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886章 怎么可能被写成小说呢
ios游戏下载app

更新时间:2021-04-14 18:00:17

我要打赏
玩法安全
打赏共977882恒币
怎么样计划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平台下载官网

我要评论
    是什么样的
    评论共2999条
      软件官网下载

      叶凡的心中一痛,这才想到这些年来,小`姨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每一个夜晚,她都是一个人在家。看着迷醉之中的司空嫣然,叶凡止住了转身的冲动。

      回复(25)

      夏颜伊

    • 穿越就是执法天神
      新手指引

      “我听说那是美容的呀,难道不好吃么?”叶凡露出了惊愣的神色。“好吃你个鬼……”林美心再一次白了叶凡一眼,不过回头想想,除了有一些腥味,似乎也并不是太难吃啊?“嘿嘿……”叶凡只是傻笑,也不接话。

      回复(24)

      琉璃晶冰

    • 在末世里活下来
      安卓下载中心

      叶凡的呼吸又是一阵急促,特别是感受到胸前传来的柔软和温暖,某个小家伙已经不自觉的立了起来,再听到林美心那肉麻的情话,之前因为欺负林美玉的担心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回复(84)

      白曦儿

    • 心间绘花
      平台下载

      体内的火焰不断的上涌,再感受到身旁这具火热的躯体,特别是感受到她那饱`满柔软的玉`峰,叶凡内心深处更加的躁动。

      回复(47)

      睿雪柒

    • 重生最强妖修
      是什么

      看到这些冲过来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男子,叶凡的眼中出奇的平静,仿佛冲过来的不是一群暴徒,只是一群小羊羔一样。

      回复(65)

      旧尘

    • 风雪归人
      下载正版网

      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叶凡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叶凡的命,只是要重伤他让他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够得罪的。

      回复(65)

      穹笛

    • 墨总追妻路漫漫
      ios版可靠

      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漂亮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头微卷的长发,全部盘在脑后,露出了一张堪称精致的脸庞,一张没有任何瑕疵的脸庞,红`润的双`唇,微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将大大的眼睛遮盖了进去,可是她的睫毛很长,看上去很是好看。

      回复(46)

      昔云娴

    • 军官的甜辣娇妻
      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好好的’照顾’好你小`姨噢……"林美心朝着叶凡投去了一个暧昧的眼神。叶凡完全当做没有看到,搀扶着司空嫣然下了车,然后打开别墅的大门走了进去,林美心的目光一直落在叶凡的背上,而林美玉虽然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可是她的那双美眸也悄悄的落在叶凡的背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复(45)

      苎葩

    • 忘川情一眼万年
      日志指导

      “叶凡,不要……不要在这里,你小`姨真会知道的……”这一下,林美心反而慌了神,司空嫣然被她灌了很多酒,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休息呢,但是并没有真正的醉去,就算真的醉了,还有其他人在呢,若是让其他的 女孩,包括自己的妹妹知道了自己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八`九岁的少年在这里搞这事,那可如何是好?叶凡不在乎,她还在乎呢?

      回复(94)

      沁水百合

    • 第二人格不对劲
      下载安卓版

      叶凡却好似没有满足一般,而是一步一步的来到了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身前,看着这名同样目瞪口呆的男子,叶凡淡淡说道:“喝敬酒,还是喝罚酒?”这句话,正是这名男子的属下刚才对叶凡说的。

      回复(69)

      舒展

    • 梦回我的世界
      如何

      强忍住心中的那股躁动,就要转身而去,一只白`嫩的小手,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叶凡回头一看,就看到司空嫣然迷迷糊糊张开眼睛,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不要走,不要走…陪…陪我……"那迷离的眼神中,竟然夹杂着一丝恳求!

