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耳畔的风
    app安卓版下载
    
    

    耳畔的风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颜雪菲

    一年多的时间,吴龙已经知道刘大明的口味,了解刘大明喜欢吃什么的菜,喜欢喝什么汤等,抽烟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喝酒喜欢喝什么牌子的酒,都是熟记于心,今晚很多的菜以及烟酒都是按照刘大明喜欢的里准备的,为了巴结刘大明,这顿所谓的便饭,说明吴龙还是花费时间的。吴龙这么做,在机关很正常。很多机关工作人员,别的没有学会,服侍领导的本事那是一学就会,领导喜欢什么很能领会,知道领导爱喝酒的那么就会整天去练酒量,知道领导爱下棋的,那么就会整天钻在棋场里,目的就是为了博得领导的注意,获得领导的首肯,进入领导的圈子,那么什么都会有的。吴龙知道,刘大明喜欢品酒,茅台酒,对有着“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芳”的茅台,具有特殊的辨别能力,闻闻香味就能说出是真假,还能说出是年年还是年的类型。牛大娟听吴龙介绍后,曾经讥笑着说,干脆刘大明就叫刘茅台。对于茅台,吴龙听在部队有点级别的同学介绍,知道现在茅台酒厂产的茅台到地市一级根本就没有正宗的真货,都是茅台酒厂附近的酒厂仿制的,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来。为了给刘大明送礼和今晚的吃饭,特地到同学所在的部队弄的所谓真酒,既然表示,就要让刘大明感受到诚意。刘大明看到吴龙带来的茅台酒,笑着说小吴,自家人聚聚用得着这么隆重吗。一边说话一边就把酒瓶拿过来,打开,闻了一闻,点了点头。吴龙知道刘大明点头表示的是什么意思,一瓶酒都是以上,三瓶酒的价格超过以上,请客了就要大方一点。但是,如此的大方,刘大明肯定是没有想到的。冷菜上来后,吴龙就打开酒,给刘大明前面的碗里倒上酒,再给秦书凯和自己倒上酒后,吴龙就说,刘主任,你是不是说两句,聚餐开始。刘大明听了吴龙请他说几句的话后,就笑着说,今天吴龙给我们普水的几个驻村挂职提供聚聚的机会,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都是在普水机关工作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希望我们携手共建,团结起来,争取挂职结束回去后都有收获。来,按照普水的规矩先干两杯,有话慢慢聊。吴龙和秦书凯就顺着说,干杯干杯。两杯酒过后,吴龙就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刘大明说,刘主任,到了码头镇作挂职以来,一直得到你的帮助和关照,特别是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夫妻两个在一个单位工作太不方便了,大恩不言谢,敬四杯酒,祝事事如意,也希望以后永远的得到一如既往的关心和爱护。刘大明很大度的挥着手说,我们几个人一起到码头镇做驻村挂职,都不容易,大家到了这里就是以前说的一个战壕的战友,能帮助的肯定不遗余力,不要多想,帮助你对象的事,那是老同志应该做的。说完,端起酒杯和吴龙干了四杯酒。吴龙敬过酒后,秦书凯也就端起酒杯,站起来走到刘大明身边敬酒,到了这个场合,来的目的就是想和刘大明消除以前的恩怨,让刘大明能够如帮助吴龙一样帮助自己,给胡丽丽弄一份体面的工作,那可是自己以后的老婆,为了胡丽丽,牺牲自尊也是应该的,男人有的时候不能为了自尊生活。秦书凯就说:“刘主任,以前你是领导,现在和以后都是领导,今天敬领导两杯酒,希望领导能如关心我联系的村工作一样,一如既往的关心很多!”