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亿点生活
策划技巧

亿点生活
电脑版免费下载

玄幻  |  梦琪

二战期间,汤普森冲锋枪生产量达多万支,年正式停止生产。),箱子里面的就是MA式,想到这枪那惊人的射速,林默心里一片火热,便向斯科特买了十支,看到有多种弹夹,发,发,发的,想了想便让斯科特一支枪准备三套弹夹,其他手枪一支配五个弹夹。看到斯科特点了点头,便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堆箱子,从斯科特说有朋友把东西给他寄卖时起,林默就对这最后一堆箱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林默看了看最小的那堆箱子,感觉里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便对斯科特说道:“斯科特,那箱子里面是什么呢?不会是重机枪吧?”林默以玩笑的语气对斯科特说道,斯科特听到连忙遥了遥头,解释道:“怎么可能呢,林,你要知道,重武器可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碰的,我能卖些长枪就己经很不错了,那里面是我刚才说的那位好朋友委托我带过来的工兵装备,看看你们政府有没有兴趣,可惜很显然你们政府对这个东西完全没有兴趣。”“哦,不知道是什么工兵装备,想来一定又是某种高科技吧。”林默饶有兴趣的问道。斯科特听出了林默感兴趣的语气,顿时来了精神,要知道这东西可是他和朋友花了大价钱搞来的,本来觉得这高科技玩意国民政府应该会很感兴趣,没成想却咂在了手里,听到林默感兴趣,便连忙对林默说道:“这东西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地雷探测器,不知道林有没有兴趣。”听到斯科特的话,林默心里一阵失望,他还以为是什么顶级装备呢,原来就是金属探测器,在后世都烂大街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拿着个探测器到处探宝呢,这东西有什么用,林默心里想到。突然,林默心里一个机灵,探宝探宝,林默想到自己前世时可是无数次看到关于南京的太平天国宝藏,虽然好像从来没人找到过,不过还是看到有好多找到过一些宝藏的报道,还有一些找到宝藏的传说,更别说其他被人隐藏起来的事了,这些事林默有印象的就有几件,想到这里,林默的内心一片火热,不过林默还是立刻压下了内心的情绪,露出一副对地雷探测器很感兴趣的样子,向斯科特问道:“不知道这是哪种地雷探测器?”斯科特听到林默的询问,便立马热心的解释道:“这个是费舍尔探测器,是比贝尔探测器还好的探测器。”听到斯科特的解释,林默知道这就是后世各种探测器的原型了。(和贝尔的金属探测器相比,费舍尔的金属探测器更加优秀。贝尔利用的是电磁感应,探测距离很小、而且信号相对很弱、很费电、机器也很笨重,而费舍尔的无线电探测器则在任何方面都胜过他。现代的便携式金属探测器源自费舍尔的模型,后来也经过了不少发明家的改进,变得更加轻便、灵敏和易于使用,成为了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高效工具。)听到了斯科特的介绍,林默回想起了这款探测器的历史,可惜怎么也想不起它能探多深,不过如果地下真有大量金属,以这款探测器是无线电与金属产生干扰的原理来看,是有很大机率探测到的。想了想,林默便对斯科特说道:“斯科特,这东西挺不错的,过会儿和枪一块送去娄叔那边吧,那边会把钱给你结了的。”