      回复(93)

      叶渺妜

    • 地狱崩坏之后
      规则大厅

        “你这个小鬼,我不是来上洗手间,难道是来看你上的么?”唐嫣娇嗔的白了叶凡一眼,更是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叶凡的额头。“嘻嘻,万一唐姨真的是来看我的呢?”叶凡羞涩一笑。

        回复(97)

          傲晴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指导经验

          书友还读过

          我只是有亿点悟性而已
          手机版客户端

          我只是有亿点悟性而已
          安装可靠

          玄幻  |  水袖萦香

          单个包房面积达平方米,一张超大的围台摆在包房正中央,天花板可以像天幕一样开启,按下电动按钮,在音乐声中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玻璃天花板缓慢向两侧拉开,如同汽车的天窗一样。菜牌,除了传统的鲍鱼、鱼翅、海鲜外,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煲粥,一小碗粥,几口就吃完了,元每客。那天晚上,财政局分管副局长带了一个处长和张富贵,还有就是秦书凯和金大洲。交通局来的是一个分管副局长和三个处长一个办公室的办事员。众人坐下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今晚很荣幸和交通局的领导在一起喝酒,主要是加深感情,联系工作,按照普安的惯例先把两杯喝了,再介绍来宾。两杯过后,交通局的领导就把来的几个人都做了介绍,后来财政局的就把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给来宾做了介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相互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各类的话题。因为人数相等,所以把对方的几个人喝了一遍,再和自己的人一遍,每个人就是半斤多酒下肚,到了一个量,以后怎么喝和谁喝那就要看领导的眼色了。在中国,只要有官在的地方,就有不平等的地方,包括吃饭喝酒,那是官让你喝,你才能喝,否则,那就是没有原则,没有政治性的乱喝,领导不仅会瞧不起,别人也会不待见。下属们就等着领导的吩咐。这个时侯,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鱼翅,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一边用小勺子喝一边看着张富贵说,小张,你联系的村要铺几条道路,就要麻烦交通局的胡局长帮忙,你一定要陪领导喝好,这样才能把路铺好。领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下属就要当成圣旨来看待。张富贵就端着一碗酒,从座位上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以后很多事麻烦给予帮助,敬局长一碗。胡局长就说,怎么能这样喝,我岁数大了,少喝点,也就端起了碗。张富贵就说,局长你随便。说完,站在那儿,把一碗酒喝了下去。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交通局的人看到自己的局长被财政局的人敬酒了,赶紧也从座位上下来争先恐后的给财政局的领导敬酒。不要认为领导现在是在和人喝酒,其实,下属们的一言一行领导都看到眼里,带下属们来就是要他们喝酒的,领导来是谈事情的。任何时候,下属要分清目的。如此一番下来,很多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等待下一个兴奋点的带来,下面的兴奋点,醉酒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秦书凯已经到外面的卫生间扣吐了一次,张富贵把自己带来就是喝酒的,下面肯定还是要喝很多酒的。众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休息一会,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胡局长,下面再让张富贵处长陪你喝一碗,他挂职地方的事情你一定要关照,能不能评为先进就看你局长的帮助了。虽然,主要领导已经决定,但是这个时侯戴高帽子还是必要的。