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只有时光记得
推荐

    只有时光记得
    指导公告

    玄幻  |  柒若

    当萧逸回来的时候,看着围观的人群,他知道就是他家出事了,把人群分开,朝着家就跑去。“住手”萧逸看着家里乱成一团,赶紧跑过去抱着丫丫。“你没事吧”面对萧逸的询问,小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显然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止一两次了。“回来的刚好,还钱吧”“你抱着丫丫站旁边,有什么事情我来解决”小七被萧逸说的一愣,萧逸让她站到一边,他来解决?以前他不都躲在后面吗。“刚才谁动的手?”萧逸没有看着小七脸上的手印,脸色很不好看。“是老子动的手怎么样”啪的一个耳光,让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萧逸说动手就动手。“你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打,今天给你涨点记性。要钱就有要钱的样子”小七听着萧逸的话,内心有股暖流划过。“好好,只要还钱,老子这一巴掌也认了”“时间到了吗”“提前三天上门要账,这是规矩”“什么狗屁规矩,老子只知道时间没到就别来骚扰老子的家人”“你特么找死,早就忍着你了,现在没钱你说个毛啊,弟兄们打”“我看谁敢,日期没到说破天都没用,让丨警丨察来评评理”本来冲冲欲动的小混混,一听到丨警丨察就僵住了。他们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看着萧逸这么强硬有点骑虎难下。“你有种,三天后钱还不上,老子新仇旧恨一起算,我们走”为首的小混混,恨恨的看着萧逸,留下一句狠话离开了。“你抱着丫丫先进去,我把屋子收拾收拾”“屋子我来收拾,你安慰安慰小丫头,自己也处理下脸上的伤。还有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想搬什么就搬,你保护好自己和丫丫就行”收拾屋子?关心自己?小七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逸,什么时候萧逸关心过自己,还帮收拾屋子?“算了,我帮你”萧逸看着愣住的小七,叹了一口气这个傻女人。萧逸朝着厨房走去,想煮个鸡蛋给小七敷一下,可到了厨房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想着外面的凌乱和厨房的空荡,萧逸鼻子一酸,这个傻女人跟着自己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三天两头被上门要账,还要照顾孩子和自己这个赌鬼,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和自己离婚,都能说明这是个好女人。前世的萧逸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却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女人,默默的付出,从不抱怨。“再不能让这对母女过苦日子了,至少物质上”“不是说我来打扫吗”“反正也没事,习惯了”“过来”萧逸没有再纠结谁打扫的问题,让小七过来。“干嘛?”“还能吃了你不成”小七怀着疑惑的表情朝着萧逸走去,萧逸把手里面的热毛巾轻轻的敷在了小七的脸上,小七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怎么了,是不是很疼”“没.......没”“还说不疼,都流泪了”“我.....我是高兴的”萧逸一阵无语这个啥女人,也太容易感动了。小七内心感觉甜甜的,萧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对他好过。