秦书凯虽然心里是很不愿这么说,也很不愿意和刘大明这种人扯在一起,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秦书凯,我和你未来的岳父胡主任,以前就认识,关系也很不一般,他上次来说让我在这里关心你和胡丽丽两个人,我当时就表态说,都是孩子,不关心他们关心谁,有机会肯定会尽力提供关心的。”心里却说,如果不是整倒张富贵这个家伙的需要,不要说你低头,你他妈给我磕头都不会关心你,为了自己的发展,只能不计小人过,就放过你一马,识相的话以后如狗一样听话,我会帮助胡丽丽安排工作的。自从有了贾仁达做后盾,刘大明现在对什么事都很有信心,认为任何事自己只要想都会有结果。男人都是这样,当有点收获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是谁,就日内未没有任何事能难倒自己。秦书凯敬酒过后,牛大娟和胡丽丽也先后给刘大明敬了酒,一个是对刘大明帮助调动工作的事表示感谢,一个希望能得到刘大明的帮助。那天,刘大明一直是四个人敬酒的目标,都是众人巴结的对象,那天刘大明听了很多奉承的话,很受用。刘大明就认为,这有这样才是人过的日子,才是领导的感觉。那天,刘大明酒喝的很多,也很高心。酒宴结束后,刘大明说,今晚自己约了蒲河县城的一个老同学见面,有点事要谈,就不和他们一起回去了,你们先走吧。吴龙听到这里,赶紧到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门,弯着腰把刘大明送进车内,看着刘大明进去,出租车驶出很远,才转过头和秦书凯等人一起在浦和的大街上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回到码头镇,在一起后难得的对双方的身体没有了沟通的兴趣,躺在一起谈论着和刘大明一起聚餐的事,谈论着胡丽丽的工作如何落实问题,那才是当前的关键。秦书凯就说:“刘大明这个老家伙比较狡猾,不知道他说的那句话是真话,那句话是假话。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知道他发善心后面的实质内容是什么?”不知道对手的目的,这样的仗就没有底数。“如果不行,就算了,就不去求他了,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以后有更好的机会,困难不过是暂时的,再说我们都很年轻!”胡丽丽心里很想有份稳定的工作,但是她知道这份工作需要秦书凯的努力,需要秦书凯牺牲自尊去巴结刘大明,也不一定有结果。因为,秦书凯和刘大明两个人一直是对手。“也许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有希望就不能放弃!”没有办法,没有关系背景的秦书凯,要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的问题,只能低头巴结刘大明。再说,刘大明已经满口答应,这个时侯自己不主动,错过这次机会,也就没有下一次了。“可是……”胡丽丽嘴里的话,没有说出来。“没有什么,刘大明作为领导主动提出这个问题,有机会就要抓住,不要考虑过分多,为了你的工作,我会知道该如何做的!”秦书凯知道胡丽丽话里的含义,无非是损失男人的一点自尊。第二天,考虑一夜的秦书凯,走进了刘大明的宿舍。刘大明看到秦书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不过没有想到这么快,看来很多事不是想象的那么复杂,秦书凯再有个性,到了事关自己的利益面前还是会低头的,只要给点恩惠,他就会如狗一样听话的。一个下岗工人的后代,不要指望他有多高的素质,有什么自尊,嘴上就说:“是小秦啊,快进来!”秦书凯进去后,两个人并排在里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秦书凯不愿意,但是求人就必须低下头,而且是永远的低下头,很低微地说:“很早就想来拜访,一直没有机会!”

