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27章 玄幻之我只是想蹭机缘啊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更新时间:2021-04-14 18:18:43

我要打赏
正式版下载
打赏共788028恒币
平台app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版文档

我要评论
操作技巧
评论共8802条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新手游免费下载

她的身上穿着紫红色的旗袍,将那妙曼的身段勾勒出来,甚至她的身材比例比自己的小`姨还要完美,当真达到了黄金比例,哪怕她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可是她的腰身依旧纤细无比,若是搂在怀中肯定感觉很妙,这是一个能够让无数男人动心的女神级别的人物。

回复(73)

特色版本演示
宁雨

  • 将近的晚风
    资源下载中心

    叶凡很想说小`姨帮我也不介意的,不过这句话终究没有胆量说出来,确定司空嫣然是真的要帮他完成泡妞大计的时候,叶凡偷偷的将目光瞟向了包厢中的众人。

    回复(36)

    逝漌墨

  • 然然而铭
    最新可靠

    “这怎么能行?”林美玉娇嗔的白了叶凡一眼。“可是我就想摸……”已经有些迷失的叶凡忽然一步上前,一把将林美玉推倒了墙上,一手就朝林美玉的胸口摸去。

    回复(94)

    洛黎灵

  • 海贼之雷电法王艾尼路
      安卓下载

      “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噗嗤……”刚刚喝进一口酒的林美玉当场就喷了出来,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赶紧开口解释道:“没事,酒勾兑的太浓了,有些不习惯……”

      回复(23)

      浅衣

    • 蛟龙决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看到林美心那玩味的模样,叶凡心中那叫一个恨,这妮子,看老子找到机会后怎么收拾你,不杀得你片甲不留,缴械投降,我就是你养的!

        回复(25)

        姗玫

      1. 花谢曾花开
        功能玩家

        众人一边吃着菜,一边交谈着,时不时的朝着叶凡看上一眼,发现他只是红着脸闷头吃菜,也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同时和这么多女孩子吃饭,有些羞涩,而林美心也一改往常的大大咧咧,竟然也出奇的安静下来,同样只是吃着菜。

        回复(78)

        夕颜

      2. 这位团宠又美又狂
        官方版升级版

        “什么游戏?”叶凡一愣,没有想到林美玉会主动搭讪自己……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林美玉,在样貌上,她和她的姐姐有着八分相似,只是少了那种成熟妩媚的气息。

        回复(98)

        婷嫫

      3. 重生之玉帝真是我爹
        介绍引导

        叶凡嘿嘿一笑,转身走了出去,包厢内,吴敏儿,小姨,林美心,包括林美玉已经全部聚在一起玩骰子喝酒,而性格冷傲的洛雪嫣却放下了自己的手机,加入了战局……

        回复(48)

        
        涩悠  

      4. 九宴山亭
        安装指导

        就要本能的朝着林美心打招呼,却看到林美心已经快步的走了过来,更是直接开口道:“嫣然,这就是你一直挂在嘴边的小帅哥?果然英俊不凡呢!”

        回复(59)

        清漓

      5.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新手游免费下载

        书友还读过

        轮滑永隔
        周边推荐

        轮滑永隔
        官方版升级版

        玄幻  |  蓝染夜

          对于芯片的储备以及美国制裁,徐直军称持续的伤害还在继续。“过去两年,美国对华为进行了3次制裁,对华为的伤害是很大的,伤害会持续显现,制裁对全球产业链的伤害更大,欧洲、日本等都在加大对半导体的投资,欧洲明确强调,投巨资实现半导体自主。同时,美国制裁还造成全球企业恐慌性备货,尤其是中国企业,加剧了全行业的供应紧缺。”

