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银河男团育成计划
    中文版下载免费

    银河男团育成计划
    玩法安全

    玄幻  |  寒凛言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现在的我也只是刚刚认识你,我目前这个状态对你又不了解,我还是听你多说说吧。”“那我就说说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追的我吧。”周婷美矛盾了,她直觉感到车祸有点蹊跷,那天晚上林文峰和她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广州,为什么夜里会在河西市郊出车祸呢?所以她既想着林文峰能早日恢复记忆,又有点期待林文峰最近几天的记忆永远也不要恢复。和林文峰在一起虽然物质上差了一点,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能被一个男人当作小公主一样呵护,任谁也难也割舍,偏偏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凭什么别人长得还不如自己,找的男人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殊不知,人与人之间最怕如此比较,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到了周一,医生安排他去换了头上的绷带,检查了一下伤口,愈合的很不错,重新包扎了一下,不过没有像原来那样左三圈右三圈还绕着下巴缠起来,换了一个网兜像瓜皮帽一样盖在头顶,两条细绳连着,在下巴下到了一个结。何医生对林文峰说道:“头部外伤已经在愈合了,等下再去做个磁共振,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下午或明天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何医生。”林文峰回到病房看了一会昨天朱胜杰拿来的资料,护士拿着单子陪他去检查,磁共振的片子何医生看了没什么问题,问林文峰是下午就出院还是等到明天,林文峰当然越早越好了,何医生让他下午来拿出院小结,明天自行办理出院结算。中午梁淑华又做了几个好吃的送来,听说明天能出院,也是一脸高兴。昨天周末周婷美来陪了一天,跟着林文峰在医院了转了几圈,说了一天没营养的套话,见他除了头上的绷带,压根不像是个病人,所以今天周婷美去上班了。梁淑华这二天看出点端倪,小俩口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儿子话很少,媳妇说的也不多,梁淑华对媳妇不是很了解,但是对儿子却知根知底。自己儿子不算太聪明,但是做事认真,不是个没头脑的人,凭周婷美的长相身材工作单位,儿子即使啥都忘了,但名义上周婷美还是他老婆,他的牢牢抓住才对,这么蜻蜓点水若即若离的模样不大对劲啊。“小峰,马上出院了,回家后我们也要回北口镇了,你跟小美之间这么不理不睬不行啊,你是男的主动点,以前的事暂时想不起就想不起了,你就换个花样再追一次呗,她是你媳妇,你害什么羞呢?”“妈,我不是害羞,我觉得有点想不通,从你们那了解到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家庭情况,凭什么她会嫁给我的,我是怎么追上她的。”“你想那么多干嘛,等你记起以前的事不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感情可以培养的,你记住她是你媳妇,条件又好,结婚至今也没听到你们吵嘴干架的,下班回家多聊聊天,没话找话呗,过几天估计就熟悉了,我们那个年代媒人带着见一面就结婚过日子的男男女女多的很。”