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灰烬皇冠
特色演示

灰烬皇冠
是什么样的

玄幻  |  殇未芩

的确,从外表看苏酥绝对不像,且不说身上这一副值多少,就说苏酥那一个巴掌大的小背包,那是LV的;随意的放置在桌子边上的那个手机,那是Vertu的。“和尚!”王谦呵斥了一句,苏酥跟他跟和尚都不同,他们认识是有两年了,也是朋友,可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王谦明白一个道理。朋友不问出处、交心不谈前程;能聊的来,能玩在一起就行了,苏酥既然两年都不说,这说明别人不想说。现在你和尚这么一说,还怎么相处。王谦接着道:“好了,好了。说那些干嘛。生活不易,咱们不也好好的活着么,穷开心也得开心啊。来喝酒。”随着王谦的话语,原本那种尴尬的气氛也消失了,和尚憨笑着道:“是,是,我罚酒,自罚三瓶!”“哎!我说和尚,你这么一个大个,怎么也学坏了啊。”苏酥拦住了和尚,瞟了王谦一眼,继续道:“酒不要钱啊。合着你是促进你的消费是吧。”这么一个玩笑,插科打诨之间,整个的气氛一下又和谐了起来。聊的都是有的没的。至于未来!那跟他们都没有关系。酒过三巡,三人都是能喝的主。转眼间,随着烤串的下降,两件啤酒也迅速的见底了。而时间也到了黎明了。这时候,街头的洒水车已经滴滴滴的响了起来。不远处已经出现了早餐点了。“好了。喝完这瓶,咱们就散了,各回各家!”苏酥这差不多七八瓶啤酒下来,也有了微醺的感觉。说话都有了一点醉意。可是,就在此刻,随着苏酥的话语落下,突然一道道刺眼的车灯照亮了这边,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前一后,两台黑色的奥迪Q停在了摊子前面。车门打开一共五六个精壮威猛的年轻小伙子在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士带领之下直接走了过来。眼镜男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笔挺的西裤,白色的短袖Polo衫,一看就是一种成功人士的感觉。眼镜男直接把王谦和和尚都给忽略了,径直走到了苏酥的前面,低声弯腰,带着一丝微笑道:“大小姐,要不是您今天又取钱了,我们还找不到这里。出来两年了,大小姐您该回去了。董事长和夫人都天天在想着您呢。”“大小姐?苏酥?”和尚直接就懵了,一脸的茫然。王谦扯了一下和尚,开口道:“来,和尚,我们喝酒!”苏酥此时的神情却是无比的复杂,王谦甚至都能看出她眼神之中的挣扎和犹豫,可下一刻,苏酥的神情坚定起来,不屑道:“你们谁啊。我不认识你们。你以为开个豪车,说个大小姐就可以骗我上车啊。觊觎老娘美貌的人多了,你算老几。”眼镜男丝毫没有生气的感觉,微笑着道:“是、是,大小姐聪明睿智,要不然董事长也不会放心啊。可既然已经找到您了,您要是不回去。我怕是没法跟董事长交待啊。”苏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道:“滚开,我要回去休息了!”随着苏酥的动作起来,眼镜男也是面色一变,沉声道:“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请大小姐上车!”就在此刻,王谦和和尚同时站了起来,王谦的神情也冷了下来,刚才这一幕他看得真切,苏酥的背景、家庭他跟和尚都不清楚,可看得出来应该没假,眼镜男那种恭敬也不是装出来的。苏酥的话语之间显然也是认识他们。可是,那又如何,他不认识。此时此刻苏酥才是他们的朋友,苏酥要是想回去,自然会回去。既然苏酥不想回去,作为朋友管你什么人。这就是王谦的处事态度和原则。只认人!一看王谦跟和尚站起来,眼镜男立刻就眉头一皱,沉声道:“这跟你们没有关系。”话音刚刚落下,王谦就已经冲上去了,嘭一声闷响,王谦已经动手了,一拳出去,在对方还没有反应的时候就打在了一个保镖的肚子上,立刻就让对方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和尚此时也是一个侧踢过去,直接就让另外一个保镖倒飞出去了两三米远的距离。两人都相当的彪悍和勇猛,一出手就一人解决了一个,剩下的四个保镖立刻冲了上来,王谦左手一个格挡,挡住了挥舞过来的拳头。一个抬膝直接顶在了对方的肚子上,背后硬生生的受了另外一人的拳头。顺着这冲击力,王谦顺势往前一步一个侧身,一个肘击过去打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干脆利落的解决了战斗。随着王谦解决战斗,和尚这边也已经解决了战斗。看着全部倒地的保镖,眼镜男有些害怕了。声色俱厉道:“你们干什么?”“好了,张秘书你别怕。”苏酥开口了,看着眼镜男道:“回去告诉我爸,我会回去的。另外,这是我朋友,让我爸别来找麻烦,否则,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我说到做到。”说到这,苏酥对着和尚道:“和尚,你一个人收拾吧。”和尚还是那副憨厚的姿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没事,我一个人能行。都习惯了。”苏酥已经走到了王谦的前面。神色说不出的正式,微笑着道:“谦哥,我要离开了,你不送送我么?”王谦的手机虽然是老年机,可各项功能也还是一应俱全的,至少电话簿的功能还是很完善的,来电的显示是三个字——‘刘老板’。看着电话,听着铃声,如此反复的直到电话自动的挂断,可紧接着刘老板的来电又执着的响了起来。这一次,王谦还是不接,等到了第三次来电的时候,王谦终于是慢慢悠悠的接通了电话。电话一通,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王大师,您可总算是接电话了,您要是再不接电话。我都想要直接去找您了。”王谦此时却是淡然道:“那也得能找得到我啊。”这话王谦可真不是客套,也不是装。他不过就是在路边摆了一个看相、算命、测字、看风水的摊子而已。如今这年代,即便是道教名山、佛门圣境也鲜有那种大规模的相师摊点了。那种名山大川的摊位那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跟王谦这种野路子是无缘的。所以王谦摆摊往往是流动性的。确切的说,哪里没有城管,王谦就有可能摆在哪里。有时候甚至是晚上出摊都有可能。这也是王谦为何给人留下电话号码的原因,对自身的能力王谦是自信的。做久了,自然能有回头客。这如此直白的话语,顿时让电话那端的人无比尴尬,讪笑了一下,刘老板继续道:“王大师,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说我能小赚一笔。果然应验了……”刘老板直接把那些直话给忽视了。反而开始吹捧了起来。王谦的嘴角已经带有了一丝微笑,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其像他这个行业,谁没事给自己问候啊。所以,王谦直接道:“废话少说。说正事吧。”刘老板再次被怼了一下,却也不再废话了。压低了气势,满嘴的阿谀和奉承,道:“王大师,你可要救我啊。”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之后,王谦直接出门了。不要说什么大师架子。温饱都没有解决何谈架子啊。