        灵装战姬
        怎样

        灵装战姬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姗玫

        握在手中的触感就像是某种骨头似的。只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才会呈现出乌金般的黑色?“谢谢您了大爷!”不过想到这块玉佩能请动郑道天出手,我还是非常兴奋的对周老四表示了感谢。走进大洼湖村。我这时才发现,在大洼湖村内基本上很少能看到人迹。而且就算能看到人,也都是一些老人。看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应该是出去打工了。经过一番寻找,我终于是来到了大洼湖村号。这是一片老宅子,屋顶上都是生满了杂草,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了几十年似的。“郑道天就住在这里?”我微微一愣,然后开始用手敲门。碰碰碰...我敲门很有节奏感,但却一直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不过就在我满脸疑惑想着郑道天是不是不在家时,院子的大门居然是自己打开了!“郑大师在吗?”我走进院子,开口喊道。只是在我连喊了几句后,院子里依旧是非常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而且在我走进院子的瞬间,我感觉院子里似乎是有一股阴寒之气存在似的。这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生了出来。我搓了搓手,目光开始打量郑道天的院子。和房顶差不多,院子里也满是荒草,而且长势很好。旺盛的荒草几乎都是有半人多高了。只是透过那些荒草,我隐约中好像是看到了几个木箱子。“院子里放木箱子?”我有些疑惑,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但下一秒我身上的汗毛却是直接倒竖了起来!那隐藏在荒草里的又哪里是什么木箱子,分明就是几口棺材!咕嘟!我吞咽下一口唾沫,很怕那几口棺材突然炸开,然后几只青面獠牙的僵尸一蹦一跳的出现。“现在是白天,就算是僵尸邪祟应该也是不敢出来吧?”我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声,然后不再看那几口棺材,握着黑色玉佩朝着老宅的堂屋走去。“郑大师,您在家吗?”快要走进堂屋,我还在呼喊着郑道天。依旧是没有声音回应我,但我却在郑道天的堂屋里又看到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外面刷着红油漆,体积要比院子里的棺材大上很多。“郑大师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我满心的疑惑,却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黑色玉佩此刻也是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停下来!”就在我准备迈步走进堂屋的时候,一声断喝却是突然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干枯老迈的手掌就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臂!“啊!”我被吓了一跳,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叫什么叫?你差点就闯祸了知不知道?还有你手里的冥骨是谁给你的?”干枯手掌的主人是一位男子,皮肤黝黑满脸皱纹,此刻他满脸严肃的看着我,最后目光更是锁定了我手中的那块黑色玉佩。“周老四给我的。”啪!我刚刚回答完男子的问话,他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我脸色再次黑了下来,这已经是今天我第二次被人打脸了。“周老四会给你冥骨?你知不知道屋子里的棺材就是周老四的?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死了一年了,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这两天虽然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听了眼前这男子的话,我还是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哼!”男人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我,转身往堂屋走去。瞥了眼身后的那些棺材,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跟了出去。出去后,男人坐到藤椅上,拿着一个紫砂壶,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灌了几口水后,男人将紫砂壶放下,冲我问道。“我是来找郑道天的。”虽然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但是我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来,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郑道天了,但是他骨瘦如柴,如果是大晚上遇见,还真有些吓人。“我就是,你找我做什么?”郑道天一点都不好奇。果然不出我所料,眼前就是郑道天。“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的。”郑道天听完,脸上的表情立即凝固,起身走到我跟前,将我全身上下,前前后后都打量了一遍。我被他看的很紧张,不知道他想干嘛。半晌过后,郑道天叹了口气,又坐回藤椅上,摇晃起来。“前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从郑道天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的惋惜,既然李天华让我来找他,想必郑道天肯定知道什么。“小伙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次的来意,你惹上大麻烦了。”“嗯,我知道,但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我想前辈应该知道这件事,希望前辈能和我说一下。”“这件事以后再说,还是解决你当前的麻烦吧!”我不明所以,然后听郑道天告诉我,刚才周老四给我的那块玉佩,是冥骨所铸。所谓的冥骨,就是死人骨头,通常一些恶鬼都会利用冥骨与活人交易,如果活人接过冥骨,就是答应死人的请求。如果不做到,便会被恶鬼纠缠。我听完之后,顿时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冥骨你都拿了,要不是我刚才及时出现,你就着道了,不仅你玩完,就连我都得完蛋。”郑道天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有没有这么严重啊,不就是一块死人骨头嘛,而且我并没有答应他什么啊!”虽然害怕,但是我觉得郑道天说的有些过了。啪!刚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发麻了。我也是有脾气的人,刚要发飙,郑道天就告诉我,只要我接了冥骨,不管有没有承诺,那也算是默认了。里面那些棺材,装的都是邪祟,他用阵法封住那些死去的魂魄,他们这才不能四处去作恶,如果阵法找到破坏,那些邪祟便会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听完之后,我一阵心有余悸。“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把冥骨还给他行吗?”郑道天没有说话,起身走进里面的一间房里,几分钟后,身上挂着一个破布袋走了出来。“你能找到这里,我们也算有缘,既然遇上了,我也不能不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件法器来护你,等我炼化他们,你们之间的契约自然会消除。”本来还以为郑道天会带我去古玩街,弄些古老的法器来护我,可能想到他要带我去古墓探险。虽然害怕,但是和性命想比,我也没那么害怕了,而且郑道天还是个大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个古墓就在大洼湖附近,没多久就来到古墓入口。所谓的入口,就是在山腰上的一个盗洞。居郑道天所说,这座古墓在很久以前就被人给盗过了,但是一些小物件还是有的。因为很多陪葬的小物件不值钱,所以很多盗贼不会顺走,但是作为法器,那是非常的好,尤其是古铜钱。