梁淑华其实是想提醒儿子,就算周婷美有点娇气,城里人嘛,多少有点看不上农村的,但是他们是合法夫妻,儿子结婚该花的钱都花了,可不能打了水漂,早点生个小孩就没有夜长梦多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我身体没毛病了,主要是保持心情愉快,早日恢复记忆,听我们经理说工作上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呢,是我家里的又跑不掉的,你别担心了。”林文峰看到父亲没怎么说话,又把话岔开:“爸,我看了我们公司的资料,像挖机铲斗车压路机打夯机,我们主要是生产销售这一类大型建筑设备,你们机械厂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东西还是有点关联,你们的除尘设备虽然说不能范围用在建筑上,但还是有几个小产品能用的上的,“比如买我们砂石分离机、滚砂机的客户肯定对你们除尘设备感兴趣的,回头我留意一下,如果成了,到时候你们厂长得给我分成啊。”林桂平现在分到保卫科,对厂里的销售大事不关心了,摆摆手说:“厂里的事自有厂长副厂长负责,你把自己厂里的事情办好,等到有余力时候顺便再考虑。”“恩,我知道轻重,我是说有机会我会留意一下,花不了多少精力的。”林文峰也不多说了,专心吃饭。梁淑华接过话对林文峰说:“你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帮帮你你大姨家的晓玲,她也在河西,好像在一家医药厂卖药的,这几年她们药厂效益好的很。“听你大姨说,晓玲在河西买了房在装修,年前准备一家都搬过去,也就前几天在镇上碰到你大姨才知道的,回家我把晓玲电话找出来告诉你,你们年轻人能聊到一块去,还能交流交流买东西经验呢。”林文峰知道母亲梁淑华有个堂姐梁淑艳,她二人年纪相差一岁,姐妹俩打小一道长大,感情深厚,当年梁淑艳家境比她家境好,嫁到隔壁蓝山县马渡镇,丈夫杨文博在镇医院上班。因为她结婚比梁淑艳结的早,林文峰比梁淑艳的大女儿杨晓玲还大二岁,杨晓玲下面还有个弟弟叫杨腾飞,目前大学快毕业了。杨晓玲大学上的就是河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杨文博托老同学帮忙,把女儿送到河西一家大型药业公司春兰药业当了一名医药代表。林文峰他表妹杨晓玲遗传了她母亲精明能干的基因,人长得也不错,个子高高的,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所以他俩不是太熟。最近的一次见面就是林文峰婚礼上,当时杨晓玲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带,将她丰满的身材衬托的很性感。“妈,你说大姨和大姨夫是怎么想的,他们家又不是很缺钱,干嘛把晓玲弄到医药公司去当个销售?整天在外面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推销卖药抛头露面的,他们放心吗?”“上次听你大姨讲,是晓玲自己选的,原本是想弄到镇医院的,她自己不愿意,后来正好有那么一个关系就送到药材公司了,听说卖药也不错,收入挺高的。“前一阵刚刚在河西买了一套平方的电梯房,多万呢。你结婚买的平方房子也不过才万,就把我们家掏空了,要不是最近这几年攒了点钱,就这房子都买不起,上次你跟我说你现在工资多了,小美跟你差不多吧?”“妈,你看你,我现在人都不认识,哪还知道她工资多少呢?”林文峰苦笑应对,“不过我们老大要去当副总了,准备提我当部门老大,到时候公司也得升,其实我们销售主要是业绩提成,原来普通销售员提成很少的,但是当上经理工资马上提高不少,所以我觉得以后赚钱机会多的很。”林桂平接过话语:“不管赚大钱赚小钱,首先要合法,再者合规,最后合理,合肥呢就是国家法律不容许做的事情不要做,特别是行贿,逮到就要进去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别人做不做你不要眼红,你不能做。”“知道知道,就算送,也轮不到我去送,级别不够呢,我这个级别的也就是送送烟酒联络联络感情的,达不到犯罪的标准。”

