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名录天曹
下载吧

名录天曹
    策划技巧

    玄幻  |  七清谨

    “路过这里,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边很是奇怪,就过来想问问,是不是在等人?”柳橙其实在远处很早就看到了秦书凯和几个人打斗的场面,很是兴趣的看着,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秦书凯还有那个本事,也看出来秦书凯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心里对这个大男孩有了探知的想法,看看这个秦书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道的。“啊,确实是在等人,不过还没有到,估计不回来了!”秦书凯肯定不能说出刚才和董云霄等人发生打斗的事情,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那就一起回去吧!”柳橙很是热情的说。“我还没吃饭,如果柳姐没有吃,走吧,一起去吃个晚饭吧!”“好吧,请大姐吃顿饭也是应该的!”两人就到了离住处不远的稀饭包子铺,那是他们单身汉经常光顾的地方,进入房间,坐下来,两人要了一笼牛肉包子,两碗豇豆稀饭,然后说着话。看到这个漂亮的女人,秦书凯还是很有感觉的,心里就想为什么这个女人不结婚,自己是不是有希望。一边说话,一边遐想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到了秦书凯他们的前面,很是严肃的问,你是秦书凯是吧?秦书凯不知道这个警察为何找自己,自己可一直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难道是刚才那个和董云霄之间的争斗,那也是董云霄得人闹事,自己是正当的防卫,就说,是的,有事情?一个看起来年岁大一点的说,我们是派出所的,刚才接到举报,举报你故意殴打他人,制人身体受到伤害,现在人已经到了医院,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秦书凯吃了一惊,真的是董云霄的事情,就问,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如果说打架,我也是正当的防卫。另外一个警察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再说吧!秦书凯很是害怕。柳橙问,有人举报吗,那么你们是不是调查清楚了此事情涉及到哪些人,是不是把那些人都带到派出所了,如果不是,那么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情况,怎么能就断定是秦书凯不是正当的防卫。警察很是生气,说,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们的办案,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否则,是要被牵连的。柳橙很是不服气的说,警察也是要给人讲理的。一个警察,该知道什么是可为不可为,如果因为巴结什么领导,到最后把自己的制服被人扒了,那可是谁也救不了。两人警察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的指着,很是霸道的说,我倒要看看谁有本事,把我的制服扒下来。说完,一个警察就走上前来,然后拿出一个手铐,啪的一下就拷在了秦书凯的手上。“干嘛拷我!“秦书凯皱了皱眉头。“废话那么多干嘛?”警察一把拉过秦书凯的手,用力的往前一推,把秦书凯推到了门口的位置,随后看了一眼柳橙,说道,“你是证人吧?”“是,我是!”柳橙很是洪亮的回答。“走吧,跟我们走一趟!”“我没有时间,不过我很快就会过去的,你们是哪个派出所,既然要我过去,不过去是不是让你们失望!”“橙红路派出所,我随时等着你!”那天,秦书凯被人强制的带到了派出所。等秦书凯被带进审讯室,看到董云霄的身影之后,秦书凯总算是明白了,敢情人家是用关系把自己给弄到了这里了。“哈哈哈,秦书凯是吧?”董云霄坐在椅子上,看着双手被铐着的秦书凯,说道,“欢迎你来到派出所,很奇怪,是么?”“是很奇怪!”秦书凯笑眯眯的说道,想到自己都是正当的防卫,到了这边没有什么可怕的。“忘了告诉你个事情。”董云霄说道,“我爸,就是这个地方的党委书记,这个派出所就是我爸那个乡的,抓你的两个警察和我一直是很好朋友。”“哦!”秦书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这让董云霄大失所望,本来他还寻思着能够看到秦书凯惊慌失措呢,还希望秦书凯向他求饶。“现在,你在我的手里,你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么?”“不知道。”秦书凯摇了摇头。“接下去,会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董云霄站起身,走到秦书凯的面前。他的身高没有秦书凯的高,只能抬着头看着秦书凯,但是还偏偏要做出一副我居高临下看你的样子,所以使得董云霄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滑稽。“在这个地方,我要让你跪,你就得跪!”董云霄抬起手,在秦书凯的脸上啪啪的轻拍了两下。秦书凯很是生气,***,在外面的时候,就应该对此人不留情,于是狠狠的伸腿踢了一脚。那个董云霄被一脚踢的很狼狈。站在秦书凯旁边的两个警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一把抓住秦书凯的身子将秦书凯整个人给压在了墙上。随即,一个警棍重重的砸在了秦书凯的后背上,而还有一只警棍,则是靠在了秦书凯的脖子处。“草,敢打老子,给我揍死他!”董云霄大叫道。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什么好人,平时和董云霄在一起吃吃喝喝,认为巴结上领导的儿子,就可以为非作歹,听到吩咐围着秦书凯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秦书凯身体被压在墙上,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董云霄很是张狂的大笑着。就在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给推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门口。“秦书凯,你没事吧!”那女人一看到被两个警察抓着的秦书凯,连忙就冲了过来。“柳姐?!”秦书凯有点惊讶的看着那个女人,说道,“你怎么来了?”这个冲进来的女人,正是柳橙。“你是谁,滚出去,不要干涉我们审讯!”“你们在审讯谁,这个人有什么罪过,掌握了多少证据?如果没有掌握,那就是滥用私刑……”审讯的警察很牛逼的说,你他妈是谁,敢这么干涉老子的事情,这个地方老子想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可是等到看到后面人的时候,很是害怕,原来是分局的李成华局长。“李局长!”李成华对跟着后面进来的派出所所长很是严厉的说,你下面就是这样执法的,就是这样询问百姓的,如果不能干,都给我滚蛋。王所长不知何是什么事情,被李局长叫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车副所长让下面的人出警,现在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出事情了,如果不能严肃执法,估计自己也不要混了。当即说,你们两人如此乱作为,不要干了,准备回家吧。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好人,知道这次为了帮助董云霄,明知道不可为还是滥用职权去把秦书凯带了过来。现在可好,撞到了枪口上,也是坏事做多了,遭到报应。

