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70章 我乃地府之人
安装说明

更新时间:2021-04-14 18:37:21

我要打赏
app平台客户端下载
打赏共283221恒币
下载苹果版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可以选择吗

我要评论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评论共9612条
    游戏平台下载

    网址登入

    “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噗嗤……”刚刚喝进一口酒的林美玉当场就喷了出来,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赶紧开口解释道:“没事,酒勾兑的太浓了,有些不习惯……”

    回复(59)

    苹果版文档
    慕灵

  • 从异世界来的大佬
    规则大厅

    若是再倾斜一点,叶凡倒是可以看到她内`衣的颜色了。“紫黑色……”很是娇嗔的扫了叶凡一眼,林美玉有些脸红地说道。

    回复(98)

      旖葵

    1. 穿越之雨点淅淅流水清清
      平台下载官网

      “我就算是摇什么也不可能赢你啊……”叶凡叹息道,心里却是一阵鄙夷,你都摇成这样了,再说胜之不武的话,这也太那个撒了吧!“谁说的,若是你摇六个一的话,还是可以赢我的……”林美玉自信道。

      回复(69)

      涩悠

    2. 我的平凡同桌
      平台ios下载

      很快就落在了唐嫣的身上,唐嫣很美,和自己的小`姨一样的美,她有着一头乌黑色的直发,很随意的披在两肩,露出了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一双乌黑的眼睛一闪一闪,好似黑色的宝石,嘴巴很薄,很红,也很性`感,是那种让人忍不住想要吻上一口的烈焰红唇。

      回复(89)

      又菱

    3. 吃鸡从神仙服归来
      官方下载

      “嗖”的一声,林美玉揭开了竹筒,可是当看着茶几上的六颗骰子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回复(67)

      白桑

    4. 笙入清心
      各种活动

      林美心不用说了,都差点把自己的宝贝给吞了,拿下她或者说被她拿下也是迟早的事情,根本不用说,况且也不能够说,在座应该就林美心的年龄最大,比自己的小`姨还要大几岁,要是自己说她,岂不是会被自己的小`姨抽死么?

      回复(69)

      伴音

    5. 鬼囦
      ios官网下载

      一刻钟后,司空嫣然换上了一件天蓝色的碎花纱衣,下面穿着一条雪白色的紧身休闲裤,将修长的美`腿勾勒出来,脚下是一双水晶高跟凉鞋,一头微卷的长发也被她扎在了头上,整个人看上去气质动人  。

      回复(61)

      湘歌瞳瞳

    6. 穿越游戏世界做反派
      知名平台下载

      抬头看了一眼林美心,发现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心中大豁,这妮子,这么早就开始勾引自己了,实在太坏了  。

      回复(85)

      朵咪

    7.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苹果客户端下载

      书友还读过

      凤逆重生
      下载网

      凤逆重生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寒凛言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我拿过那张A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纸放进了包里。“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舒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我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我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关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胸口。我感受到那上面的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了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她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住,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个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有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舒雅愣在了那里。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学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转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束,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作,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刚刚只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碰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脸正经的说道。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闻,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分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的还会献身。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而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要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不情愿,在我的强求下,她不情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过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我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等我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直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的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文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回来这么晚。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在开会,手机没电了。“老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去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在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或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也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要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眉,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的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和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上。“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笑着对老婆道。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她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码,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确实发生过关系。等我把号码拨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的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录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心了些许。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的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秦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出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男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样。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号码,我默默记住号码。在我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通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大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上面备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我皱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人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个男人。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短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删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的。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些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还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系,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么多男人有联系。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一阵心烦意乱。吃过饭老婆在刷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常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和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渐的已经远去了。老婆收拾好东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边,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帮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搓着脚,笑着仰头问道。我嗯了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我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很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么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有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的。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感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顾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打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次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的双/峰都会同一时间跃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婆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胸罩,一抹深深的沟壑,在黑色的映衬下极尽迷人,饱满的白皙雪峰有一大部分,显现在我的眼里,那惊人的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心跳加速。