宦妻之摄政王妃
中文版下载

宦妻之摄政王妃
功能玩家

玄幻  |  雨寒

“俺,俺没钱。”回答售票员的是支支吾吾的林玉芳。车厢里瞬间静了下来,全车的人目光“嚓”的一下集中到了林玉芳的身上,林玉芳的脸一下变的通红。“你说什么?”售票员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侧耳倾听的样子。“俺没钱……”林玉芳的头快低到了肚子上,声音更是小的象蚊子叫。不过现在车厢里静的很,售票员还是听到了。“没钱坐什么车。”售票员没好气的道:“下去。”售票员那比丨警丨察还彪悍,比法官还不容置疑的口气,让林玉芳一呆,随即这个胆小怕事女人快哭了。可她没有下车,而是她可怜巴巴的看着售票员,哀求道:“大姐,求求你了,俺真的没钱,就带俺一趟吧,俺,俺这是回家。”车厢里传来轻轻的笑声,或是不相信,或是看笑话,或是嘲弄,很多人笑眯眯的看着这边。“切,谁不是回家?你回家我就该不要钱白拉你啊?这里所有人是不是我都不要钱了?大姐?谁是你大姐?赶紧的,给我下去。”售票员高傲又不屑的说着,伸手就要拉扯林玉芳。“住手。”李小亮再看不下去,伸手挡住了售票员的胳膊。“她的票钱,我出。”李小亮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钱包,拿出二十元,递给了售票员。“小亮!怎么是你!”林玉芳惊喜的叫起来。李小亮感觉胳脯一紧,接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弹性触感从胳脯上传来。他低头一看,发现林玉芳抱住了自己的胳脯,那傲人的胸正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胳脯上。顿时,李小亮差点流鼻血!看到了李小亮的动作,林玉芳一下意识到自己动作不妥,连忙松开了胳脯,脸红红的抚了下鬓角的头发,很不好意思的说:“小亮,没想到碰到你啊。”虽然是不长的接触,但这接触却是绝对意外。李小亮甚至感觉有股电流从胳脯一下传到心里,等林玉芳松开他,他才反应过来,心里甚至有一点点失落的感觉。定了定神,李小亮轻咳了一声:“嫂子,我也没想到碰到你。”车厢里的人都转回了头,不过很多人在偷偷的瞄着林玉芳同那李小亮,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售票员伸手拿过钱,撕了张票扔给林玉芳。虽是拿到钱,但她心里不顺走了两步终究嘀咕一声:“有男人付钱装什么蒜,真是浪货。”李小亮脸色一沉,正要说话,却听到迷彩服哼了一声道:“什么素质,什么服务态度!卖票就卖票,胡乱说什么屁话。”售票员脸色难看,但她看出迷彩服的样子很不好惹,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李小亮有些愕然。李小亮没有想到迷彩服会打抱不平说出这话,虽然刚才迷彩服很关注林玉芳,但刚才林玉芳说没钱买票时他并没有站出来。刚刚他故意等了会让林玉芳受了刁难失面子,就是想看看迷彩服会不会有什么行动,可到最后迷彩服也没有站出来。现在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了?李小亮诧异的看了一眼迷彩服,却与迷彩服的目光正好撞上。迷彩服并没有做出热情搭讪的表情,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目光里透着赞赏。李小亮也礼貌的点了下头,心里寻思,这样纯正的目光应该不是坏人,但又想坏人不一定就能从表面看出来。不知道是心态的问题还是怎么的,李小亮总感觉这个迷彩服同其他人不同,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戒备。“小亮。”林玉芳轻唤一声,打断了李小亮的思绪。李小亮抬起头,看到林玉芳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明白,她想同自己坐在一起。