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魂穿
建议推荐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魂穿
app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醉蓝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

林中星辰
手机版哪个好

林中星辰
免费下载

玄幻  |  雨棠

张强盯着锅炉里各种各样的小吃,碰运气的点了罐牛肉片,笑着对赵倩说:“你吃牛肉片吧,牛肉片吃了有助睡眠!”“你是猜的呢,还是知道我喜欢吃牛肉片儿啊?”赵倩略歪着头调皮地笑着说。“哈哈!不告诉你!”张强学着赵倩歪着头调皮地笑了笑说。赵倩故作生气而又撒娇的样子说:“你不说,我不吃了,我就要你说嘛!”店铺中的人们都齐刷刷地看着赵倩,赵倩的俏脸微微一红,连忙底下头。“好,我的姑奶奶,我说不行吗……”张强边说边把筷子塞到赵倩的手。他们吃完夜宵,打了一部的士回到酒店。此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张强送赵倩到房间,赵倩也默认。刚进门,张强便把赵倩紧紧搂住,爱情之火又开始在两个人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赵倩本能的推却着,有气无力地说:“强儿,你别这样,我们还没领证呢!等领证了,我再给你!听话,放开我啊!”但张强却不说话,他的手不停的在赵倩的身上游动,赵倩实在无法抗拒。张强的力气太大了,赵倩只能乖乖地就范。其实,赵倩也想这样,因为她也渴望得到张强的狂爱。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成了名副其实的热恋情侣。事后,赵倩有点儿后悔,自己不该让张强送她回房间,她觉得他们发展太快了点儿。赵倩担心张强嫌自己轻浮,嫌自己不是第一次,心里像五味陈醋。他们还是紧紧的拥抱着。张强温柔地说:“倩儿,有你真好!我太爱你了!”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强儿,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张强睁开眼,在柔和的灯光下盯着赵倩的俏脸说:“倩儿,我当然爱你啦!非常非常的爱你!”赵倩流下了两行感动的泪水,依偎在张强的怀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过了十分钟左右,张强又开始在赵倩的身上不老实了,赵倩挣开她的勾魂眼看了看张强不自信地说:“强儿,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我好害怕!我怕你过了这个晚上就不要我了!”张强双掌托着赵倩的脸蛋,柔情似水地笑着说:“倩儿,怎么会呢?我会一辈子爱着你的!你就放心好啦!”说完,他们又像藤树一样缠着……由于县财困难,合唱比赛结束当晚就包车送队员回家。此时是晚上九点十分,福宁县合唱团唱完自己的曲目,团友们收拾行李上了车,坐在位子上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车里热闹非凡。邱松青诡异地笑着说:“赵倩、张强,你们俩继续唱‘树上鸟儿成双对’吧!”张秀连忙站起来附和道:“同意!赵倩、张强,开始吧!”赵倩和张强还是坐在同位,张强站起来转后,笑着说:“唱就唱,谁怕谁啊!”赵倩扯了一下张强的衣服,轻声地说:“要唱你唱,我不唱!羞不羞啊?”张强低下头,嬉皮笑脸地说:“咱们一起唱吧!没事儿,逗逗他们笑一笑,调节一下气氛,一起唱好吗?”赵倩用力把张强拉回位子,轻声地说:“你逗他们?他们逗咱们呢!你傻呀?”邱松青说:“快一点儿啊,张强、赵倩唱啊!”五十多位团友齐声喊道:“张强、赵倩唱!唱!唱!”一阵掌声。在集体力量的作用下,在张强的推动下,赵倩只好站起来说:“唱就唱,谁怕谁啊!