胡局长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嘴酒气地说,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有可能,肯定会关照的,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报告,三个村接近公里米宽的路和公里米宽的路,不是大问题,今年全部解决。但是如果想拿个先进,这个酒再喝就要有个喝法。几个人的眼睛就看着胡局长,等待下文。胡局长说,很简单,如果下面谁陪我喝,我喝一碗,他就喝一瓶,等到今晚带的酒喝完了,路今年也就全部铺好了,今晚的酒也就结束了,想喝等路铺好了,一起喝庆功酒。来的时候,秦书凯看到带了两箱酒,每箱六瓶,就是瓶。财政局的副局长就问服务员,还剩下几瓶。服务员告知还有三瓶多一点的数字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张富贵,下面怎么喝就是你们的事,今年联系村的路能不能一步到位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表现能不能让胡局长满意。张富贵就看着秦书凯。秦书凯太知道眼光里的含义,就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拿着一瓶酒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我敬你,请你多关照。说完,就站在那儿,把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拿着空的瓶子,等着胡局长把一碗酒喝完,才回到座位上。大家都鼓掌。出了宾馆的门,张富贵狠狠的拍了秦书凯肩膀。秦书凯知道,这一拍里隐含着很多的内容,一是对秦书凯的佩服。当时秦书凯陪胡局长喝下一瓶酒后,金大洲也陪着胡局长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酒让谁喝下去,还没有结果。胡局长就说,如果不喝下去,那么任务今年肯定完不成。几个人就相互的看看,张富贵明显的多了,金大洲也是严重的超量。秦书凯就站了起来,对胡局长说,局长,这个桌上我岁数最小,这瓶酒怎么说也该我包了,说完,站着把一瓶酒喝了下去,让所有人吃惊。胡局长看着秦书凯把酒喝下去,当时就对几个处长表态说,财政局的事你们要放在心上,今年一定全部到位。张富贵一拍另外的意思就是小伙子,够意思,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因为这顿饭,让财政局分管的副局长很有面子,如此的喝酒作风,说出去那是够吹很长时间牛逼的。同时,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也无形中前进了一步。等到把交通局的几位领导送上车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很高兴,他对张富贵说,你们几个表现的非常好,从没有醉酒的交通局胡局长肯定也没有遇到这么喝酒的,估计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我面前狂了。都是官场上的人,谁的底细都知道的很清楚。后来,财政局的副局长走后,张富贵就请秦书凯、金大洲还有财政局同来的处长一同到酒店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去泡泡,说醒醒酒。进入洗浴中心,几个人泡过后,又上去请小姐推拿了一通,再修修脚,一直到点多才结束。这一番下来,秦书凯就感到市县的差别,不管从接待、环境等,他进入张富贵的办公房间看到,里面的办公条件那是县里永远也赶不上的,也就了解县里的很多干部想方设法向市区调动的原因。还有就是人员的接触面比较宽广,起点高,对一个人以后仕途的发展那是很有好处的。当天晚上,三个人又一同返回普水,因为秦书凯说回县城有事情,张富贵就让市局的司机把他们一同送到了普水。路上张富贵很兴奋的说,下面的时间就可以拉开腿睡觉,因为村里急需解决的铺路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秦书凯和金大洲就很感谢的说,都是张处长帮助的结果,以后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说一声肯定不遗余力。因为,两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富贵从市级层面上来协调,铺路等问题,估计自己的单位都没有能力解决。张富贵就很大气的说,我只是牵个头,给个机会,功劳是你们喝酒喝来的,特别是小秦,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是喝酒,什么叫酒量啊。金大洲就说,小秦是因为张处长这么鼎力帮助,提供机会,只有如此喝酒才能代表我们两个人对张处长的感谢。任何时候,拍马屁是永远没有错的,错的就是不会拍马屁,不拍马屁,让马感到屁股发痒,那就坏事了。到了县城后,张富贵和金大洲两人走了,秦书凯就和柳橙联系,问,柳姐,我已经到了普水,你在哪儿?