“我帮你吹吹,这样好的快”萧逸嘴唇都要贴在小七脸上了,小七看着萧逸认真的样子,脸红了,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爸爸,丫丫也要吹吹”“好,爸爸给我们的丫丫也吹吹”听着小丫头奶声奶气的声音,萧逸笑着一把抱过了小丫头,对着丫丫脸就吹。“咯咯,爸爸痒,痒”“妈妈,爸爸欺负丫丫,坏爸爸”丫丫一会儿把头靠在萧逸怀里,一会儿把头靠在小七怀里,笑个不停。萧逸的心都快被化了,看着开心的母女,他觉得有老婆女儿似乎也挺好啊。“以后我会对你和丫丫好的,不会让你们再过苦日子了”“你不赌就是对我和丫丫最大的好”“我......我”小七显然对他还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求他不赌。“对了,我们厂里面招保安,待遇还不错,我明天和领导说说应该没问题”“再说吧”萧逸前世是什么身份,就算是现在落魄了,也不会去当保安啊。只是和小七的关系刚有点缓和,他要是直接拒绝的话,肯定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他想融入这个家,因为这个家给了他前世所没有的东西。“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明天有消息了,你一定要来啊”小七生怕萧逸反悔,也不管萧逸什么态度,就直接敲定了。萧逸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现在想着如何把这三千块钱还了,这个年代三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一觉的睡得特别踏实,当萧逸起来的时候,小七已经带着丫丫上班去了。想起昨天的话,萧逸知道小七还是不放心把丫丫交给自己。看来取得小七的信任还有很长的路。“哥你找我啊”“恩,找你有点事”“哥,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没二话”“我就喜欢你这点”“嘿嘿”三宝露出憨厚的笑容来,在萧逸接触的人中,也只有三宝是正经人,其他不是和他一样的赌徒就是家里有点钱游手好闲的人。三宝和萧逸的认识也很偶然,三宝没有什么正经工作,骑三轮车指靠苦力帮别人拉东西。有一次三宝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了,是萧逸帮他解围的,三宝也是个有心人,一直很感激萧逸,只要萧逸有需要三宝都二话不说。“走,咱们去找苏少杰”“这.....这,我还是不去了,你们说的我也不懂,我也不喜欢赌博”“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帮哥拉点东西”“这事包在我身上”萧逸认识的人中苏少杰算是有钱的,家里卖家具,以前和萧逸混一起,这家伙好面子,也滑头的很,每次都是他占萧逸的便宜。昨天萧逸就想到这家伙了,家里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苏少杰家里不就卖家具的嘛,自己找他拉点也不过分吧,再说又不是不给钱,只是迟点。“萧逸你怎么来了,这两天都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小子撇下我自己快活去了”“哪有,这不是想兄弟你了,一起吃个饭”“好啊,咱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聚聚了,等我去换件衣服”三宝和萧逸很快就找到了苏少杰,看着苏少杰浮夸的样子,萧逸就忍不住想笑,这小子一听有便宜占就跳出来,只是希望一会儿别哭。三宝拉着萧逸和苏少杰,苏少杰这小子刚开始还很嫌弃三宝的三轮车,被萧逸说这是看不起我啊,这才消停下来。“哥,这家就不错,要不就这?”“转了半天了,我觉得三宝说的这地也不错”“不行,这档次怎么能对得起咱们哥几个”萧逸很是不满意,这让三宝和苏少杰很是诧异,难道萧逸发财了,这是苏少杰的想法,三宝则是犯难了。“哥,这......”“没事,三宝你拉你的车就行”看着萧逸的样子,三宝也很是无奈,只得继续往前蹬。