    江湖之事
    平台怎么下载

    江湖之事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樱语

    我看向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竟然全是关于我的资料信息。“你查我?”我惊讶地看向周雨夕。“你不也在查我吗?”周雨夕与我四目相对,在她眼里我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得意,仿佛很享受将男人踩在脚下的感觉。我沉默了,大脑快速运行着,我不知道她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所以拼命思考着各种情况的应对计划。不过,周雨夕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无论我怎么查,也查不到你和赵泰在密谋什么,甚至查不到你和他的关联,莫非你们把信息隐藏得很深?”周雨夕合上电脑,踩着高跟鞋坐回椅子上,顺势优雅地翘起长腿。她依旧在盯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我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成熟性感的漂亮女人真的挺聪明的,但也挺自作聪明的。她早在中庆广告时就注意到了我,但昨天在会议室时却并没有把我拆穿,而是暗中调查我,还用创意计划做饵来引我上钩,确实不可小觑。然而她却想当然的误以为我和赵泰是一伙的,估计是担心赵泰找人跟踪她,会对她不利吧,这便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既然周雨夕没有识破我的计划,那我就放心了,说起话来也多了底气。“周经理,你是真的误会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去中庆广告是为了跳槽,根本就没想过要跟踪你,至于你说的那个赵泰,我就更不认识了,何来密谋和关联。”我淡定解释道。周雨夕狐疑地看着我,“你在长弓广告做得好好的,老板还把这么重要的生意交给你来负责,干嘛要跳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中庆作为滨江市广告行业的龙头之一,我想跳槽过去不是很正常嘛,再说了,像周经理这样聪明的人,应该很容易看出我在长弓广告的真实处境到底如何吧。”我半拍马屁道。像周雨夕这样能力强的干练女强人,应该是很享受男人的赞赏的,特别是仰望般的赞赏。果然,我又隐约看见她的嘴角轻轻扬起弧度。“看来真是我误会了。”周雨夕饶有意味地打量我。片刻后,她接着道:“既然你想跳槽到中庆,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利用人脉让你直接入职中庆,并且是管理层,至少也是个组长。”“作为交换,我要求你在中庆的时候替我盯住一个叫赵泰的客户部副经理,他的一举一动,你要及时向我汇报。”此话一出,我内心狂喜,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啥来啥。我本来还想着怎么才能接近赵泰,然后给他装摄像头,结果周雨夕就送上门来了,真是老天都帮我。这样一来,我既能接近赵泰,往后更容易挖到他的更多把柄,又能借助汇报赵泰动静的机会经常联系周雨夕,为报复计划做好准备,可谓是一举两得。至于周雨夕说的给我弄个管理层当当,我是相信的,毕竟她亲舅舅就是中庆董事长,就算是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都能弄来。但是我没有说话,要是立即答应了,很可能会引起周雨夕的怀疑,这个时候按兵不动才是最好的。见我沉默,周雨夕冷笑道:“林子阳,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么我只能否决你的创意计划,然后亲自告知你的老板,说明是你的问题才导致生意谈失败的。”“到时候那个叫王胜的经理,应该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搞掉你的机会吧,万一丢了工作,你可怎么办,所以请你好好想想,做个明智的选择。”“好吧,我答应你。”我假装叹气道,让周雨夕以为她已经完全掌控了局面。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以为自己工作能力强,小脑袋转得快,就能轻易掌控地位不如她的男人,特别像周雨夕这样还富有姿色的女人,更是如此。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想着掌控我,却被我反向利用一波。离开滨鹏制药后,我返回公司,把和滨鹏制药签好的三年广告代理权合同交给刘强,就当是感谢他这个老学长对我两年的照顾了,他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之后,我办理了申请离职手续,驾车回家等周雨夕的通知。不得不说,这小娘们的办事效率真的挺高的,晚上九点的时候,我就收到了她发来的微信语音,说我入职中庆的手续已经处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去报到就职。离开滨鹏制药前,我存了周雨夕的手机号码和加了她的微信,方便日后给她做工作汇报。因为是微信电子语音的缘故,周雨夕的声音听起来少了几分高冷,那种酥酥麻麻的音色就像是在轻轻抓挠你的胸膛,听着听着我都差点来感觉了。高冷的小婆娘,我迟早一天把你给吃喽。第二天一早,我打扮得西装革履,还特地把皮鞋擦得锃亮,看起来有模有样的,把微型摄像头藏到公文包后,我便驾车来到中庆广告的办公大楼。门口安保检查并不严,我很轻松就带着微型摄像头进来了。我走到前台问道:“你好,请问入职怎么走?”负责前台招待的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妹子,长相水灵可爱,应该是刚大学毕业的新职员。“你好先生,请往那边走就是了。”可爱妹子给我指了指方向。“好的,谢谢。”我朝着那方向走了过去,发现有不少人坐在房间外的椅子上等待着,于是我下意识也坐了上去。可是等了很久,直到我发现前面的人进进出出,还有人在里面喊下一个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哪是入职啊,这泥马是入职面试!突然,一个身影闯入了我的视野,居然是朱由!他说他在中庆当组长,还真是。“林子阳,前两天见到你时,我还奇怪你怎么会到我的地盘来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窝囊废是来面试的。”朱由冷冷地看着我,露出轻蔑的笑容。我站起身来,直接迎上朱由的目光,不屑道:“我说过了,我要忙什么事,关你屁事?”一时间,我和朱由针锋相对,引来了不少过路人的围观。特别是那些等待入职面试的新人,他们以为我也是来面试的,见到我怼一个公司老职员,都惊讶不已。“林子阳,行啊你,两年不见还是这么横。”朱由朝我冷笑道:“不过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个到处求职的废物,真当自己还是个公司老总啊?我可告诉你,今天负责面试的人中有我的老熟人,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蛋!”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匆忙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中的文件,最后问道:“请问,你是林子阳先生吗?”我瞥了瞥他手中的文件,上面贴有我的上身照,估计是入职表格。“对,我是林子阳。”我点了点头。中年男子赔笑道:“你好,我是人事部主管吕超,实在抱歉,前台的工作人员给你指错路,让你等了这么久,请你先填好入职表格,然后我再带你去副经理办公室吧,如果你还有额外的东西,我可以派人给你一并搬过去。”

