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18章 琉清璃
特色功能

更新时间:2021-04-14 17:54:54

我要打赏
是什么意思
打赏共556589恒币
支持哪个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旧版安全

我要评论
游戏规则
评论共9425条
ios游戏下载网

下载说明

林美玉恶狠狠瞪了叶凡一眼,抓起骰子,又是一阵摇晃,她可是学过要骰子的,虽然不敢说要什么摇什么,但是摇一些大的点子还是总能够办到的!就看到装有骰子的竹筒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姿势,然后又是一把拍在了茶几上。

回复(46)

下载链接
昕若

  • 山月不开迢迢渡
    自助下载平台

    这些女人一个个太美了,美得叶凡都不知道该注意哪一个了?好在小`姨为他做了决定。“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常跟你们说的叶凡,怎么样,够帅吧?”司空嫣然一脸得意的对包厢中的众多美女介绍道。

    回复(36)

    筱兮

  • 师尊总是很生气
    APP下载中心

    “姐,你快点,不然被她们发现了就不好!”看到林美玉犹豫不决,叶凡催促道,实在是这一刻的他也是极其紧张,不仅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林美心也在外面,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在这里看林美玉的身子,还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

    回复(61)

    灵素

  • 诡异游戏开发商
    安卓版体彩

    “真的么?不小心?那为什么你没有不小心碰到我呢?”林美心却没有放过叶凡的意思,继续调笑道。

    回复(43)

    薇雨

  • 阳七
    功能综合

    众人落座之后,叶凡坐在了司空嫣然和吴敏儿的中间,他的正对面就是林美心,看着林美心时不时朝自己抛来的媚眼,叶凡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好在服务员很快上好了各色美味的菜肴。

    回复(51)

    淑谨

  • 谁陪你看尽一世繁华
    客户端下载

    “嘿嘿……”叶凡又看了看唐嫣那妙曼的身段,从唐嫣的旁边走了出去,在路过唐嫣的时候,他的胳膊不经意间的碰触到了唐嫣的酥`胸,顿时心里就是一阵兴奋……至于唐嫣,却是狠狠的瞪了叶凡一眼,关上了洗手间的房门。

    回复(58)

    夏黎

  • 圣境不朽
      正式版下载

      只不过她已经换了一套装束,此时的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低胸吊带晚裙,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小西装,一对快要爆炸胸`部显出了大半,让叶凡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两半白`嫩,一想到其中的一片白`嫩不久前还被自己狠狠的揉`捏,他的小弟就有一种傲首挺立的冲动。

      回复(75)

      怜梦

    • 坠入大海的星光
      版本更新

      然后就看到洗手间的门锁打开,叶凡一个箭步,直接跨步进去,反手将房门锁上  。而林美玉却是脸蛋一阵通红,这个臭小子,坏死了。“嘿嘿,姐,现在这里没人了,你快点脱吧,我只要看看就好……”叶凡一脸坏笑的看着林美玉。

      回复(89)

      琉西

    • 贾的圆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我就算是摇什么也不可能赢你啊……”叶凡叹息道,心里却是一阵鄙夷,你都摇成这样了,再说胜之不武的话,这也太那个撒了吧!“谁说的,若是你摇六个一的话,还是可以赢我的……”林美玉自信道。

        回复(93)

        蓝染夜

      • 少年初识愁滋味
        介绍指导

        没有她们的时候,自己也是众人眼中的绝色美女,可是唯独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反而成为了陪衬,哪怕几人的关系很好,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可是只要是女人就有攀比的心理,林美玉也不例外。

        回复(50)

        昔云娴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可以吗

        书友还读过

        甜蜜大厨
        新手指引

        甜蜜大厨
        中文版下载免费

        玄幻  |  初夏

          这段时长17秒的视频显示,在事发路段,左转信号灯为绿灯,一辆渣土车驶来,恰巧,一人骑电动车由同向车道最右侧,左转前行。两车相遇,渣土车为躲避电动车,冲向对面车道,“越野车被压扁。”多位爆料者说。