    重启狼人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重启狼人
    玩法安全

    玄幻  |  浅慕

    我叫姚淇淇,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和老公吴浩结婚三年有个两岁的儿子,日子虽然拮据,但也还过得去。可没想到上个月儿子的突然晕倒,给了我们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沉重一击。因为我刚满两岁的儿子被查出患上肾病综合征,医生告诉我需要一百万治疗费。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我当场瘫软在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他治病,所以从医院出来后我就马不停蹄跑到吴浩上班的地方跟他商量。让我没预料到的是吴浩的态度很冷漠,他说没有钱,也借不到,让我自己想办法。我气的当场打了他一巴掌,来不及难过,我就四处想办法借钱。可我只是个商场售货员能借到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那几天我整天以泪洗面。在我被逼如绝境的时候,一起工作的小姐妹给我想了个办法,在孩子的生命面前,我放弃尊严选择答应。而现在我浑身酸软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身上青紫的痕迹像是在嘲讽刚刚的欢爱有多激烈。没错,为了孩子的手术费我把自己当做物品和陌生男人进行了一场交易。这时浴室的门被拉开,男人穿着短裤朝着另一个房间走。而我趁着这个空档连忙捡起自己的衣服套上。男人很快就回来了,他慵懒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把手里的支票递给了我,充满玩味的声音响起“今天的服务很不错,这是你的报酬。”他的话让我很羞愧,同时又让我松了口气,我连忙伸手接过支票,低头一看,却傻眼了,只有二十万。可我的小姐妹明明告诉我有一百万的,想到等着救命的孩子,我有些焦急,“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说好的一百万吗?”男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直接站了起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他的身材高大挺拔站起充满了压迫感,我有些害怕想要挣扎,而他嘲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百万?呵呵,你这种女人我见的多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拿了钱赶紧滚。”他的话让我心里绞了一下,但也知道惹怒他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所以在他松开我之后,也不敢过多纠缠,拿了支票灰溜溜的滚出房间。将支票兑现后,我火速打车来到医院。把二十万全部交给到了收费处。医生在确定我交费之后,才开始给我的孩子输液。我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孩子有些苍白的脸,精神有些恍惚。三年前我现在的丈夫吴浩开始疯狂追求我。他的细微体贴和关爱让我很快坠入爱河。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很幸福,但是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吴浩对我和孩子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动辙就打骂我和孩子。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一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可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吴浩的所作所为让我气愤难过的同时,也对这段婚姻充满了失望,感觉自己眼睛瞎了一样。“妈妈,妈妈”,孩子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侧着脸用手擦了擦眼睛,勉强对着孩子笑了笑。“宝贝乖,妈妈在呢。”“妈妈,爸爸呢,爸爸什么不来看我?”孩子弱弱地问我。我心里一绞,忍住自己的情绪,对孩子说,爸爸要上班,晚些时候会来看他。安顿好孩子后,我请护士帮着照料一下,我回家取些生活上的用品。我上楼打开房间的门,在玄关处换鞋时,听到吴浩和婆婆正在厨房说话,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回来。因为听到提我的名字,还提到孩子。我就停住了动作,想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婆婆和丈夫的话,让我震惊之余,也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婆婆和吴浩好像也在争执,所以说话的声音较大,我听得清清楚楚。婆婆说,明知道是人家的种,你还帮他养这么多年,真是个怂货,现在倒好,那倒霉孩子还得了怪病,要上百万的医药费,姚淇淇那个贱人还想卖房子给孩子治病,我看你怎么办。‘明知道是人家的种’这句话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捅进我的心里。我的孩子吴小峰,怎么可能会不是吴浩亲生的?“行了,我不会白养别人的孩子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捞回来的。”吴浩说。听到到这里,我忍不住冲了进去,“吴浩,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白养别人的孩子?”婆婆和吴浩没料到我会突然出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短暂沉默。浩眼神闪烁,“我没说什么,别烦我,我约了朋友打麻将,我得走了。”说着从我身边挤过去,准备要走。我当然要问清楚,扯住他的衣服,“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小峰怎么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吴浩更加不耐烦,“你他妈放开,听到没有?”“你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小峰不是你的孩子,那是谁的?你又要捞回什么来?你到底隐藏了什么?”我不断的追问,吴浩又脱不了身,他越来越急。他伸出手卡住我的脖子,“姚淇淇你有完没完?放开手听到没有?”我拼命挣扎,才勉强能缓过气来。但我还是扯住他不放,我一定要问清楚不可。“你就告诉他,吴小峰是那个四哥的种不就行了,让他们母子滚蛋,养了个杂种在家里,看着也烦!”婆婆见我和吴浩纠缠,在旁边插了一句。吴浩狠狠瞪了一眼婆婆,似乎是在怪婆婆透露了他不想说的话。这让我更加觉得有问题。“谁是四哥?为什么说孩子是四哥的?”我盯着问。吴浩手上用力一推,将我推向灶台,“滚开,我他妈哪知道四哥是谁!”他用力太猛,我站立不稳,扑向煤气灶,打翻了上面正在沸腾的汤水,滚烫的汤水溅在我手背上,疼得我叫出声来。吴浩并不管我死活,趁机冲出厨房,摔门而去。手背上火辣辣的疼,我只好打开水龙头来冲洗,婆婆伸手推我,“你把吴浩气走了,你还赖在这里?你给我滚!”我心如死灰,再没有力气和恶婆婆去斗,收拾简单行李,离开了那个我曾经有过很多美好憧憬的家。城市已华灯初上,我一个人孤单地拎着行李走出小区,回头看了一眼五楼那个熟悉的窗口,眼泪忍不住下来了。上了公车,我心里还是难受,想着自己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到头却换来这么个结果,感到非常绝望。回到医院,孩子睡着了,我找了张凳子,靠在孩子的病床上将就了一宿,次日一早起来挤公交上班。一宿没睡好,精神恍惚,情绪非常低落,差点错过下车的站。刚到商场,就感觉所有同事如临大敌,连平时嚣张的经理都忙上忙下一副紧张的样子。同事告诉我,商场管理层临时接到通知,大老板要到商场来视察工作。