    二零之后
    可以选择吗

    二零之后
    简介

    玄幻  |  雪柳

    要说周毅为人还不错,就是能力和大局观太差。“终于来了”萧逸原本以为第二天就有人会跟风做一波,但是市场要比他想想的慢。这也不怪那些厂家,实在是这种新模式以前从来没人用过,再说利润怎么样,大家心里也没底。经过调查和数据分析,他们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好处,虽然单价利润下来了,可是整体的销量却上来了。“萧少,大事不好了。其他家也弄再来一瓶了,现在可怎么办啊,很多经销商都被他们拉走了”“预料之中的事情”“啊”“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手段,被模仿是迟早的事情。”“那,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这离一百万还差点啊”周毅说这话的小心思,萧逸很清楚,不过他也没在意。销量越来越差,周厂长脸色特别难看,这种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的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周厂长一下子接受不了。“萧少,赶紧说下你的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只要销量到了一百万,我肯定第一时间把钱给你结了”“周厂长倒是对我自信”“那肯定啊,这几天萧少的手段,我可是见识了。您说的第二步到底是什么?”周厂长看着萧逸不说话,汗都要出来了,大好形势,就这么一下子被毁了,他很不甘心。“厂......厂长,出.....出事了”“又出事了,到底有完没完。这要闹哪样啊”“我.....我也不知道啊”这个人也很郁闷,最近咋事情这么多。“来了”“什么来了?”“机会来了,走一起去看看”萧逸没有理会满脑子疑问的周毅,直接朝着外面走去。等萧逸和周毅出来后,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周毅腿都哆嗦了,这是什么事情啊,销量好有人闹事,销量不好还有人闹事。他这厂长也太倒霉了。萧逸则是看着站在远处的三宝,三宝对着萧逸点了点头。“打倒奸商,坏了的东西居然敢拿出来卖”“无良奸商,草菅人命”“我们要赔偿,汽水有问题,喝的人都进医院了,必须要赔偿”“...........”黑压压的人群拉着横幅,喊着同一个口号。这次的事情和上次明显有区别,周厂长一听有人进了医院,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自己生产的东西,怎么会出这种问题呢。周厂长很想解释几句,看着激动的人群,咽了口唾沫,怎么都张不开口。萧逸原本就没指望周毅能站出来,现在看着他的样子更加不指望了,再说今天这个场面,周毅也派不上用场啊。“大家安静,安静。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安静,现在人都进医院了,你说怎么办”“事情总的弄清楚才能解决”“不听,我们就要赔偿。”“对,赔偿”不管萧逸怎么解释,闹事的人就是不听。只要赔偿其他的没商量。萧逸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想要赔偿就给我闭嘴”萧逸用最大的声音喊道,一下子场面安静了不少。“我能理解各位的心情,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之前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正常来说,这件事我们要核查清楚才会做出赔偿以及后续的事情。现在我选择相信大家。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负责到底”周毅听完萧逸的话,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负责到底。这下子完了,周毅很是绝望。“这可是你说的”“对,我说的,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负责”“算你们良心还没坏透”“大家静一静,能告诉你们喝的汽水是什么时候生产的?”“这有不可以的,你们随便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是不相信大家,而是要把这件事彻底解决”当萧逸问清楚是哪一批产品后,直接让八一汽水厂的人把东西搬出来,整整齐齐的摆了好多汽水,后面的居然是用箱子装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伙都很疑惑。“都看好了,这些汽水和刚才你们说的是同一批产的,我既然选择了相信你们,不仅要帮你们解决赔偿问题,我还要彻底解决这种隐患,以免更多的人喝出问题来。”“砸”不等有人反应过来,萧逸一声砸,一下子就冲出十来个人对着摆的汽水就是一顿砸,场面太震撼了,除了乒乒乓乓的打砸声,都屏住了呼吸。看着一堆堆的汽水被砸掉,周毅很干脆的晕了过去。“这.......这”“想必大家也看到了,这就是我们的诚意。不仅要解决赔偿问题,还要对每一个喝我们汽水的人负责。既然这一批汽水出现这种问题,那么我们就不会让一瓶流入市场。这就是我们八一汽水的态度,只要是我们的责任绝对不会推辞。请大家相信我们的同时,多多支持我们,我敢说在咱们省没有一家能做到有我们这么有责任感。”萧逸说完之后围着的人群自发的送上了掌声,感觉萧逸说的很诚恳,做的也让大家很信服。八一汽水一下子让人信赖起来,毕竟要砸那么多汽水是需要勇气。随着口口相传,八一汽水用比前两天更火爆的方式迎来了又一个高峰。“三宝,这次干的不错,找的人很靠谱”“哥,今天的场面太刺激太震撼了,我完全没想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把真正的口碑树立起来才是长久之道。”“恩恩”现在三宝对萧逸很佩服,萧逸这两天的操作,让他大开眼界。就萧逸刚才的那一番操作,很多人完全忘记了刚才赔偿的事情,反而以后喝汽水只认准了八一汽水。这一切都是萧逸计划好的,闹事的人也是托。这番操作还是萧逸受到前世某知名品牌的启发,有了这两步操作萧逸相信帮王长河拿到欠款足够了。“萧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闯祸了,我可要被你害死了。先别说赔偿的事情,就是砸掉的汽水就够我喝一壶了”“周厂长怕是多虑了,闹事的人是我请来的。砸的汽水我也是经过计算的绝对不会伤筋动骨。周厂长看到了后面的汽水都是箱子装的,其实大部分箱子都是空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厂长不用管怎么回事,你只需要让车间再加大生产”“这....这能行吗”“到了现在周厂长除了信我,还有退路吗”“好,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萧少了”周毅虽然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厂长神了,经过这么一闹,我们的订单非但没少,反而多了很多”“是啊厂长,我们要加快生产,要不然都交不了货啊”“你......你们说的是真的?”“当然是真的啊,厂长您就赶紧下命令吧”“粑粑你怎么这么开心”“因为粑粑看到你就开心呀”“真哒?”丫丫忽闪着大眼睛萌萌的看着萧逸,心情打好点的萧逸一下子就被萌到了。