        六集前要改名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六集前要改名
        下载站

        玄幻  |  白曦儿

        白姐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说:“你说出你的观点,要是最后证明你错了,你就要跪在地上,给胡将军磕三个响头,承认错误。”我说:“要是我对了呢?”白姐说:“你对了,算你小子有一号,今后大家都认识你了。”虎子一听乐了,说:“我们稀罕你们认识我们,干脆这样好了,老陈错了,老陈磕头。要是老陈对了,你磕头。”“我磕头,知道我是谁吗?”虎子说:“我管你是谁,你要是没尿儿,就别出来拔横。你想巴结胡将军,就要付出点什么吧,想空手套白狼,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白姐看看胡将军,胡将军在那边点点头,一笑说:“行,要是我看错了,白皙小姐就给你们磕头。不过我不会看错的。”虎子看看我,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别怕,大不了磕头嘛,又不要钱。”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磕头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又不要钱又不要命的,我刚好试试我的《入地眼》灵不灵。我看着胡将军说:“那可不一定,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次你真的看错了。”有人哼了一声说:“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哪里是不自量力,分明就是哗众取宠。”等这帮人说完了,我说:“胡将军,你先说吧。”我和虎子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产阶级能失去的只有脚上的锁链。我们只是两个毛头小子,无名无分的,才不在乎荣辱得失。即便是这次输了,无非就是跪下给胡将军磕三个头而已。我和虎子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庄稼人,受穷挨饿都经历过,甚至从来没喝过城里的自来水。也不知道要喝凉白开,不管冬夏,总是用水瓢从水缸里舀水就喝。为了几块红薯,我能把门口一堆粪送给别人。为了一口吃的,我能端着瓢站在别人家炕沿下说尽小话,只要能借给我一瓢白面,让我磕头也没问题。现在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是面子问题,是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在我看来,能吃饱穿暖才是最大的事情,面子一文不值,里子才最重要。我让胡小军先说,胡小军听了之后笑了,说:“我先说可以,我最担心的是,我说完了,你照猫画虎。”我说:“要是我和你说的一样,算我输。”有好事之徒又指着我说:“简直太狂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胡小军伸出手来,让大家不要说话了。随后他点点头,看着我不屑地一笑说:“好,我今天就和你较这个真儿了。我先说。”他这时候一指东方,娓娓道来:“这宅子的问题出在东面,这东面是一条小河,有青龙之势。但是一旦你出去看看,你就明白,这河水污浊,里面扔了大量的动物尸体,有小猪崽子,有狗崽子,还有猫。最关键的,这河滩里埋了很多死去的婴儿。凡是有孩子死了,都会来这里埋。所以,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青龙冲煞,正对着这宅子。两个办法解决,第一种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东边的大墙要加高,但是这大墙加高,势必离着房檐太近了,这就是以次为主了,不吉利。所以只能用第二种办法,那就是在院子里修一道影壁。挡煞。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立竿见影。”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纷纷鼓掌。“好啊,太精彩了。”“佩服,简直就是精辟。”“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没能看穿这青龙煞。惭愧啊!”“是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那条河。”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些女人,都对着胡小军露出了异样的眼神。那个叫白皙的女人,这时候到了我身前,说:“弟弟,你说说吧。”我点点头说:“我没出去看,也不知道东边有这么一条河。”白皙说:“这么说,你是认输了吗?”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身体和头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又说:“弟弟,你要是认输,就乖乖跪下磕头。”我说:“我虽然没看那条河,但是这宅子和那条河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东边的院墙足够高了,青龙煞是水煞,不可能跨过那么高一道墙的,那墙有三米来高了吧,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院子的煞,是破军夹煞。”我看着四周说:“堂中最要象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便知结穴虚花。”白皙这时候死死地看着我说:“什么意思?”胡小军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穴?不可能,这阳宅之内怎么会有阴穴。平洋须得水,山谷要藏风,莫把水为定穴。”我说:“我能断言这宅子内有穴,而且我还知道,这穴里埋着的是一尸两命。两个孩子之所以哭,是感受到了里面的煞气。里面的婴儿成了血葫芦了。要想这宅子安宁,需要把这血葫芦拉出来,一把火烧了。”白皙顿时呵呵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能看出来有穴已经实属不易,你能看出穴里埋了个孕妇?还能看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婴儿成了血葫芦。我是闻所未闻。要是你真的看准了,我还真的要给你磕三个头了。”我信誓旦旦,把话说的很满。众人虽然有质疑,但是也都被我说傻了。一个个直目瞪眼看着我。有人说:“口说无凭,你能告诉我,穴在何处吗?”我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你看穴在何处呢?”胡小军这时候脸一阵红,一阵白。对我来说,这是再小的一件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他在这里折了面子,而且是被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给赢了,那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胡小军说:“没有穴,你不要故布疑阵了。我不会上你的当。”虎子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说:“要是有呢?胡将军,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把将军令交出来。”尸影这时候趴在了胡小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随后她说:“要是你们输了呢?”“要是你们输了,我要你们说出一个秘密!”尸影随即连忙说道。我说:“什么秘密?”尸影说:“你们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我和虎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虎子随后拉着我到了一旁,小声说:“老陈,他们是想知道那块牌子的来历。明摆着,他们是想去盗墓。你想想,一块牌子就价值一万美刀,要是找到大墓,那里面的价值难以估量啊!”我嗯了一声说:“我知道。”虎子说:“老陈,你有把握赢吗?”我这时候趴在了虎子耳边说:“我没把握啊,那本书我就看了三天,这是我第一次试验。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但是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对了,你要他将军令有啥用啊?”虎子说:“没啥用,我就是好奇,也许那东西能值几个钱啊!到时候他肯定不乐意给,会和我们讨价还价,我们可以敲他一笔。那可是祖传的令牌,他不敢输给我们的。”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虎子是想讹一笔。不过这胡小军和尸影都不是傻子,提出来要我们说出秘密。现在我仔细想想,这大墓应该就在大龙沟上面了,顺着河道往上走,一定能找到的。

