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114章 时光追击
玩家引导

更新时间:2021-04-14 19:04:15

我要打赏
活动推荐
打赏共898509恒币
支持可靠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客户端旧版

我要评论
官方免费下载
    评论共9613条
    相关下载

    ios游戏下载平台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回复(18)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薇璃兮

  • 惊奇集
    新手游免费下载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回复(17)

    蓝染夜

  • 异世远征
    是什么样的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回复(72)

      水凝

    1. 因果之我为蝼蚁
        介绍引导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回复(36)

        菩梅

      1. 新还珠格格之永琪登基
        联系我们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回复(12)

        寞柳柔

      2. 综漫铁拳搞定一切
        萌新指导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回复(67)

        洛黎灵

      3. 重生之恶毒姐姐洗白计
        苹果客户端下载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回复(62)

        陌城南

      4. 演员的天空
        是什么样的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回复(12)

        萧竹影尘

      5. 梦中的故事短篇集
        官方下载网址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回复(46)

        芦镁

      6. 我的世界开局成为him
        最新客户端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回复(41)

        冰凌雪儿

      7. 我在三国做神算
        安卓下载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回复(67)

        小米粒

      8.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指导公告

        书友还读过

        童话世界最强王子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童话世界最强王子
        可以吗

        玄幻  |  淑蕊

        “他啊可不是傻子,人家那叫实诚,以后准服从你的领导,你不就多了一个左膀右臂了吗?”“哈哈”斌子笑了起来,“他要是能当小组长,我都能当总统了。”“我呸,你看人家农活干得多出色,就知道他不是真傻,你C`ha 秧割稻哪样比得上他?这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觉得他行。”荷花一边吃着饭不紧不慢地说。“可是他那样子,就像是个傻子,还结巴,难以服众啊!”荷花不高兴了,她直起了腰,“你知道吗?他现在说话顺溜了,人家也不傻,再说了,什么服不服众,咱村还不是你说了算,谁还敢跟你唱对台戏。”斌子一惊,眉毛竖了起来,“什么?顺溜了?什么时候的事?我前几天还碰见他,结巴得难受。”“就这几天的事,不信,我可以喊他过来,跟你唠唠”斌子把筷子,往桌子一放,啪,他吹胡子瞪眼,“我说,你怎么回事?