    精灵宝可梦之冰语
    介绍演示

    精灵宝可梦之冰语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碧彤

    他见我没说话,哼笑了一声,接着拿着手里的球一下一下的往我头上砸,边砸还边说:“以后不许你们来球场打球,否则见一次打一次。”他砸的力道并不重,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感觉超级丢人,忍不住要打他,板哥赶紧拽住了我的胳膊,用力的捏了捏,暗示我别冲动,其实我也知道,要是打起来的话,我会更丢人。张俊义见我没反抗,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行了,你们可以滚了。”我死死地瞪着他,身子有些发抖,他有些痞笑的看着我,说:“怎么,光腚男?还不走,打算让我再扒你一次裤子?”他这话一出,球场上两百多号人一多半瞬间哄笑了出来,板哥和阿伦怕我忍不住赶紧过来拉着我往外走。阿伦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张俊义一把把阿伦手里的球抢了过来,往面前一抛,紧接着一脚就把球踢飞了,嘴里还骂道:“一群蛋包。”回到教室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是我转校过来后第二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了,用不了两天,今天的这件事就会在整个学校传开。板哥也相当郁闷,坐到我旁边没说话,倒是阿伦在一个劲儿的安慰我俩,说忍忍就过去了,要不了多久就毕业了。阿伦说的话句句在理,但是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刚才没动手,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但是要我就这么把这口气咽下去根本不可能。大白腿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还问我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我跟她说胃疼,但是没说是被气得胃疼。上课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没心思,一个劲儿的在想怎么报复张俊义。我幻想了好几种可能,比如说像上次一样冲到他们班里去打他一顿,或者偷偷跟踪他,阴他一次,但是根本不现实,我要是再跟上次一样冲到他们班,估计能被人打出屎来,至于想跟踪他阴他,实行起来太复杂,况且人家现在正派人跟踪我呢。我怎么想都想不出来,给我郁闷的不轻,好几次上课都走了神,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回答不上,被罚着站了一整节课。各种不顺的因素加起来,让我感觉自己有些命运多舛,跟项羽有些相似,俨然一个悲情英雄!没过几天,大白腿也知道了这件事,找到张俊义大吵了一番,张俊义说他要不是给大白腿面子,早就弄死我了,大白腿不管,给他一顿骂,最后放了狠话,说从此跟他一刀两断。我知道后十分的欣慰,穷途末路还有人愿意站在你身边,实在是难能可贵。自从大白腿跟他闹完之后,那辆一直跟踪我的面包车就不见了,估计是张俊义让步了,不过有次我碰到他,他冲到我面前阴阳怪气的嘲讽我说:“光腚男,你原来就这么点本事啊,成天靠个女人罩着。”周六的时候我把我这星期受的委屈全部跟单飞说了,问他有没有办法,他毫不犹豫的说打定点,跟上次打飞机头一样把张俊义打服。我想了想不太赞同,因为张俊义不是飞机头,混的也不在一个档次,而且我也不想再找秃哥了,万一出点事,我肯定得跟着倒霉。