    一方叶世界
    ios版游戏

    一方叶世界
    下载排行

    玄幻  |  银霜

    我看见王神仙跳了会,忽然停下来,李队长在旁小声说:“神仙还没有来。”王神仙又唱起来,“天上仙,半边天;地上熊,人见灵;黄皮精,送口中;白蛇精,亮晶晶;河水边,湿了天;岸边草,**早;天灵灵,地灵灵;人见情,真聪明;神仙到,快快到。到了吗,现在到。还不到,那钞票;没钞票,吃馒头;没馒头,吃鸡头;没鸡头,吃狗头;啥没有,转头走。不要走,留神口。问我事,马上有;改日来,不放手;拽衣服,拉胳膊;抱大腿,拦腰子;拉耳朵,捋胡须;都是人,都是仙;先是人,后成仙;仙中仙,人上人;求祖宗,快来吧;求神仙,下来吧;住在哪,堂口上;堂口有,心里有。来了来了,这回来了。.”王神仙正唱着,突然眼皮上翻,白眼珠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看上去很吓人。王神仙开口说话了,声音都变了,他问我们来求他有什么事情。李队长慌忙示意我们要肃静。我看见李队长恭敬地说想求上仙保护崔刚平安无事,能早日回来。崔刚就是我们的崔大队长。王神仙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崔刚只是受些磨难,不会有事的。有句话说的好:“信侧有,不信侧无。”我们听到后放下心来,我们相信崔大队长不会有事的。王神仙说完话,立刻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过了会,他从地上做起来,对我们说刚才上仙说的话可听清楚了。李队长急忙点点头。李队长说来的急,没有带礼物给上仙,等过几天再来答谢。王神仙说到六月六再来谢神吧。我们出了屋子,回到我们林场。林青惊讶的说道:“那条小黄狗不见了。”我们从王神仙的家里出来,我看见众人走起路来就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我也感觉到有些头晕,分明是下午了,太阳看上去却在东方。我怀疑刚才是不是看王神仙跳唱时转了向。我随着他们回到了林场住处,林青在前面说小黄狗不见了。我们急忙在院子里找,最终也没有找到。我们怀疑小黄狗是被那伙人偷走了。我们一边辱骂那伙缺德偷狗人,一边进了屋。我们这些人总共有三个小分队,我们是其中一个,也是第一分队。另两个分队离我们远些,在同一条山谷里。崔大队长和我们李队长最好,又是一个村子出来的,所以他就住在我们的小分队里。这个时候其余两个小分队也得到了消息,都领着人纷纷过来,我们把事情经过叙说了一遍。二队长是个性情温和的南方人,姓雷,都叫他雷队长。雷队长说他在松花江区里有熟人,可以去试试。三队长是长春人,也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性格豪爽,说要不然我们领着人一起去找那个胡区长理论。李队长说他刚才去求了王神仙,要不稍等几天看看情况再说。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等。期间我们休息了半天,然后又上山砍树去了。在第三天的上午,我无意间看见在一棵大树下草丛里,躺着一个动物,黄色的皮毛。我以为是黄鼠狼之类的动物,便喊着王哥和林青去捉。当我们到了它跟前的时候,我们都吃了一惊,这个小动物原来是我们那条丢失的小黄狗。我急忙下腰把它抱起来,林青喊道:“血”。我看见它死了,从它的肚子里向外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我急忙把它放到地上。