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老给那傻子说好话干嘛,瞧他那样象一个当官的吗?”荷花也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就你像?你要不是凭我的关系,你还不如他,就拿农活来说,你哪样比得上他?”“嘿,你拿他跟我比?我说,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净给他说好话。”斌子又重新拿起了筷子。荷花灵机一动,便有了主意,她嘴角一笑,“是,我是拿了他好处,人家送了我们家两百块钱呢?”斌子一愣,嘴里的饭把他的嘴撑得鼓鼓地,“你说什么?他送我们家两百块钱?那钱呢?拿来我看看”“好”荷花一转身,进了屋,大家是这样的,这斌子除了扣掉一部分私房钱外,大头还是交给荷花保管的,所以荷花就摸摸索索把藏起来的钱拿出个两百,摔在斌子的面前,两张崭新的一百块,就啪地一下落在了桌子上,斌子的面前。斌子拿起来钱来,两手指这么轻轻一搓,果然是两百,“嗯,这钱看起来了咋这么面熟啊!”说着就想往自己口袋里钻。荷花凑了过去,照他手背上一拍,将那钱给抢了回来,“哪张钱你瞧着不眼熟的?百元大钞不都长一个样嘛?”她拿着钱在他眼前晃了起来,“你瞧白花花的钞票,我们拿了人家好处,这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得替人办事,这礼人家给送了,你也就动动嘴皮子,在村委会上说一声,不就结了吗?”“嘿”斌子乐呵呵了起来,“这就奇了,是他送的礼,还是他弟媳送的?”“她自己”荷花说着,把钱揣进了自己的口袋,这钱也就在斌子面前显摆一下,那还得她保管。“嘿嘿,那这么说,他不傻嘛?傻子哪懂得送礼混个干部,看样子我得对这个张富贵刮目相看了。”斌子笑着,往嘴里塞了一块腊肉。“人家张富贵还说了,我就是他亲姐,你就是他亲哥,以后要是有出息了,准好好孝敬我们。”荷花这么一说,斌子马上合不拢嘴,“他真是这么说得?”“那当然,我还能骗你?”荷花说着,将一块豆腐夹到自己碗里。“哦,这个张富贵还真地脱胎换骨了,还懂攀关系,日后念我的好,那这个忙,咱是不是得帮一下?”“还那问,咱肯定得帮,就看在这两百块钱的份上,咱也得帮,咱可说好了,这钱我收了,要从我这送回去,我办不到,要送你自己送,我知道你藏了私房钱。”“我哪有私房钱?”斌子叫了起来。“没有?你外面的那些情人,我不相信你没有给她们一点好处,人家就让你搞,是你长得帅,还是你长得高大?”荷花说着,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斌子心虚了,伏首吃起了饭,不敢吭声。“我跟你这么多年,你有什么能逃过我的眼睛?我可跟你说好了,咱孩子要上学,家里要花钱,你可不能藏太多,要不然,哪天被我发现了,有你好看的。:”“得,得,我知道了。”在斌子看来,荷花能允许他藏点私房钱也不错了。“嗯,知道就好,这个张富贵当小组长的事,你可要放在心上,拿了人家好处,没办成事,这钱人家肯定是要要回去的。”荷花提醒着他。“行,明天,我在村委会上提,看他们谁还敢反对?”“就是。”荷花知道,她的目的达到了,她心里乐呵了起来,这往后与张富贵和和美美的日子得多畅快,心里那个兴奋啊,像个初嫁娘。第二天,村委会那几个委员,还有那妇女主任,老村长坐在一起开会。斌子是一把手,当然坐在头把交椅上,左边是老村长,另边是妇女主任,再往下就是会计张仲文,上队小组长付建明,下队小组长马杰,缺个中队小组长,再往后就是那五个委员,总共加一起也就十一二个人,但这几个人可是整个晓林村的最高权力机关,可管着上千号人呢。斌子喝了口茶,眼瞅了那右手边上的妇女主任,韩玫瑰,虽然也快四十了,但人长得是一枝花,脸蛋儿红扑扑的,脸不是那种白皙,但也不黑,看起来还挺娇嫩,根本不像,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气色。她今天扎了一个马尾辫显得干净利落,眼睛大,嘴巴也不小,很性感,据说有这种长相的女人,那方面特别强,斌子早就看上她了,早就想将她压在自己身下,尝尝她到底有多骚,可是这玫瑰始终与他若即若离,他无从下手。她穿着很朴素,普普通通的浅灰色衬衫,下身一条青色长裤,但身材却不普通,胸前高挺着,到腰间却细小了很多,屁股很翅很圆,腿却细长,走起路来,是上下一齐颤动,斌子光看着她走路,就想上她,可见此女是那么诱人。