哈哈哈哈!”张强和赵倩移步到车中间的走廊上,拿着话筒,张强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绽笑颜。”赵倩唱:“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张强唱:“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抵风雨。”两人合唱唱:“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全车的团员在赵倩优美歌声带动下唱完第二段的歌曲。唱罢掌声如雷。他们俩坐回第二排右边的位子上,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手说:“你目的达到了吧?耍阴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轻声地说:“倩儿,我爱你!”赵倩也轻声地说:“车上这么多人,你羞不羞啊?”张强调皮笑道:“倩儿,你信不信,我可以站起来大声地说,我爱赵倩?”“你敢吗?试试看!”赵倩笑着说。张强顽皮地笑了笑说:“倩儿,那我们赌一把,如果我敢叫出来,你晚上就嫁给我!”赵倩娇滴滴地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呢!”张强强词夺理道:“反正你是我的,你必须嫁给我!”赵倩柔声柔气地说:“我是我自己的,我干嘛必须嫁给你啊?”张强调皮霸道地说:“你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啊?也只有我肯要你啦!哈哈!仕宦当作执金吾,嫁人当嫁帅张强。哈哈哈!”赵倩故作语气坚定地说:“张强,你也太霸道了吧?我赵倩就不嫁给你,看你能对我怎样?”张强对着赵倩耳边轻声地说:“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赵倩柔柔地说:“你想告诉我什么呀?想说就说吧!不想说,我就不听啦!”张强笑着地说:“我想向你求婚!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赵倩睁大眼睛笑着说:“这也算好消息啊?我还不想嫁给你呢!”张强故作一本正经地说:“我这么优秀,你都不想嫁,你想嫁给谁啊?”赵倩笑着说:“你觉得你哪儿优秀啊?我想嫁给我自己啊,不行吗?”张强半开玩笑地说:“我啊!优点可多了!上进,肯学习,还很会做家务!我这么好了,嫁给我,你有福可享的啦!”赵倩故作鄙视的眼神看着张强说:“你有一个优点倒是很突出喽!”张强得意的看着赵倩说:“啥优点啊?”赵倩逗趣道:“我不想告诉你了,你要是乖乖的听话,我就告诉你!”张强模仿女人的样子,扭着上身故作严肃地说:“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得到!”赵倩说:“你猜猜看,猜中了,重重有赏!”张强故作神秘兮兮的说:“我也不告诉你了!”赵倩说:“我还不想听呢!”张强自信满满地说:“你一定是想告诉我,说我很厉害吧?”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肩膀说:“才不是呢!真的很想听吗?”张强迫不及待地看着赵倩说:“嗯嗯,想听!你快说吧,亲爱的!”赵倩说:“你听好了哈!”张强说:“好!我洗耳恭听!”赵倩斜了张强一眼捧着双手,贴近张强的耳边说:“你吹牛不要打腹稿!”张强调皮地说:“我只会对自己爱的人吹牛,都是实话实说!”赵倩转移了话题问道:“张强同志,你最近读什么书啊?”张强说:“看看领导科学、管理学方面的书,也看看小说啊。”赵倩笑着说:“确实挺上进的,作为公务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啊,善于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