林默想了想,又试探的问道:“我听说你们西方有些兵工厂会专门生产一些收藏枪支,不知道你手上有没有这种枪,有的话我也想购买一些。”听到林默的询问,斯科特更加郁闷了,实在想不通林默怎么会连这事都知道,其实林默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只是想起后世网上那些收藏的枪支图片,各种绘制着精美图案的手枪,让当时的林默是垂涎欲滴,既然自己这一世有机会玩枪,自然是抱着有枣无枣打两杆的想法,看看有没有机会买到,要是斯科特知道了林默的想法,估计要被气得吐血。不过斯科特并不知道林默的真实想法,还是回答道:“林,你是怎么知道的?要知道在我们那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东西,在你们国家也没有多少这种枪?”听到斯科特的问题,林默笑了笑,反问道:“这么说你有喽?”难道我会说自己只是胡乱问的。对于林默的反问,斯科特并不好回答,自己这次来南京还真带了一些过来,是用来在南京打开局面的,但林默毕竟是自己的大客户,于是回道:“林,我确实有一些这种枪,不过数量不多,我只能匀你四把MA和两把M,这些枪都是黑色和银色的,我一种颜色给你一半吧,不过林,这种枪很贵,一支单价是美元,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可以,那就谢谢斯科特了。”其实美元己经很贵了,要知道林默先前买的那些手枪平均下来一支也就多大洋而己,折算成美元才十几元,这四支枪就可以买下刚才的全部手枪了。不过林默也知道这种机会并不多,而且自己也喜欢,并不缺钱,将来送人也是很有诚意的,自己并不亏。林默几人谈完生意,与斯科特客气了一番,交流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了,林默四人出了西餐厅便在中山路上闲逛了起来。还别说,这个世界的南京城还真是有一种别样的气息,不论是那囧异于后世的建筑风格,还是这个时代人们的精神面貌,都给林默一种晃然隔世的感觉。几人在中山路上四处闲逛,不知不觉之中己是中午,几人找了一家装磺还不错的饭店走了进去,向伙计要了一间二楼的包间走了进去,几人刚坐下,便有店伙计送来了茶水:“几位客官,不知要吃些什么?”林默没来过这里,便向杨海城三人看去,三人也是摇了摇头,林默只好对伙计说道:“我们也是第一次过来,今天就上几道你们这的招牌菜吧。”林默说完便对伙计摆了摆手,伙计也识趣的出去了。这时杨海城终于忍不住了向林默问道:“林哥,你家再有钱,伯父也不会同意你花那么多钱买机器吧,还有那个赫伯特,明显就一个骗子。”李昌武和赵平年也是诧异的看向林默,林默知道三人是为自己好,便冲林海城摆了摆手,示意他听自己说:“你不太懂商业上的事,那些钱根本不用我们家出多少,等那些机器到了后,我们林家会支付一笔定金,先拿到货,然后就可以去找人合作,让其他人支付给我家一笔钱算工厂入股,我家再拿这些钱付清尾款就行了。”杨海城听了林默的话却不相信,反问道:“你可别瞎说了,别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让你去骗。”听到杨海城的话,林默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只看到了机器花钱多,那批货可不只有机器,还有其他东西的。”李昌武眼前一亮,问道:“林默,你说的是那些技术资料?”赵平年也插嘴道:“还有那些技工。”“对,中国这里要买一些机器并不困难,缺少的是技术和技工,而且这次买的是整个工厂的全部资料和机器设备,只要处理好了,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熟练的生产了。”