    梅坳村小两口
    怎么样

    梅坳村小两口
    支持玩法

    玄幻  |  若夏白

    时间长了,他知道房东老伯姓苗,胡耀祖就叫他苗大爷。今天有点感冒,他没去拉车,在家休息,毕竟拉了一个多月车,没休息过一天,正好感冒了,给自己找个休息的理由。前几天是十号,他买了份报纸看,连中缝都认真看完了,没看到零零三说的狗皮广告,他也不在意,没有更好,每天拉车挺好的,只是有点想家,等以后挣了钱,回家去。“你感冒了,我帮你熬点中药,喝了肯定好。”苗大爷端一碗中药,上了胡耀祖住的阁楼。“苗大爷,我感冒不重,就是给自己找个理由休息。”胡耀祖接过中药,一口喝完,苦得直摇头。“一大老爷们,还怕苦。”苗大爷笑起来。胡耀祖也笑,一脸憨厚,这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看着窗外的天,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枪声。“怎么有枪声?”胡耀祖吓得一哆嗦,这是条件反射,听到枪声就会死人。“出事了,你跟我来。”胡耀祖跟在后面,两人急忙去了苗大爷的房间。苗大爷熟练地拖开床板,“快进去。”来不及多想,胡耀祖弯腰跳进去,床板下面原来是个地窖,苗大爷也进来了,再把床板往回拖。刚盖好床板,就听到有人进院子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过后,听到日本人的声音,中间也有中国人的声音,“太君,没有人。”脚步声慢慢远去,过了一阵,苗大爷和胡耀祖爬了出来。“刚才是怎么回事?”胡耀祖很不安,感觉这种状态比在那个不知名的湖边树林生活还让人害怕。“可能死了日本人。”苗大爷猜测着说。“死了日本人,就到处乱开枪?”胡耀祖问。“日本人说了,死一个日本人,就得死一百个中国人。”苗大爷看着胡耀祖。“他们也不问问,就乱开枪?”胡耀祖瞬间觉得美好的南京城变得昏暗了。“现在的政府是汪精卫掌权,给日本人办事。”苗大爷解释道。“我听过有人骂他是汉奸,我也不知道汉奸是怎么回事。”胡耀祖说。“汉奸,就是连自己祖宗都不认的人!”苗大爷说。胡耀祖听完,点头,咬着牙说,“原来是这样,真够坏的,我们家乡,人做了坏事,进不了祠堂,死了没人收尸。”苗大爷脸色沉重,关上大门,低声说,“今天是死一百个人,日本人占领南京的时候,那死的人才叫多,我是躲在这个地窖才逃过一劫的。”“我也听拉车的车友聊过,说满城到处都是尸体,收尸的人都没有,用大坑埋了。”胡耀祖没想到,平日里听来的、以为是故事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苗大爷去做晚饭,胡耀祖回到自己的小阁楼睡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今天,是他来南京后第一次听到杀人的枪声,第二天,胡耀祖和往常一样拉车,过菜市口的时候,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堆着一排尸体。一群日本人在尸体面前排着整齐的队伍,个个得意洋洋,一个像是军官的人大声说话,一个翻译站在旁边点头哈腰地翻译着,也跟着得意洋洋。胡耀祖快步绕了过去,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不想看那些同胞的尸体!可是,那些尸体旁边,却站着很多中国人,都麻木地看着那些死去的人!