    抓住风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

    抓住风的声音
    是个什么鬼东西

    玄幻  |  窈莹

    徐强这才点点头,说:“是,一百万作为首款已经打到了我的账户上,还有一百万,应该在一周内就会到账。”这不出我所料,我只是有点惊讶,康成为了搞垮我,竟然舍得出这么大的本钱,这还只是给徐强一个人的,要是再加上给别人的好处,我真是想都不敢想!徐强继续道:“他说,既然这个项目是有人专门推荐给你的,想要从中作梗肯定不太容易,但只要你交出的设计稿被查出有抄袭问题,那就可以很轻易地让你身败名裂。”听到这,我心头也蓦地闪过一个问题,连忙追问道。“等下,你说的,这个项目是有人专门推荐的我,这个人到底是谁?”之前我从赵部长的话中只得知那是一个建筑界德高望重的前辈,可是想了好几天都是猜不出我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这么有能力的前辈,肯如此提携我。可惜徐强也是摇了摇头,说:“这个问题,我级别不够,也不太清楚,想知道的话,恐怕只有去问赵部长本人了。”听到这话,我顿时有些失望。这样一来,那个前辈可就更加神秘了,他既然有这个能力帮我,为什么却从来不跟我联系呢?正想着,徐强似乎想起什么,忽然补充道:“不过,据说,赵部长本身就是想把这个园林的项目交给那个前辈,只不过对方已经隐退了,所以只能作罢,转而找他推荐过的你。”国内德高望重的建筑界前辈,而且已经隐退,我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是谁。不过,此人有如此本事,却能如此低调,徐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点点头,道:“你继续说吧。”徐强看了我一眼,顺从道:“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康成有什么计划,直到你交设计稿的那天,我才接到了康成的消息,他让我在你汇报完你的设计成果后,当众举报你抄袭的事情。”“所以你事前也不知道?”我疑惑道。徐强一脸无辜地点点头。“真的,当时我们代表团都到了会议室,为了接康成的电话,我才又躲去了卫生间,出来后,正好就遇见了刚来到的你和徐之清。”我点点头,是有这个印象,当时走的急,还差点和他撞到了一起。现在想想,他那时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竟是出自于此。“那份原稿的所在,也是康成告诉你的?”我追问道。这个才是一切问题的核心。康成如何一步步计划,让我误用了一份抄袭的设计稿,又让徐强当众揭穿我,尽管我心里已经想通了七七八八,可仍是难以确定。徐强回忆了一下,徐徐道:“当时,康成给了我一个网址,让我记住上面的设计稿是什么样的,如果等会看到的你的设计稿非常类似的话,就让我出来举报你,如果不一样,那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等下次机会再次发难。”听到这,我心头不由得升起一团怒火,声音也冷冷道。“那康成怎么知道我会用那份设计稿呢?”徐强听见我的声音,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才回想着道:“他说,他说在你的部门,有他安插的人,到时候自然会提交给你,如果你不用,想要重头再来的话,肯定就来不及了,所以,我们才有那么大的信心。”“他有没有说他安插的那个人是谁?”听到这,我赶忙追问道。这个人就是部门里的毒瘤,如果不能铲除掉的话,以后肯定还会带来更多的麻烦,也会导致我手下任何一个人都不敢用。徐强许是知道我很在意这个问题,认真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关于这个人,康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只是随意提了一句,我记得他当时称呼的是,是……”“是什么!?”我有些着急,忍不住出声催促道。“是孙副经理?”徐强一愣,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听到这,我心里骤然感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虽然我一直就怀疑孙元是康成的人,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证据。眼下徐强口中所说的孙副经理,在整个项目部也就是孙元比较符合,接下来只要暗中调查一番,自然就不难搞清他的身份。徐强此时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看起来的确不清楚孙副经理具体是指什么人,也就是说,他的确只是康成计划中的一环而已,而绝非整个计划的掌控者。康成!我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怒意陡然攀升起来,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才算解气。“徐强,你对康成还有什么了解的,全部都告诉我,一个字都不准漏!”我忍住怒气问道。徐强似乎被我吓了一跳,脸色一白,随后才一脸惶然地点点头,仔细回想起来。“其实,我对康成的了解并不多,我只知道他老婆很有背景,是一家地产企业的CEO,他能发迹也全靠他老婆的支持!”这些情况我之前就已经了解了,所以当下没有耐心继续听徐强讲下去,直接开口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康成现在和他老婆的关系怎么样?或者说,你知不知道关于他老婆的事情?”我目前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关于康成出轨的视频和照片证据已经发给他的老婆很久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康成每天还是逍遥在外。这不禁让我都有些怀疑康成的老婆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份邮件,亦或是大成根本就找错了账号。不然的话,康成早就焦头烂额了,哪里还有可能有精力来处心积虑的对付我?徐强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楞了一下,看向我的眼神陡然变得古怪起来。我见他似乎误会了什么,连忙咳嗽一声,解释道:“我只是想问问康成目前的夫妻关系怎么样,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知道就算了。”徐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忽然眼睛一亮,霍然说道:“你别说,我还真想起来一件事。”“哦?”我眼睛一眯,示意他赶紧说,不要卖关子。“我和康成其实没有见过几面,大都是通过电话联系,我记得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在问康成离婚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听到这,我顿时心头一沉,能这么问的,除了妻子还能有谁?难道当时她就在康成的身边?那她就算不了解康成的计划,至少也该清楚他在处心积虑的对付我,这个贱女人,不帮我也就算了,竟然还不顾旧情,帮着康成对付我,真是蛇蝎心肠!我不由得大喘着粗气,心中满是恼火。“然后呢?!”我怒声问道。徐强咽了口唾沫,摇摇头道:“我就知道这么多了,接着康成就挂了电话,似乎是很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等过了几分钟他再打过来的时候,就说会让人给我打一笔一百万的首款,果然,很快我就收到了这笔钱。”“刘庄,给我转这笔钱的人就是一个叫赵玉萱的女人,我觉得和电话里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如果……”“够了!”