          我自己的洛城
          平台下载官网

          我自己的洛城
          苹果客户端下载

          玄幻  |  韶七钥

          穆婉兰估计身边没有人,她索性打了电话过来,我愣了一下,接起电话,穆婉兰道:“小泉,午陪姐吃个饭吧,我和女儿两个人吃饭,怪冷清的,你来吧,多一个人也热闹一些。”我惊讶的问道:“兰姐,你还有女儿啊?你不是没老公吗?穆婉兰轻笑一声,说:“我女儿都十七岁了,不过不听话,也不好好读书,你先来吧,姐的事有机会慢慢说给你听。?”我想了想,答应道:“那好吧,你在哪里啊?”穆婉兰见他答应了,开心的笑了起来,道:“解放路潇.湘会馆,快点来呀!”我嘿嘿一笑,说道:“知道啦,马到。”我挂了电话后,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这么个风情万种的少丨妇丨富婆这么快对自己有点依恋了,这让我多少有点沾沾自喜。飞快地从床跃起,我匆匆穿好衣服,把门锁好,‘腾腾!’地跑下楼,在小区门口打辆出租车,开门坐好后,轻声对司机道:“去解放路潇.湘会馆。”到了潇.湘会馆门口,一下车我看见了穆婉兰那辆奥迪a。我进入潇.湘会馆二楼,穆婉兰刚巧从门里面出来,我一脸笑意的叫了她一声。穆婉兰抬头一看,嘴角洋溢着一丝温馨的笑容,说:“菜都了,我看你还没到,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来啦。”我笑着小声说道:“兰姐,你女儿也在,不会很尴尬吧?”“她小孩子,不知道的。”穆婉兰精致的俏脸神情显得有点低落,缓缓地说道:“好不容易有时间跟她吃一次饭,她还不乐意。这些年我一直忙着做生意赚钱,从小也没怎么陪她,她和我的感情一直不太亲近,哎!不说啦,快进去吧。”我们俩边走边聊,来到了包间门口,穆婉兰推开了门,我随在她身后走了进去,等到看清楚里面坐着的女孩时,我惊了一大跳,那女孩竟然……是那晚在黑夜精灵酒吧泡过的那个小美女。难不成这个十七八岁的小美女是穆婉兰的女儿?汗,那我岂不是把她们母女两个都给那个啥了。回头要是被穆婉兰知道,她还不得找我拼命啊……我僵硬的站在门口,惴惴不安的揣测着,多少感觉有点自己有点惊慌失措的模样。穆婷婷正低着头在玩手机游戏,一时间还没有注意到我,穆婉兰也没发现我的表情异样,拉着我进来之后,笑着给我们俩介绍,说道:“小叶,这是我女儿穆婷婷!婷婷,这是我朋友叶庆泉。”穆婷婷漫不经心的随意抬起了眼帘,她陡然一惊,终于认出来我是谁了,是那个在酒吧喝酒之后,和自己开了房、天还没亮不见了的那个帅哥?一时间,穆婷婷瞪圆了眼珠子,满脸的惊讶,脱口而出道:“咦!怎么是你?”穆婉兰也十分惊的看着我们两个人,诧异的问道:“嗯!你们俩怎么会认识?”我的心跳登时加快,忐忑不安的佯笑着,说道:“噢,不是认识,只是有一次……我记得好像是在公交车站,我和你女儿见过一次,对吧?”我咚咚直跳,感觉到口干舌燥的,生怕穆婷婷在她妈妈面前说出了真相。穆婷婷瞅了我一眼,随即嘴角浮起一丝小狐狸般诡异的笑意,点了点头,道:“嗯!我还记得那次搭公交车的时候,你还踩了我的鞋呢,还不给我道歉?”“婷婷,你又淘气了。算别人坐公交车踩到你脚,这都什么时间的事情了,还要道歉呀?……”穆婉兰说完,朝我笑了笑:道:“小叶,这孩子挺皮的,你别介意呀!”