从那以后,胡耀祖拉车没以前勤快了,总觉得有心事,又说不上来。时间一天天过去,又到了十号,去买报纸,还是没有零零三说的广告。难道他们把我忘了?胡耀祖来南京两个月,每天就是拉车。“人力车。”有人叫车,胡耀祖走了过去,他经常在火车站门口拉车,这里来往的人多,生意好。“胡耀祖!”刚才叫他的人愣神看着他,有些吃惊。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胡耀祖也愣神,一看这人,穿着绸面长衫,手提黑色大皮箱,脸上都是肉,马上高兴地喊起来,“举人老爷!”真高兴,没想到,来到这南京城,还能遇到自己的家乡人,这举人老爷家有很多土地,胡耀祖家就是他家佃农。“你小子怎么会在南京?你不是被抓壮丁吗?”举人老爷拍拍胡耀祖的肩头,高兴地问。“逃出来了,你到哪里,我免费拉你。”胡耀祖将举人老爷让到车上。“去桐城路三号。”“好的,你坐好。”路程不远,二十多分钟时间,到了一所大房子前面,胡耀祖笑呵呵的说,“举人老爷,你到哪里都是住大房子!”“你也进去坐,我们聊聊。”举人老爷热情邀请他。“我就是拉车的,不合适。”胡耀祖摇摇头,转身准备走。“你来了,本田先生。”一个年轻的日本人站在门口迎接本田,胡耀祖愣了,回身看,门口只有举人老爷和自己两个人,自己当然不是本田先生,那么,举人老爷是日本人!举人老爷笑着对胡耀祖说,“过来,我给你介绍,他是我的门徒,我给他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叫李少华。”“欢迎你。”那个叫李少华的日本人马上笑着弯腰和胡耀祖打招呼。胡耀祖来南京这么长时间,早就知道,日本人看起来都很有礼貌,可是,笑脸背后藏着大刀和子丨弹丨,现在的他,极其不喜欢日本人,但还是点了点头。举人老爷又开始给李少华介绍胡耀祖,“他是广州胡家庄人,和我一个村的,没想到来南京第一天,就见到了家乡人!”李少华弯腰请胡耀祖,“请进。”胡耀祖不想进去,但是他知道,如果拒绝日本人,可能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就只好跟着叫本田先生的举人老爷进了屋子。“坐吧,你不用客气。”本田脱了鞋子盘腿坐到榻榻米的矮茶几前面。胡耀祖只好跟着学,也脱了鞋子坐到地上,可是这样坐怎么都很不舒服,他动来动去地调整姿势。李少华给他们倒茶,“请!”然后转身出去了。“谢谢,”胡耀祖还是忍不住问了,“举人老爷,你怎么成了日本人?”“我不是举人,我父亲是举人,我们家来中国好多年了,我到你们胡家庄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父亲死了,村里人还是叫我举人老爷。”本田喝着茶,笑眯眯地回答胡耀祖的问题。“哦,这样。”胡耀祖也喝一口茶,这茶和苗大爷家的不一样,味道寡淡。“你怎么来南京的?听你爸说,他找人到处打听你的消息,说你进城第一天就被抓壮丁了!”本田问。“运气不好,我到广州,就被抓去当兵了。”“你部队的番号是什么?”本田很感兴趣。胡耀祖已经培训了差不多两年,听本田一问,就知道是探听自己虚实,“不知道,我不懂,刚到广州,在路上差不多饿了三天,被一个军官骗了,说给我管饱,我就跟着他去了一所房子,确实管饱,可是没有自由了,还被蒙上眼睛带上火车,我也不知道是要去哪里,我害怕,火车停下来的时候,有人逃跑,我也跟着跑,你是知道我的,你家狼狗有时候都跑不过我,我跑得快,后面有人开枪,但我还是逃出来了。”