        2084万岁
        软件下载中心

          2084万岁
          安卓下载中心

          玄幻  |  七桦

          可是,家族虽然侥幸保存了下来,经过多年的人脉经营,实力也有了不小的增长,可在新时代的“新贵”面前,依然属于第二梯队。而萧晋惹出的祸事,就是把在第一梯队都算拔尖的易家继承人给废了。这祸闯的太大,萧家根本就保不住他,他爷爷只能连夜把他送出京城,又消耗了几个珍贵无比的人情,才让他安然无恙的躲过易家的追杀,以支教的身份藏进茫茫大山之中。易家虽然实力强大,但要想吃掉萧家,怎么着也得崩坏几颗牙,所以萧晋并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危,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在进山之前,他甚至都抱了就这么老死大山的念头。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到囚龙村的头一晚,一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小寡妇就给了他狠狠的一记耳光。人家在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犹在为改变命运而努力牺牲着,自己虽然被人追杀的像条狗似的,可家族教育出来的眼界和见识还在,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破罐子破摔?对得起爷爷二十年来的细心教导,对得起自己吗?所谓“豪门”,还不是人建立起来的,萧家的祖上可以,易家的家主可以,没理由老子不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老子会强大到哪怕废了易家所有的嫡系子孙,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命的地步。抱着这种生平第一次的雄心壮志,萧晋稍稍调理了一下内息,就踏上了进城的客车。龙朔市,地处华夏中南方,自古便是商业重镇,随着时代发展,更是成为了沟通东西南北的几大交通枢纽之一,经济繁华程度隐隐直追一线大城,谁能想到,在它的治下,还会有囚龙村那样被人遗忘的贫苦之地?虽然只是稍稍离开都市没几天,但萧晋站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荒谬的恍若隔世感,自嘲一笑,摇头甩去无聊的思绪,掏出手机叫了个同城速递,然后就走进了一间咖啡馆,要了个包厢坐下。没一会儿,快递员到了,萧晋将那个绣有大红牡丹的肚兜装进袋子,填好单据递过去。快递员一看地址,发现竟然就在马路对面的写字楼,不由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巴不得每天都是这种轻松的活计,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对面写字楼顶层,诗咏国际总裁办公室里,董雅洁正在看一份文件,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绞痛,让她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片止痛药服下,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她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不加班了。这样想着,她正打算呼叫秘书,办公室门却已经被秘书方菁菁推开了。“董总,有您一份快递,寄件人叫萧晋,他的地址很奇怪,居然是马路对面的品幽咖啡。”董雅洁接过一看,快递上面的寄件人地址果然如方菁菁所说就在对面,眉头不由蹙起。萧晋?名字很陌生,会是谁呢?打开快递伸手进去,触感柔软舒适,像是衣物,等她完全掏出来一看,顿时就气的面红耳赤。该死!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纨绔,一个个整天不干正事,就会用这种恶心的方式围着女人转。“给我丢进卫生间的马桶,我们下班回家!”把肚兜狠狠丢给方菁菁,董雅洁拿起手包起身,气鼓鼓的就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身从方菁菁手里夺回肚兜展开细看,看着看着,一双桃花眼就瞪圆了。天呐!这上面……竟然是“天绣”!这姓萧的什么来头?追女人还真会花心思啊!不得不说,从十五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其间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所送之物里,这件肚兜是董雅洁最感兴趣的礼物。对于本身就是知名时尚设计师的她来说,一件“天绣”肚兜的价值,绝对远远高于几百万的珠宝首饰。这么“有心”的追求者,不见一面的话,实在是无法给自己的好奇心一个交代。当然,只是见面而已,董雅洁之所以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不是因为她眼界太高,而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男人,这从她刚刚对秘书说的那句“我们下班回家”中就可见一斑。因为方菁菁不仅仅是她的秘书,还是她的“女朋友”。很快,董雅洁就带着方菁菁走进了品幽咖啡,可当她推开快递单上所写的包厢房门后,整个人却惊讶的呆住了。萧晋出门的时候换上了一套周沛芹丈夫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印有“XX水泥”字样的文化衫,下身黑色的粗布裤子,脚上也是一双土得不能再土的回力鞋,灰尘扑扑的,除了一双眼睛看上去自信有神采外,整个一刚从工地上下来的民工。这是什么鬼?虽然董雅洁对民工并没有什么歧视,可自己的追求者竟然是这样的身份,还是让她觉得像是在经历一场荒谬无比的梦。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她的嘴角就冷冷翘了起来。先不说一个民工是怎么得到“天绣”的,单单是知道她的名字,还能把快递准确无误的送到她的办公室,就绝不会是一个民工能办到的事情。所以,这算是比较新颖的泡妞套路吗?易家的影响力主要在北方,龙朔市不在它的势力范围,至少在大街上,萧晋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因此,他特意把自己打扮成农民并不是为了伪装,事实上,确实如董雅洁所想的那样,这就是他以往惯用的泡妞套路——先声夺人。女人都是被好奇心支配的动物,所以初次见面,男人最首要做的就是给对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能让她们产生出足够的好奇心,开局才算成功。关于董雅洁,萧晋在京城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就听说过,大家族里面出个“女同性恋”并不奇怪,但是能硬抗住家里的压力,还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以一个华夏本土新生企业,愣是吞并了不少西方主流品牌,这份能力,“女强人”三个字实至名归。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唯独还没尝过女强人和女同性恋,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对这两者合体的董雅洁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还特意找资料研究过呢!当然,那都是以前,现在的他心思早就淡了,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泡妞套路,一点要追求董雅洁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跟女人打交道,不管是追求,还是合作,说到底都无非是打动她而已,殊途同归罢了。“萧先生?”董雅洁率先开口,声音慵懒,略带些许沙哑,有点像轻口味版的斯嘉丽约翰逊,充满了撩人心弦的魅惑。萧晋站起身,微笑:“董小姐,幸会。”董雅洁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冷冷的在对面坐下,方菁菁则很自觉的站在她的身后。萧晋也不以为意,看了方菁菁一眼,发现这姑娘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眉眼之间却隐隐有股遮掩不住的媚意,不由对董雅洁的眼光佩服起来。娘的,老子自诩风流,当初还号称阅女无数,如今看来,全加一块儿竟然还没有一个拉拉质量高,丢人啊!