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条死去多时的小黄狗居然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正北方跑去。我们紧紧跟在它的身后,大约走了一里路,小黄狗忽然消失了。我们有些迷惑,我看见我们来到一座坟墓前。这座坟墓分明就是那个女子的坟墓。我们躲都来不及,真没想到居然又回到了这里。我们面面相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的小黄狗被那个女鬼吃了,现在又把我们招引过来。想到这里,我急忙提醒大家赶紧走。我的话刚说完,树林里刮起来一阵大风,大风席卷着地上的灰尘,吹得我们迷了眼睛。不一会,这里灰蒙蒙一片。我们一边揉有些疼痛的眼睛,一边向后退,可是在这灰蒙蒙的树林里,我们显然迷了路。王哥在我身旁说这该死的大风,吹得我们看不清路了。模模糊糊之中,我们摸索着回去。我感觉到身后有人用手摸我的肩膀,我有些纳闷,我的身后没有人了啊,林青,王哥,李队长,小何等都在前面。我忘记了别人说过遇见鬼摸后背不要回头,不然会很惨的。我忍不住回头,猛然看见面前站着那个女鬼。只见她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了,隐约露着身上发黑肿胀的肉块,这些肉块仿佛是被利刀切割了一样,只有少许皮筋连在身上。她每动一下,身上的肉就颤动一下,同时露出白森森的白骨。我啊了一声,林青回头看,当时吓得惊厥了过去。好在李队长胆子大,他把林青背在背上,我们快速地后退。我心里也是一惊,我看见这个女鬼脚跟离地,轻飘飘的跟着我们。我心里着急,便不由自主的默念《金刚经》上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我念了几遍,发现这个女鬼停在面前,没有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不停地念,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我忽然想起了那张狐狸皮,那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了狐仙,她说她要给我做师傅。我想她要是我师父该多好啊,我就不用再怕这女鬼了。我刚想完,就感到全身发热,脖子后发凉,还打起哈气,不一会流鼻涕,淌眼泪,耳边还感到有呼呼的风声,我想是不是那个漂亮的狐仙来了。说来奇怪,我眼前原本灰蒙蒙一片,根本看不清楚路,现在却看得一清二楚。我发现我们的身后有一个大坑,这个大坑是我们当初蓄水用的,现在里面几乎没有水了,不过一不小心掉落下去,会被摔坏的。我急忙对李队长说我们要向左走。我们奔着来路向回走。那个女鬼发现我们找对了路,便快速的冲过来。我急忙高声大喊“摩訶般若波羅蜜”,女鬼伸到我面前的手抓停住了。我看见她的眼里散发出怨恨的目光。我想她一定是个枉死鬼了,不知道有何怨愤,苦苦逼着我们不放。{枉死鬼:多发生在女子身上,为遭受冤屈而死。其间分为种,一是厉鬼,阳气弱者见到必死,直到杀死者的冤屈达到其冤屈等量,才能平息。二为求鬼,请求见者帮忙伸冤,碰见者要量力而行}我们快速的后腿,她就紧跟不舍。“噗通”一声,我感觉身子一沉,接着身子又浮起来,飘落在地上。我发现我掉进了一个捕获猎物的陷阱,但是不知道为何又飘了上来。如果我掉进去,那里面插满了尖尖的树枝,会把我穿透的,我惊得出了身冷汗。那个女鬼趁机恶狠狠地扑了上来。我想玩了,我要去见我的家人了,早见晚见都要去见的,只不过我还没有完成母亲临死前的心愿。我原本打算把母亲的病治好,在去读书上大学的,现在一切都玩了。这个时候,林青醒过来,他看见这情景,又尖叫了一声晕死了过去。李队长侧对着女鬼骂起来:“你个比养的女鬼”。