来看看我
    游戏活动

    来看看我
    安卓下载

    玄幻  |  聆冬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儿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摸着。看到她这个姿势,我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去,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路上升,在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的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叫起来。“李玥,你在干嘛,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养父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是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特种兵,他睡觉很敏感,稍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加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自然是能听到的。“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养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看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里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把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两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红肿。这时,养母也进来了,她看着我,又看看衣衫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婉儿,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玥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房间。被人误解的感觉很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养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时心都快要碎掉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微啜泣。“爸,不是这样的,我……”“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的浑身发抖。这时,婉儿从被子里探出头说道:“爸,我有道题不会,想让李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来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了起来。“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父,字字铿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的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来帮我解题的。”婉儿哭的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滚出去,滚,离开我家。”养父冲我吼道。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来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我说的是真事,是实话。我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用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的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当时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风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我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竟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平时那么相信她……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想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出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光,一时之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重新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拉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婉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了,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小,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之类的话。我看着他们,没说话,等待着下文,其实,婉儿也就比我小四五个月吧,也小不到哪去。养母见我没吭声,她也不说话了,养父叹了口气,说你和婉儿这样下去总会吵架的,要不你去住宿吧。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合着他们这是觉得我多余的,要撵我走啊。呵呵……我果然是外人啊,本来还以为在他们家呆了七八年了,能真心实意的把我当一家人。我低下头,轻声笑了笑,没说话。养母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挺难受的,但是你和婉儿得去住宿一个,婉儿性子傲,我和你爸跟她说的话,指不定闹到哪去,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不过还好,每个星期的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能回家的。”养母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无奈,我知道,因为婉儿,养母也没办法,更何况养母把我从警局找回来,我也就知足了。我并不是那么让养父养母讨厌。我擤了擤鼻子说,行,不就是住宿吗,也挺好的,有更多时间学习,还不用给婉儿洗衣服。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我去教导处申请住宿,我也就当天带着东西搬到了宿舍,不过我和婉儿还是同桌,上课的时候,该见面还得见面,有时候老师让同桌两人讨论问题的时候,倒是挺尴尬的,我俩谁也不搭理谁。时间一长,婉儿开始烦我了,她因为漂亮,也爱玩,在学校里认识了不少朋友,她煽动着那些朋友来欺负我,不是我的笔被掰断了,就是我的本子上有脏脚印。婉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和老师申请,不要和她做同桌,但是吧,我又想到了养父养母的初衷,就是希望我俩关系能好才这样的,我也就没跟老师说。婉儿见我这样,也是无奈了,她自己跟班主任申请过调换座位,可是班主任想让她和我坐在一起能让我带动她的学习成绩,也是不同意。婉儿知道这学期我俩是同桌定了,欺负我也就更凶了,基本上三天两头都会找外班人的人一放学就堵我,那些人堵我的理由是问我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他们钱,希望他们能够放过我,久而久之,班级里的同学甚至是老师都知道我是个懦弱的性格,渐渐地,班里的同学们也对我不再是掰断笔和在本子上踩脚印那么简单了,有时候还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书包拿出来在走廊内当球踢。起初,老师还会教训那些同学,但是时间一长了,老师对我的眼神中也带着轻蔑,不屑,哪怕我是个班级学习前五的好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婉儿,但是我一直忍着,不想在让养父养母为难了。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久,直到有一次上体育课回来。当时的我,因为身边没有朋友跟我玩,体育课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个人在教室里写着作业,当下课后,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回来时,我发现婉儿并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上课铃响了我才看到婉儿姗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扑的,眼神飘忽不定,连跟老师报告都没喊就直接进来了。这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上,即使我们是实验班也是乱糟糟的,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次老师上课讲个十几分钟后,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自习,她也不管了。我做完笔记后,余光看到婉儿身体微微颤抖,双腿还在来回磨蹭,看到这一幕,我吓了一跳,我吞了吞口水,偷偷地看着婉儿。婉儿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惊讶万分,她慢慢的把她白嫩的右手伸到她双腿之间,隔着裤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还若有若无发出呻吟声。我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意到我偷看,索性就光明正大的盯着她双腿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对我凶巴巴,很厌烦我的妹妹竟然是这种人,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计也是觉得隔着裤子弄有点不舒服吧,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我估计她以为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学习,才有这么大胆吧。