          傲绝三界战九天
          特色说明

          傲绝三界战九天
          稳定版下载

          玄幻  |  白宁

          “又耍流氓了,不是经常被你亲脸蛋了啊。”李媛熙脸都红了,平时她不会红,她发现自己这是在撒娇,而不像平时那样是训斥这个表弟。杨羽哈哈笑着离开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阁楼。他已经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困得很,但却没有睡。这个小时的离奇经历,正在慢慢的颠覆他的世界观,他一直认为永恒不变的,真理的,唯物主义观。开了台灯,关了窗,淅沥沥的雨声也顿时消失了,阁楼内很安静。杨羽躺在库上,拿出了笔记本和笔,开始认真对待和分析这两天发生的一切。现在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刘寡妇的丈夫,杨琳,小星 这三人都是出自意外,比如水下水草等,但是意外不可能有那么鲜明的手印,杨羽亲自见过,那么这种可能性被排除了;第二种是谋杀,凶手计划了这一切,黑色手印其实只是障眼法,造成水鬼的假象让村民惊恐而已,其实自己躲在暗处,操控着一切,而这个幕后凶手就在这座村子里,只是恰巧杨琳遇到了杨羽,躲过了一劫,但是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呢?第三种可能就是真的水鬼凶灵;杨羽对于第三种可能哪怕经历了这么多离奇事,还是嗤之以鼻,呵呵一笑而已,他宁愿相信第二种可能性。“看来,明天要去躺刘寡妇家了。”杨羽自言自语着,心想一定要找出这三个共同点,只要找出了杀人动机,一切就廓然开朗了。浴女村的清晨有点雾,像披上了一层轻柔的白纱,如同仙境,偶尔的鸟叫声,空灵大气,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真的是对大自然的享受。杨羽自然不会把如此美丽的清晨时光花在睡懒觉上,只是睁眼看窗的那一刹那,喜出望外,整个人都像朵花怒放,因为助情花结果了。助情花生命力很脆弱,生命周期也很短暂,喜阳但种子却喜荫喜寒,结了果实后,整根母株会彻底死去。杨羽要做的就是保护好种子,且在母株死亡之前,采集下来,洗净,晒干,磨成粉末,然后,嘿嘿,就可以炼制唐朝时期最著名的春药‘欲仙死’了。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杨羽都是从大学的图书馆的野书里学的,当初研究这个,就是想搞他的英语美女教师朱晓丹,结果弄巧成拙,被室友给不小心喝了,弄得最后他室友差点**了楼下的宿舍守楼大妈。真是惊险。杨羽已经开始兴奋了,贞洁烈女,还不乖乖拜倒在哥的蘑菇头下?什么李若水,表姐,冷萧雪,看看谁顶不住?但是很多时候,这欲仙死还有其他用处。早上小星入土了,杨羽和全班同学都去送了,坟墓在后山边缘偏僻的地方,跟他的爷爷乃乃一起,临时的棺材临时的坑。这里离后山禁地很近,荫气极重,外加还有雾,很多村民送了一半,就吓得两腿发轮逃回去了。日子还是要过,课还是要上。“韩清芳,你可是全校最高的女学生,这女子篮球赛,你得参加啊。”杨羽自然不敢把这事给忘了,学校已经很久没有类似这样的友谊赛了,只是学生们不知道,杨羽还下了个大赌。