    重生危情
    安卓版应用

    重生危情
    综合客户端

    玄幻  |  洛黎灵

    刘先华想了想,把手一摆,笑着道:“这样子吧,什么也不用准备,让工人们保持正常工作状态,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行了。”“这……不太好吧?”周恒阳苦笑一声,看了眼刘先华,见对方神态自若,只得转身离开。刘先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叹息道:“市领导还真是闲的慌,三天两头往这边跑,这样折腾下去,可不是办法!”不过,这次前来农机厂视察的是副市长尚庭松,他手里掌握着那笔专项资金,可算是农机厂的财神爷,吃罪不起,刘先华算有一千个不情愿,还是赶紧收拾了桌面,出门迎接。尚庭松也是三十多岁,正值年,他是一个坚定的务实主义者,在青阳市任职期间,推进了好几个企业的改革发展,在下面的威信颇高。当初,刘先华将农机厂的改革发展方案递去,在市里引发了激烈讨论,最终还是在他的周旋下,争取到了市长徐友兵的支持,才得以让这个方案在市政府内部通过。半小时之后,视察结束,尚庭松来到厂长办公室,笑呵呵地道:“老刘啊,工人们热情高涨,干劲十足,你功不可没嘛!”刘先华笑着递给他一杯茶水,谦虚的道:“现在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还没有完全展开,真正要看到成效,至少还得小半年的时间。”尚庭松笑笑,点了点头,道:“是啊,任务非常艰巨,农机厂的试点能否成功,事关我市国企改革的成败,不过,市里面对你们有信心,老刘,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刘先华苦笑了一下,底气不足地道:“尚市长,您这是纲线,给我施加压力呢。”尚庭松哈哈大笑,拿手指指着他,笑道:“老刘,你也要考虑到我们市里的压力啊,面对农机厂的改革很重视,所以你一定要抓住时机,一鼓作气,尽快拿出成绩。”刘先华有些无奈,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会尽力而为,请尚市长放心。”尚庭松的时间安排很紧凑,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他起身拍了拍刘先华的肩膀,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正要离开时,无意间,尚庭松看到办公桌的一份资料,拿起来粗略看了几下,顿时大感兴趣,扬了扬资料,笑着道:“老刘,这份材料我拿去看看。”“好的,尚市长。”刘先华点了点头,桌子的资料太多,仓促间,他也没注意到尚庭松拿的是哪一份。第二天午,副厂长周恒阳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将一份青阳晨报放到刘先华的面前,焦急地道:“老刘,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刘先华慢条斯理的拿起报纸,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脸色是微微一变,也没有心思理会周恒阳,认认真真地读完。几分钟之后,他将报纸丢下,揉着眉心,苦笑着道:“真没有想到,尚市长会和我玩这招!”报纸头版头条的几个黑色加粗大字极为醒目,标题正是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如果说只是题目相同的话,刘先华还不会如此介意,最主要的是,这篇章的内容,和昨天宋建国递给他的一模一样,连署名都是青阳农机厂,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复杂了。周恒阳急得连连跺脚,焦虑地道:“老刘,这是谁写的?”刘先华摸着下巴,思索道:“好像是宋建国送来的。”“宋建国?”周恒阳顿时火了,大声的抱怨道:“他只是个工人,大字不识一箩筐,吃饱了没事干,掺和这些事情干嘛,这不是给我们农机厂添乱嘛?”刘先华低头喝茶,没有表态。周恒阳愤愤地拍了下桌子,接着发起了牢骚:“我们农机厂这边配合市政府搞宣传,本来是在风口浪尖,一点差错都不能出,这下可好,自爆家丑,麻烦大了。”刘先华微微皱眉,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拿起报纸,重新看了一次,沉吟良久,才缓缓道:“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还不严重?”