“嗯,嫂子你等一下。”李小亮回了一声,便转头向身边的乘客请求换座。坐在他边的人倒也识趣,笑嘻嘻的同林玉芳换了位置,暧昧的两人之间转来转去。林玉芳坐到李小亮的身边,重重的吐了口气,紧张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看着她的样子,李小亮笑了笑,他突然感觉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嫂子,似乎象一个小妹妹一样需要人呵护。他从包里拿出一瓶雪碧递给了林玉芳,林玉芳没客气,伸手接过去,拧开瓶盖子就向嘴里送。李小亮一愣,他发现林玉芳喝的是自己喝过的半瓶,包里原来有两瓶,他拿错了。“等下嫂子……”林玉芳喝了一口,却没有吞下,嘴巴里鼓鼓的,很不解的看着李小亮。“那个,我喝过的……”看着林玉芳那鲜红带着水珠的红唇,李小亮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这里面有我的口水啊,这算不算喝了我的口水,间接接吻……“嫂子,我拿错了。”李小亮咽了口唾沫,拿出那瓶新的雪碧。“没……事……”林玉芳低声说,脸又红了起来,她大概也想到了口水的事。“你还是喝这个吧。”李小亮说着,把新的一瓶雪碧塞到林玉芳手里,并从她手里拿回自己的那瓶。两人坐的很近,动作不大,却免不了接触。一拿一送之下,李小亮的手碰到了林玉芳的手,两人象是触电一样,同时缩了一下。真的有点酥麻。李小亮心里道。同时,他又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自己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会这么敏感?李小亮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林玉芳脖颈处的雪白,却见林玉芳抬头看向他。心里有鬼的李小亮,连忙拿起手中的雪碧,掩饰的猛灌了两口。不对,这雪碧……似乎,有好闻的香味。李小亮猛然想起,这是林玉芳刚刚喝过的!一时间,两人之间变的有些尴尬,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存在翻腾……“咳。”最先开口的,居然是林玉芳,她轻轻咳了一下道:“小亮,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学校……我提前实习了。”李小亮感觉自己脑子木木的,顿了一下,才想起先前自己想好的谎言。“啊,提前实习,你真厉害,现在毕业的吗?现在就实习了啊?”林玉芳有些惊叹的道。“是啊。”“就说嘛,小亮可是咱们的大才子,什么都比别人厉害。”“嫂子,看你说的,我哪是什么才子,不过读个大学而已。”李小亮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他是真的纠结,真的不好意思,不是谦虚。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没有拿到毕业证的事要是被义父知道了,会怎么样。说起来,李小亮的挺有名。不光下林村,就是上林乡、平罗县都挺有名。平罗是穷县,同上江市比起来,最少落后三十年。可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讲究文化。平罗县高考成绩一直在中江省都是上中游,特别出了一个李小亮后,这样的趋势更是厉害。李小亮的义父李忠军,更是仿佛比以前年轻了十岁,脸上也有红光了,说话也响亮了,走哪里头一句都是“我家的那小子”。可被开除的这事只能瞒的住一时,不可能瞒的住一世。李忠军把李小亮当成了他这一辈子的成就与精神寄托。如果被开除的事被李忠军知道了,李小亮不知道李忠军会被打击成什么样。虽然李小亮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李忠军却在意,而李小亮又十分在意李忠军。