        万妖灵圣
        平台下载官网

        万妖灵圣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璃璎

        总管大人怎么说也是先朝皇宫里面的方士头目,就算比不得吴勉,但是也能马上就看出来井下的异象。按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被大方士隐藏起来的所在,九成都暗藏着极强大的阵法机关。只要一个不留神误中阵法,命丧当场都算是好的,运气差一点怕是直接就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以后能不能长生不老先两说,起码现在可不能把命丢了。愣愣的看了井底半晌,总管大人还是没有下去的胆子。他苦着脸转头看向归不归,盼望着这个老家伙能替自己说两句好话。没想到归不归就像算准了一样,就在总管大人转过头的同时,那个老家伙已经仰头看向夜空,还装模作样的手搭凉棚,好像在这满天的繁星中看出了什么名堂,一边对天仰望,一边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扫把星冲宫,今天晚上要出大事啊……”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一颗橘红色的流星划过漆黑的天空,一路向西最后消失在在夜空之中。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让总管大人更是心慌起来,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其……其实吧……我那个方……方士总管是花钱买的,别指望……”他的话还没有说,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有人在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子,总管大人的两脚腾空,背后那人竟然将他提了起来,随后响起来吴勉那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不要叫,马上就到了”吴勉说这话的时候,他人已经站到了井沿上,掐着总管大人的脖子将他顺进了井中。总管大人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咚!”的一声,人已经到了井下。好在吴勉不是大头向下将他扔下来,但是就这样也摔了总管大人一个人仰马翻,也是他的运气好,这井下还算宽阔,否则随便在那里磕碰一下,也能让总管大人头破血流。不过就是这样也让总管大人懵了一阵,等他刚刚明白过来之后,就听见头顶上吴勉说道:“睡醒了吗?醒了就起来找入口……”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响起来归不归那苍老的声音,说道:“别光看脚下,顺着井壁的石缝找,这种道房是预备着以后有人进来的,一定有什么可以进出的机关。不要碰凹进去的石头!你的术法阵法是师娘教的?那么明显的拘魂阵都看不出来吗?谁让你碰凸出来的石头了!你师娘没教过你那个叫做鳌阵吗?”归不归在上面一通嚷嚷,让总管大人慌手慌脚的,根本找不到敢下手的地方。他左顾右盼想在井壁上想找一块既不凹也不凸的石头,可惜放眼望去,这下面哪里有那么一块规规矩矩的石头?总管大人最后实在受不了,仰脸冲着井上面的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要不你谁下来一趟?我是真的眼花了,别没找到入口,在引发了阵法机关”归不归大概是玩够了,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井下喊道:“在离地三尺的高度范围内去找,徐福的习惯是阴阳相扣,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被石头挡住的,看着不对的地方?”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总管大人直接跪在地上,转了一圈之后,突然大声喊道:“有了!这里有巴掌大小的一块石头,不凹也不凸,光滑的就跟铜镜一样!”趴在井沿上面的归不归有些显摆得看了吴勉一眼,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之后,又对着井底的总管大人说道:“就它了,你对着这块石头使劲踹一脚。记得小心点啊,别碰到上下左右的石头,可别说我老人家没提醒你,周围的石头叫做不世阵。把他们踹错了位置,你下辈子就别想投胎了,这一世就是你的终点了”归不归不提醒还好,这一提醒,总管大人哪里还敢动手?他颤颤巍巍的比划了半天,就是踢不出这最后的一脚。最后上面的俩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归不归找到半块砖头扔了下去,说道:“用这个砸吧……”有了工具之后,这个步骤就方便了很多。总管大人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握着半块砖头对着光滑如铜镜的石块砸了下去。七八下之后,石块的表面突然龟裂,还没等总管大人反应过来,就听得“啪!”的一声,石块突然爆开,露出里面黑洞洞的景象。就在这时,石块爆开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只是一瞬间,井下地面上的枯草和砂石便被吸进这个黑洞当中。随后倒霉的就是总管大人了,他本来想要避开这股强大的吸力,但是井下的位置就这么大,无论总管大人怎么样的贴着井壁,也还是被这股吸力产生出来的气流带了过来。“嘭!”的一声,总管大人贴在了产生吸力的黑洞上面。有了他的阻断,吸力产生的气流瞬间消失,本来还是一付飞沙走石的景象也跟着消失。就在吴勉以为井下的异象已经结束,准备跳下去查看的时候,却被归不归一把拦住。老家伙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勉,说道:“着什么急?再等等,最精彩的那部分马上就要出来了”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井下响起一阵一阵空鸣,紧接着,紧贴着黑洞的总管大人,脸变成了猪肝色,他没压迫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的抬头,翻着眼皮盯向吴勉和归不归,嘴巴无力的一张一合,看着架势是在求吴勉和归不归救他。只可惜他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就在这个时候,传来的空鸣声音越来越频。总管大人整个身子都陷进井壁之中,随后一声“嘭!”的一声巨响,总管大人连同他身前的整个井壁,一瞬间都被吸了进去,只留下一个一人多高的黑洞,还在“咝咝”的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说来也怪,总管大人被吸进去之后,本来还异常磅礴的吸力便开始变得淡薄起来。一刻钟之后,归不归试了一下,找个块大点的石头扔到了井下,这块比起总管大人来,不知道要轻多少倍的石头仍下去去之后,竟然没有一点要被吸走的架势。“好了,现在可以下去了”归不归在吴勉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看着吴勉说道:“进去看看吧,这里面徐福到底给你留了什么宝贝”吴勉迎着归不归的眼神,嘴巴动了动,像是要问他什么事情,但是就在最后一刻,吴勉改了主意,只是最后看了这个嬉皮笑脸的老家伙一眼,随后便翻身跳下了这口旱井。下井之后,吴勉站在总管大人失踪的位置,还是能感到有一阵较弱的吸力,只是这股吸力和刚才的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吴勉查看黑洞的时候,归不归顺着井沿垂下来一根绳子,他自己从绳子上爬了下来。下来之后,只看了一个多高的黑洞一眼,归不归便对着吴勉说道:“你真的不关心徐福给留下什么东西了吗?”“关不关心要和你说吗?”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随后说道:“不过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第二幅地图里面只有一个你了……”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指导攻略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资料下载区