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时才终于放了下来,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握了一下拳,感觉手掌湿乎乎的,那天和歹徒搏斗都紧张,也感觉更……刺激。穆婉兰大概以为我是被她女儿整蛊,才长呼一口气的。见状,她还朝我略带歉意的微微一笑。之后拉开椅子,招呼道:“小叶,快坐下来吧,准备吃饭。”我偷偷瞄了穆婷婷一眼,她正低头假装看着手机,但从她那不经意微微翘的嘴角,我发现这小丫头片子是在偷笑呢。我挨着穆婉兰坐下来,告诫自己,在她们母女俩面前一定不能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得要表现得斯一点才行,要不然,被识破了不好玩了。三个人坐定后,穆婷婷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扫了我一眼,向穆婉兰问道:“妈,你怎么和他认识的呀?”穆婉兰帮我把密封的筷碗碟拆开,对穆婷婷笑着解释,道:“他呀,在资源局班,我因为公司的事儿常要往资源局跑,一回生二回熟了呗!”我给自己斟了杯茶,抿了一口,压了压神儿,假装随意的扫了一圈包厢,笑道:“这里的环境不错。”实则我是偷偷打量了母女两人一眼,在心里做着对;穆婉兰成熟妩媚,像盛开的玫瑰一样娇艳欲滴,穆婷婷则是青春活泼,含苞待放。母女两在床,一个是风情万种、疯狂而激.情,另一个却是羞答答、娇滴滴、欲迎还羞,滋味各有不同。我突然感觉到老天爷也算是公平,这些年心里一直惦记着嘉琪姐,但始终是镜花水月,这不经意间却离的邂逅了一对母女花。不过我从内心来说,还是对兰姐这样妩媚的少丨妇丨,带着点情有独钟,但对于穆婷婷,纯粹是那天晚感觉有点空虚,才会和这小美女去开了房。吃饭时,我不时偷偷打量一眼穆婷婷,心想现在的小女孩也真是牛逼,才十七岁去夜店寻.欢,确实开放啊。这样一想,我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了,觉得那晚即便是我不找穆婷婷,夜店里那群虎视眈眈的男人肯定也不会饶了她,还不如让自己把她给那个啥了呢。我正胡思乱想着,穆婉兰夹了块排骨放在我碗里,问道:“小叶,前几天你们局里有没有下发什么件?是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事情。高启荣那儿没什么动静吧?”我想了一下,说道:“没有,这几天我不清楚,但前几天肯定没有下发过这一类的件。”穆婉兰点了点头,端起杯子抿了口饮料,说道:“那好,我还担心高启荣有消息了瞒着我呢。”我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兰姐和我们领导的关系毕竟非同一般啊。”穆婉兰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女儿在场,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亲密,她忍住了想捶我一拳的冲动,努了努嘴,说:“你目前正好在高启荣身边工作,要是有什么消息你可记得通知姐,这事情儿还真要靠你帮忙呢。”我笑着朝穆婉兰挤了挤眼,道:“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义不容辞啊!”日期:-- :