“老师我只长个,这篮球,圆的还是方的都不知道呢?我都没见过。”韩清芳不只是有高而已,杨羽选运动员,可不是冲着身高去的,而是冲着运动天赋去的,要想在短短的一个来月内战胜战无不胜的上塘中学队,唯一靠天赋一搏,唯有选出一些像樱木花道这种类型的人去参加。韩清芳不仅仅只是高,还是个美女,长得跟模特一样,杨羽早就想锻炼锻炼这孩子,打篮球可以长高,再长高些,也许还真的可以培养她走上模特这条路。“杨老师让你去就得你,这篮球赛,我百分百支持,我已经托人去县里买篮球了。”说话的是校长,陈校长自从当了该校的校长的,真的是忍辱负重啊,谁都想过来欺负一下,这考试,这球赛,这运动会,能欺负的人都来欺负过了。那个憋屈啊,趁着还有点经费,完善下公用设施挺好,之前都是女教师,没人对这些有兴趣,现在有了杨羽,感觉学校又有了生机,陈校长自然是支持,虽然他知道这赢不了,也知道杨羽的那个赌,但是总不能人让谁都欺压在自己头上吧?陈校长还有一手好手艺,虽然人老了,课也少,但是从杨羽答应那刻起,他就去找木板和铁丝了,准备亲自做两个篮球框出来。有了这基础设施,杨羽就可以放心选人了。韩清芳撇了撇嘴,校长都开话了,她能不去?“姬茗,你也要参加!”杨羽选了第二个人。姬茗瞪着双眼,这种事她可没丝毫的兴趣,她才不管你是班主任还是校长:“过去丢脸吗?明知道赢不了。我才不去丢脸呢!”说着,将头转向窗外,鸟也不鸟杨羽。杨羽突然觉得,自己的‘欲仙死’第一个应该先给姬茗喝,等老子征服了你,看你还这么霸道叛逆不?“要不这样,如果赢了,校长我奖励你两块钱!”陈校长也怕这个孩子,是全校除了名叛逆,硬的不行,就来轮的。“两块?校长,你当我是乞丐啊?”姬茗冷哼一声。“五块,你不能再讨价还价了!”陈校长竟然出五块钱收买,五块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这批连饭都吃不饱的初中生而言,五块钱的零花钱可已经不少了。当然要是这五块钱拿到城市里,按如今的物价,你只能买个屁。姬茗是个聪明的孩子,五块钱也是钱,反正自己每天闲得没事干,上课也是浪费时间,不过,她还是很热爱体育运动的,男人干过的任何事,她都干过,男人不敢干的事,她也干过。其实,班级里,连那几个男生都怕她,村里也压根没人把她看成女孩子来看。姬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杨羽也还不清楚,因为他并没有走进这种孩子的内心世界。姬茗想了想,知道这庄生意只挣不陪:“好啊,看在校长的份上,我就陪你玩玩,不过,我还有条件。”这孩子也太得寸进尺了吧?“我要是上课想出去玩篮球了,就可以出去玩。”姬茗仰着头,一副很骄傲的样子,似乎是校长和杨羽再求着她。“好!老师答应你。”杨羽不知道这么难搞定这名姬茗,但是他似乎也预感到,上塘中学的那群女学生也不一定能搞定她。接着杨羽又选了三个女生,认为是爱运动和有运动天赋的人,凑齐了五个人,还要去初一初二班级里,选择五个替补的,组成十人队伍,当然经过训练后,还会淘汰那些不行的。下课的时候,在走廊里碰到了小美,初一二班也就在隔壁,每次杨老师走过走廊,有个女孩子都会目不转睛的含情脉脉看着他,就是小美。杨羽的身影已经在小美的世界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不仅仅是因为那天早上的事。