    抽个名将打天下
    指导其他

    抽个名将打天下
    相关下载

    玄幻  |  安白

    我却皱起了眉头,她的服务很专业,我心里却很难受。我感觉她像是一个足疗小姐一样,特别那暴露的穿着,像是故意用来吸引人一样。她难道在外面就这样的吗?一想到她穿着白大褂的时候,胸前黑色的罩/杯,若隐若现的在那个秦主任的面前,我就止不住的一阵愤怒。“老公要不我买个电瓶车吧。”老婆一边帮我按摩,一边和我商量着道。“为什么突然要买电瓶车?”我皱眉有些不解。“有时候公交车上很拥挤,我知道你关心我,不想我被别人占便宜,就像今天电梯里一样,那些人贴的那么近,其实我也挺讨厌的。”老婆解释道。“那些人贴着你,你很讨厌,那你为什么不反抗?”我蹙眉反问道。“可那么多人,我总不好和他们吵架。”老婆解释道。“人多怕什么?你是不想和他们吵架,还是根本不在乎那样的接触,认为无所谓。”我想到早晨老婆的无动于衷,就感觉不爽,想到一个电梯的龌龊男都能占我老婆的便宜,在医院还有那个秦主任,还有那两个电话号码的主人。她难道骨子里是非常随便的女人?不知道老婆是在家里的缘故,还是外面也是如此,她半蹲在那的时候,裙内都被我看光了,那一抹黑色性/感内/裤包裹住丰盈的臀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里或是公交车上,上下班的时候。老婆的身材又这么好,一想到她会被人,随便的去碰触她的屁股或是……。“老公你说话好冲人,我们和他们毕竟都是邻居,我不想闹的太难堪,所以我才没有吵架。”老婆轻哼了一声,挠了挠我的脚心,表示出对我言语的不满。“那你以后不要坐电梯了。”我皱了皱眉很生气,老婆的性格一直是这样,我过去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也不全是她的原因。我一想到她很可能被很多人摸过,我就压抑的难受。我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好像一些男邻居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特别我和老婆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打招呼过来。难道这些家伙,趁我不在的时候,曾经对老婆动手动脚,甚至更进一步,用过我的专属领地?望着老婆温顺柔弱的样子,我越发觉得,她肯定被别人占过便宜,只不过她没敢告诉我,我才一直不知道。我感觉我快给这件给逼疯了。想到老婆可能被很多人用过,我再没心情再泡脚,抽出脚来脱掉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冲澡,清凉的水有头而下,感觉凉爽了许多,等我快洗好的时候,突然卫生间的门推开了,老婆突然走了进来。我望着她只穿了一套黑色的单薄睡衣,轻手轻脚带走了进来,我之前让她一起洗澡,她总是扭捏不愿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走进来。我望着老婆一件件把自己脱的光光的,我竟然立即有了反应,她容貌精致,皮肤很白皙,足有一米七的身高,D罩杯的雪峰,一把难以把握,修长而浑圆的双腿,她脸上带着一抹酡红,羞答答的样子,长发披在肩膀上,俏楚楚的走进了淋浴下面。她轻喊了一声老公,就从后面抱住了我,用她的身体帮我轻轻的搓起了泡沫。她慢慢的从后面到了我的前面,我感觉她的眼神水蒙蒙的,说不出的娇羞欲滴。“老公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会保护好自己,我不想你因为我而生气,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老婆主动亲吻了我的嘴,有一些撒娇道。我有些情动,我心里却明白,老婆是在用她的身体来让我平息对她的不满。如果是其他事情,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是她的一个个谎言和那些秘密,让我压的胸口闷的难受,特别今天短信上那句绿帽男。