    一灭一生
    app下载

    一灭一生
    软件下载app

    玄幻  |  姗玫

    “有名,何止是有名!”下一秒,苏若冰的语气突然间变得急促了起来:“你竟然不知道他?”“还真不知道。”林轩苦笑了一声。林轩常年呆在国外,国内的事情除了一些国家大事以外,林轩当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这位安老……算是一位人。”此刻苏若冰的情绪似乎也是平静了不少,接下来只听他缓缓道:“他本是江海市的人在江海市做生意发家,不过后来前往燕京市发展生意越做越大,后来甚至到了全国都算的号的程度。”“这么厉害?”林轩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的说道:“不对啊,这老大爷既然这么有钱,到银行排号怎么还排到了那死肥猪的后边?”“或许是他与花期银行没有多少业务吧。”摇了摇头,苏若冰淡淡的说道:“不过应该与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也有很大关系。”“啥?”此时林轩心也是有了一些好。“在几年前,这位安老突然间将自己绝大部分财产都捐给了社会公益组织。”苏若冰凝声道。“啊?”此时饶是林轩也是吃了一惊,刚刚那个老大爷竟然这么有魄力?“他捐了多少钱?”心一动,林轩凝声问道。“具体的不知道,但是那位安老曾经的家产真的是很大……他把绝大部分财产都捐出去,那数字绝对是少不了。”苏若冰摇了摇头:“当时这件事甚至在全国引起了轰动。”“这么厉害?”听着苏若冰的话,此时林轩也不由对刚刚所见过的那位老大爷心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情。有钱的人做一些善事这是很正常的,而大多数有钱人捐钱并不真的是为了做好事,而是为了图一个好名声。只是这位安大爷能把自己绝大部分财产都捐出去,那又是另外一码事了。“我听说这其似乎有什么隐情,似乎是和这位安大爷的儿子有关系,但是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了。”犹豫了一下,苏若冰缓缓说道。“随便吧,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林轩笑了笑:“不过那位安大爷倒是个真不错的人,以后可以常联络一下。”“那是你自己的事了。”苏若冰淡淡的说道。所有的线路都是苏若冰早设计好的,刚刚林轩二人所在的那家花旗银行离沃尔玛超市的确不远,没到十分钟左右林轩便是将车停入了超市的地下停车场。“你在车里等我,我去买一些东西,一会会有人来和我们换车。”车刚刚停下,苏若冰便立刻对林轩说道,说完苏若冰直接走下了车。一时之间法拉利当只剩下了林轩一个人,回想起之前苏若冰那有些伤神的样子,在想到一会要去的地方,林轩一时之间忍不住的自言自语道:“到底咋回事呢?”“莫非这小妞有什么亲戚朋友吸丨毒丨了不成?”“我靠,看他那紧张的神色,丫不是他男友吧。”林轩忍不住的撇嘴道。虽然苏若冰一直不待见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心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林轩心竟然忍不住的升起一丝丝醋意。不过在林轩自言自语的时候,林轩突然间发现不远处缓缓行驶过来一辆非常普通的捷达车。接下来捷达车找了一个空位停下了,林轩的视力极好,能够通过车窗看到此时那捷达车里坐着的是一名年大汉。当看到那年大汉的时候,林轩的双瞳忍不住的微微一缩,虽然二人没有近距离的接触,但是林轩敏锐的感觉到这年大汉绝对不是一般人,原因在于眼睛!这世界有一种人即使相隔甚远,但是只要你能够看到他的眼睛会发现他的眼总是带着一丝凌厉,好像是刀锋一样!而在林轩打量着这大汉的时候,这大汉也是同时感应到了林轩!尤其是当他注意到林轩所坐的车之时更是双瞳忍不住的一缩。接下来这大汉犹豫了一下,便是缓缓走下了车,很快这大汉便是在林轩的视线当消失了。看到这一幕,林轩忍不住的笑了笑,面带着一丝深深的笑意。而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之后,林轩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而在林轩嘴角颤动之时,一把黑洞洞的手枪直接放在了林轩的一旁的车窗。“你是什么人?”冰冷的声音从年大汉的喉咙当吐出。“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什么人?。”林轩一边笑着,一边摇开了车窗。“你为什么会在小姐的车?”年人此时虽然手握着枪,但是却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你是长`腿美妞家里的人?”林轩眉头一挑,笑着问道。“请你对小姐尊重一些!”闻言,年人眉头立刻一皱,接下来握着手枪直接向前逼近死死的贴紧了林轩的太阳穴:“你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感受到枪身与自己的皮肤接触,林轩的目光一瞬间冷了下来:“看在你是长`腿美妞家人的份我给你一个忠告,我最烦别人拿枪指着我你赶紧给我拿开,否则后果自负。”听着这话,年人顿时一恼,不过当他注意到林轩那冰冷的目光之时,身体依旧忍不住的一颤。虽然手握着枪手指更是已经放在了扳机,但是不知道怎么,年人心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眼前这个少年,绝对有办法制服自己!“江叔,你们在干嘛?”而在气氛无微妙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声音在这年人身后响起。听到这道声音,年人怔了怔,接下来转过头去眼闪过一丝诧异:“小姐?”毫无疑问,刚刚说话的人自然便是苏若冰,此时苏若冰手里带着几大包东西面带着笑意的走了过来。只不过当他看到年人手的枪之时,整个人立刻面色一变:“江叔叔,你在干什么?”“小姐,这个人你认识?”这时,年人撇了一眼林轩凝声道。“认识啊,他是我们公司的保安。”苏若冰此时面带着一丝焦急之色,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江叔叔和林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江叔叔连枪都拿出来了?心这么想着,苏若冰立刻横了一眼林轩,以她对年人的了解,如果林轩没惹他的话,像他这种办事沉着冷静的人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把枪给掏出来的。“林轩,你哪里惹到江叔叔了,快给江叔叔道歉。”心这么想着,苏若冰立刻看着林轩低声道。闻言,林轩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一边指着头顶的枪一边说道:“我说美女,你看我们两个像是谁惹谁?”“小姐,你真的认识他吗?”然而在这个时候,这年人突然开口道。“认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年人如此的慎重,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苏若冰还是点了点头。“那没事了。”年人突然一笑,接下来缓缓将枪收了回来,接下来看着林轩:“小兄弟抱歉了,我不认识你又看到你坐在小姐的车,所以有些警惕。”无奈的耸了耸肩,林轩淡淡道:“算了,算我倒霉。”接下来这年人不理会林轩而是看向苏若冰低声道:“小姐,你跟我来一趟。”“哦。”苏若冰心带着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接下来放下手的东西随着年人走了过去。