        玄幻  |  雨薇染

        我们松了口气,急忙抬着王哥向着王神仙的村子奔去。我们抬着王哥急匆匆的来到王神仙家门口,却发现他家大门紧闭。李队长上前用力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当我们万分着急的时候,从大街上来了个老头,大约六七十岁年纪。李队长认识他,紧走几步上前握住这个老头的手问王神仙去了哪里。这个老头说他也不知道,问我们找他有什么急事。李队长简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个老头看了看王哥,说抬他家去吧。我们随着老头到了他家里。进了堂屋,老头把我们让进东间屋,我看见屋子里立着一个堂口。正中间头上写着:供奉大仙堂。左面写着:出古洞四海扬名。右面写着:在深山修真养性。中间排列着许多符文。都知道立堂口,但是究竟如何立堂口,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立堂口需要买一些红布,黄布还有香,立堂口时要内心虔诚,不可心存杂念。如果自己的本领还浅,可以请一个有经验的第马帮忙,帮着请神仙,如果神仙不来,也不要急躁。在点燃香火,心里默念师傅的名字,一般都会请来。如果师父本领够大,还会领来上百个出马仙。这对于自己的威信是很重要的。请完师傅后,还要恭送师傅回去。要客客气气的。等师傅走后,要及时查看香火的余灰,如果余灰呈白色,说明师傅对这里很满意。从气势上看,这个老头里的堂口还是比较正规的。相对来说也比较灵验。从李队长嘴里知道这个老头姓刘。李队长叫他刘半仙。刘半仙做出马弟子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刘半仙点燃了三炷香,虔诚的双手合十对着堂口敬拜。过了会,刘半仙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看样子是出马仙上身了,我想他的师傅有可能是蟒常仙或者鬼仙悲王之类,因为胡黄仙上身都会流眼泪。刘半仙咧了咧嘴痛苦的说到:“堂下何人,来此有何事。”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来的出马仙是个女仙。李队长急忙回复:“下面有个人被怪物吓坏了,请求神仙帮忙把他治好。”刘半仙距离王哥有两米多远,手臂忽然伸长触到了他的脸上,并且在王哥的脸上摸了会,说:“是不是被一个僵尸吓的。”看来这个神仙还真行。李队长急忙点头说是的。刘半仙说这事有些难办,那个僵尸是个千年妖怪,身上有僵尸毒,厉害无比,只要接触到人,轻侧昏迷不醒,重侧全身腐烂而死,无可救药。最可怕的是他吃人肉喝人血,生性残忍。飘忽不定,很难确定他的住处。”他这么一说,把我吓坏了。我为了去救王哥,曾拿枣子打在那个僵尸的后背上,和那个紫僵接触过。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右手。没有发现什么奇异变化。据《毒物大全》)记载:僵尸毒一般是指千年僵尸身上的毒素,有的百年僵尸也有,只是毒性不够强烈。僵尸毒必须要处于常年密闭且干燥的空间内才会养成。而《寻冥录》上有如下叙述:上代冥仙,莺泣(第四任冥仙,冥号莺泣,阴名雀曼。泣字辈。),在游历阳间时,见过一具千年僵尸,她见僵尸虽还是假寐状态,但却已放出僵尸毒,凡沾染僵尸毒之物,皆早衰至死。至于僵尸吃人的事件,自古就有。据《山海经》: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由上可知,魃是僵尸的始祖。僵尸的传说应该是五代南唐时期,据说那个时候有两个人一起去京城赶考。