黄泉朝华录
开户在哪

黄泉朝华录
登陆网站

玄幻  |  旎滢

  2。因材施教,改革学生培养模式。针对强基计划录取学生单独编班,配备有热情、高水平的一流的师资,提供一流的学习条件,创造一流的学术环境与氛围。针对强基计划学生定制高水平通识教育课程,提高专业核心课程质量,同时鼓励开展学科交叉、研究性学习,实行导师制、小班化等培养模式。为学生的充分发展提供条件,鼓励学生表现特长、发展潜质,追求卓越。

弗毕艾的职业生涯
app下载平台

弗毕艾的职业生涯
单机游戏下载

玄幻  |  涩悠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皇城签到八十年,那一年我出山了
app下载平台

皇城签到八十年,那一年我出山了
下载网

玄幻  |  七桦

虽然不是很帅,但坏坏的笑容还是很有魅力的嘛。只是看到那些经常出入酒吧的消息就是来气。“老家那边来了几个表弟妹,现在准备带她们去汉江大桥捕捉野生的软软呢。”这次终于是那个坏人的消息了。不过看到消息还是有点哭笑不得。自从自己在节目里说喜欢去汉江大桥发泄心情后,就经常有人说要去汉江大桥捕捉自己了。“那你捕捉到野生软软你会怎么做?”“我要把她带回家。”“哼哼,你把她带回家是不是要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哼哼,男人!”“怎么会呢,我是把软软捉回家天天唱歌给我老婆听呢。”“嘻嘻,怎么今天嘴巴那么甜?”“因为今天是例假来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只能这样哄你开心。”钱多多在旅游车上笑得好温柔,然后在外卖软件上找了红糖水的店,选好发过去。“你填一下地址,我请你。”“好的,谢谢老板。”金软软捧着红糖水,瞬间觉得原本每次都会有点痛的坏习惯不见了。看着钱多多之前发来的相片,用手指摩擦着手机屏幕。低声叹息:既然你自己都说不会有结果的,你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呢?“哎呦,我们小个子队长思春啦?”作为长期住宿舍的三人组金软软,小太阳,帕尼。刚才软软在沙发玩手机那种状态她们都看的一清二楚,只是想偷看跟谁聊天时却给她机灵的躲过了。“请你喝东西还那么八卦干嘛?”小太阳装模作样的感叹现在的女人有异性没人性,抱着帕尼表演着刚才软软那痴女的模样。“懒得理你,我出门了。”这个时候一直呆萌呆萌的帕尼弱弱的问了一句:“软软,今晚要给你留门嘛?”“滚蛋(* ̄m ̄)!”软软去到电梯门口还能听到房里两个疯女人的笑声。“多多导游,这里哪里容易碰到我们软软努那呢?”钱多多翻了个白眼,他怎么会知道哪里能碰到金软软。更何况下午碰到金软软的概率,还是不说了,免得扫了她们兴致。“你们注意了,看到戴着口罩墨镜帽子的多留意一下,分分钟你就碰到你的偶像啦!”钱多多一边瞎扯淡,一边回复着小萝莉的信息,作为一个老导游,一心二用早已经是熟能生巧的技巧。当小团友拍照时,钱多多才好拿根烟偷得浮生半日闲。金软软其实已经看到那个男人,默默跟着他走了一段路。听着他不时的讲解着汉江公园,还有一些旁听而来的八卦感到好笑。虽然软软中文不太好,但有一些还是听到了。比喻那个坏人不是说自己是咖啡店店员嘛?怎么别人都叫他导游?名字不是叫李寻欢嘛?怎么别人叫他多多导游?如果不是软软专门走到他前面认真观察了一下,还拿出手机里的相片互相对照,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就是跟她网恋一年多的男朋友。想到他经常说的:出来混一定要取好外号!连名字都是假的,你对我还会是真的吗?