        穿越之后宫三千刀片
        优势升级版

        穿越之后宫三千刀片
        优势下载

        玄幻  |  冰点

        每天的天不亮出了宿舍,天黑才回,一周过去了,还没任何的希望。吃不下去饭,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本来不胖的张凡,眼见的颧骨都明显起来。宿舍六个人,保研的两个,早早的出去旅游了。剩下的不是去会女友,是回家了。剩下张凡一个人。晚躺在床,张凡想起来也挺恨这个学校的,“NTN的干嘛要扩招啊,当年你要不扩招,我也不了医学院,去外面打几年工,说不定也发财了。”没法子的张凡有点怨天尤人了。说运气不好吧,可也有好事让他给碰了。大学是扩招了,为了以后能更加的吸引高考学子报考,业率是一个金标准,要是毕业了都失业,谁会来你的学校。所以学校也用尽心思的为学生找工作,先不管好不好,反正送出去有班算能业了。年的华国也算大喜大悲之年了,先是川省大地震,然后奥运成功举世瞩目。肃省的医学院也有大事发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省里唯一的重点大学把医学院给兼并了,一个三本忽然变成了,兼并第一年学校对于医学院的业率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不能让一个三本的学校把的牌子给砸了吧,所以的联系了一个大学生毕业西部支援活动。肃省本来是西北,可华国大啊,还有更西的地区啊,好歹是吧,去联系边远地区的县级医院还是没多大问题的,这一下子给好几百人找到出路了。当然了张凡也在这好几百人当,班主任把工作协议书和学校发的西部支援奖励两千元交给了张凡,张凡一脸的懵逼,这一竿子把我怼到国境边了啊,当时班主任说了,可以不去,但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然以后连执业医师都没地方报名,虽然远点吧可工资高啊,这不是学校还给发补助了吗!连吓带夸的让张凡签了字。这是任务,班主任第一次对张凡这么用心。无奈的张凡只能去边疆了,没办法。家里的妹子学习好,不能把她耽误了。远远点吧,好歹以后也算是公家人了,以后是张医生了!工作有了着落,张凡收拾了铺盖回家了。张凡家离省会远倒是不远,也一百来公里外的一个小县城,可没高速路是坑坑洼洼的省道,班车走走停停的三个来小时才到家。大学后,张凡忙着打工很少回家。父母对于张凡的工作也很无奈,不去边疆又没地方班,可是去呢,又太远了,两千多公里呢,差一步都到周边的斯坦国了。已经签订协议了,张凡倒是想通了,怎么说都是华国的地盘吧,而且听说哪地方风景优美号称边疆的小江南,是心底里有点亏,拼死拼活的考到了准二线城市,结果一毕业给发配去边疆的五线城市,要是按投资的说法,这妥妥的是一笔失败的投资啊。快走的几天,张凡和父亲回老家给祖宗们了个坟,帮着家里干了几天活,偷偷的给妹妹塞了一千块钱,看着妹子泪汪汪的眼睛,张凡拧了拧她的脸蛋,“小哭泣虫,着有啥可哭的,哥是去班赚钱又不是战场,你一定要安心的好好学习,考个水木大学,可别学哥个三本,找不到好工作的。”“那你啥时候回来看我和爸妈啊,这么远的。我不想让你去。”带着哭腔的张玉还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哥哥的衣角,依赖的问道。