异世界的训兽师
    官方版APP下载

    异世界的训兽师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薇璃兮

    两包血浆下肚之后,杨枭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他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自己被拔下来的衣服,说道:“闭嘴上衣口袋红色的瓶子”红色的瓷瓶里面都是红色的药面,在杨枭的要求之下,孙胖子将整瓶的药面都灌进了他的嘴里。随后用一瓶葡萄糖水将药面冲进了老杨的肚子里。药面下肚之后,杨枭的脸色又好了几分,起码能说出来整句的话了。他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这个小道士到底什么来头?你是不是故意隐瞒不说,就等着看我的笑话?”“哥们儿,但凡我知道这孩子有这个本事,早就把他供起来了。还能让你对他动手”孙胖子难得的说了句心里话,他先关了病房里面的氧气,随后点上了两根香烟,一根塞进了杨枭的嘴里。另外一根自己抽了一口,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我还纳闷,高老大怎么对这小道士这么上心,现在多少明白点了。要是用得好,这就是个宝贝疙瘩”“正好”杨枭抽了口烟,随后吐掉了大半没抽完的香烟。随后继续说道:“我进不了鬼市,沈辣去给吴主任办事,你带上这个小道士吧。只要广元冥鉴到手,这一下我也认了。”听到杨枭这时候还惦记着广元冥鉴,孙胖子也开始好奇起来,说道:“老杨,这个什么冥鉴是什么宝贝,你能这么上心的可是不多。还有九河那个鬼市,以前在局里也听他们说过几嘴。当时也没听明白,怎么就鬼市了?”孙胖子自打进了民调局开始,对局里的业务就不怎么上心。他的本事是在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和突发事件上,这个老句长高亮也已经给孙德胜定性了。论起来局里的业务能力,他孙胖子绝对的倒数。趁着自己还在恢复身体,杨枭对着孙胖子说道:“九河鬼市你都不知道?九河是通往阴阳两界的出口之一,偶尔下面会有阴司鬼差将冥府的宝贝偷出来卖掉。只是这个机会十分难得,有人在鬼市转悠了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过几次”听到这里,孙胖子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杨枭的话,他说道:“老杨,你先等等吧,阴司鬼差偷下面的宝贝上来卖?卖给谁?卖的钱他们能干什么用?换成纸钱再少给自己?这个不能够吧”听到孙胖子这个民调局的前局长竟然对鬼市一窍不通,杨枭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当初高亮也是瞎了眼算了,我从头和你说吧。阴司鬼差也分好几种,有一种是阳世差。就好像以前跟着郝正义的鸦那样,有特殊的办法可以混迹阴阳两界。替冥府巡视阳间,这些人也是大活人,在阳世也要生活,也要吃喝嫖赌。”“你这么说,哥们儿我就明白了。”孙胖子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那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一旦被什么阎君发现,那妥妥的要剥皮抽筋下油锅啊”“大圣,你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想不到?”说到这里,杨枭四下看了一眼,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要是阎君也偷着卖下面的宝贝呢?听说这一任的阎君喜欢装扮成富商上来办事,他比我可会花钱,想要维持可不是一亿两亿的事情传说他还给有钱人买卖寿命,当然了,这个我是不信的”杨枭是在冥府挂了名的,他可不敢得罪下面。赶紧说的过头了,急忙又把话题拉了回来。对着孙胖子继续说道:“我是在下面挂名的,阴司鬼差想要至于我死地。见了我不动手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把宝贝卖给我?再说说鬼市的事情,那边和这里的潘家园、老簋街差不多,都是卖假古董和旧货的。