一个是穷书生,另一个是陪伴的,不过他会木匠手艺。他们没有钱住店,便在外面找了一个破庙住下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破庙里有僵尸。所谓的僵尸乃是冤死的人灵魂没有出窍,伏在死者体内所成。两个人睡到半夜,有异常动静响起,这个时候书生还没有睡觉。他起身见是一个僵尸,急忙喊起木匠向庙外跑。僵尸在他们后边追。木匠有些经验,他用随身带的墨斗在庙里棺材上横竖弹了几下,将棺材封上了。书生被僵尸追急了,见到有棵大树,便匆忙爬到树上去了。僵尸不会爬树,在下面干着急,只好返回庙中。但回去后见棺材被封住了,于是又转回来找书生。书生抱住大树不下来,僵尸生气了,把长长地坚硬手指插入树中,由于插得太深,拔不出来。这时天亮了,僵尸无法逃跑。村子人都来看,从此以后僵尸开始流传。清朝时僵尸大量出现,到了民国才逐渐减少。据说在年的江西,有个小县城叫做净水县,也曾发生过僵尸吃人事件。为了消灭这些僵尸,还动用了军队,全县封锁所有的道路,禁止进出。士兵每人都拿着一把式冲锋枪,头上戴着防毒面具。人们能听到县城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有人如此描述当时被僵尸伤害的惨状:当医护人员把盖在笼子上棉布掀开的时候,我看见笼子里有个人形怪物,全身都已经腐烂,还带着血迹,有半边脸好像已经掉下来了,露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刘半仙说你们看看他的样子。我低头看见王哥身体已经有些溃烂,身上起了脓包,还向外流脓。我们都苦苦哀求刘半仙,让他救救王哥。刘半仙说他能暂时封住王哥的僵尸毒不扩散,不传染给别人。但是只有三天时间。如果要救他,需要胆量。李队长问需要我们做什么事。刘半仙说到深山树林里找到紫僵的老巢,从他那里取原毒尸骨肉,碾碎,混入活五毒(指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制成颗药丸,每日六颗,服用六日。即可治愈。刘半仙刚说完,三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这行有规矩,求神仙办事必须在三炷香的时间里完成。我们谢过刘半仙,抬着王哥回到住处。我们抬着王哥,感觉死沉沉的。与其说是一个活人,还不如说是一具尸体更准确些。他的身上已经腐烂,他的脸上肿起了一个个大脓包,有些脓包破了,从里面流出来淡黄色的血水。我们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挪到住处。我们刚进入院子,就看见和崔大队长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子正站在屋门口看着我们。她看上去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马尾辫上别着一个精致的木叉。我们回来时是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橘红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原本就穿着红色衣服的她显得格外妩媚。我原本沉重的心情,看着屋门口这个靓丽的女子轻松了许多。她不等我们说话,开口说道:“是不是没救了。”我心里一惊,她又没有去,为何知道王哥没救了。她见我们没有说话,便回屋子里去了。

        王爷的救命悍妻
        游戏中心下载

        王爷的救命悍妻
        怎么样
        
        