          巫灵之旅
          特色演示

          巫灵之旅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安小茶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不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道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全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几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脸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儿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来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婉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间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实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的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开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通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道:“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儿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的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道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外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厌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我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就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欺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手?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你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住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第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儿,我……”“我去洗个澡,洗完澡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背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是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别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我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会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玩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没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开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我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好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烁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后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儿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有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的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们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怒)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们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在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你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你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偷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的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脸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上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灵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都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我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有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说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生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儿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也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一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情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发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的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不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就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知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给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吧。”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现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一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我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着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一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动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了,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客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来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白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没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你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理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上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的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那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略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去。“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间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我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到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懊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我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

          巫山明月
          演示大厅

          巫山明月
          哪个好怎么样

          玄幻  |  夏榆

          李扬这句话把我吓了一大跳,这一点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又是怎么会想到张萍会跟我去开房?女人不可小瞧,有时候她们的敏感和观察力令人叹为观止。这让我想起老爷子多次向我强调的一句话,父亲说:在江湖上混,你要最小心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小人,一种是女人,女人和小人最有可能做到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也是破坏力是最大的。所以他宁愿得罪大人物,都不愿意得罪小人和女人。我掩饰道:“你可别瞎说啊,这种话传出去是要出人命的,别搞得我和王斌反目成仇。”李扬轻蔑地笑了笑,说:“我就是随口说说,看把你吓的,难道被我说中了?”我说:“你越说越不像话了,这个玩笑到此打住啊。”李扬不屑地说:“没劲,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我正准备问李扬她昨晚和李玉去哪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张萍的电话号码,干脆利落地掐断。李扬纳闷地问:“怎么不接电话,掐掉干什么,是不是我在旁边不方便啊。”我说:“我可真服了你了,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一个神经病,老打电话找我说一些不着边的屁话,所以不想接。”李扬“哦”了一声,没有再问什么。这个时候百盛广场也到了,我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和李扬一起从车上下来。李扬纳闷地问:“怎么,你要陪我逛商场吗?”我笑着说:“有这个想法,不过我得先去办点事,就在这附近,那里不好停车,我就先把车停在这。”李扬说:“哦,那好吧,你忙你的,我去里面买点东西,一会见。”李扬说完扬扬手就转身走了,我站在原地有点愣神,她刚才说一会见是什么意思?我以为把她送到这里就完事了,怎么听她的语气似乎一会我还要送她似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风和日丽广告公司走去。风和日丽广告公司在天庆商务写字楼的三楼,我没有坐电梯,从楼梯走了上去。我走到风和日丽广告公司门口时,正碰到叶琳挎着坤包准备出门,叶琳看到我满脸的吃惊之色。我一般来之前都会给叶琳打电话,这次却想来个突然袭击,看看他们平时到底是怎么工作的。叶琳是个很漂亮的熟女,三十岁,虽然结过婚又离了婚,但身材保持得很不错,皮肤很白,腿长胸大,可以说是个标准的美人。去年因为撞破老公带情人在自己家里,一怒之下和老公离了婚。还好他们没有孩子,现在叶琳过着快乐的单身生活。叶琳这样的美女,真不知道她前夫为什么还要找小三。我看着叶琳狐疑地问道:“准备出去啊?”叶琳说:“是啊,正准备去一个客户那里。既然老板您来了,那我就明天再去。”我说:“那去你办公室聊聊吧。”叶琳转身带着我进了她办公室,我路过公共办公区时,看到员工们都在玩游戏,心里有些不高兴。虽然快下班了,也不能在上班时间玩游戏啊,或许这也说明,近段时间业务很少,否则他们怎么会有心情玩游戏。叶琳走进办公室,坐在茶几前烧水泡茶,我低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又抬头看到她脸上的愁容,心里的火忽然消了一半。叶琳泡好茶,给我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赞叹道:“味道不错啊,你喝茶的品位越来越高了。”叶琳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喝茶的品位提高了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我善解人意地说:“干嘛垂头丧气的,是不是因为这个月的业务量比以前少了?”叶琳惊愕地抬起头望着我问:“你怎么知道?”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满面愁容,员工都无所事事,业务量不是减少难道还是增加了?”叶琳沮丧地说:“是啊,这个月的业绩很惨淡,我们的几个大客户都被别的广告公司抢走了,新客户又没开几个。尤其以前我们做的路桥广告,也被凌河拿走了,我正想问问你这个事呢,凌河的后台老板到底是谁,能从我们手里硬把那片区域抢走。”我惊讶地说:“又是凌河?看这架势这家公司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叶琳沉吟片刻,点点头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他们还挖了我们公司的人过去。”我急忙问:“谁被挖走了?”叶琳说:“一个是我最得力的客服,还有一个平面设计师,凌河给她们出的薪水是我们的一倍。”敌人来势汹汹啊,我想了想安慰道:“你也别着急上火,凌河的事交给我来办,你先把公司内部管理好,争取多开拓几个新客户。这个月业绩不好没关系,下个月补回来就是了。”叶琳感激地望了我一眼,说:“老板可真是善解人意,我都有点感动了。”我笑了笑,说:“那我就再让你感动一把,晚上我请你吃饭,鼓舞下士气。”叶琳高兴地说:“真的啊,太好了。”我站起来说:“走吧,我们去郑大厨饭店。”叶琳像忽然想起什么,为难地说:“不好意思,我刚想起来,我答应了我妈今晚回家吃饭的,我都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我妈都跟我生气了。”既然叶琳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勉强她,大度地说:“没事,那你就回家吃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叶琳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开车去。”看叶琳如此强烈的反应,我又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在找借口推脱跟我一起共进晚餐,说不定回母亲家根本就是在撒谎。不过人家既然都撒了谎,我也不好拆穿,只好说:“那好吧,你自己去,开车小心点。”叶琳送我从广告公司出来,经过综合办公区时,我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四十了,往常这个时候都下班了,可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离开,都在假装很忙碌地在忙着什么。我心里觉得好笑,憋着笑从广告公司出来,坐上了下楼的电梯。我步行到百盛广场楼下取车,走到车前居然看到李扬提着一个衣服袋在我车旁边,似乎在等着我。她看到我,露出了满脸的笑容。李扬说:“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我纳闷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等我?”李扬说:“当然是等你,不是等你我站在这里干什么?”我更惊讶地问道:“我们约了去哪里了吗?”李扬笑了起来,乐不可支地说:“你的样子像是见了鬼一样,谁说一定要约好啊,你难道不知道相见不如偶遇这句话吗?”我说:“这好像不是偶遇吧,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李扬说:“你这个人真是的,一点情趣都没有。我晚上没事,正好到了饭点,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去吃顿饭,这有什么问题吗?”我说:“问题倒没有,只是我怕李玉知道了多想,那我可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李扬不屑地说:“李玉又不是我老公,他管得着我和谁一起吃饭吗?你这个人年纪不大,思想倒挺封建的。”