天不亮的时候就开市了,你记住了,这个时候里面会混着卖宝贝的鬼差,等到天光大亮之后,阴司鬼差就撤走了”孙胖子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到杨枭说这几句话,他才开口说道:“不是我说,再聊聊广元冥鉴,什么宝贝让你这么上心?”“这个你别操心了,知道东西到了手,你自然会知道的。”这么会功夫,杨枭已经彻底缓了过来。他从病床上爬了起来,一边拔掉自己身上的管子,一边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事情拜托你了。千万别让欧阳偏左先弄到手,说句犯忌讳的话,一旦真出现了那种局面大圣,说不得我要送他先走一步了”杨枭虽然下手狠辣,可是却从来不对自己人下手。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那个广元冥鉴对他有多么重要了。孙胖子还打算再劝两句,病房大门打开,那位劝拔了杨枭管子的医生正走了进来。见到光着膀子,露着一身精炼白肉的老杨,医生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了这就是刚才那个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尸体’之后,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可能——这是医学史的奇迹你不要走,我要给你做全面的身体检查”杨枭连理都没有理这位医生,他回头冲着孙胖子说道:“去九河,记得啊,是广元冥鉴”说完之后,他的身体一晃,随后消失在了医生和孙胖子的面前。看着张口结舌的医生,孙胖子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哥们儿我说这是幻觉,你信吗?要不平行宇宙?”车前子昏睡了也不知道多久,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是医院的病房了。自己身在一辆商务车上面,有人给自己穿了一套税务人员的制服。小道士迷迷糊糊的摸了摸上衣口袋,在里面找到了一张当时税务局的工作证件。车里面只有车前子一个人,车窗外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地方,更不清楚现在几点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推测也就是凌晨三点来钟道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车上来的。他最后一段记忆是在医院里,好像被孙德胜坑了一把,然后又出现了一个叫老杨的白发男人。他的记忆到这里便消失了这时候,商务车外面终于出现了亮光。透过车窗看到有几个人推着小车,开始在街道两边摆摊子卖货。这些摊子越来越多,开始只有四五家,没过多久变成了十几家,几十家,最后整条街道两边都摆了几百家的小摊位。每个摊口前都摆放着一盏油灯,除非有人亲眼看到,否则很难相信这个电气化已经普及的年代,还会有地方出现这么密集的油灯。不止是摆摊子的摆放油灯,来买东西的也是人手一盏油灯。除了几百盏油灯之外,这些小摊子还有个共同的特点,没有人大声说话。如果有人在这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买卖双方便会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用两个人刚刚能听到的声音开始讨价还价。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安静的有些吓人这些摊子售卖的货物多种多样,有不知道旧家具、旧电器和旧衣服。还有小孩子玩的玩具,家里用的锅碗瓢盆和菜刀、餐具之类的,甚至还有人摆摊子卖吃食。有个卖馄饨的小摊子就在商务车旁边,一阵一阵馄饨的香气飘了过来。让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的车前子,顿时饥肠辘辘了起来。车前子已经顾不上自己有没有钱了,他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到摊子前面找了个长条凳子坐下,随后对着馄饨摊老板说道:“先来一碗馄饨,有没有烧饼?油条也行只有锅盔啊,也行,来俩锅盔。再来俩茶叶蛋咸菜?要,还有酱牛肉啊,要找马上就能吃的,一样先来一份”