          穿回男友少年时
          客户端旧版

          穿回男友少年时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玄幻  |  丹婴

          金大洲为人豪爽,又讲义气,秦书凯特别喜欢跟他在一块,这次刘大明一说钓鱼,他立即来找金大洲。现在,金大洲和秦书凯吴龙三个人一个办公室,吴龙整天向刘大明的办公室跑,去汇报工作,明眼的一看就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秦书凯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果然看见金大洲一个人坐在那里,于是冲着金大洲招呼说,金大哥,早啊!金大洲抬头冲他一笑说,是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准备回宿舍睡觉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正憋闷着呢。秦书凯笑道,金大哥,有件事可得请你帮忙才行,我有个老同学在邻乡驻村,刚才打电话想要过来钓鱼,你看......。秦书凯话没说完,金大洲已经来了兴趣,把大腿一拍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给你老同学打电话,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来安排,包管找个最好的鱼塘,让大家都玩的痛快。秦书凯最喜欢看到金大洲这副仗义的模样,见金大洲答应的爽快,心里也很高兴,于是起身说,那行,我这就去通知。一帮无所事事的挂职干部很快汇集到码头镇。钓鱼那天,李成万带着他所在乡的三个挂职干部来到了码头镇。秦书凯和市财政局下来的张富贵一行人跟在金大洲的屁股后头,来到了今天的钓鱼地点,洪泽湖大堤附近。一帮人到达地点后,都忍不住一路小跑,爬到洪泽湖大堤上看风景,果然是烟波浩森、景色壮美。金大洲像个导游似的向客人介绍说,这洪泽湖大堤又被当地人誉为“水上长城”,堤身始建于东汉建安五年(公,元年),前后用了年的时间,到清乾隆二十一年(公元年)才告完工。因大堤全用石料人工砌成,又称为“石工墙”。游览了美丽的洪湖风光后,一行人才转脸向目的地走去。钓鱼的地方叫柳树湾渔场,那里本身也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地方,渔场东边有个大约米左右高的土山,土山上的树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粗的几个人抱不过来,细的也有尺把粗,土山的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水塘。当地的人与时俱进,知道城市人周末都喜欢到有山有水的地方度假,修建了度假村,成为城市人休闲胜地。为了让前来度假的人有所休闲,又在水塘的周围人工挖了几个现代化的大鱼塘,鱼塘四周米外都是柳树,每个鱼塘的四周还建起凳子形状的座位,是个钓鱼的好地方。因为鱼塘周围都是柳树,地处柳树湾,就把鱼塘起名柳树湾渔场。大家来钓鱼也就是打发时间,到了点多的时候,钓鱼多的人也就钓几斤鱼,钓鱼少的人就几条,今天可能是气温不太合适,鱼都不肯上钩,总是钓不到鱼,大家倒也无所谓,一边吹牛,一边收钓竿。金大洲是个做事眼力劲活络的人,一帮朋友来了一圈,要是就带这么几条鱼回去,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吩咐鱼塘的老板,赶紧到土山下面的大鱼塘里撒几网,按照人数每个人斤标准进行准备。撒了几网后,老板就把网上来的鱼按照标准进行分装。来的人不用吩咐,早已打开轿车的后备箱,看着老板把鱼放进去。那天钓鱼活动结束的时候,秦书凯原本想要抢着付清鱼钱的,金大洲拒绝说:“小秦,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请客,你掏钱像话吗?”秦书凯很感激的说:“那谢谢了!”秦书凯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要知道,一个人斤的鱼,要多元,这么多人就是左右,加上中午的吃饭招待,秦书凯就觉得欠下金大洲一个大的人情。秦书凯做梦也没想到,一次愉快的钓鱼活动,居然为以后的事情埋下了隐患,让他很是被动了一场。钓鱼活动结束后,正好是周末,秦书凯回到县城连住处都没去,就去了小倩工作的洗浴中心,正是壮年的男人,一旦品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就再也放不下,何况小倩的确是长的太美了,尤其是小倩跟王娟长的有几分相似,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有些时候,秦书凯在心里,是把小倩当着王娟来日弄的,他心里老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王娟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那略带哀怨的眼神,女人的心思,他是明白的,却毫不迟疑的做出了决定,究竟为什么不能跟王娟在一起,原因实在是太多了,可见不到王娟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又空的难受。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为了压制住心里难受的滋味,他便得空就找小倩,来一次,半个月的工资就没了,可他愿意,他愿意把小倩当成王娟一样,愿意感觉自己跟王娟偶尔还会在一起亲热一回,尽管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可他控制不住的想要这么做。再次走进洗浴中心大厅,秦书凯已经成了熟客,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目标是谁,有小姐过来打趣说,帅哥跟谁做还不都是一样吗?你那个小心肝,人长的好,生意也好,今晚接连接待了几个客人,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你只当是心疼她,让我陪你痛快一次,也是一样的。秦书凯瞧着腆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伸手摸了一把女人的凸起的前面,一脸坏笑说,等哥哥把小倩喂饱了,有时间再来喂你,好不好?女人伸手打了一下秦书凯的手掌说,说来说去,哥哥还是要把小倩排在前面,我算是看透了,你们这些男人啊,都喜欢漂亮的,说什么灯一吹杨贵妃,我这样的身材可是比杨贵妃丰满多了,你不享受,可是你的损失。秦书凯正跟女人打情骂俏,瞧见小倩略带疲倦的神情从内场走出来,赶紧迎了上去。一回生二回熟,秦书凯成了小倩的回头客后,小倩在他身上花的心思显然少了一些,在他们的眼里,嫖客就是嫖客,没什么贵贱之分,只要付钱,都是服务的对象罢了。小倩用眼神示意秦书凯跟她去包间,进入包间后,却并未主动帮秦书凯脱衣服,而是自顾坐下来休息。小倩的裙子本来就短,一坐下来,立即露出光洁细腻的性感十足的大腿,一双秀美的玉足穿着粉色凉鞋,脚趾甲竟然涂的是宝石蓝,两种颜色对比,显得赵红英的皮肤更加白净性感。秦书凯原本就是憋足了劲过来的,看见这样的春光,不禁暗想,这个骚女人,穿成这样,不是要人命吗,难怪这骚娘们的顾客多,哪个男人见了这样的女人会不动心。秦书凯突然想到小倩跟其他客人**的镜头,身体某个部位骤然间开始膨胀,很强悍,在裆部硬硬的。小倩配合的依偎到秦书凯的怀里。从高处看着眼前几乎半裸的女人,秦书凯感觉内心涌起一股冲动,本来秦书凯的身体是跟小倩是平行的,此时却已经是半包围着她,直接可嗅到小倩身上的淡淡体香。秦书凯说,宝贝,你今天抹的什么香水?可真是好闻,说完,装着深呼吸一口的样子。小倩听了这话,把身子往秦书凯的眼前凑了凑,笑着说,真的吗,好闻,就给你多闻闻。