      混沌制霸系统
      下载说明

      混沌制霸系统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簧馨

      于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请问怎么称呼您?”“我叫穆婉兰,你说我来找他了。”少丨妇丨说完,径直朝外走去,我恭敬的紧跟在她身后相送,刚走到门口,她突然又转过身来了,我由于跟的太紧,准备将她送出去关办公室门,双手举在半空。她一转过身时,立刻像我使出了那招抓奶龙爪手一样,手掌差一点抓在她那高.耸浑圆的一对丰满玉兔面……我吓得一跳,心慌意乱的连忙解释说:“穆、呃,兰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穆婉兰看着我脸惊慌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之后却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的心情开朗起来,竟然展颜一笑。我有点摸不清楚对方笑什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脸蛋,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了,笑起来依然是千娇百媚,竟散发出一种青春少女更加迷人的韵味。“我,那个……我是准备……我想关门,不是想那个……”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心里有点担忧,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哎呀,你想哪个呀?”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呃……我没……没想哪个。”我见穆婉兰白净的脸蛋浮起一股骚情的神色,眼神儿飘忽迷离,像是燃起了火焰一样,直勾勾的凝视着自己,嘴角挂着风情万种的笑意,让人看了很是受用。靠,干吗这样风.骚的看着我啊!莫非是没人满足她?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肉感十足的小蛮腰,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兔,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真是太诱.惑人了。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额头浸出了汗水,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心里却开始幻想,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我是真觉得不值。穆婉兰看着我,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在她怀孕后,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怎么凝了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靠,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这女人不会是欲求不满吧?会不会扑来逆推啥的……我慌忙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指。手这一晃,打破了穆婉兰的回忆,她眨了一下那双带电的眼睛,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大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拍在我手心,浅浅一笑,说道:“小叶,这是姐的名片,昨天开车溅了你一身泥水,不好意思噢,以后要有什么事需要姐帮忙的,打名片的电话,改天有空,兰姐约你一起吃个饭。”我被她的举动搞懵了,呆若木鸡的愣怔了一下,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名片-鑫茂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穆婉兰。我这才知道眼前这个迷人的少丨妇丨原来竟还是位集团的老总,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满脸堆笑的夸赞说:“没想到穆总这么年轻竟已是集团老总,真是太厉害了。”穆婉兰收敛了妩媚的神情,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厉害什么呀,也运气好一点,以后认识了,你别叫我穆总了,太俗,叫我兰姐吧,我爱听。”我腼腆的笑了笑,和兰姐这么算是认识了。在办公室里,我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了公交车。刚一车,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公交车一个颠簸,我突然感觉后背被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挤压了一下,皱着眉撇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局后勤处管仓库的少丨妇丨张晓芬。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看我回头,她也感觉挺意外的,我们俩的脸庞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一起了,我都能看清她脸的毛孔,那丰润性.感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眼睫毛很长,向卷起着,一双丹凤眼,水灵灵的,好似带了电一样,直视的那一瞬间,电的他浑身发麻。张晓芬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胸脯白皙的皮肤露出了一片,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成熟的韵味,很具杀伤力。另外,张晓芬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近距离的闻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晓芬姐,你也才下班啊?”?我嘴甜的打着招呼。“是呀,小叶,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我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暖洋洋的。“嗯,晓芬姐在哪里住呀?”我笑呵呵的问她,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随着公交车的颠簸,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我住在城郊。”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离婚以后,她一直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说话,突然间被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她心里也有些慌乱的感觉,一颗小心脏如小鹿乱撞,有点春心萌动的噗噗乱跳。我虽然只是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张晓芬衬衣领口里的春.色,但那对活蹦乱跳的大白.兔随着车子颠簸下颤巍巍的晃动,让我的心不自觉的也随之晃动起来了,隔着薄软布料的那对温软玉兔不时的在我背轻轻碰触一下,那种滋味……简直无法言表。过了一会儿,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但只是脸色微红,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这张晓芬啥意思,难道她是故意的?看着那两.团浑圆挺拔的美好,我倒是很想探索一下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庐山真面目。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了促狭的念头,想试探一下这小少丨妇丨能承受的底线,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胳膊肘却紧贴着她的玉兔,随着手臂调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大白.兔,那软带着弹性的感觉令我心动不已,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在明显感觉到我的胳膊肘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自己的大白.兔时,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流露出一丝紧张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脸泛起的淡淡红晕……有戏!嘿嘿!绝对是有戏!在一番试探之后,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想到这儿,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我一边继续挪动着手臂,一边用胳膊肘摩擦着张晓芬挺拔浑圆的胸部,每蹭一下,都能感觉到那种饱满而富有弹性的感觉,而令我兴奋的是,张晓芬居然一点也没有退缩,那么直挺挺的挺着两.团傲然的胸部站在我身旁……