    游戏世界的小黑手
    电脑游戏下载

    游戏世界的小黑手
    下载吧

    玄幻  |  语兰

    口吐狂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男子,身那件花衬衣看去有些新潮,皮鞋也是铮亮,但脸庞那道长长的刀疤破坏了还算有点男人味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狞恶。“虎哥,给我个面子行不行?她们都是厂子弟,不懂事儿,你不和他们一般见识,改天咱们在一起喝一盅。”张军一边示意站在孔香芸二女面前那个脸色煞白的青年让开,一边笑着道。“张科长,我要不是给你面子,今晚我把这小子废了,但你既然出面,我不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了,让他马给我消失!另外,你也得让我在兄弟面前过得去才行吧?这样,让这两位小妹子陪我和兄弟跳一曲,怎么样?”长发男把手指的关节按得格格作响,脸的伤疤在灯光下格外碜人,尤其满脸横肉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旁边一些本来咬牙切齿准备联合起来对付这帮外来家伙的青工们也有些迟疑了。张军有些为难,这个家伙在周边镇横行霸道,他也面熟,但是不太常来厂里惹事儿,前两次都被自己劝开了,这一次看来对方似乎不太想买自己面子了。可是要让自己去叫那两个女孩子和这个家伙的兄弟跳舞,那他也作不出,真要这样,他这个保卫科长也别混了。最好是那两个女孩子知趣一点,主动把这个责任揽过去,可这两个女孩似乎都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哪里还知道这些?“叶庆泉,那个吓坏了的小子是朱荣鑫,我们低一届,你可能没印象了,他老子是分管生产的副厂长朱长志,整天爱出风头,这下可好,要倒霉了。”汪昌全悄悄在我耳边道:“张军不得不出面,否则他以后的日子难过了。”空气有些凝滞,我本不想掺合这事情,这是张军的份内事儿,但是看见张军镇不住这个场子,我不能放着孔香芸不管不顾了,毕竟是同班同学,我只有出面了。“陪你们跳舞?你算什么东西?不陪你又能怎么样?”我推开人群走了进去。长发男子一下子感觉到了压力,来人只有一个,但是气势却很是迫人。“妈的!哪来的王八蛋,不想活了?”长发男子旁边一个压抑不住怒火的家伙一下子扑了来,连长发男都没有拉住。我身体微微一偏,猛一抬腿,把对方蹬了个狗啃泥,道:“嘴巴给放干净点!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漂亮的一腿,长发男意识到眼前这个外表斯的小伙子不是好惹的主儿,狗蛋也是打过多场硬仗的老手了,却连丝毫反应都没有被对方一腿蹬出去,半晌爬不起来,看样子是吃了大亏。吸了一口气,长发男瞳孔一缩,打量着我,道“小子,你混哪里的?在农机厂这片没见过你啊。”“你管我混哪里的。”我同样冷冷的盯着他,道:“反正和你不是一条道的,老子今天没心情和你们废话,趁早滚!”长发男有些愤怒,这个家伙口气如此大……他正犹豫着想要动手了,一旁有人已经喊了出来:“哟!那不是小泉嘛?前几年为了他姐姐,差点把李华军打的半身不遂……”听见议论声,长发男登时恍然。李华军当年在青阳也算是标准的狠角色,被我干趴下后一蹶不振了,这事情,作为资深混混的长发男当然知道。