          勿染鹤鸩
          新手游免费下载

          勿染鹤鸩
          详细介绍

          玄幻  |  飘花无影

          我情不自禁地对说了一句,或许是气氛的感染,我很喜欢这种轻松工作的环境。“巧巧,能和你们一起工作,很愉快。”“那当然,我们这叫开心上班,努力工作。”“是啊,我也看得出来,大家在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很有活力。”巧巧说:“苏总常教导我们,安雅尔公司,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公司。我们要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公司里,快乐地工作。”“不错,安雅尔公司也是一个很有前提的公司。我还在HR公司上班的时候,就对安雅尔公司有一点了解,只是,那时还不知道,安雅尔公司的老总是谁。”巧巧又给我玩笑了一句,“你没有想到吧,安雅尔公司的老板,是一个大美女。”“这一点还真没有想到。”“如果你想到了,会不会早就跳槽到安雅尔公司了啊。”巧巧说完,开心地笑了。她的话让我心里一动,是在为安雅心动。似乎,大家对这样的聚会都很期待,我很欣赏苏雅,在公司里,虽然大家都对她很敬畏,可也看得出来,公司上下,对苏雅还是很喜欢。有可能,是苏雅在下班以后的亲和力,很容易和公司里的员工走在一起。离开公司以后,大家和苏总就像是亲近的姐妹一样,有说有笑的。吃过晚饭后,在去大歌星的路上,苏雅让我为她开车,看到同事们羡慕的眼神,我从苏雅的手中接过了车钥匙。安雅就坐在副驾驶上,后面坐了三个时尚靓丽的美女。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三个女孩子在后座上有说有笑,不时的小声地议论着。我通过倒后镜偷偷地看着她们,每一个都那样娇美迷人,她们就是这个城市里的白领,时尚达人。有着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出入在高端的写字楼里,衣着打扮总是走在这个城市群里的最前沿。安雅不时地把头望向窗外,像是在欣赏什么,也像是在思考什么。后排几个女生嬉闹的议论声也引起了苏雅的兴趣,她回过头去,问道:“你们几个小女子在议论什么呢?一路上都叽喳着。”“苏总,你身边的帅哥叫安夏吧?”我回答:“对,我就叫安夏,以后叫我小安就行。”“安夏,你到安雅尔公司上班,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一个女孩好奇地问道。“当然是美女多,我就仿佛是进了美女王国。”“我们公司的美女当然多啊,谁让我们公司的老板就是一大美女呢。安夏,等我们新产品上市的时候,举行时装发布会,会邀请不少的模特,那时,你还有机会看到更多的美女。”苏雅训了一句,“你们几个,少说几句啊,别影响了安夏开车。”“苏总,我想知道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呢?”“什么问题?”“安夏有女朋友吗?”“你们自己问安夏去,我怎么知道。”“苏总,你应该要关心员工的感情生活啊,对吧,感情问题,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有了满意的感情生活,心情就愉快,心情愉快了,工作就上进。”“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年轻人一天都在想些什么。我在你们年龄的时候,一天就埋头工作,那有闲功夫来遐想这些事情。”“苏总,在我们安雅尔公司,新进来的单身男性,都会受到特别的关注,特别是像安夏这样英俊的男性,你知道为什么吗?”苏雅浅笑了一下,故意问道。“为什么?”“因为我们公司里的单身美女多啊,有单身男性来了,就会成为公司里单身女性的目标。安夏虽然是刚到公司,已经成了公司里不少单身女性考察的目标了,就不知道我们的安夏会看上谁呢。”我笑着,对苏总说:“苏总,我真没想到,自己会在安雅尔公司这么受欢迎。看来,我到安雅尔公司上班,还真是选对了地方,有一个漂亮的老板不说,还有一群可爱靓丽的女同事。能够有如此好的工作环境,谁都向往啊。”苏雅教训着我,“安夏,你给我老实点啊,别跟她们一群Y头去闹。”“苏总,你没有发现公司里的人都很可爱吗,大家都相濡以沫,很有凝聚力。”“对啊,苏总,安夏说得对,我们要在快乐中工作。安夏,刚才我问的问题,还是你自己来回答吧,苏总好像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我装作不知,问道:“什么问题呢?”“你是单身吗?”“暂时还是单身。”“有目标了吗?”她追问着。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安雅,正好碰上她那柔情的目光。四目相对,我的心里一热。苏雅的那个眼神,顷刻间迷乱了我。她这样看我,难道,也很想知道我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吗。在苏雅的面前,我到底该怎么说了,明知道自己心里是喜欢上苏雅的,要是我告诉几个女孩,我的心里还没有喜欢的女人,这话苏雅听了,是不是会误会,认为我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她呢。那这样的话,我对苏雅说过的那些话,说是喜欢她,不就是在欺骗苏雅吗。像苏雅这样受过感情伤害的女人,最怕的就是男人对她的欺骗。苏雅不愿意接受我喜欢上她的事实,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害怕再次受到感情的伤害,她才会把自己的感情封闭起来。“美女。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为什么啊?公司里的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呢。”“真要我回答?”“当然。”“其实,我心里是喜欢着一个人,但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说完这话,我故意看着前方,认真的开车,不敢去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苏雅。问我问题的女孩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听你这么说,安夏,你是在暗恋对方啊。说说看,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值得我们的安夏帅哥去暗恋她。”“对啊,安夏,你说吧。”苏雅故意镇定着,装着什么话也没有听到。“安夏,都什么年代了啊,既然喜欢对方,就要大胆地向对方示爱。”“听安夏这话的意思,是现在还没有恋人。如果我没有男朋友,一定要追求安夏。”“那你把现在的男朋友甩了,瞧你说的,花心大萝卜。”“安夏,何必要去暗恋人家呢,我们安雅尔公司的美女多,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苦笑,在这几个活泼可爱的女人面前,说了一大堆的话,咋个都是些谈情说爱呢。“美女们,一路上过来,我怎么就只听到你们在谈论男人,咋个就一点也不谈工作呢。比如说,做销售的,如何才能和客户建立起长久的友情关系,做策划的,如何才能为一个新产品策划出一个好的推广方案,这些不是更有意思吗。”“女孩子在工作之外呢,有几个爱好,逛街购物,谈男人。”我笑着,说:“和你们在一起久了,我都害怕让自己变成了女人。”苏雅在闭目养神着,我放慢了车速。大歌星我还是一年前去过,也是陪着一个客户,深圳过来的客人,在大歌星里放纵了一晚上。虽然那一晚上花了上千元,当然,花费也是公司的日常接待费报销,客户玩高兴了,爽快地跟公司签了一笔大额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