我的呼吸都有一些困难。我粗重的喘息了一下,没有理会老婆,而是毫不怜惜的一手摁着她的秀发,慢慢的往下面压。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老婆的顺从和努力让我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我的心却是凉飕飕的。这样糟践的举动,让我脑海里萦绕着,她应该不止一次用嘴帮别人做过,如此的熟练,如此的谦恭,我脑海里冒出医院矮胖的秦主任,变态的短信男,还有那个神秘的高大鹏。我的心越发的凌乱,越发的愤怒。我有心不想再去折腾她,不过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手机上留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名字,却是被她备注成女性的名字加以掩饰,我感觉到深深的背叛,我一想到原本属于我的地方,被很多人使用过,我就止不住的想要惩罚老婆。从卫生间一直到了卧室床上,等我昏昏睡过去之后,第二天醒来我看到老婆还有一些疲惫的面孔,以及我身上盖的毛毯,我才慢慢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老婆看到我醒了,光滑的手臂挽着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胸口上撒娇道:“老公,你昨天好凶。”“你不是挺喜欢的吗?”我呵呵一笑,心底竟有些自豪。我一手伸进了被窝里,在她的臀上摩挲着,望着她眼神微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手上的力道就情不自禁的下手重了一些。老婆也只是揉了揉我的下巴,并没有抗拒我的举动,反而配合这我,慢慢的弓起了身子,丰满的臀部贴近在我的手上。我望着老婆的举动,突然感觉索然无味,收回了手。没想到昨天晚上连番两次,她一大早竟然还一副欲壑难填的发春模样。我拍了拍老婆的翘臀,突然问道,那个胎记除了我,还有谁知道?老婆愣了愣,扑哧一笑说道,说是我岳母知道。我又问她,除了父母以外呢?我的神色有些发紧,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老婆没有发现我的表情很凝重。老婆就摇了摇头,等我再想问的时候,她一双手已经在我的腰身下摩挲,抚摸了起来,慢慢的钻进了被窝里,在我的身上亲吻了起来,我感觉到她慢慢的往身下滑去,她的身子很柔很软,在我粗糙的身上游动着,非常的舒服。老婆的一举一动很熟练,让我感觉她好似做了很多遍一样,而在之前我和她的姿势都很传统,我和她结婚的时候,那天喝醉了。老婆第二天洗了床单,告诉我她还是第一次,我当时很爱她,根本没有怀疑。因为第一次,我也更爱她了,因为她是纯洁,干净的。我皱眉回忆,只记得那天晚上我喝得很醉,已经忘记第一次是什么感觉,忍不住有一些后悔,如果当时没喝醉就好了。在老婆慢慢的亲到我腰身下的时候,我突然制止了她的进一步的举动。“怎么了,老公?”老婆有些不解道。“今天学校还有些事。”我嗯了一声,转身直接走下床,其实是我不想配合她,看着她主动并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老婆不回答我的问题,更让我感觉莫名的烦躁,更加确认了她肯定出/轨了。老婆哦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下了床,帮我去找衣服。老婆光着身子,完美的身材尽显无疑,饱满的雪峰微微颤抖,让人忍不住望过去,她前胸上和屁股上一道道的淤青指印,看来我昨天下手还挺重的,心里多少有一些歉意,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有良知,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米汤勺是我的救赎
    怎么样计划