单飞说这次不找秃哥他们了,找他学校的那帮兄弟,都是出来混的,战斗力也都还不错,肯定能赢。我被单飞劝说了一阵,也有些犹豫,说让我再想想。下午的时候本来打算约于涵一起出来玩的,但是实在是没心情,打算在家玩玩游戏,结果李语彤在扣扣上找我,说有事找我。我也没好意思拒绝她,跟我妈说了声就出去了,等我跟她碰面后发现方琪也在,我有些纳闷的问她俩有啥事。她俩也没急着跟我说,带着我找了一家休闲水吧,点了三杯饮料,才开始说她们知道我跟张俊义的事了,觉得这事张俊义做的不对,所以她俩去找了张俊义帮我说了他一顿,不过张俊义说上次被我打住院让了我一次,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算完,非要整到我转学不行。李语彤跟我说她了解张俊义,看出来张俊义这次是动真格的了,让我小心一些。方琪这时候也开口了,说:“不过我也单独找过他,问他这事怎么才能了,张俊义说只要你放弃追求于涵,以后他绝对不动你一指头。”方琪说完这话之后我没吭声,一直盯着她看,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她俩的意图,一上来一番话说的我挺窝心,还以为她俩向着我,现在我才听出来,感情是来替张俊义做说客的呢。我心里不觉得有些来气,虽说我跟她俩相处得不多,但是怎么说也把她俩当朋友,而且上次在迪厅方琪被打我还第一个冲上去,结果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不由得感到非常心寒。李语彤见我脸色不好,轻轻地碰了方琪一下,撂了下头发,说:“王聪,你别误会啊,我俩就是单纯的告诉你而已,说到底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我冷笑了一声,说:“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们了。”说着我一下子站起身子,在桌上拍了五十块钱,说:“我以前一直把你们两个当朋友,但是往后不会了,因为不值得。”没等她俩反应过来,我就走了,她俩急了,赶紧起身喊我,等她们跟出来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出租车,李语彤还在后面大声地叫我,我直接当做没听见。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气,张俊义欺负我就罢了,没想到李语彤和方琪也帮着他,我突然感觉十分的憋屈,真正把我当朋友的又有几个。我回到家后没一会儿,我妈就说又有小姑娘打电话找我,我有些无语,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说“又”,接了电话后才发现是李语彤打来的,当时我就有种扣电话的冲动,不过李语彤的声音有些魅惑,“哟,王大帅哥,脾气还挺大呢,话还没说完呢,你至于那么冲动嘛,行了,我替琪琪和自己跟你道歉,算我们错了,行不行。”我见李语彤都道歉了,也不好意思把事闹得更僵,毕竟聪哥是个有风度的男人,就说:“好,那这次我就当你们太年轻,不懂事,原谅你俩了,要是再有下次直接绝交啊。”李语彤在电话那头笑了两声说:“看你牛的,好,谨遵王大帅哥之命,现在满意了吧?行了,快下来吧,我在你家楼下呢。”李语彤说在我家楼下,我以为她骗我呢,结果跑到阳台看了看,她正拿着小灵通冲我挥手呢。可能大家有的不知道小灵通是什么吧,就是一款小手机,号码只有六位数,只能市内通话,是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记忆,当时聪哥连个小灵通都没混上,所以很羡慕人家那些有的,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年就退市了吧,现在很少见了。