    隐秘者教廷
    软件优势

    隐秘者教廷
    手机版手机版

    玄幻  |  冰烟莫薇

    很快三个人就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有档次的饭店,萧逸也很满意。“哥们儿不错啊,现在都奔着这个档次来了”“哥几个开心就好”前面萧逸和苏少杰开心的聊着,三宝低着头,脸色有点发白。三宝咬了咬牙:“哥,我....我有事和你说”。“行,兄弟你先进去,我和三宝说几句”“怎么了?”“哥,我的钱不够咱们在这里吃饭,还有.....还有就是我妹开学的学费还....”说到这里三宝低下了头,很是惭愧,生怕萧逸对他发火。萧逸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以前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吃饭,只要拉着三宝,钱都是三宝出。三宝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三宝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和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平时也赚不了多少钱,还要供妹妹上学,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就这个啊,今天这饭钱不用你出”“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以前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挨饿”萧逸重重的拍了下三宝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哥,我信你”三个人点了很多菜喝了不少酒,苏少杰喝的有点多,舌头都大了。“萧逸,够哥们儿,这家饭店我也没来过几次,你能带哥们儿来,你....你这兄弟我认定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对...对,不说这些,干”看着苏少杰喝的差不多了,萧逸笑着说:“阿杰,今天这顿饭还满意吗?”。“满意.......满意,相当满意”“那....那哥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啥事?”苏少杰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是意识还清醒,很是警惕。“哥现在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兄弟啊,不是我....我不借你,我的钱被老爷子卡的死死的,我哪有啊”“这样啊,哥哥也不能为难你”“哥哥哎,你太理解我了”“不说钱的事了,听说家里让你管理着一点生意。”“不是一点好不,我现在管理这好几个门店呢,只是忒没意思,还是和哥哥在一起有意思啊”苏少杰看着萧逸很是嘚瑟。“那现在岂不是你说了算”“当然是我说了算,我说东没人敢往西”“兄弟霸气啊,哥哥正好家里却几件家具,兄弟那里刚好有,放心钱以后一定会给你”萧逸突然拍着桌子大声的喊着,把三宝和苏少杰吓了一跳,周围的人也朝着他们看了过来。“兄....兄弟这.....这”“怎么,你说了不算?”“不.....当然不是,兄弟需要什么,尽管拿”苏少杰脸色涨红强笑着,面对周围人的眼光,要面子的他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兄弟,哥哥就知道没问题。服务员结账”“您总共消费五百八”“哎呀,出门忘带钱了,这....这”萧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服务员把目光对准了穿着光鲜的苏少杰。“阿杰今天你把账结一下,这钱和家具钱算一起,等哥有了钱一起给你”“没.....没问题”苏少杰感觉心在滴血,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萧逸这王八蛋这么坑。就在苏少杰结账的时候,萧逸一句打包,差点让苏少杰摔倒等结完账苏少杰酒也清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萧逸今天请他吃饭就没好事,刚开始什么借钱都是假的,目的是为了拿他的家具。然后家具拿到了,自己一顿饭钱也就没那么心疼了,这是一步步让自己往里面钻啊。要是刚开始上来就拿家具或者让自己结账自己肯定没这么痛快,五百多啊,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这王八蛋。最可气的是,苏少杰却有口难言,谁让他一口一个哥哥兄弟叫的那叫一个亲热。苏少杰这种毛头小子哪是萧逸的对手,就在他们三个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吃顿饭也不让老子省心,到哪里都能看到这破汽水,老子这辈子就毁在了这上面”萧逸心中一顿,停住了脚步。“萧逸,我先走了”“行,我等会儿去拉家具”萧逸内心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也顾不上和苏少杰虚情假意。当三宝把那个人住的地方告诉萧逸的时候,萧逸的猜测果然没错。之前那个人摔的汽水他看了,是八一厂产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来催款的供应商。九十年代是下岗潮,不少国有企业纷纷倒闭,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八一汽水场的汽水其实并不差,国企有个通病就是经验理念差,管理不完善,设备落后。这个人必须要去见,但是不能以现在的样子去见,需要搞一身行头,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改善下自己住的地方才行,这么简陋的住所,萧逸是一天也受不了。很快三宝就从苏少杰那里拉了沙发、柜子、桌子椅子这些家具,这个年代用上这些的人也算是奢侈,特别是沙发。“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你摸摸这手感”“行了,你都说了好多遍了,跟着哥以后这些都是小事,现在把墙刷一下,掉皮的地方要修修”“好勒”萧逸和三宝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有点家的样子了,萧逸看着也不错,三宝更是眼里面充满了羡慕。三宝因为有事就先回去了,和萧逸约定了晚上碰头。小七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这让她心里发慌。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萧逸,只是她推开门的时候,一下子被惊呆了。“妈妈,我们走错了?”丫丫大大的眼睛,看着屋里面。小七也急忙退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着急连门都走错了,只是她抬头看着门牌号,没错啊。这和她早上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雪白的墙壁,崭新的家具,看起来很是高档。和之前发霉的墙壁、空荡的屋子完全是豪宅和茅草屋的区别啊。“进来啊,愣着干嘛”“这是你弄得?”“不是我还有谁啊”“家具也是你买的?”“算是吧”小七都忘记思考了,揉了揉眼睛,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你赢钱了?”“来,你试试这沙发,我感觉坐着挺舒服的”萧逸没有回答小七的话,而是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好漂亮呀,爸爸,这都是你买的吗,丫丫好喜欢”丫丫扑在沙发上打着滚。“你是不是又赌了”小七非但没有惊喜,而是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没,就是找我一个朋友拉了点家具,他家是做家具的”“你还有这样的朋友?”“放心,真的没去赌。”萧逸很是无奈。“真的?”“千真万确”“呼呼,吓死我了。不过还挺漂亮,终于有了家的感觉。”“爸爸,妈妈,丫丫好喜欢。软软的”丫丫咧着嘴很开心,光着脚丫子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的。小七看萧逸的眼神格外的温柔,这个男人真的是变了。不管这些家具花了多少钱,这个男人总算是知道顾家了。