长发男朝我冷冷的点头道:“原来是你小子啊!”这时他心里真的犹豫了,他是地痞,打架闹事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家常便饭。但混混打架也是有原则的,要么为名,要么图利,混混其实最不愿意的是招惹像我这样的人。因为我这类人不混社会,但打起架来却偏又心狠手辣、还敢拼命。他算打赢我,也没啥可吹的,对他的名声丝毫没有帮助。而且凭我以前干趴下李华军,和刚才轻易放倒他兄弟的一幕,他也没把握打赢我。长发男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环视了一眼四周,看见我几个同学都已经凑近身后,周围农机厂的子弟也把圈子越围越小,他清楚,再不走,到时候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行!你牛逼!”长发男恨恨的扭头离开,狗蛋刚从地爬起来,原本还想接着打一架,但见自己老大脸色难看的快步离开,他也不敢吱声了,灰溜溜的跟着离去。舞厅里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百双惊、艳羡的目光围绕着我身旋转,让我好生体会了一次英雄的感觉,尤其是能够得到同龄女姓的青睐目光,相信无论哪个男姓都会有点飘飘然。“叶庆泉,这一次多亏你了!”女孩明亮的目光带着些许说不清楚的味道在我的脸回旋,清脆的问道:“听同学说你毕业回青阳市机关工作了?”“说哪里去了,不说咱们是同班同学,算不是,看见你这样的大美女被人欺负,我也得仗义出手啊。”淡淡的幽香萦绕在我鼻间,让搂着孔香芸纤细腰肢的我遐思万千,微笑道:“我刚进资源管理局,工作没多久。”“你在江州大学不是学生会主席吗?以你的成绩,应该能留在省会玉州呀,算不能留在玉州,起码也得分到青州市的单位,怎么回到我们青阳这县级市来了呢?”孔香芸惊讶的扬起脸庞问道,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得娇嫩,仿佛有一层水光要浸润出来。“呵呵!想留在省会和青州的都挤破头了,家里没点关系的,还是算了吧。”“唉!也是。可你好歹也是在青阳市政府机关工作,以后还是大有前途的……”孔香芸叹了口气,道:“哪像我们,一辈子只有呆在这山沟里了。”“青阳其实也厂里好不了多少,都差不多。”我随口说道。“那不一样,青阳市区毕竟繁华一些,不像农机厂这里,转来转去都是这么些人,想要买个好点的东西,得去市区。”孔香芸的瓜子脸距离我不足半尺,发丝缕缕不时掠过我脸颊,洗发水的香味更是直往我鼻孔里钻,鼓胀的胸房挺拔高.耸,再无初时代的青涩。加我右手扶在对方腰背,那一抹胸带子隔着单薄的连衣裙正好落入我手指,一种莫名的情愫如春天田野里的野草般疯长起来。此时的我脑海突然蹦出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曲终了,我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颇有风度的陪着孔香芸回到舞池边缘,那个紫裙女子已经站在一旁,先前的介绍已经让我知道对方是厂子弟学校新分来的老师凌菲。凌菲扎着一双羊角辫,显得青春妩媚,圆圆的脸一对酒窝甚是吸引人。韩建伟和汪昌全早已十分热络的在和凌菲交谈,不过我一眼看出凌菲似乎对二人没有多少兴趣,虽然看去很有礼貌,但是那股骨子里的倨傲感,连孔香芸都感觉得到。日期:-- :