      凰囚里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凰囚里
      版本更新

      玄幻  |  冰点

      郑焰红跟往常一样,神态自若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直直的挺着脊背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赵慎三才赶紧跑回自己的屋里坐下了。“嘿!今儿个咱们赵兄摆大谱儿啊?到现在了还没有打开水,怎么着,想让我干啃包子啊?”办公室的美女李小璐嘴里咬着一个水煎包去倒开水,一提空瓶就生气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其实他们这间办公室一共坐了四个人,按道理应该是谁来得早谁打开水才是,可赵慎三每天都来得早,一来二去的,大家也都觉得扫地擦桌子打开水的活儿就是他的了,他干了是理所应当也没人感激,不干反而不正常了。“哦,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赵慎三也没骨气,听到责备才明白自己在郑主任房间里心神不定的呆的时间太长了,居然连自己办公室的开水都忘了打,赶紧站起来拎着两个暖瓶就跑出去了。办公室另一个副主任科员方永泰不屑的笑着说道:“嘿嘿嘿,我敢肯定小赵昨天晚上又被媳妇儿罚睡客厅了,你看看他那双眼睛,跟国宝一样,所以才连开水都忘记打了!”李小璐虽然欺负赵慎三,但是却也看不起一脸狂傲之气的的方永泰,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脸笑话人间,人家小赵总还没有带着一脸的血道子来上班,不像某些人,总是‘被猫’抓到!”管档案的黄大姐被逗得“咯咯”笑起来:“好了好了,你们呀,一天不斗嘴就过不下去!其实人家小赵真是个好同事,咱们跟他一间办公室应该知足才是,也不要老是没事欺负人家。”“呵呵,没事的,欢迎欺负!越欺负越旺不是?”赵慎三已经拎着开水回来了,听到就笑起来。电话响了,方永泰离得最近,就抓起来接了,然后放下电话就带着醋意对赵慎三说道:“小赵同志,蒋大主任有请!”赵慎三赶紧一溜小跑的去隔壁蒋海波的办公室了,方永泰又一次不屑的说道:“切!整天屁颠屁颠的伺候着蒋主任,还不是小兵一个?也没见赏赐给他一点什么好处!”走进蒋主任的办公室,赵慎三赶紧不等吩咐就给蒋海波泡上了茶。“小赵,后天市里要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工作会,郑主任现在就已经去市里请市长主持会议了,今天你把郑主任的讲话稿初稿拿出来,最迟晚上交给我,我修改了明天打印。”蒋海波吩咐道。“嗯,那我现在就去写。”“咦,你的眼睛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昨天晚上郑主任几点走的?”“呃……那个……那个郑主任……她……也没……哦,郑主任昨晚可能睡着了,到十一点才叫我送她回家的,我黑眼圈是因为跟小刘闹别扭了,所以……”猛地一听到蒋海波问起昨晚的事情,做贼心虚的赵慎三面红耳赤的支吾起来,好一阵子才稳定了情绪,却把没睡好的原因推卸到妻子小刘身上了。“呵呵呵,你这小子啊,看你能把老婆宠上天!去吧去吧,赶紧写,我可不管你昨晚有没有跪搓板,晚上我要是拿不到发言稿可是不行滴!”因为赵慎三怕老婆在整个机关都是出了名的,所以蒋海波毫不怀疑,笑着就挥手让他走了。赵慎三是正规大学毕业生,而且文笔向来很是不凡,所以蒋海波才把他要在办公室里死死把着不放,其实他是很有私心的!因为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最明白手底下拢一个能写材料的人有多么重要,平时他貌似对赵慎三十分器重,什么大材料都交给赵慎三,却不交给副科级的方永泰,弄得方永泰还总是吃小赵的醋,就是因为方永泰的舅舅杨千里是教委副主任,一旦方永泰崭露头角他是压不住的!