    游戏人生虚拟视界
    特色说明

    游戏人生虚拟视界
    下载链接

    玄幻  |  逸年

    秦书凯俯身将脸贴近小倩的脖颈,闻到一阵化妆品的浓烈香气,这种香气秦书凯很喜欢,是那种喜欢精心打扮自己的女人身上才有的芳香味道,许多时候,在理发店里,那些美容美发的女人经常是这种味道,夹杂着只有成熟的女人身上才有的阵阵诱人体香。身体的接触,肉实的感觉,让秦书凯内心的火一下子无法收拾,忽的迸发出来。秦书凯不容女人反抗,就把女人压在身体下面,他开始撕扯女人身上仅有的那点衣服,一边狂吻不止,女人拼命躲闪,抗拒着秦书凯雨点般的亲吻,下面却被更进一步侵犯了。女人没想到,自己被这个秦书凯侵犯的时候,身体里面的想法竟然起来了,这火会一下子烧的这么快,一边挣扎,心里一边矛盾着,自己还没谈好价钱呢?刚才接过几个客人,下面还有些疼,难道继续战斗?她的喉咙里不断发出无助的轻声挣扎,欲拒还迎的说,秦书凯,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我稍微休息一下好不好?秦书凯混重的男性气息很快让她迷失,有力的臂膀让她无法坚持,渐渐地小倩失去了抵抗的动力。秦书凯扒下她的武装后,几把扯下自己的武装,把昂扬的家伙上女人的大腿之间,接触的瞬间,女人立即放弃了抵抗,无奈地接受了勇猛的秦书凯,迎接着这个健壮青年的拥抱爱的抚。女人很多时候,身体的想法会背叛自己,身体的反应也欺骗不了自己,她实在太需要有眼缘的男人呵护和亲热,需要男人压住自己一次胡来的感觉,整天对着一些老男人强颜欢笑,女人心里早已不胜其烦。秦书凯轻车熟路就进到她的深处,喉咙发出满足的低吼。上身拱进了她的怀里,肆意地到处乱抓,寻找着快乐的感觉。此时的女人的火早已被勾起,一边享受着男人,一边尽力配合着男人的进攻。有经验的女人的身子太让人着迷了,在下面只要动起来就充满了无比的阴人,秦书凯压抑已久的强壮身体彻底开始释放,不断乱的乱抓女人的肌肤,寻找着沟壑山峰,他感觉自己就是在爬山一样,只是爬的是一座**山峰。秦书凯只觉得浑身燥热,女人的身体,让他无比兴奋,也更想显示一下自己作为男人的力量。秦书凯甚至能感觉到女人由于兴奋变得绯红的面颊,只是女人根本不做声,默默地承受着一波一波的冲击。越是无声,秦书凯越是受到大的刺激和鼓舞,浑身充满了战斗的想法。第二次秦书凯持续了很久,若不是女人实在勾魂,秦书凯甚至以为自己可以到天亮。可这次失算了,见识了一个真正女人的本事和温柔,不知道其他客人是否享受过女人这种待遇,反正他享受到了。很久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了,女人甚至兴奋得主动亲吻起秦书凯的身体,摆弄着男人的家伙,寻找着失去的乐园。以往与其他客人在一起的时候,小倩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快活过,大部分的客人年龄层次总是偏老的,自己是洗浴中心的头牌,出台的价格阻止了不少莽撞有力的年轻人点自己,可那些中老年男人的体力和冲击力各怎么能跟年轻人比较呢。女人紧紧搂住秦书凯,生怕男人飞走了一样,女人温柔地搂着秦书凯,抚摩着他的带汗的脸庞,在下面轻柔地来回摆动身体,有经验地磨蹭迎合着秦书凯的家伙,不愿意放秦书凯离去。秦书凯感受着女人的细心挑逗,本来就很膨大的物件在女人的不断调弄刺激下,一会就再次彻底兴奋了,年轻的家伙又昂扬起雄性的斗志,在女人的身体,冲锋不止。秦书凯有力地从腿弯处抱起淫迷的女人,两人下面交织,蹲在那儿沟壑。