    放过那个女孩吧
    有什么不同

    放过那个女孩吧
    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水汐

    此话一出,我惊了,朱由也惊了。我本来以为周雨夕给我弄个组长当当就很不错了,结果直接搞了个副经理,比赵泰那混账都要升得快。一旁,朱由面色难看至极,他看向吕超,颤巍巍问道:“吕主管,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要带林子阳去副经理办公室?”“没错,从现在开始,林子阳先生就是我们中庆广告的创意部副经理了。”吕超道。闻言,朱由脸色顿时煞白,看向我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恐惧。我没有理会他,填好入职表格后就跟着吕超往办公室走去,中途路过前台,那个可爱妹子看到我,立马悻悻低下小脑袋,估计是怕我记仇。来到办公室后,我惊奇的发现我的办公室竟然就在赵泰办公室的对面,中间只隔了一条走廊,看来周雨夕为了我能方便监视赵泰的动静,真是煞费苦心啊。“林经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办公室了,至于门上的照片和名牌正在制作中,还有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不打扰你了。”“好,谢谢吕主管。”等吕超离开,我仔细看了看走廊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监控,又看向赵泰办公室,确认里面没人后,我把赵泰办公室门上的照片抽出来放在地上,而后推门而入。我花了一点时间,在赵泰办公室的几个隐蔽角落都装上微型摄像头,甚至有一个在墙上对着赵泰的电脑屏幕。然而就在我装好摄像头,正想要离开之时,突然传来门柄扭动的声音。只见赵泰推门而入,正好与我四目相对。我浑身一激灵,心想:糟糕,被发现了!“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赵泰警惕地看着我,冷声质问道。我看着赵泰略带疑惑的眼神,心想莫非他不知道我的身份?可是他都和我老婆厮混在一起了,连我这个做老公的都不知道吗?于是,我试探道:“你好,我叫林子阳,是新来的创意部副经理,我应该是走错办公室了。”听闻我的身份,赵泰的神色缓了下来,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竟主动朝我伸出手掌,笑道:“哦,原来是林经理,幸会,我是赵泰,客户部副经理。”赵泰这么客气,应该是把我当成也有后台的人了,毕竟我和他年纪相仿,又一入职就是副经理,难免他会这么认为。我和他握手,没有发觉丝毫异常,看来他是真的不认识我,并不知道那个和他在酒店厮混的女人就是我的妻子。“不好意思啊赵经理,我看门外没有照片,还以为是我的办公室呢,结果走错了。”我尽量保持微笑。其实在这一刻,有一个杀了赵泰的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我还是克制住了,既然要报复,那就要报复的彻彻底底,让*夫**生不如死。我的理由还算充足,赵泰并没有说什么,客气地送我走出办公室,还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我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偷拍或窃听的设备。这年头,万事需谨慎,我能给别人装设备,别人自然也能给我装,特别是周雨夕那个小婆娘,她让我监视赵泰的同时不代表她不会监视我,毕竟我现在并没有真正取得她的信任。也有可能她依旧在怀疑我跟赵泰是一伙的,让我监视赵泰不过是在引蛇出洞,所以不排除她会在我办公室装设备的可能性。