可赵慎三就不同了,这小伙子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野心,来的头几年看起来还有些锐气,不过被他打磨了一阵子,现在就很好用了!什么材料交给小赵写,写完了他略一修改,甚至都不用修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自己写的名义交给领导了,领导满意了,他的办公室主任位置岂不是越做越稳?赵慎三接了任务,知道是郑主任亲自用的,自然不敢怠慢,中午连饭都不敢回家吃,泡了一个碗儿面凑合了,一直埋头写了一天,终于在下午下班前交给了蒋主任。第二天,蒋海波拿着讲话稿走进了郑主任的办公室笑着说道:“郑主任,您明天的讲话稿我弄出来了,您看看那里不合适我再修改。”“嗯,放那里吧。”郑主任正在看一份文件,听到蒋海波进来就微笑着说道。她的微笑居然让跟了她三年的蒋海波愣了愣,因为这几年来,他居然第一次发现郑主任的脸上发出了红里透白的**光芒!“蒋主任,咱们委里那么重的写材料任务,你没有让下面的科员们帮你拿一拿初稿吗?总一个人劳累着可不科学呀!”郑主任看来真是心情不错,居然嘘寒问暖起来。蒋海波在机关里混了半辈子,那心眼子简直比王熙凤都多了一倍不止,他可不会傻到把领导这句貌似关怀的话单纯的当成关怀去理解,眼珠子转了转,迅速的斟酌了一番才谨慎的说道:“咱们办公室说起来一十二号人,去除司机班的七八个,剩下的有的管档案,有的管办公用品采购什么的杂事,真正能写材料的也就三个人,杨主任的外甥您又不是不知道,平常眼睛长在脑门子上,桀骜不驯的根本不干活,另一个小璐是个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管个接待倒还可以,写东西根本不行,就剩一个小赵人老实肯干,也还有些才气,有时候能给我帮帮忙打打下手,其实我这些年写材料惯了,倒也没怎么觉得累,呵呵呵!”郑主任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笑着说道:“哦?就是那个我接主任那年考进来的公务员赵慎三吗?平常看小伙子老实巴交的话都不会说,没想到还挺有才的!”郑主任今天心情这么好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她昨天在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居然得到了市长的表扬,不,要说是表扬似乎还不恰如其分,如果说时市长第一次用看女人的眼光看了她,似乎更为合适!前天晚上,她意外的遭到了赵慎三的“强暴”,回到家里浑身发软的倒头就睡了,没想到平时的失眠多梦居然不药而愈,一觉睡得黑甜,早上能醒来还是老公做好了饭叫她才起来的。她慵懒的走进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居然脸色嫣红,平时一潭清水一般的眸子居然流动着某种可以称之为“轻浮”的气息,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妩媚动人,配着她飘散在肩头上的长发,更带着一种“侍儿扶起娇无力,正是新承恩泽时”那种娇慵之态,整个就是一个得到在床上得到满足的女人特有的神情。她刚想把头发盘到头顶,猛然间,赵慎三昨晚上求饶时对她说的那句话闪进了脑子里:“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她不禁对着镜子笑了,这个傻小子,懂什么叫妩媚么?不过她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黑又直,披在肩头还真是有一种别样的风采,于是念头一转就就不盘了,就这样走进屋里换上了一条紫色的连衣裙,为了搭配裙子,又穿上了一双妹妹送给她的、她嫌太亮一次也没穿过的银色高跟鞋。