    以来自上苍之名
    安卓版体彩

    以来自上苍之名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颜茗落

    胖子也没心思搭理车前子了,也跟着进了大楼。车前子记住了他的话——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以为是高亮叫的胖子。当下跟着他一起进了这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单位大楼进了大楼之后,车前子紧跟着胖子进了通往顶楼的电梯。胖子打了一连串的电话,没有心思理会身边这个有些愣头青的道士。“辣子,哥们儿你哪去了?我从镁国回来都不来接啥?你们家老爷子安排你相亲?弟妹、嫂子哪的人?家里条件怎么样?不是我说,咱们可不能讲究忙你的吧,我这边没事,带我向未来嫂子问好。”“老杨,你们本家抽的什么疯?要给我安排——不是大杨,是咱们杨书籍。要给我安排工作,不是我说,连熊玩意儿都跟着他疯。哥们儿我上飞机之前还好好地,怎么刚回来他就敢说上句了?你也不知道?你老婆学校运动会?你给她当拉拉队——喂喂”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胖子这边还想要继续打电话,这时电梯门打开,他和车前子二人已经到了顶层。看着顶层尽头的办公室方向,胖子回头对着道士说道:“小兄弟,你听我的,去六室找吴仁荻,他会告诉你高老大怎么样”“你是打算让这个姓吴的揍我一顿吧?”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道士继续说道:“别以为我是小地方过来的就好欺负,吴仁荻是吧?还指不定谁揍谁。胖子,今天不见到高亮,我就赖上你了。”听到车前子说破了自己的心思,胖子哈哈一笑,随后搂着道士的肩膀说道:“哥们儿我真没那个意思,既然小兄弟你疑心这么重。那就跟着我一起局长室,先办我的事情,然后哥们儿我告诉你高老大出什么事了”说话的时候,胖子已经带着道士走到了句长办公室的大门前。他也不敲门,反倒凑在车前子的耳边,低声说道:“小兄弟,帮我背个锅。一个锅十万”话音刚落,胖子突然抬脚对着大门猛踹了过去。别看他的身体肥胖,这一下却很有些力道。“嘭!”的一声,将大门踹开之后,立马对着车前子说道:“哥们儿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杨书籍也没说不开门啊,你说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就算以前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也不能这么干。不是我说,下不为例啊”说完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冲着里面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中年人笑了一下,说道:“杨书籍,听说你要给我布置工作?哥们儿我一听到就急忙赶过来了,那什么、这是我一个小兄弟。听说我的办公室被占了就发脾气,不是我说,杨书籍,年轻人有点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被称为杨书籍的男人有些心虚的看了车前子一眼,以为胖子已经知道他私底下偷偷摸摸干的事情,面前这个小道士是胖子请来对付自己的帮手。但凡能被胖子请来的,都不是一般的神仙,自己可得罪不起看在十万块钱的份上,车前子也认了这个黑锅。一旦那个叫做高亮的躲了,自己就要替家里那老登儿还债,十万块钱多少也能事。当下他面无表情的跟着胖子进了办公室,就等着一会出去结账了。“这不是误会了嘛,孙句你的办公室还是你的,我在民调局一天,看看谁吃了豹子胆敢打你的主意”杨书籍冲着车前子干笑了一声,随后从办公桌里面走了出来。拉着胖子的手继续说道:“小熊没和你说?他就是这样毛毛躁躁是怎么一回事,上面下了新的文件,说参加在外长期从事外事活动的同志,回来之后都要暂时放下工作,组织内查看一段时间。只要没有问题,还是可以恢复以前工作的嘛”说话的时候,杨书籍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将上面的文件拿过来。递给了胖子之后,他继续说道:“孙句你看看,这可不是我的意思。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认定孙句你是没有问题的。你就当作休息几天,我先替你看着民调局”胖子没理会杨书籍的话,他接过文件看了起来。刚刚看到到第一行字,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指着上面的字迹回头对着车前子说道:“小兄弟你看看第一行字,针对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某些领导同志,最近也就是哥们儿在国外待着了吧?杨书籍,麻烦你和上面说一下,下次直接写上我孙德胜的名字。省得有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文件上说的是他们。”听着这个叫做孙德胜的胖子把话头引过来,车前子多少听明白了点意思。当下顺着孙德胜的话说道:“这是得罪人了,上面看你不顺眼。准备停了你的职务,让这个书籍来代替你。要不你实相一点,自己让位得了。”这两句话下到杨书籍了,他急忙摆手说道:“误会了误会了,这个圈子里面谁不知道民调局只有孙德胜一个句长?我这书籍也就是挂个名,替孙句应付上面的”“等等吧,你说这里就他一个句长?”车前子从杨书籍话里听出来了毛病,当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盯着孙胖子继续说道:“那高亮怎么回事?他退休了还是调走了?”“高亮高句长?他已经过世七八年了啊。”听出来这个年轻的道士是来找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杨书籍继续对着车前子说道:“我还是高句长过世那年调到民调局的,怎么小道长你不知道?”“高亮死了”原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车前子,听到杨书籍这两句话之后,当下呆楞在了当场。家里还欠着五百多万,唯一的希望高亮死了,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看样子只能学那个老登儿跑路了。“高老大不在了,不是还有哥们儿我吗?”孙胖子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说句不要脸的话,只要小兄弟你不是来认亲的,其他的事情都好办。高老大能办的事情我也能办,他办不到的事情,哥们儿我兴许也能办。说吧,是钱还是其他什么事情?”“拉倒吧”泄了气的车前子无奈地看了孙胖子一眼,随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这事不是十万八万能了的,数目太大了,我怕吓着你。除了那十万块钱之外,再帮我买一张去广州的火车票,就当你替高亮帮我了”敢情他们俩不是一伙的,这个小道士是孙胖子花钱雇来的,这就好办了,杨书籍这才松了口气。他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孙德胜说道:“小孙啊,你还是听从文件的指使。暂时的休息一段时间,你放心,我已经和几室的主任,还有杨军、杨枭他们都商量好了,不会耽误局里正常工作的。”“我说老杨你怎么突然改了脾气,敢情是趁着我在镁国的时候,偷偷摸摸和他们都商量好了”孙胖子也不理车前子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随后看着杨书籍继续说道:“以前小看你了,想不到这几年你把胆子练出来了,都敢和二杨谈条件了。怎么,我们家辣子和吴主任你也打过招呼了?”提到了吴主任的时候,杨书籍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他干笑了一声,冲着孙胖子说道:“孙句,不管怎么样,局里大多数人已经认同了文件传达的内容。听老哥哥一句劝,回家休息一阵子。我上下疏通一下,过不了几天你还是咱们民调局的句长。”