        玄幻  |  寞柳柔

        经理这时候似乎是想跑,他的鼻子里一股子阴气慢慢流淌出来,这可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想跑?连毛都没有!我朝着经理看去,阴气流出的速度更快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阴气完全流出,居然在经理身边形成了一个人形来。而经理,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已然是昏厥了过去。人形越来越真实,虽然只是个影子,但依旧还是能看出人的样子。她的身材很不错,化成人形后,我也看清楚了她的样貌。明显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相当不错。那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神幽怨,不停的朝着我磕起头来。怎么回事?怎么还给我磕头呢。“大师,求求您,放了我吧!我是这个KTV里的公主,是他们害死我的!”她说着,就指向了经理,眼中的愤怒看的出她说的话并不像是假话。身后苏芮见到有鬼魂,也吓得不行,躲在我的身后,可依旧还是有话想说。“方易,快!快杀了她,她是个鬼啊。”“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再说了,杀不杀她是我的事,鬼也有好坏!”我愤愤的朝着苏芮瞪了一眼,她也不敢多言了,吐了吐舌头,依旧躲在我的身后。“好,你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害死你?”我朝着女鬼问道。“我们身份低下,在这里,就是那些老板的玩物,可为了生存下去,我们也没办法,哪知道经理他根本不是人,居然连一分钱都不给我们,生病了就只能活活等死。”她说完,声泪俱下,整个鬼身都微微淡化,似乎是因为啜泣造成的。听完她的话,我也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徐幽幽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对她的遭遇也是深有体会。“行了,起来吧,以后别害人了,那你们为什么会被封在这里面啊?”女鬼停止了哭泣,随即说道:“你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人呢,所以,我们出来后就附身到了这几个畜生身上,后来才发现你不是,对不起,我们是被一个和你一样的高人困住的。”女鬼似乎也不知道太多信息,看样子,之后身后的苏芮知道内容了。我偷偷的朝着苏芮看了一眼,发现她眼神闪烁,那我知道该问谁了。“好,你们也是可怜人,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们上路,到了下面,好好做事,争取早日投胎。”我说了一声,他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那个头牌身上的女鬼也紧跟着就出来,跪在了我的面前。我在脑中玉尺经中翻阅一遍,从中找到了照度和转世两条符咒,但是转世这符咒我还画不了,我的能力还没到这个地步。超度符,我却能画出来,比较简单。我随便从地上捡起两张黄纸,用朱砂笔在上面描绘了一番。超度符瞬间成型,在我眼中亮了一下。我扔出超度符,那符箓晃晃悠悠就贴到了女鬼的身上,与此同时,半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圆形的洞口,似乎是在接引她们进去。那两个女鬼再次朝着我磕了好几个头,感谢我的所作所为。“去吧。”我双手掐了个法诀,催动超度符,女鬼化作一缕青烟,飘进了洞中。送走女鬼,洞口便消失了,苏芮深深的望着我,眼中充满了兴趣。“还看我?你难道没有话想对我说?”我反问她。苏芮脸上羞红一片,把我带到这里来,又做了这么多事,胸口还有个小鬼护着,这明显就是想让我做挡箭牌啊。“我……我没有啊。”“没有?那算了,当我没说,你苏家的事以后自己去处理吧,还有这里是张家的地盘,死了这么多人,我看你怎么解释!”她听我这么一说,吓了个半死,哭丧着脸,一把抱住了我。那绵软不停的在我身上蹭着,弄的我都有些心猿意马。“方大师,方哥哥,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们苏家啊。”我冷哼一声,这钱还真不是好拿的。“瞒着我?你觉得我还会帮你苏家?”说完,我朝着门口走去,此时,门已经能正常打开了。“可是……可是这里怎么办?”她指着地上的尸骨还有断臂残肢。她似乎有些惧意,但我还得装出一副风淡云轻,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会怕一个小小的张家?”我背手走出房间,苏芮也害怕的跑了出来,跟着我就走出KTV,像是没事人一般。而此时,天色已暗,我为了装的像一点,朝着苏芮说道:“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以后别来找我,若是你还敢来打扰我,别怪我对你无情!”说完,我便打了个车,扬长而去。一次次的骗我,我却在帮你,当老子是什么啊!哼!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张家是否是我想找的张家,但我自己会去找,苏家在这里面掺和,还是免了。打车回到家中,我径直走进了旧楼里,今天似乎徐幽幽并没有客人。“幽幽,开下门,我回来了。”我拍了拍门,生怕里面有人,所以还是朝着里面喊了一声。也就一分钟功夫,她就出来开了门,见我回来,脸色却不太好。“哟,今天看样子心情不好啊,家里出事了吧?”她十分惊讶的看着我,她就认为我只是个普通的混混,一天到晚在外面无所事事。可她不知道的我其实有了玉尺经后便再也不是个凡人,而是一名真正的风水大师!“你怎么知道的?”她反问道。“从你的父母宫看出来的,你父亲应该生了不小的病。”我随口一说,便走入家中。她听完,更为相信了,那应该我说的没错,我本想进到自己房间的,却被她一把拉住,牵扯到了沙发上坐下。“你快说说,你可真是神仙啊,居然都说准了,我父亲到底怎么样啊,我妈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寄钱回去,我爸现在住院了,可是就没跟我说到底生了什么病。”这我哪里看的出来啊,我要知道是什么病,那我真是神仙了,而且是千里眼,顺风耳!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可是她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我说个清楚。“我饿了,晚上没吃东西。”她赶忙起来,到冰箱里拿了晚上吃剩下的东西送到了我的面前。“你就拿这些东西招待一个大师啊,这也太吝啬了吧。”“那家里只有这些嘛。”她显得十分委屈,见她如此,我也就没再多强求。我一边夹着眼前的剩菜剩饭,一边指了指她的左额头说道:“你看看你这里,昨天还好一点,今天就晦暗了很多,这地方表示你父亲,现在就是他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懂了吧。”她又十分焦急的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啊?”“这个嘛,我只能看,要解决的话……”我说了一半,话就不说下去了,又想让我白干活,我可不干。她似乎还不明白,居然拿起身边的餐巾纸主动帮我擦掉嘴角的污渍,弄的我都有些尴尬了。算了算了。