女人的身子完全离了沙发,随着男人的臂膀悬空听送着。秦书凯奋起冲锋,转眼就几百回合,毫无倦怠。“嗯,我的男人!”女人更是使出了千般手段,浪喘娇颤,玉体挂在男人身上,扒住男人的臀部,淫淫耳语。后来,竟咬住了男人的耳朵,这下几乎要了秦书凯的性命,立刻浑身过电般的滋味。两人快活的粘到一起,相互撕咬,却绝对不发出一声呼喊,深怕声音太大传出屋去,引起别人的关注。越是压抑,越是兴奋。女人甚至几次骑到了秦书凯的身上,主动磨动自己的下面,寻找最消魂的角度和节奏。秦书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彻底的放纵,没有见识过女人这么媚惑的技巧,呼哧呼哧粗喘不停,不服输地抽着,希望战胜女人。女人也一次次感受到了久违的畅快。女人就是女人,那种丰富的经验,那种柔情,那份的回吻,让秦书凯年轻的身体再次在女人不断挤压勾弄下溃败了。秦书凯再次宣泄出来,女人同样也没了力气,懒懒地搂着他,就那么躺着,感受着激情后的甜蜜。休息了一会,小倩用一直收手支起自己的头,看着躺在身边的秦书凯,很满足妩媚的说,以后要温柔点,人家可受不了,被你弄的很不舒服,一直疼……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以后如果秦书凯需要,只要有机会,还是可以找机会尽情的进区。女人往往喜欢两种类型的男人,一是有钱的男人,是通常意义上的好男人,和有钱男人在一起,锦衣玉食,风光无限。有些女人因为能和一个有钱的男人在一起,顿觉脸面生辉,身价倍增,于是乎幸福的找不见了北。把有钱男人划为好男人,并不是女人本身最原始最初的需要,而是社会发展进步的一种趋势。女人眼里另一类好男人则是威武强壮,英俊爽朗的男人,这种男人身上有一种原始的野性的美。这样的男人即使没有钱,即使不会跟在女人的后面不停的讨好献媚,女人也会义无反顾的喜欢,这种欣赏与喜欢,是从女人骨子里不自觉的生长出来的,是人类最初对异性对美的最原始的本能,也是女性身体的渴望。秦书凯温存着继续在女人身后掏弄,这个女人的肌肤雪白,不觉情动,亲上了女人的后颈香肩,大手随处游动,搞得女人没有办法,只好回身,陪着温存了好一会。快活的时候,时间总是短暂的,秦书凯感觉没过多长时间,还想抱着小倩黏糊一会,外头主事的已经在叫唤小倩了,又有客人点名要小倩服务。小倩尽管嘴里说着不舍的话,脚底下却跟抹了油似的,简单的套上衣服后,转身出门。秦书凯尽管心里不乐意,却也无可奈何,自己口袋里的钱只够消费一次的,没有了钱,在洗浴中心这种地方根本就寸步难行。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也穿好衣服,从洗浴中心里走出来,都说,情和色伤身,这话的确有道理,刚才快活的时候不觉的,现在走出大门,却立即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看样子是纵欲过度了。回到宿舍刚准备倒头大睡,电话铃声响起。秦书凯极其不情愿的拿起电话听筒,里头传来李成万的公鸭嗓子,秦书凯,出大事了,你赶紧回码头镇吧。秦书凯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到底出了什么大事,那头已经把电话给撂下了。秦书凯不敢耽搁,赶紧穿好衣服,再次出门,连夜打车赶回码头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