“哎呦,我的傻妹子,等哥班了大把的赚到钱,飞机来飞机去的,两小时回来。别哭了,我走了,你要听爸妈的话,别耽误了学习。”“我才不傻呢,哥钱我不要,你要走这么远的地方”“给你的你拿着,你也长大了,自己要买点啥的也大方一点,别一天扣扣搜搜的,你哥你还不知道吗,能差钱吗。行了赶紧揣,不然哥生气了。”哐当!哐当的火车带着张凡朝西而去。西部的旷野如果不感受温度,光靠眼睛是分不出冬夏的。满眼的隔壁没有一点绿色,夏天少雨冬天少雪,一个色彩,土黄色。硬座坐的张凡屁股发麻,也没心思和别人玩双扣,空白的脑海带着一丝对未来的迷茫与期待慢慢的越走越远。火车只能把张凡带到边疆的首府,张凡要去工作的地方夸克县没通火车离边疆首府还有六百多公里。还得坐大巴卧铺车跑个一晚才能到。边疆的首府鸟市是大陆沙漠气候,夏天酷热冬天冰冷。下火车热浪扑面而来,张凡提前联系过夸克县医院的办公室。火车票和大巴的车票都是医院给订好的,算是一个小小入职福利。大巴车是晚六点出发,张凡没出国远门,也没敢乱转担心给转丢了,在汽车站周围吃了点饭,躺在候车室的长椅休息。车后张凡差点没吐出来,大夏天的大巴是空调车窗子打不开,混合着各种体味脚气再加维人爱用香水,那个酸爽让张凡肚子里的羊肉串翻了几个来回。通往夸克县的高速还未完工,路坑坑洼洼的,颠簸了一晚,肾都快被颠出来了。熬了一晚终于抵达了夸克县,医院的院办主任王红梅接的张凡,热情的不得了。县医院在城市的边,一栋四层的大楼和一个小二楼作为员工宿舍,张凡来的晚一点,其他新来的大学生已经报道了。一共七个人四男三年女,张凡是单身狗,其他都是一对一对的。这次新来的大学生都是肃省不同的医学院,民族大学附属医学院和医学院再加张凡医学院。其他人已经提前来了一两天了,在院办主任王红梅的带领下,几个人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巴图,一个蒙族人,和普京有点像。“今天同事们终于都来全了,等张凡安顿好后,晚去夸克县宾馆餐厅开个迎新会。欢迎我们远道而来的新同事。”巴图红光满面的说完后,又对着王红梅说道:“晚通知各科主任及护士长,然后在带几个新来的护士,明天正好是周末,带我们的大学生去草原转转,领略一下我们美丽的大草原。”巴图说话底气很足,而且肢体丰富。看样子是一个较强势的人。张凡和李辉在一个宿舍,郭启亮和居马别克一个宿舍,郭启亮锡族,居马别克哈族,两人都是民族学院毕业的,李辉汉族医学院毕业,大学期间谈的对象为了能在一起,相约着签到了夸克县。几个女生因为都名花有主了,张凡也没留意,光盯着院长寻思了。李辉高高瘦瘦的,人很热心帮着张凡收拾床铺,铺盖都是医院新买的。刚收拾好,李辉拿出边疆名烟雪莲,发了一根给张凡。虽然不会抽烟,毕竟第一次见面而且以后要在一起共事同寝,也没拒绝。李辉给张凡点烟,做到自己的床后对着张凡说道:“兄弟,你好歹也是毕业的,咋也来着边关山外了。”“什么,外省人不知道,你兰市毕业的能不清楚吗。再不嘲笑我,你是医还是西医。”李辉笑着回话。“西医的,不,西不西的,哎,说起来都是头疼,考执业西医都得考,可实际工作用的全他娘的都是西医,而且西医都学了点皮毛。”“都一样,我们学西医的也是个皮毛。”“你准备去哪个科室,昨天我听医院的人说,现在各科室缺人的厉害,我们不用轮转,直接进科了,我寻思着去内科,你呢。”

