团
官方下载网址

玄幻  |  羽泪秋

经理这时候似乎是想跑,他的鼻子里一股子阴气慢慢流淌出来,这可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想跑?连毛都没有!我朝着经理看去,阴气流出的速度更快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阴气完全流出,居然在经理身边形成了一个人形来。而经理,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已然是昏厥了过去。人形越来越真实,虽然只是个影子,但依旧还是能看出人的样子。她的身材很不错,化成人形后,我也看清楚了她的样貌。明显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相当不错。那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神幽怨,不停的朝着我磕起头来。怎么回事?怎么还给我磕头呢。“大师,求求您,放了我吧!我是这个KTV里的公主,是他们害死我的!”她说着,就指向了经理,眼中的愤怒看的出她说的话并不像是假话。身后苏芮见到有鬼魂,也吓得不行,躲在我的身后,可依旧还是有话想说。“方易,快!快杀了她,她是个鬼啊。”“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再说了,杀不杀她是我的事,鬼也有好坏!”我愤愤的朝着苏芮瞪了一眼,她也不敢多言了,吐了吐舌头,依旧躲在我的身后。“好,你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害死你?”我朝着女鬼问道。“我们身份低下,在这里,就是那些老板的玩物,可为了生存下去,我们也没办法,哪知道经理他根本不是人,居然连一分钱都不给我们,生病了就只能活活等死。”她说完,声泪俱下,整个鬼身都微微淡化,似乎是因为啜泣造成的。听完她的话,我也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徐幽幽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对她的遭遇也是深有体会。“行了,起来吧,以后别害人了,那你们为什么会被封在这里面啊?”女鬼停止了哭泣,随即说道:“你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人呢,所以,我们出来后就附身到了这几个畜生身上,后来才发现你不是,对不起,我们是被一个和你一样的高人困住的。”女鬼似乎也不知道太多信息,看样子,之后身后的苏芮知道内容了。我偷偷的朝着苏芮看了一眼,发现她眼神闪烁,那我知道该问谁了。“好,你们也是可怜人,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们上路,到了下面,好好做事,争取早日投胎。”我说了一声,他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那个头牌身上的女鬼也紧跟着就出来,跪在了我的面前。我在脑中玉尺经中翻阅一遍,从中找到了照度和转世两条符咒,但是转世这符咒我还画不了,我的能力还没到这个地步。超度符,我却能画出来,比较简单。我随便从地上捡起两张黄纸,用朱砂笔在上面描绘了一番。超度符瞬间成型,在我眼中亮了一下。我扔出超度符,那符箓晃晃悠悠就贴到了女鬼的身上,与此同时,半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圆形的洞口,似乎是在接引她们进去。那两个女鬼再次朝着我磕了好几个头,感谢我的所作所为。“去吧。”我双手掐了个法诀,催动超度符,女鬼化作一缕青烟,飘进了洞中。送走女鬼,洞口便消失了,苏芮深深的望着我,眼中充满了兴趣。“还看我?你难道没有话想对我说?”我反问她。苏芮脸上羞红一片,把我带到这里来,又做了这么多事,胸口还有个小鬼护着,这明显就是想让我做挡箭牌啊。“我……我没有啊。”“没有?那算了,当我没说,你苏家的事以后自己去处理吧,还有这里是张家的地盘,死了这么多人,我看你怎么解释!”她听我这么一说,吓了个半死,哭丧着脸,一把抱住了我。那绵软不停的在我身上蹭着,弄的我都有些心猿意马。“方大师,方哥哥,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们苏家啊。”我冷哼一声,这钱还真不是好拿的。“瞒着我?你觉得我还会帮你苏家?”说完,我朝着门口走去,此时,门已经能正常打开了。“可是……可是这里怎么办?”她指着地上的尸骨还有断臂残肢。她似乎有些惧意,但我还得装出一副风淡云轻,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会怕一个小小的张家?”我背手走出房间,苏芮也害怕的跑了出来,跟着我就走出KTV,像是没事人一般。而此时,天色已暗,我为了装的像一点,朝着苏芮说道:“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以后别来找我,若是你还敢来打扰我,别怪我对你无情!”说完,我便打了个车,扬长而去。一次次的骗我,我却在帮你,当老子是什么啊!哼!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张家是否是我想找的张家,但我自己会去找,苏家在这里面掺和,还是免了。打车回到家中,我径直走进了旧楼里,今天似乎徐幽幽并没有客人。“幽幽,开下门,我回来了。”我拍了拍门,生怕里面有人,所以还是朝着里面喊了一声。也就一分钟功夫,她就出来开了门,见我回来,脸色却不太好。“哟,今天看样子心情不好啊,家里出事了吧?”她十分惊讶的看着我,她就认为我只是个普通的混混,一天到晚在外面无所事事。可她不知道的我其实有了玉尺经后便再也不是个凡人,而是一名真正的风水大师!“你怎么知道的?”她反问道。“从你的父母宫看出来的,你父亲应该生了不小的病。”我随口一说,便走入家中。她听完,更为相信了,那应该我说的没错,我本想进到自己房间的,却被她一把拉住,牵扯到了沙发上坐下。“你快说说,你可真是神仙啊,居然都说准了,我父亲到底怎么样啊,我妈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寄钱回去,我爸现在住院了,可是就没跟我说到底生了什么病。”这我哪里看的出来啊,我要知道是什么病,那我真是神仙了,而且是千里眼,顺风耳!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可是她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我说个清楚。“我饿了,晚上没吃东西。”她赶忙起来,到冰箱里拿了晚上吃剩下的东西送到了我的面前。“你就拿这些东西招待一个大师啊,这也太吝啬了吧。”“那家里只有这些嘛。”她显得十分委屈,见她如此,我也就没再多强求。我一边夹着眼前的剩菜剩饭,一边指了指她的左额头说道:“你看看你这里,昨天还好一点,今天就晦暗了很多,这地方表示你父亲,现在就是他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懂了吧。”她又十分焦急的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啊?”“这个嘛,我只能看,要解决的话……”我说了一半,话就不说下去了,又想让我白干活,我可不干。她似乎还不明白,居然拿起身边的餐巾纸主动帮我擦掉嘴角的污渍,弄的我都有些尴尬了。算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