    米汤勺是我的救赎
    官方版APP下载

    玄幻  |  凌枭

    杨主任怕事情闹大,赶紧对季幼青道:“季老师,你去劝劝。”季幼青抿了抿唇,没有拒绝。她离开了冰冷的墙壁,走向大哭的女人,弯腰将她拉起来,“大姐……”然而,中年妇女完全不给季幼青开口的机会,猛地推了季幼青一把,破口大骂:“你们学校是干什么吃的?我把好好的女儿送进来,结果你们却害她自杀?我告诉你们,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呜呜呜……你们赔我女儿!”季幼青猝不及防的被推,差点就没摔在地上。好在,杨主任在身后扶了她一把,才让她免于与医院的地板亲密接触。四周都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让季幼青的感觉非常不好。她一直在强撑着自己的精神,现在被这么一推,脸色就有些苍白起来。杨主任一边扶着她,一边对学生家长道:“家长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孩子没事,至于她为什么自杀的原因,等她没事后我们会好好调查的。学校这边绝对不会做出让学生自杀的事,也请你理智一点不要迁怒。今天,要不是有这位季老师,你恐怕就真的见不着你女儿了。”他说得很客观,但中年妇女却根本不听。这边的吵闹,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病人的注意。听到是有学生自杀,再加上季幼青衣服上都还残留着血迹,不少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对着几人指指点点。骚乱,很快引来了医院保安。在保安维持秩序的时候,杨主任见季幼青一身狼狈,精神恍惚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个年轻老师,才刚来学校上班不久,就遇上了这种事。于是,杨主任善解人意的道:“季老师,这里交给我,你先回去休息吧。下午就不用回学校了,我会帮你请假的。”“谢谢杨主任。”季幼青没有拒绝。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确实不适合返回学校。衣服上,手上沾染到的血腥气,一直都在刺激着她,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换一身衣服,然后躺在床上彻底放空自己。告别了杨主任,季幼青没有再去管还在哭闹的学生家长,拖着身子向外走去。身边经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没在意。唐钰从处置室中出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也是刚来这家医院报到不久,干的都是一些杂活。就像刚才,帮着一起把自杀的病人送进抢救室后,他就离开了。现在,也是刚刚忙完手中的事,一出来,就看到了那个害得自己手机屏幕摔碎的女人。“喂……”唐钰喊了一声,想要把这事说说清楚。赔不赔的先不说,起码得有句道歉吧。然而,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居然对他视若无睹,就这样从他面前走过去了。“???”被忽视的唐钰小脾气一上来,快走两步伸手就要去抓她。然而,在他的指尖刚刚碰到季幼青肩上的衣料时,后者却反应极快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啊啊啊手手手……痛啊……”唐钰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这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听到有人痛呼,季幼青才好像刚反应过来般,手松开了,向后退了一步,头都不抬的说了声,“抱歉。”然后……人就跑了。“……”揉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唐钰看着她‘肇事逃逸’的背影,心里一口气憋着,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算我倒霉!”最终,唐钰只能带着满腔愤恨的咬牙道。到了换班时间,唐钰收拾好下班。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了一辆颜色十分骚包的玛莎拉蒂。里面的人也看见了他,高调的按了声喇叭。唐钰朝玛莎拉蒂走过去,在四周的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车。线条流畅的跑车,在急诊大楼门口漂亮的调了个头,留下一道优雅的弧线后,嚣张的扬长而去。留下羡慕的人群,在猜测开车的人是帅哥还是美女。“去Mbar?”开车的男子转眸看了一眼唐钰问。“不去。”唐钰坐在副驾,放空自己,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好友的提议。“哟嚯,这是转性了?我今天可是要庆祝你过上了自力更生的日子,你可不能扫兴啊!”付钦笑得玩世不恭。两人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到大的关系,他可不信唐钰离开家后,就‘退出江湖’了。吃喝玩乐,醉生梦死不一直是他们的标配吗?“真的没兴趣。”唐钰神情恹恹的道。付钦见他不似开玩笑,才收敛了笑容,关心的问,“这是怎么了?才去为人民服务了几天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今天,我们科送来一个割腕自杀的女学生。”唐钰突然看着窗外的风景道。“啊?”付钦愕然,随口问了句,“人没事吧?”“救回来了。”唐钰道。付钦不太理解他的低落,见他这个样子,只好安慰。“救回来就好,只要人还活着,就不是什么大事。你说现在这些孩子,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通要自杀?”唐钰没回话。付钦皱眉,“你什么情况啊?这上个班,还让你上出真情实感来了?你跑去当男护士,又不是为了救死扶伤,不只是为了让你爹妈知道你志不在接手公司吗?”“是啊……”唐钰没有反驳。在好友的疑惑中,他缓缓的道:“我只是觉得……人这条命,还真挺脆弱的。”“别!你这突然变得多愁善感,我不适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付钦夸张的打了个冷颤。唐钰白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真蠢。和这种只知道游戏人间,不知道人间疾苦的二世祖说什么?见好友不想说话,付钦也没有再多嘴。他没去酒吧,而是直接把唐钰带到了一个红酒庄。熟练的把车停在了停车位上,两人下车,一起走进了酒庄里。“你把我带到这,我一年的工资都不够消费一次的,账单你的啊!”下车之后,唐钰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付钦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哥俩好的道:“电话里不都说了吗,我请我请。”“付少,唐少,二位请跟我来。”两人都算是这家酒庄的熟客,一进来,立即有人把他们带去了经常去的包厢。这样就不会受到打扰,也能随心所欲一些。“二位今天想喝点什么?”服务员面带职业微笑询问。唐钰眉梢一抬,笑得肆意,本就帅气好看的五官更具魅力。“今天是付少请客,他的品味,你们懂的。”服务员心中明了,又看向付钦确认。付钦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后,他便躬身退下去准备了。“这么狠心宰我?”只剩两人后,付钦笑骂着踢了唐钰一脚。这只是两人之间的玩笑,力度并不重,唐钰也没有避开。“不是你说的要替我庆祝吗?”付钦大笑起来,忙说没错没错。接着,他又好奇问,“你真的把身上的卡,车,房子都交上去了?”唐钰挑眉点头,“哥们帅吧?”“牛啤!”付钦佩服的比出大拇指。“你这为了表决心,还真是对自己狠得下心。叔叔阿姨也是宠你,任由你胡来。”