        落梅吟
        软件升级版

        落梅吟
          游戏活动

          玄幻  |  珉馨然

          女人的思想动摇了。王娟在工厂里是个临时工,尽管是城镇户口,工资却比厂里的正式工要低很多,一旦进了机关单位,那可真是鸟枪换炮了,不仅工资要翻番,整个人的身份也不同于往日了,毕竟是国家干部的身份,这在当时还是比较值得自豪的。女人思想上一旦有些松动,就给男人有了可乘之机。一个夏日的傍晚,刘大明特意到王娟上班的厂后门口等着王娟,下班时间到了,远远的,瞧见身穿花裙子的王娟在一群人中相当醒目的从门口走出来,刘大明的一颗心差点激动的跳出来,今晚王娟答应了跟他吃饭,他已经把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小羊入虎口了。王娟远远的瞧见刘大明,心里到底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些心虚的自顾往前走,直到走到了偏僻的地方,才脸红的冲着紧跟其后的刘大明叫了一声:“刘主任好!”刘大明瞧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就站在面前,真是恨不得立即就把女人给生吞了一般,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有气度领导模样,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小王啊,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是为了谈你工作调动的事情,你也别紧张,需要做些什么,我会详细跟你说清楚的。“知道!”细如蚊声。刘大明后来领着王娟进了一家早已定好的酒店包间,在面带羞涩的漂亮姑娘面前,刘大明起初还装出正经模样,几杯酒下肚后,说出来的话越发显得轻薄起来。刘大明说,什么叫悔不相识未嫁时,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辛酸之处了,小王啊,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这心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王娟的连上立即飞起一抹红晕,在王娟的心里,刘大明主动帮她调动工作,是因为真心喜欢她,这一点她是心知肚明的。利用刘大明对她的喜欢,达到调动工作的目的是她心里所愿,她心里的打算是,等到工作调动手续一完成,就没准备再继续跟刘大明周旋下去。王娟这样的嫩雏哪里会是刘大明这样的机关老狐狸对手,几杯酒下肚后,姑娘的脸色愈加红润,不擅饮酒的女孩已经有些云里雾里了,久经酒场考验的刘大明却还是一杯接一杯的继续要姑娘陪自己喝个尽兴。姑娘终于不胜酒力,于是刘大明顺理成章的把女孩扶进了宾馆的房间。姑娘模糊的意识似乎是在拒绝的,但那螳臂当车的拒绝力气,只不过让身上纵横驰骋的男人更加多了几分兴奋罢了,终于姑娘认命般不再拒绝。等到姑娘醒来后,姑娘的最初反应是惊慌,哭泣,手足无措,甚至想到了要报警,心满意足的刘大明只消一句话就打消了姑娘所有的念头。刘大明说,王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若是把这件事传扬出去了,我被单位处理后,你调动工作的事情也黄了,从此以后,你的名声也就臭了,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回家,这种两败俱伤的结果对你我来说,都不利。王娟含恨的眼神盯着刘大明,软软的说了一句,可是你这样对我,我要你受到惩罚。刘大明真诚的口气说,我答应你,等你调动工作进发改委后,想办法提拔你当副科长,再帮你找一个条件好的对象,以后一辈子你都不用再过那种工人的生活,好日子就在眼前,你到底怎么选,我任凭你自己挑。