          30则灵异小故事
            最好的选择

            30则灵异小故事
            软件升级版

            玄幻  |  簧馨

            很多干部虽然看出张富贵和刘小娟关系的不正常,但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话,否则,得罪刘小娟的公公,以后就永远了别想发展了。有的人心里虽然有着吃不到葡萄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眼睛是亮的,知道该说什么,就说这个问题是个人的私事,谁去注意,所以不知道。当然,刘小娟是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和张富贵在一起接触比别人多是肯定的,也许是有人借此来做文章。姜照光在和调查组谈话的时候,借上厕所的机会,给党政办主任赵大海打了电话,命令赵大海告诉被调查组找谈话的乡干部,如果瞎说,影响乡镇的形象,到时候会严肃查处,绝不手软。没有干部敢违背丨党丨委书记的意图。调查组找了很多乡镇干部谈话没有结果,就知道这样调查肯定是无果的,于是就找和张富贵一起到乡镇做驻村挂职的几个人来谈谈,整天在一起吃饭,住在一层楼上,了解的肯定比别人要多。刘大明是几个人级别最高的,第一个被找来调查谈话的人。刘大明的回答,让调查组很吃惊。刘大明说,关于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去年就听人说过,说在张富贵的宿舍两个人多次乱搞,被同来的很多挂职目睹,影响很不好,市里派人来调查,为对个人负责,我认为应该对当事人进行教育,有利于发展。调查组就问,你看到过吗?刘大明就说,我虽然没有目睹,有人看到过,并且不是一个人。如挂职的吴龙、秦书凯等人都亲眼看见过,如果他们不说,别人也不可能知道。有了刘大明的这些话,调查组又分别找金大洲和吴龙等人进行调查。金大洲听了调查组的问话,就知道肯定是刘大明所为,老家伙常玩的手段,看来是想把张富贵搞臭。于是,金大洲说:“肯定没有这回事,至于说几个挂职亲眼目睹,一句话,我是没有看到,也没有听人说。”到了吴龙,就是他举报的。吴龙于是就把那天晚上看到刘小娟进入张富贵宿舍,感到不正常,就去看看,听到不正常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到张富贵宿舍刘小娟和张富贵**的事,把当时场面进行了很详细的描绘,听的几个调查组的人下面都有了感觉。吴龙还说,那天晚上,张富贵和刘小娟**的事,不仅自己看到,秦书凯也看到了。如果调查组不信,可以去问秦书凯。秦书凯就成为张富贵和刘小娟**的关键人物。秦书凯那天正好和胡丽丽到了联系的村去开会,接到乡政府通知让他回来有急事,没有细问,赶紧往回赶,路上接了两个电话,不得不让他想了很多,所以很迟才回到乡政府,对于调查组的询问,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说的话,让调查组很意外。秦书凯说,自己和张富贵住的是隔壁的房间,他那儿发生什么事应最清楚,从没有发现张富贵有不正常的行为。至于说和刘小娟的事,一无所知,也从没有听人说过。调查组就提醒说,有人发现你在某天亲眼看到,是否有这回事?秦书凯就知道吴龙出卖了自己,想了想说,我没有看见,别人怎么能说我看见,难道我的眼睛长到别人的脑袋上面。所以说,这件事,没有看见,也不知道有这件事,至于说有人反映。我认为,是有人利用这种事来打击报复,谁都知道,做官的就怕出这种事,也怕别人举报这件事,因为谁都说不清楚。那天,秦书凯完全否定了吴龙的话。调查组就很难定性,因为只有一个人说看见,一个人说听说这件事,其余没有任何证据。调查组回到市区后,向领导做了详细汇报,最后认为举报证据不足,一个人证明不能说明这件事为真,此事就到此为止。组织部和市纪委的领导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否则,得罪了张富贵的岳父,市委常委,那是得不偿失的。