      家族仙路
      ios游戏下载app

      家族仙路
      旧版升级版
      
      

      玄幻  |  钗娲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

      火先生的回忆录之平行空间
      最新V10.1版

      火先生的回忆录之平行空间
      大厅哪个好

      玄幻  |  御影

      白衬衣不得不站出来了。“我说这位女士,大家各招各的工,你凭什么这样横插一杠子?难道是因为看到我们好不容易招到一个合适的员工,你没有招到,就在这里冲我们发飙?这就是你所谓的素质吗?”白衬衣有点经验,不和她争培训费的事,却是直接扯上明面上招工的问题。“不要理她,江宁,我们赶紧把手续办完先!这位大姐,要是没什么事,麻烦不要拦在我们位置前面,阻碍我们正常招聘!”说着,眼神示意小眼镜。小眼镜会意,立即招手从摊位里面叫出其它的同事,准备推开舒职场女和她的两个手下。我惊讶了一下,这是准备动手清场赶人啊?但也不奇怪,谁叫这个小姐姐,这么直接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了人家的隐晦。人家不反击才怪。这个时候,我已经大致听懂了他们这什么科技公司的套路了。原来是打着培训的旗号,来这个不需要收门票的地方,专门对不懂行情没经验的雏下手。先从他们手里的生活费,弄点培训费,用这个钱,把人给绑住。如果新员工愿意留下,当然更好,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剥削。如果不愿意留下,估计这个培训费,也是有去无回的了。我并不笨,也不蠢,只不过,没人提醒,没有经历,又因为钱所剩余不多,急于找工作的情况下,差点就在那张纸上签字了。经过舒职场女这一闹,我基本能理顺这中间的猫腻了。这时,小眼镜的手马上就要碰到舒职场女手臂上,我迅速起身,拦在了她的前面。“怎么?要对女人动手啊?”我一向见不得有人对女人动手动脚的,何况她刚刚还提醒了自己一下,怎么也是有个提醒的人情在的。就小眼镜这小胳膊小腿的,我估计一半的力量,都能把他丢进大棚里。白衬衣和小眼镜他们,没想到我一个刚来花城的新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和他们硬干起来。场面有些尴尬起来。白衬衣脸色很不好看:“怎么?你连工作都不想要了吗?”我轻易地将小眼镜伸出的手挥了回去,将笔扔回给他们的桌上。身体压前半步,将大姐姐他们一行挡在了我身后。然后,将我自己填的那两份纸,当着他们的面撕个粉粉碎!偷和骗,都是处于让我鄙视排行榜前几位的位置,何况还是针对刚来广州,一腔热血准备灰奋斗的小年青们。“工作嘛,可以再找,但是,你们想要我和你们这样坑蒙拐骗的人成为同事,你们配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格调很高,立意也高,我已经从道德方面,强压了他们一头了。也就是现场没有记者啥的在,这要是在的话,我估计都能上今天晚上的城市热点播报了!至少这会儿,舒职场女,眼光在我背后转了一转。白衬衣脸一阵青一阵白,看看我粗壮的胳膊,高大的身躯,可能也是觉得打起来没啥把握,挥一下手:“既然这样,那你们赶紧走吧,不要挡着我们的位置!饭都快吃不上的人,装什么高大上?”太狡猾了,这家伙要是叫小眼镜动手多好,我刚好可以把昨天和今天的气发泄一通出来。而且也太贼了,他怎么就知道我饭都快吃不上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再去主动找事儿,毕竟不是还没骗到我的钱嘛,空口无凭的情况下,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的。我迅速退场,准备撤出大棚区,果然便宜没好货,为了省这五块门票钱,差点把自己的生活费给弄没了!临走时对这位职场大姐姐点一下头表示对她刚刚不经意的提示我的感谢。感觉职场大姐还在气头上,对我的示意完全没看在眼里。自顾自地瞪了白衬衣和小眼镜一眼,踩着高跟鞋往里面自己的摊位上去了。我看了一眼她的离去的步子,虽然是在生气当中,但踩着高跟鞋,还传说中的一步裙,在她身上搭得恰如其分,还真他娘的好看,当然,也要裹在有料的人身上,才能显示出那股子味道出来。如果是房东太太那身材,不说能不能穿得上去,就算穿得上去,估计她只要一迈步子,那裙口后面的开口,就能直接撕裂喽,还味道个啥!想到这个画面,我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舒职场女耳朵尖得很,居然听到了,回过头来猛地又冲了瞪了一大眼,如果眼神能揍人,我估计早就鼻青脸肿了!她以为我是在笑她什么吧?我好笑地摇头,这个姐姐,咋气性这么大呢,但我觉得我也用不着热脸贴冷屁股和她解释什么吧,然后完全不着意地出了大棚区。交钱,买票,排队,入场。这个钱,是省不了了!刚刚要不是有职场女横插一杠子,我差点要吃大亏!搭电梯,上了二楼。明显感觉和下面的菜市场似的大棚完全不同。整齐划一的位置,统一布置的横幅写着各招工单位的公司全名,全名下面是公司简介,还有今日招工的具体岗位和要求,待遇。各类信息都写得一清二梦,如果看到自己感兴趣的职位,或是觉得合适的公司,就拿着简历去投,直接和面试官面对面地聊。互相详细了解一下,是不是合适。墙边上就有填表的地方,有场地提供的免费简历表,笔就在纸边上。我把心一横,直接下笔如飞,连写了十份免费的简历。如果呆会要是不成功,我打算走之前,再来写个十来份。像这样的好事儿,而且又不用搭人情,我是肯定愿意干的。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五块钱,就把楼下楼上划了一道线,就像我现在住的显村口的那条街道,一街划世界。我以前,或是说,很早以前就知道钱的重要性。知道钱可以买很多想买的东西,也可以买很好很贵的东西!有钱可以大鱼大肉,可以给心爱的姑娘买礼物,出去游玩,可以想买就买,想花就花。没钱只能白粥咸菜,粗布裹身。我以前,一直穷出身,也许是穷习惯了,觉得大鱼大肉和粗茶淡饭,好像区别并不大,不一样只是吃饱肚子而已嘛。但是,直到这两天,发生的桩桩件件,都对我原有的价值观念产生了不小的冲击。钱的重要性,在我心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迅速地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拿着十张真正简单的简历,我开始一家一家地扫摊。上面的公司,果然和大棚里面的那些有很大的不同。学历要求这一项,就直接把我刷下了一大半。那些中大摊位的中大型公司,普通职位,都要求正规本科,至少也要全日制大专。转了一圈,我这个心里拔凉拔凉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硬性条件,更让我觉得沮丧。几乎正规,并且有点规模,我又看得上的公司,都要求至少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工作经验这种事,这我要上哪弄?我只能说几样在学校里干的勤工俭学的事儿,或是放假实践期间,打的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