检查完后,我带上耳机坐到办公椅上,打开手机连接赵泰办公室的摄像头,开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愧是董事的儿子,整整一天,赵泰都在玩手机而不是忙工作,有时候送进去的工作文件,不一会儿就有秘书来收走代做了,赵泰最多就给文件签个名而已。这个逼崽子还有意无意地向小秘书揩油……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赵泰都没什么动静,我点进微信想着给周雨夕汇报情况。就在这时,赵泰突然有了异常行为,只见他把椅子搬到墙角,然后用椅子垫高挪开一块天花板,从里面拿出了一部手机。接着,赵泰用这部手机拨了一通电话,通过摄像头我可以清晰看到,联系人的备注是一个“黄”字。黄晓莉?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妻子。电话很快接通,我听不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但从赵泰打情骂俏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来,跟她通话的应该就是我的妻子黄晓莉了。“宝贝,憋了两天都快把我憋死了,今晚老地方见,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男人,嘿嘿嘿。”挂断电话后,赵泰把手机藏回原地,然后兴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我悄悄跟上赵泰,只见他开着大奔来到一间酒店门前,等他进去酒店后,我下车一看,发现居然就是上次我撞见他们奸情时的那家酒店。原来这就是赵泰所说的老地方!这得在同一家酒店偷情多少次才能变成老地方啊?我愈发觉得自己头顶上的绿色帽子油光发亮。我跟了进去,在酒店大堂那里,我远远地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我曾经深爱着的妻子,如今红杏出墙的黄晓莉。妻子穿着一身性感吊带衫,露出光洁无暇的玉背,窄窄的裙摆勾勒出诱人的身体曲线,两条大长腿踩着那双我熬夜送了大半个月外卖才凑够钱送给她的红色名牌高跟鞋。见到赵泰后,妻子露出娇艳的笑容迎了上去,主动挽起赵泰的手。我一路跟到房间外面,躲在角落里窥视着,这对狗男女竟然在房间外面走廊上就开始亲吻起来,两个人抱在一起边开房间门边激情亲吻,等到进去房间后已经衣衫褴褛了。这个房间我也认得,正是上次他们苟且时的房间。你说这对狗男女专一吧,可他们又出轨偷情,你说他们放荡吧,可他们又钟情于一家酒店乃至一间房间来**。想想真是可笑。十五分钟后,赵泰搂着妻子的细腰出了房间,只见妻子满脸潮红。我暗自笑了笑,才十五分钟?黄晓莉你到底看中赵泰的什么东西,难道真的只是钱吗?也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有钱便能使你快乐。等这对狗男女离开后,我跑到酒店前台开了他们**完的房间,在里面装上几个微型摄像头。既然这房间是老地方,那么他们迟早会再次来这里偷情的,到那时我就可以拍下他们**的肮脏画面。离开酒店后,我给周雨夕发去微信,告诉她赵泰下班后就急冲冲地开车离开了公司。当然,我隐瞒了跟踪赵泰及之后的事情。晚上十点,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思考着报复计划的细节以及备用方案。我在想,无论周雨夕是否真的还在怀疑我和赵泰是一伙的,她现在的警惕性肯定都提高了许多,万一她深挖下去,很有可能挖到赵泰和我妻子以及我的关系。到那时,她肯定就识破了我的报复计划,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决定把计划推前进行。想到这里,我给一个混道上的朋友拨过去电话。明天,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即将登场。就在这时,手机显示有一个陌生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