    从杰顿开始的奥特曼
    适用范围

    从杰顿开始的奥特曼
    软件安卓下载

    玄幻  |  樱语

    杨主任怕事情闹大,赶紧对季幼青道:“季老师,你去劝劝。”季幼青抿了抿唇,没有拒绝。她离开了冰冷的墙壁,走向大哭的女人,弯腰将她拉起来,“大姐……”然而,中年妇女完全不给季幼青开口的机会,猛地推了季幼青一把,破口大骂:“你们学校是干什么吃的?我把好好的女儿送进来,结果你们却害她自杀?我告诉你们,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呜呜呜……你们赔我女儿!”季幼青猝不及防的被推,差点就没摔在地上。好在,杨主任在身后扶了她一把,才让她免于与医院的地板亲密接触。四周都是医院消毒水的气味,让季幼青的感觉非常不好。她一直在强撑着自己的精神,现在被这么一推,脸色就有些苍白起来。杨主任一边扶着她,一边对学生家长道:“家长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孩子没事,至于她为什么自杀的原因,等她没事后我们会好好调查的。学校这边绝对不会做出让学生自杀的事,也请你理智一点不要迁怒。今天,要不是有这位季老师,你恐怕就真的见不着你女儿了。”他说得很客观,但中年妇女却根本不听。这边的吵闹,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病人的注意。听到是有学生自杀,再加上季幼青衣服上都还残留着血迹,不少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对着几人指指点点。骚乱,很快引来了医院保安。在保安维持秩序的时候,杨主任见季幼青一身狼狈,精神恍惚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个年轻老师,才刚来学校上班不久,就遇上了这种事。于是,杨主任善解人意的道:“季老师,这里交给我,你先回去休息吧。下午就不用回学校了,我会帮你请假的。”“谢谢杨主任。”季幼青没有拒绝。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确实不适合返回学校。衣服上,手上沾染到的血腥气,一直都在刺激着她,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换一身衣服,然后躺在床上彻底放空自己。告别了杨主任,季幼青没有再去管还在哭闹的学生家长,拖着身子向外走去。身边经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没在意。唐钰从处置室中出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也是刚来这家医院报到不久,干的都是一些杂活。就像刚才,帮着一起把自杀的病人送进抢救室后,他就离开了。现在,也是刚刚忙完手中的事,一出来,就看到了那个害得自己手机屏幕摔碎的女人。“喂……”唐钰喊了一声,想要把这事说说清楚。赔不赔的先不说,起码得有句道歉吧。然而,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居然对他视若无睹,就这样从他面前走过去了。“???”被忽视的唐钰小脾气一上来,快走两步伸手就要去抓她。然而,在他的指尖刚刚碰到季幼青肩上的衣料时,后者却反应极快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啊啊啊手手手……痛啊……”唐钰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这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听到有人痛呼,季幼青才好像刚反应过来般,手松开了,向后退了一步,头都不抬的说了声,“抱歉。”然后……人就跑了。“……”揉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唐钰看着她‘肇事逃逸’的背影,心里一口气憋着,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算我倒霉!”最终,唐钰只能带着满腔愤恨的咬牙道。到了换班时间,唐钰收拾好下班。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了一辆颜色十分骚包的玛莎拉蒂。里面的人也看见了他,高调的按了声喇叭。唐钰朝玛莎拉蒂走过去,在四周的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车。线条流畅的跑车,在急诊大楼门口漂亮的调了个头,留下一道优雅的弧线后,嚣张的扬长而去。留下羡慕的人群,在猜测开车的人是帅哥还是美女。“去Mbar?”开车的男子转眸看了一眼唐钰问。“不去。”唐钰坐在副驾,放空自己,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好友的提议。“哟嚯,这是转性了?我今天可是要庆祝你过上了自力更生的日子,你可不能扫兴啊!”付钦笑得玩世不恭。两人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到大的关系,他可不信唐钰离开家后,就‘退出江湖’了。吃喝玩乐,醉生梦死不一直是他们的标配吗?“真的没兴趣。”唐钰神情恹恹的道。付钦见他不似开玩笑,才收敛了笑容,关心的问,“这是怎么了?才去为人民服务了几天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今天,我们科送来一个割腕自杀的女学生。”唐钰突然看着窗外的风景道。“啊?”付钦愕然,随口问了句,“人没事吧?”“救回来了。”唐钰道。付钦不太理解他的低落,见他这个样子,只好安慰。“救回来就好,只要人还活着,就不是什么大事。你说现在这些孩子,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通要自杀?”唐钰没回话。付钦皱眉,“你什么情况啊?这上个班,还让你上出真情实感来了?你跑去当男护士,又不是为了救死扶伤,不只是为了让你爹妈知道你志不在接手公司吗?”“是啊……”唐钰没有反驳。在好友的疑惑中,他缓缓的道:“我只是觉得……人这条命,还真挺脆弱的。”“别!你这突然变得多愁善感,我不适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付钦夸张的打了个冷颤。唐钰白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真蠢。和这种只知道游戏人间,不知道人间疾苦的二世祖说什么?见好友不想说话,付钦也没有再多嘴。他没去酒吧,而是直接把唐钰带到了一个红酒庄。熟练的把车停在了停车位上,两人下车,一起走进了酒庄里。“你把我带到这,我一年的工资都不够消费一次的,账单你的啊!”下车之后,唐钰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付钦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哥俩好的道:“电话里不都说了吗,我请我请。”“付少,唐少,二位请跟我来。”两人都算是这家酒庄的熟客,一进来,立即有人把他们带去了经常去的包厢。这样就不会受到打扰,也能随心所欲一些。“二位今天想喝点什么?”服务员面带职业微笑询问。唐钰眉梢一抬,笑得肆意,本就帅气好看的五官更具魅力。“今天是付少请客,他的品味,你们懂的。”服务员心中明了,又看向付钦确认。付钦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后,他便躬身退下去准备了。“这么狠心宰我?”只剩两人后,付钦笑骂着踢了唐钰一脚。这只是两人之间的玩笑,力度并不重,唐钰也没有避开。“不是你说的要替我庆祝吗?”付钦大笑起来,忙说没错没错。接着,他又好奇问,“你真的把身上的卡,车,房子都交上去了?”唐钰挑眉点头,“哥们帅吧?”“牛啤!”付钦佩服的比出大拇指。“你这为了表决心,还真是对自己狠得下心。叔叔阿姨也是宠你,任由你胡来。”