涉世未深的姑娘眼里流着屈辱的泪,最终选择了屈从,当她再次被老男人搂在怀里,肆意的侵略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这辈子,只怕自己是再也回不了头了。可是,刘大明却被这个流泪的女人再次的迷惑。其实,对女人来说,第一次接触男人,内心难免会有恐慌,陌生的环境里面对陌生的男人,如何调整心态,以己之软,解男人之悍,征服男人,是每个“不甘心”女人要面对的问题。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第一次与男人做是小本买卖,须用心经营,日后才有发展。王娟第一次要陪睡觉。她当然知道,在同辈之间,有许多竞争者。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采取一些手段,女人用眼泪能系住男人。但是,女人有泪也不要轻弹,喜欢女人流泪的男人,把泪珠当珍珠;不喜欢的会因此而生厌。女人流泪时要看男人的脸,这叫“女为悦己者容”。刘大明喜上眉梢,在他的眼里,这眼泪就像稀世珍宝似的,如果不少的女人,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哭过,她们为了讨好自己,都是都拼命的忍耐,木偶般的脸上强露出死板的笑。而怀中的王娟却不同,她并不隐藏此时的痛苦,她梨花般娇美的脸颊上泪珠晶莹剔透,闪着妩媚之光,让男人倍感珍贵,心中非常快慰。他第一次觉得怀中拥有的不是傀儡,而是个活生生的第一次女孩。王娟在男人面前大胆、机智的运用了哭这一招,勾住刘大明的心。被迷惑的刘大明没有食言,当然是尽力的操着,事后不久果然想办法把王娟调动工作进了发改委。男女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双方有了第一次,揭开了彼此之间的那层纸,接下里的事情就显得简单多了,王倩这两年一直跟刘大明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即便是后来跟董云霄结婚后,她跟刘大明之间的关系也没彻底断。董云霄没有什么真本事,因为父亲的关系,做了县委小车班的司机。一次,原本说好周末要陪领导去外地,于是王娟又跟刘大明约好了在宾馆见面,却没想到董云霄周末出行计划意外取消,开车回家的路上正好瞧见老婆出门,又见老婆进了宾馆的门,心里不由纳闷,赶紧跟上去看个究竟。那会不像现在人手一个手机,连BB机还没出来呢,董云霄跟着老婆上楼后,见老婆进了一楼的一个房间,很长时间不见出来。男人的直觉让他感觉老婆的行踪有些不正常,赶紧伸手去敲宾馆房间的门,敲了半天,门倒是开了,只见老婆一个人云发散懒的出现在门口。董云霄一把推开老婆,瞧见宾馆的窗户已经大开,远远的似乎瞧见一个男人的背影,再笨的男人此刻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董云霄顺手给了老婆一巴掌后,把老婆拽回家连夜逼问那逃走的男人到底是谁?起初王娟还遮掩着不肯说,可经不住董云霄下手太狠,王娟也只好吐露那男人正是自己班上的,但是是谁就是不说出来,而且也说出自己已经有三个月身孕的事实,但她强调自己是被人硬上的,自己并非自愿。董云霄听了这话,气急败坏,发誓一定找出那个男人,到时候一定带上平常一块混的几个兄弟,要冲到发改委找那个男人算账,而王娟赶紧趁机去找刘大明通报消息。下午,看到秦书凯,和秦书凯到市政府,竟然被这个董云霄看到,也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在刘大明的办公室里,梨花带雨的王娟让老男人看了真心有些心疼,毕竟这女人跟自己已经有了几年的私情,哪怕是养了几年的一条狗也该有些感情了,更何况是如花似玉的小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