几天后,张富贵从市里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的办公室说了很多感谢的话,说谢谢姜书记帮助自己洗刷这个举报,否则,肯定会背上不光彩的黑锅,对发展就很有影响,有机会一定请姜书记等人到市区好好聚聚。姜照光知道张富贵话里的意思,心里说要不是我帮你压着,你这次肯定完蛋了,操他妈一到乡镇家伙就管不住,把很多人想而不敢下手的女人压在身下,当然有人不服气举报。嘴上很大度的说:“到了码头镇,就是我码头镇的人,如果被人举报出事,对我的名声也没什么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后来,张富贵又到别的领导办公室走了一趟,最后回到宿舍走进秦书凯的房间,狠狠的拍了他的肩膀两下,感激的说:“小兄弟,够爷们!”张富贵有着岳父的背景,他知道调查组调查的所有情况,也知道乡镇和每个挂职说了什么,如果不是秦书凯刻意的瞒着,顺着刘大明的话,也许真的就出事了。“都是兄弟!”秦书凯回答说,知道为了得到张富贵这句“够爷们”的评价,他的代价是很大的,那就是胡丽丽工作的事,刘大明再也不会帮助了。自己在调查组来的时候说了什么,刘大明肯定会知道的,现在的官场很多时候要求保密,其实真的说了什么,不会被保密的。大到常委会、小到单位的党组会,没有一句话能够保密的。那天,秦书凯接到乡党政办主任赵大海的电话,让他尽快回来,领导找有事。于是,和胡丽丽打着招呼,就骑着车往回赶。半路上,接到刘大明的电话,刘大明说:“小秦啊,现在市纪委来人调查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事,本来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市里的人要我们实话实说,为了对党负责,对自己的职务负责,对整个挂职队伍负责,我说了实话,调查组肯定也会找你谈话,作为老领导想关照你几句!”秦书凯就说,老领导请指示,肯定遵照执行。刘大明就说,我也没有什么要嘱咐你的,就是希望你能把看到的事对调查组实事求是的说出来,不参与个人的任何感情。当然,这样做,也是人事干部说真话做实事的表现。至于上次和你一起联系胡丽丽工作的事,我也要和你说几句,肯定没有问题,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时侯,刘大明肯定要安慰秦书凯,胡丽丽工作的事一直没有实际进展,秦书凯也问过几次,最近也不问了,说明秦书凯心里已经没有积极性了,就不会顺着自己的。无所求,肯定无所欲。秦书凯知道刘大明和张富贵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挂职队长竞争失败造成的,现在有机会了,肯定想打击报复。就在秦书凯想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接到金大洲的电话,金大洲说的话,让秦书凯想了更多。金大洲说,秦书凯,刚才市纪委和组织部找我谈了关于有人举报张富贵的事,不用证明我就知道是刘大明或者刘大明指示谁做的,是这个家伙常用的招数,我和几个人身受其害。我知道,最近为了胡丽丽工作上的事,你和刘大明走的很近,但是刘大明做任何事目的很强。秦书凯就说,周科长,胡丽丽找工作是我求他的,很多事我会知道如何做的。金大洲就说,刘大明为了个人的利益,也许会答应,但是在这关键时候,作为男人要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你背叛张富贵,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以后官场就没有人敢用你。金大洲后来说,秦书凯,你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以张富贵的能力,肯定会给你更多,即使暂时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