        穿越异世界成为了迷宫之主
        特色官网

        穿越异世界成为了迷宫之主
        ios版游戏

        玄幻  |  颜雪菲

        这个幼儿园园长的职务不高,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跳板,踏上去,说不定就能借此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杜老师,我个人以长辈的口气对你说句话,丁志华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人本分老实,家教很好。大学毕业后就到了县广播电视局,跟你杜老师是很般配的。下个周日是丁志华的生日,上午点丁志华会在县幼儿园门口等你,希望你能一起去庆祝他的生日!”李良田说。杜睿琪想了想,说:“李主任,谢谢您的好意!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去了,就表明自己愿意和丁志华发展,就要接受他们之间的这个结果,了断自己和朱青云之间的一切。不去,拒绝这个能往上跳的机会,继续和朱青云留在杜家庄,面对自己的父母被人无端欺侮却无能为力!一边是和朱青云的感情,一边是可以一步达到自己十几年努力都达不到的地步……怎么办?怎么办?杜睿琪在极度的纠结中煎熬了一个星期。周末朱青云本想带着杜睿琪一起回自己的家里,杜睿琪却借口推脱了。周日上午,杜睿琪经过精心打扮,出现在余河县机关幼儿园门口,她看见丁志华果然站在那儿等自己。迎亲的车子已经进入县城,杜睿琪靠着车窗,出神地望着窗外。一路上,杜睿琪都没怎么说话,显得很沉默,丁志华几次想调动杜睿琪的热情,但是都没有成功。丁志华感觉到了,杜睿琪有心事。其实,对于杜睿琪过去的恋情,丁志华也是有所了解的。为了这个,丁志华也想过要放弃杜睿琪,但是妈妈很看好她,自己在交往中也觉得这个女孩很阳光。关键是杜睿琪曾经表示过,只要选择了丁志华,她就会处理好其他的事情,不会再有任何纠葛。可是今天,丁志华能感觉到,对于过去的感情,杜睿琪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正想着,车子开进了余河县大酒店。这是县城里最好的酒店。车子刚在大门口停下,挂在旁边的大鞭炮就响了起来。丁志华快速下车,来到另一边牵着杜睿琪的手,杜睿琪从车里慢慢地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杜睿琪有些吃惊,地上铺着红红的地毯,门口放了许多花篮,一块红色的大牌子上写着:丁府、杜府婚宴。丁志华的父母和李良田都站在门口,还有其他一些杜睿琪不认识的人,都笑着看着他们。丁志华牵着杜睿琪的手走到父母身边,杜睿琪看着他们,内心挣扎了一下,笑着叫了声:爸、妈!乐得方鹤翩是眉开眼笑,旁边站着的丁志华的父亲丁光信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很大的红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方鹤翩则拿出了一个首饰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金灿灿的黄金手镯,戴在杜睿琪的手上。杜睿琪很明理,乖巧地说:“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进入酒店大堂,里面一派喜气洋洋!几十张圆桌上都已经坐满了来客,菜也开始上了。杜睿琪挽着丁志华的手,来到了最前面的舞台上,方园长请来的主持人已经开始隆重介绍这一对新人了!杜睿琪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心里却总是想起杜家庄小学门口那个孤独的身影。杜睿琪强迫自己回到眼前,并且不断地告诫自己,从今天开始,不能再想过去的事了,丁志华才是自己的丈夫,今天的宴席一过,自己就要开始与往日完全不同的生活,这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吗?杜睿琪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是主持人说的什么,她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只是下意识地跟着丁志华,他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轮到双方家长讲话。方鹤翩第一个结果话筒,热情洋溢地讲了起来。