周恒阳睁大了眼睛,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老刘,你再仔细看看,那面写的好多内容,都是在跟咱们唱反调,什么管理问题,什么制度问题,那不是在打咱们脸吗?”刘先华摆了摆手,沉吟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国企改革的口号,是咱们先唱出来的,算方案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也是在正常的讨论范围内,可以理解的。”周恒阳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摇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要是按照材料面的说法,咱们属于盲目扩张了,哪还能要到资金。”刘先华摆了摆手,轻声道:“未必,过冬要有资金才成,不然资金链断裂,倒得更快。”周恒阳冷笑了一下,皱眉道:“老刘,我看了这份报纸,肺都快气炸了,你还真能沉得住气,尽往好的方面想。”刘先华把报纸放下,思索着道:“市里这次的初衷,是打算将我们农机厂当成典型来扶持的,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周恒阳却摇了摇头,皱眉道:“面也很复杂,那么多领导,未必都是想唱一个调子,要是有人利用这个做章,也很容易的。”刘先华不说话了,半晌,才轻声道:“这篇报道,应该是尚市长吩咐刊载的,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周恒阳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道:“老刘,你要知道,那笔资金不早点搞到手,咱们连维持开支都困难,而且,这次要是搞砸了,以后再想向面伸手,那可真的是难加难了。”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他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先不说这些,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好,这样的材料,他是怎么写出来的?”周恒阳本满腔怒气,听了这话,摸起电话打了过去。几分钟后,宋建国敲门进来,看到农机厂两位重量级领导都在,副厂长周恒阳铁青着脸,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这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其实,这件事情,早晨在农机厂传开了,报纸宋建国也看过,他没有想过,叶庆泉写的这篇材料,竟然会发表在青阳晨报,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这次怕是要担责任了。刘先华笑着让他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老宋,昨天的那份件资料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吗?”宋建国心里没底,赶忙站了起来,讷讷地道:“刘厂长,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刘先华摆了摆手,语气凝重地道:“老宋,现在情况很复杂,不太好判断,我喊你过来,是想问问,那篇材料究竟是怎么回事,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是怎么想的?”“我……”宋建国听了,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觉得这一次自己捅破了天,闯下大祸,他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解释,办公桌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刘先华抬手示意,又将电话接起,听到电话那头尚庭松的声音,也有些慌了手脚,焦急地问道:“尚市长,您有什么指示吗?”尚庭松此时心情大好,笑呵呵地道:“老刘啊,也没什么大事,是问问你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在外面吃顿饭。”