    民国风华录
    指导公告

    民国风华录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玄幻  |  若都岚

    我笑了笑,走到她背后,双手拥抱着她,疼爱地道:“别怕,有我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一阵巫山云雨,两人都感觉到特别快活,几乎是一起到了最高巅峰。穆婉兰虽然欲.望强烈,但是很容易到点,这一点让我倒是很满意,我最喜欢看女人被征服时那种愉悦到极点,以至于显得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半晌,我看了看表,道:“呀,不早了,我得回去了,省的家人看我不在,回头要问东问西的,兰姐,你有没有其他事情,要有你去办事,我先走了。”穆婉兰在椅子歇了会,已经喘匀了气,脸的红霞渐渐褪去。这时她站起身,提丝袜,将裙摆垂下,拂了把凌乱的卷发,眉宇流露着幸福快乐的神色,嘴角洋溢着风情的笑容,吐气如兰的说:“嗯,一起走吧,姐送我的宝贝弟弟回家。”我推辞道:“兰姐,不用了,你忙你的事情,我自己打个车行了。”从潇.湘会馆出来,穆婉兰拉着我坐了她的车,非要送我回家,我不想在外面拉拉扯扯的,坐了去。在路,我打量了神情专注开车的穆婉兰,问她道:“兰姐,你不是说你没结过婚嘛,哪来这么大的女儿啊?”没想到,这句话貌似说到了穆婉兰的伤心处,她脸色沉了下来,黯然地叹了口气,沉默良久,凄然一笑,一摆手说道:“小泉,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问了好吗?”我见她神色黯然,知道戳到了她的痛处,赶忙换了话题,笑呵呵的说道:“兰姐,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穆婉兰幽幽的叹了口气,她知道我是在缓和气氛,嘴角扬起轻笑,柔声的道:“好,你说呀。”我点了一颗烟,咂了咂嘴,道:“嗯!以前有一对情侣,有一天两个人闹了矛盾,准备要分手。女的说,你把我送你的东西都还给我,男的一听气坏了,说可以啊!那你把我的东西也还给我,你次生病,我还为你输血了呢,你也要还我。那女的一听,二话不说,只见她往自己裤子里一摸,掏出一条卫生巾丢给那男的,说这是首付,以后每个月我分期都还给你。”穆婉兰听了立时粉面绯红,在我的胳膊掐了一把,咬着嘴唇说道:“小泉,这个笑话也太下流了吧?你怎么这么色呢,讲的笑话都是这么露骨的。”说归说,但一路从车厢里不时传出的咯咯娇笑,知道穆婉兰被我逗得开心极了。幽默和诙谐是天生的,我在学时泡了那么多女孩,不光是因为长得帅气,和女孩子在交往,几乎全靠着伶牙俐齿,没想到这一招用在小少丨妇丨的身,原来也挺管用。到底是年轻,我身体恢复的很快,经过几天的休养,我又精神抖擞的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周末的下午,我跟方正源、宋嘉琪约好去看望英阿姨,顺便一起去山里打野兔玩的。可没想刚到英阿姨家,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小泉,志兵和建伟他们来找你玩了。”宋嘉琪清脆的声音在窗外叫了起来。我“哦!”了一声,又转身打开了门,吴志兵在门外与方正源正说着话,一旁还站着两个年轻人。我没有打扰说话的吴志兵,亲热的和其一个高瘦青年拍了拍肩膀,拥抱在一起,笑道“建伟,好久不见了,怎么也不来看我?还有汪昌全,你小子的眼镜还没有摘掉啊?”韩建伟和汪昌全都是我初时代的好友,吴志兵和我的关系反而没有那么密切,只不过都是同班同学,现在都已经工作了,见面关系也亲热许多。“得了,庆泉,我们还以为你当了机关干部后眼睛只看天了,听志兵说了,才知道你回青阳了。这下好了,咱们几个老同学也可以经常在一起聚一聚了。”