杜睿琪看着方鹤翩,却只看到她的两片唇在动,究竟她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易海花也说了几句,无非是让杜睿琪以后要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类的,毕竟是农村妇女,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几句话已经很不简单了。婚礼结束,酒席正式开始。杜睿琪和丁志华被方鹤翩和丁光信领着穿梭在各个酒桌上敬酒,几十桌转下来,杜睿琪只觉得一双脚被高跟鞋憋得生疼,难受极了,但是这种场合却无论如何要坚持,好不容易敬完了酒,坐下来休息,杜睿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丁志华往杜睿琪的碗里舀了刚端上来的鸡汤,体贴地说:“睿琪,趁热喝点!”杜睿琪看着丁志华,心里觉得暖暖的,低下头喝了几口汤,但是嘴里却没有一点儿味道。丁志华又夹了几个饺子放在杜睿琪的碟子里,并嘱咐道:“睿琪,赶紧吃点,垫垫肚子!”杜睿琪本想说,实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丁志华那张饱含笑意的脸,还是不忍心说出口,勉强吃了一个,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看着大家觥筹交错,杜睿琪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宴席未散自己是不能走开的。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要撤了,方鹤翩夫妇又拉着杜睿琪和丁志华到一楼去送客,杜睿琪只好忍着钻心的脚疼,强颜欢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终于送走了所有的来客,乘车回到家里,杜睿琪一头扎进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动也不动。杜睿琪知道,客厅里还有丁志华的几个同学正等着闹洞房呢,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力气了。丁志华伏在杜睿琪身边,小心体贴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头痛,脚也很痛,浑身都不舒服。”杜睿琪说,“志华,你跟那几个同学说说,今天就算了别闹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好不好?”“……好吧!”丁志华沉默了一下说道。杜睿琪闭上眼睛,听着丁志华走进客厅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几个人在大声说道:“太不够哥们了吧,就这样把我们给打发了,不行,得叫新娘子出来点根烟抽抽!”也不知丁志华跟那些人怎么解释,最后终于是把他们给支走了,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个三层小楼是丁志华的家,一楼是客厅厨房和客房,方鹤翩夫妇住在二楼,三楼是丁志华的住所,现在布置成了新房。两房一厅的格局,倒是很大。门口的小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花和果树。杜睿琪躺在床上,本想沉沉睡去,可是脑子里却是很乱,总觉得一堆堆的黑暗无边地压过来。朦胧中,杜睿琪感觉到丁志华在给自己脱鞋、洗足,正当丁志华要给杜睿琪脱下外套换上睡衣的时候,杜睿琪猛地清醒了,突然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丁志华被杜睿琪吓了一跳,说:“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没,我自己来吧!”杜睿琪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对,低着头说。丁志华却不肯就此放过,说:“我们都是夫妻了,我来帮你吧!”说着就要给杜睿琪脱衣服。杜睿琪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算了吧,今天进了这个门,一切都得心肝情愿地接受,与其让彼此不愉快,还不如好好配合他。心里想着,也就随了丁志华。丁志华有些激动,一层层剥落杜睿琪的衣服,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杜睿琪闭着眼睛说,把灯关了吧。丁志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啪”地把灯给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