    筑梦重生
    推荐出品

    筑梦重生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雪色无香

        黑田也回头过去,就见身后一处枯林边转出一哨人马,为首一个大汉,虽然这十冬腊月,他却只穿了一件皮坎肩,一身健子肉鼓鼓而出,好似了铁打的金刚一般,可不正是鹰嘴岩的大当家蝎虎子。蝎虎子身后跟着他的哼哈二将,草上飞与齐三泰,再仔细看看时,齐三泰的手中还提着一个人。“兄弟别怕!”蝎虎子喝了一声,大步而来。这蝎虎子在牵马岭一带名声太显,本来黑田是让伪军在后面押阵的,可一看蝎虎子过来,伪军们居然纷纷后退,给蝎虎子让出一条路来。“黑田太君,你刀下的这个是我结义的兄弟,请黑田太君给个面子,放他一条生路。”蝎虎子距离黑田约有五十步左右便自停下,只是朗声说话,却再不过来。“嘿嘿,蝎虎子!”黑田脸上阴阴一笑,“你的面子值多少钱?刚刚在曾家屯,你带着人攻打周家大院,你可是没有给我半分面子!”黑田虽然表面上在和蝎虎子说话,但眼睛却四散流离,毕竟是搞军事的出身,黑田早听出那枯树林内声音不对,蝎虎子在树林中必然埋伏下了人马,现在不知蝎虎子的虚实,黑田便想先试试再说。蝎虎子这么一出现,石后的玄机子等人也看了过来,就连田豹子都略带惊讶,他以蝎虎子早就带着人跑回鹰嘴岩了,却不想居然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也算准了自己会带着往老营退?田豹子挠了挠脑袋,虽不敢说自己智比孔明,神机妙算,可自己的种种设计,也不能就这么容易的被黑田和蝎虎子之流的给轻松识破吧?“这回好了,这回好了!”玄机子等人面露喜色。那蝎虎子部下足有三百人马,黑田带的人却不及蝎虎子多,这蝎虎子一出现,众人多半是得救了。“也不见得。”唯有田豹子没那么高兴。只是看玄机子如此兴奋,却也不想打消,只是回头再看了看王老道。此时王老道早已失血过多,面如金纸,怕坚持不了多久了。“黑田太君,咱当着明人不说暗话。”蝎虎子说起话来掷地有声,拿手一指李白脸,“我和我兄弟一个头磕在地上,那就是骨肉相连,想让我看着我兄弟死在眼前,那是不可能的。”“大哥!”李白脸不由热泪盈眶,这生死面前,还是自家兄弟最是管用了。“如果我不答应呢?”黑田到是起了兴趣。别看他蝎虎子埋伏下了人马,可真要打起来,黑田却是不怕。“那就只能一命换一命了!”蝎虎子一瞪眼,向后面挥了挥手。齐三泰大步走了过来,将手中所提之人投于地上。蝎虎子道:“不知在黑田太君看来,此人可换得我兄弟的性命?”“太君……太君救命了!”那被摔在地上的家伙顿时大叫了起来,不问可知,却不正是侦缉队的队长小阎王!小阎王本来早已失了底气,知道自己犯在蝎虎子的手里,那不是扒皮就是点天灯,反正肯定是活不了了。突然一听说蝎虎子拿他换李白脸,知道这一线生机就在眼前,顿时狂叫了起来:“太君,我阎震对太君忠心耿耿,还请太君救我一条狗命,以后好继续给太君卖命啊!”“废物……”黑田目露凶光,口中喃喃的说着。不光是黑田现在半个眼珠子看不上小阎王,周围的鬼子兵也是鄙夷的看着小阎王,甚至有几个鬼子兵已经悄悄的将枪口抬起来,只要黑田一声令下,不但是小阎王,就是蝎虎子也照样得被鬼子兵打死。草上飞见势不妙,迈前一步来到蝎虎子身边低声道:“大当家的,我看……”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蝎虎子却一摆手,示意草上飞闭嘴。