高瘦的韩建伟脸色有些发红,显然是有些兴奋,矮个子眼镜也是兴奋得只搓手,“庆泉,不回来好啊,好久不在一起,咱们哥们几个感情都要生锈了。”“呵呵,你们吃饭了没有?没吃在我家里吃一口,我去街买几个熟菜回来,方便。”老同学来看自己,我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我们在外面都吃了一些东西,今天是周末,咱们干脆还是去厂俱乐部的舞厅玩玩?”吴志兵也插话道:“你也好少回来,农机厂里边大概都生疏了吧,要不我们去转转?”韩建伟道:“好久没去玩了,那里现在还有人玩嘛?不要去了冷冷清清的没意思了。”“什么呀,里面热闹着呐,人多的是。”汪昌全扶了一下眼镜,神色诡秘的道:“咱们还是去舞厅吧,叶庆泉,说不定你在那里还能遇见孔香芸呢。”听得汪昌全又把孔香芸扯了进来,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自从大学之后,很少看见孔香芸了,这些家伙以为自己和她还有什么关系不成?架不住几个同学起哄,我只得和英阿姨他们说了下,一行人便往舞厅走去。在路,我也问了一下韩建伟的情况,韩建伟在老同学面前也没有好隐瞒的,他在农机厂锅炉房的工作那真不是人干的,苦、累不说,工资也不高,但他只是专生,现在能有个正式工作不错了,他也只能先做着。农机厂舞厅的面积不小,设备也相当不错,几个镭射转灯加间一个大型滚灯正随着音乐匀速转动,映得整个大厅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但农机厂这舞厅有一点和社会舞厅不同,是里面的灯光较为明亮,不像社会的舞厅,里面黑黝黝的,像是单纯为一些人泡妞提供方便的。吴志兵指着舞厅门前停着的一辆黑色别克君越轿车,说道:“咦!这好像是周伟的车?”汪昌全歪着头看了一下车牌,眼睛里的艳羡之色连厚实的眼睛片都挡不住,点了点头,道:“嗯!是他的,这小子这两年可发了,平时很少回来,大部分时间都在青州市待着,很少回咱们农机厂,连青阳都难得踏足。”“哦,难怪,周伟的啊,听说他混得不错,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会弄那么多钱?”我点点头,周伟自己要高两届,是厂子弟学校的刺头之一,不过他有个好老爸,现在厂里二把手周衡阳是他父亲,听说一毕业没多久到农机厂设在省会玉州市的办事处里,但没多久不干了,到底在干什么自己不清楚了。汪昌全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弄钱?哼!他弄钱还不容易?他爸在厂里负责基建,前几年厂子红火的时候,他经手的基建工程还少啊?”“汪昌全,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见。”吴志兵和韩建伟脸色都是羡慕不已,同时也怕被外人听见他们的议论。我们几人踏入舞厅时,一眼看见了周伟,他踌躇满志的坐在当的座位,一群狐朋狗友们也都在一旁趾高气扬,倒是周伟反而表现得克制,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我们几人的出现也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吴志兵和韩建伟他们算不什么,但是我一走进来,气质与厂里工人子弟的味道截然不同。在我们看见周伟的同时,他也发现了我的到来。我们两人以前并不同年级,所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因为在学校里都算是风云人物,彼此都颇为了解。出乎我的意料,周伟看见我之后,居然站起身来走了过来,招呼道:“唉!叶庆泉,今儿个怎么想起回来了?咱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