    刺客倒插门
    演示活动

    刺客倒插门
    免费版下载

      玄幻  |  蔻谨

      并且这种打法也使得曾家屯成为了“穷党”的前线,如果出事了,肯定是曾家屯先出乱,牵马岭方面则立刻做出回应。可今不同,山下面的曾家屯并没有什么骚乱,而牵马岭老营则突然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了半个人影,玄真子拍了拍脑袋,差点先念一段金刚经辟邪。有心思高声喊喊,可玄真子着实的心里没底,尤其是当道士,要说对鬼神之念一丁点都没有,那完全不可能。万一自己一嗓子喊出去,没喊来师傅反招来鬼怪,那死得多冤啊!玄真子小心翼翼的往前面指挥部摸过来,一路上什么人都没有遇到,他反而越发的小心里起来。直到看见指挥部里有灯光传出来,玄真子才心头大喜,加快了脚步,心想难不成突然有了什么军事行动,因为自己病了才没有赶上?哪知眼看快到指挥部了,斜次里一只手把玄真子抓了过来,玄真子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呢,已经被人拉到一段土墙之后。“别出声,是我!”只听声音就知道是师兄玄机子。黑暗中虽然看不太清楚,但玄机子的声音可有点不对劲。“师兄?”玄真子顿时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师傅被抓了!”玄机子咬牙说道。“啥?”玄真子差点跳起来,却被玄机子一把捂住了嘴。“我也是去后面老营巡营才回来。”玄机子说道,“一回来就觉得不对劲。你仔细看看……”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指向了指挥部方向。玄真子从土墙后面探出头,这才看清楚,指挥部里虽然有人走来走去,可哪有半个道士?那穿黄皮的是鬼子,穿黑皮的是伪军,足有几十号人已经占领了老营的指挥部。到底是怎么回事?敌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上了老营?这事就算是发生在了眼前,玄真子仍然无法相信。那明堡三十六、暗堡七十二,难道都是摆设不成?山下的曾家屯,连着老百姓带曾氏兄弟的人手足有三百多人,就没有一个发现鬼子的?“老营里面除了我手底下还有二十多人之外,剩下的师兄师弟,全被鬼子给抓了。”玄机子咬牙说道,“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后面这句话,既象是问玄真子,又象是问自己。还没等师兄弟两个弄明白呢,突然之间山下一片大乱,鬼子的大炮已经响了。听到鬼子的炮声,师兄弟两个心头惊讶,而指挥部里的鬼子却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似乎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不对劲!”玄机子毕竟比玄真子要沉稳,“鬼子的大炮是打向蜈蚣沟的,目标是李白脸。”“就光打李白脸?”玄真子也觉得不对劲。“恩。”玄机子面沉似水,“咋光打李白脸,不打蝎虎子呢?”玄机子虽然心乱如麻,但还是快速的做出了反应,“师弟,今天这事,处处都透着不对劲。这样,你现在去秘密山洞,看有没有逃出来的师兄弟去那里。我现在去找许三姑,虽然许三姑不是我们‘穷党’的人,可师傅说过,这许三姑是咱们信得过的。”说完,也不等玄真子有什么反应,玄机子已经悄悄的往山下去了。“信得过的?”玄真子一愣,除了许三姑之外,师傅还说过一个人,也是绝对信得过的。想到这,玄真子并没有立刻往秘密山洞跑,而是绕过指挥部,直往圣清宫后山而去,他知道在那里还有一个人是师傅信得过的,虽然玄真子自己并信不过那个偷鸡摸狗的油滑道士!