本来兴致勃勃过来撞一下偶遇的,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金软软看着汉江,突然感觉好可悲。虽然知道了网恋不靠谱,虽然知道这个男人靠不住。可是无意中得知居然连名字都是假的还是感觉自己好可怜。也对。毕竟他天天都说自己是半岛少女的梦,也曾经开玩笑跟自己说过他是一个大玩家。只是,为什么自己还会抱有一丝丝希望?金软软,你好傻啊。“多多导游?”钱多多收到小萝莉的消息时较忙四处张望,这是要奔现了嘛?不会是坦克f吧?只是广场这里虽然人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少,毕竟这里游客还是蛮多的。“不用找了,我已经走了。”“我知道网恋不靠谱,只是没想到你连名字都是假的。”钱多多心颤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难不成还要把心挖出来给她看不成?“我好累(′;︵;`),先这样吧…”久没有拨动的心,钱多多知道它动了,虽然波动不大,但那种痛苦他经历过,他明白,那是心疼的感觉。弹视频,拒绝,弹语音,拒绝,继续弹,继续拒绝。好吧,成年人哪有那么脆弱,把手机放回口袋,刚巧旁边有个街头歌手刚唱完一首歌。钱多多摸了一下旅游团一个比较文静的姑娘的头,轻声的说道:“你不是很喜欢软软的歌嘛?我唱给你听。”小姑娘不懂为什么一直都很阳光的导游哥哥突然变换的心情,只是用力的点点头。在付出半岛币获得了唱歌的机会。钱多多扫视了一下现场,感觉每个人都不是她,又或者每个人都是她。“我不知道你在不在这里,但我想唱首歌给你听。”“听得见吗?”“轻微的伤痛也会流泪内心在呼喊走过你身边经过你面前我的世界就只有你…”钱多多唱歌水平顶多就是ktv麦霸那种,但唱歌分两种:一是按技巧,二是按情感。钱多多不能够确定谁是他网恋了一年多的小萝莉女朋友,但他能够肯定今天他们在人海中相遇了。轻声吟唱着这首歌,人一生中会大概会遇到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所以你走丢了,我不怪你。我怪的是,为什么不出来见一见呢?“在你面前真的连呼吸都会停止你对我如同缘尽一般仅仅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就这样离我而去的你就连一步再也无法靠近让我彷徨让我流泪像个傻瓜像个孩子…”为什么ktv麦霸唱歌虽然没达到专业标准,可是大家就会觉得他投入了情感。那一声声呐喊,那青劲爆起的吼唱,低音时那微微的哭音都会不自觉的打动人心。渐渐的周边本来想走的人停下来脚步,轻声交谈的人们也安静倾听。虽然语言不通,就连旅游团的小伙伴们都默默的拿出手机拍照。钱多多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小萝莉,毕竟一年多的无话不谈的人,就算没见过面,也是不可替代的一位吧?他曾经想过两个人见面一定是在温馨的咖啡馆内,两个人还没有说话就认出了彼此,然后轻声的问候着:“你好。”“渐渐地走近有一点点胆怯却依旧无法阻止这份爱默默地站在远处仅仅是远望着你也算是爱了吧也许这等待这思念即使摸得到即使听得到也会被忽视吧.”钱多多能想象到小萝莉今天或者怀着喜悦的心情打算给自己一个惊喜。她渐渐的走近,才发现,现实原来跟网络是会有欺骗的。或者她今天只是纯属的路过,然后看到钱多多的时候,打招呼的话可能都已经来到了嘴边。可是,最后,还是没说出口。“距离越来越近有一点点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