    永生何在
    版本旧版

    永生何在
    游戏下载大全

    玄幻  |  灵珑

    普安市下辖六个县,每年想调动工作到市区来的人太多了,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帮人调到市区,好处费是惊人的,即便是对于刘大明这样的老同学,拎着两瓶酒就想要把事情办了,肯定是行不通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自己真要出手帮了这个忙,尽管根本就没占多大便宜,可到了部委会讨论的时候,别的同僚还是认为你已经拿了好处收了礼,贾仁达不想吃不到鱼,还要惹上一身腥。想到这里,贾仁达推辞说,刘大明,现在市里对下面县里的干部上调卡的很紧,这件事难度很大,不是一步就能到位的,这件事既然你已经张口了,我会放在心上,有机会再说吧。贾仁达的话让刘大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在机关里混的时间长了,贾仁达的回话在刘大明看来,就是要断了请他帮忙操作这件事的念头。无奈之下,刘大明一副乞求的口气说,贾仁达,咱们老同学一场,若不是兄弟这次遇上了难处,我也不会过来找你,我知道这件事难度大,你放心,该找人找人,该花钱花钱,只要是能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我刘大明以后为你老同学做牛做马,必定报答你的这份大恩情。刘大明这番话说的就显得有些重了,贾仁达见他一副赖上自己的口气,忍不住问道,什么亲戚?值得你费心费力到这种地步?刘大明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对贾仁达实话实说了自己跟王娟之间的关系,那是自己的小情人,为了自己现在离婚了,县里是呆不下去了,所以只能这样了。刘大明介绍完情况后,哀求的口气说,贾仁达,你知道我家几代单传,到了我这代,老婆生的又是闺女,我老刘家到底是不是要绝后,就看你贾仁达肯不肯高抬贵手了,只要你帮王娟调动了工作,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贾仁达听了刘大明的解释,也算是有几分明白刘大明此时的心态,瞧着刘大明那坚定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大明在这方面的心结他是心知肚明的,每每同学一块吃饭的时候,刘大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子现在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儿子。可刘大明为了生儿子在外头包个小情人,还明目张胆的找自己帮小情人调动工作,这是贾仁达不能理解的,**的干部,一旦名声坏了,对升官提拔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刘大明为了有个儿子也算是豁出去了。想到这里,贾仁达忍不住叹气说,刘大明啊,刘大明,你可真是够能耐的,这样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刘大明见贾仁达说话的语气软下来,乘势从座椅上站起来,往前一步走到贾仁达办公桌一侧说,武部长,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只要你能帮我把儿子给保住了,我今天给你磕头了。刘大明作势要跪下,被贾仁达一把拉住后,斥责的口气说,你这是干什么?威胁我吗?还是给我使苦肉计?你要是真心想要把那女人调动到市里来,少说也要有个市里的分管副市长发话才行,这样吧,你回去先准备准备,等我通知,得空我领里去拜访一下市里比较熟悉的一位副市长,只要他点头了,这事情就有希望。刘大明几乎激动的要哭出来,贾仁达总算是答应帮自己的忙了,王娟那里也算是有了个交代,这件事对他来说,的确是超过能力而为之了。刘大明从市里回来的时候,心情是比较轻松的,毕竟王娟调动工作的事情有了眉目,他也松了一口气。原本想着回家休息,一看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刘大明决定还是回单位一趟,最近一段时间,发改委的一把手田主任在外地出差,单位里的大小事都由他来照看着,他有些放心不下。田主任今年五十一了,这年纪不上不下,提拔肯定是难度很大了,在主任的位置上干几年退休倒是有可能的,正因为看明白了这一点,田主任从今年开始,关注点始终在一些去外地考察之类的工作上,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真等到退休的那一天,想要出去公费游玩,可就要自己掏腰包了,田主任心里现在相当拎得清,所以他把单位里的事情大多交代到副主任刘大明手里,自己则成了经常在外“考察”的甩手掌柜。发改委的办公楼一如既往的寂静,办公室的一干人等趁着今天领导都不在家,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起来,有好几个办事员都不在岗,也不知道溜到哪里去找人聊天了。刘大明一路看了几个办公室的办公情况,心里不由有些来火,这帮兔崽子,只要领导稍微放松一些,立即就开始掉链子了。刘大明打算把几个科室的负责人都叫到自己办公室来好好的教训一顿,下属表现不好,跟科室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无关系,科室领导要是把自己的责任全都肩负起来,这帮底下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正准备让手下打电话通知科长们开会,办公室的门被谁敲响了,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句,进来!办公室的门开了一条缝,挤进来的脑袋却是副科长陆长生。陆长生上次是在刘大明的手里被提拔为副科长的,尽管私底下陆长生也送了些礼物给刘大明,但送礼的人多了去了,刘大明副主任给面子就是自己莫大的荣幸,因此陆长生算是刘大明心目中的自己人,这小伙子也挺机灵的,在办公室内外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会及时向刘大明汇报,成了刘大明在发改委可靠的耳目。见办公室里只有刘主任一个人,陆长生赶紧腆笑着挤进门里,又转身把门关紧说,刘主任,你回来了。这句话里面的含义那就是找过你,你不在。刘大明问,有事情?陆长生很是献媚的说,有件事要向您汇报一下。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冲着陆长生不见外的口气说了声,坐下说吧。陆长生赶紧点头哈腰的坐下后,两眼望着刘大明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的模样。按照机关的规矩,陆长生这个副科长要汇报工作,应该先向顶头上司邱科长汇报,再由邱科长向分管发改委各项内务事宜的刘大明副主任汇报,这是一种程序,也是一种显示各级领导官阶高低不同的形式,现在陆长生直接向刘大明汇报工作却是刘大明私底下特批过的。刘大明在一次饭局结束后,曾经借着三分醉意把陆长生拉到一边说,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直接向自己汇报,尤其是一些重要信息,不必经过办公室邱科长。陆长生头脑灵光的很,刘大明简单的嘱咐过后,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自己成为领导圈内人的一个好机会,因此按照刘大明的吩咐,单位里只要出现一些风吹草动,无不及时向刘大明进言。今天的陆长生坐在沙发上,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尴尬,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刘大明看着有些心急,他忍不住问道,小陆啊,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放心吧,但说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