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只是看着黑田,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不过这一身的杀气,可是升腾而起,看得小阎王不寒而栗。别的事情蝎虎子或许还会犹豫,可李白脸是他的兄弟,这时候他要是扔下李白脸不管,一是良心上过不去,二是这脸面也算丢尽了,以后怕是在牵马岭这地头上,再难作人了。“太君,救命……救命啊……”小阎王也看出势头不对劲,黑田这老犊子眼神明显不对,看这样子自己在黑田的眼里连只蚂蚁都算不上啊。小阎王这一宿连惊带吓本来就只剩下半条命了,一看黑田又不想救他,小阎王可真有点麻爪了。“兄弟们,兄弟们……我姓阎的平常待大家不薄,这阎王殿门口,就没人拉我一把?”小阎王突然发现他侦辑队的人也夹杂在鬼子兵里,立刻这口风就转了,“赵老四、严大麻子,咱可是拜过把子的,你们就眼瞅着我让人宰了?”听着小阎王一阵乱喊,侦辑队里的几个人不由得面有戚然。正所谓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小阎王就算再不是人,可侦辑队是他的一亩三分地,他还能没几个交情过命的兄弟?被小阎王喊过之后,果然侦辑队里有两个人手摸枪柄,作势就要杀出来欲救小阎王。“哼!”蝎虎子冷哼一声,却没说话。可这一声,却把几个侦辑队的家伙吓了一跳。眼前此人是谁?那是鹰嘴岩的大当家蝎虎子。从小生在土匪窝里,杀人不眨眼,牵马岭一带那是小儿止啼的人物,就凭侦辑队里的这几块料,能是蝎虎子的对手吗?可就算打不过蝎虎子,也不能就这么让小阎王死在这呀。侦辑队里的赵老四便对黑田说道:“太君,阎队长是咱们的人,可就不能就这么死在这吧?”“就是,走马换将,咱也不吃亏。”又有人说道,“阎队长一条命,还不抵个李白脸吗?”黑田本已打算下令这就开枪了,可是听侦辑队这几个人一说,心里不由一动。他先看看侦辑队的人,再看了看鬼子旁边的伪军。果然不出所料,虽然这些伪军没心思替小阎王出头,可眼神却有些不对了。说出大天去,就算都在鬼子手下讨口饭吃,可毕竟都是中国人,小阎王要是就这么眼睁睁的被打死了,这些伪军的心思也难免有些活动。“八格!”黑田不由得二目圆睁,暗想这些支那人全都是没良心的。我大日本帝国供你们吃供你们穿,到了战场上你们不卖命不说,难道还敢反抗不成?黑田拿眼睛扫了扫周围的鬼子兵,鬼子兵到是心领神会。本来机枪口还是对准了王老道方向的,却已经悄悄的转向了蝎虎子这边。“太君!您……可别……”小阎是真毛了。要说老子这一年多,也没少给鬼子帮忙,难不成到了这时候,黑田是不把自己这条命当回事了?早知如此,老子还给你卖什么命啊?要说他阎家那也是略有家资的,如果变卖了家产跑到关里去的话,未必不是一方的土财主。小阎王这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应该一门心思的往鬼子身边钻营啊!可这时候后悔也晚了,黑田往前迈了两步,军刀一抬,刀锋就对着李白脸的脖子,心想我就是一刀劈了这个土匪,看你蝎虎子能怎么样?看周围这些侦辑队、伪军的人都能怎么样?若有半个敢反抗的,机枪之下,管叫你尸横遍野。蝎虎子一咬牙,这手也就往腰里的手枪上摸过去了。想不到这日本老鬼子还真能狠下这份心,看样子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