“梆梆梆……”远远近近的“梆梆”声不绝于耳,这让黑田本来不错的心情,变得多少有点烦闷。黑田今年四十岁,与传统的倭国矮子并无太大分别,只是此人咬肌发达,这使得让人冷眼看上去,顿觉得黑田一脸的横肉。原同昌守备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黑田便来到同昌接任,并且在接任不久黑田就干了一件大事,在汉奸帮助下,西山抗日义勇军的首领梁丹,被黑田打了伏击,死于水口子的河套内。随着梁丹的牺牲,西山义勇军数千号人马土崩瓦解,对于日军而言,整个辽西最大的“匪患”从此烟消云散。此等功劳让黑田着实的得意了一阵,他原以为凭此功劳,就算不把他调到总参部,至少也应该让他带兵去热河前线。东北四省中,已有三省归于皇军掌握,满洲国也已经建立,唯有热河省就象一块吃不下又吐不出的骨头,噎在日军的喉咙里,让关东军总部大为恼火。然而让黑田失望的是,上头的命令居然是让他原地驻守,以保证热河前线的补给畅通。尽管黑田很清楚,同昌这个弹丸之地,是联接南北的交通要地,可是让他守在这里,当一个驻地守备军的守备大队长,黑田仍然感到闷闷不乐。要不是牵马岭的王老道突然拉起一帮穷棒子自称“穷党”开始反抗日军的话,黑田还以为他会在同昌这里独老终生了呢。“梆梆”声仍然不停的传来,黑田皱了皱眉,又咽了口唾沫。勤务兵已经小心的将一枚刚刚化好的军用水壶送到了他的桌前,可黑田却并没有动。说实话,黑田还是很会打仗的,这从他对阵地的设置上就很能说明问题。细沙河河面宽阔,河滩又十分平坦。此时刚过完年,离开春还有几个月,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把细沙河的河面上冻得严严实实,无论是从细沙河还是从河滩对面,任何一支部队想要偷袭黑田的指挥部,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一次他把同昌的三支守备中队调来了两支,还有一个营的伪军与小阎王的侦缉队和周青皮的“富党”。仗打到这个份上,王老道的“穷党”算是彻底完了。从战略上讲,到目前为止,黑田已经完胜王老道。可是耳边的“梆梆”声,似乎象是谁在对着黑田嘲笑。黑田的军事教科书上,也从来没提到过眼前这种情况,那就是全军缺水。“怎么样了?”黑田咬着牙问道。“已经……已经化开了一部分……”勤务兵在一边唯唯喏喏的回答,眼睛只是看着黑田面前的军用水壶。其实勤务兵心里明白,这是化开的第一壶水,他立刻就送到了黑田这里,其他人全都渴着呢。不光是黑田,连勤务兵也没想到,同昌这个鬼地方的冬天怎么会这么冷?根据日军的军事操典,行军的时候,必然是要背上一壶水的,如果行军路程遥远的话,甚至可能后面还有专门的补给部队以供应饮水。黑田是个一丝不苟的人,他自然不会让手下的士兵连水都不带就行军打仗。初时战斗刚刚开始,黑田还不觉得怎么样。等到李白脸的部队被堵回蜈蚣沟,王老道也成功抓获,只剩下一些扫尾战斗的时候,他手下的士兵却突然告诉他,因为天气过于寒冷,所有的军用水壶已经全部冻住了,里面的水成了一块一块的冰坨子。想喝是不可能了,抡出去砸人的话,到是可以收到奇效。鬼子兵已经在河滩上架起了一丛丛的篝火,暂时没有战斗任务的鬼子兵三五成群的围火而坐,到是可以取暖,唯有这水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如果直接把水壶架到火上烤的话,水壶会直接炸裂。只能把水壶放在火堆旁边慢慢的薰,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把水壶里面的水全部化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