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率土之英雄纵横
游戏官方版下载

率土之英雄纵横
介绍指导

玄幻  |  希如令

艰难的将视线从文秀岫手腕上的伤口处移开,季幼青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才压下自己的情绪。等她再看向文秀岫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的样子。“秀岫……”“我累了。”少女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季幼青的话。“……”季幼青看着少女憔悴苍白的脸,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少女一副拒绝谈话的样子,让季幼青知道,现在走出第一步已经很不容易,若是急于求成的话,恐怕会刺激到少女的情绪。‘不管怎么样,起码她开口了不是吗?’季幼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那好,我先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晚一些,我再来看你。”季幼青站了起来,打算先退一步。文秀岫不理她。季幼青视线在房中扫了一圈。刚才,她在唱独角戏的时候,就检查过病房。里面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似乎是怕文秀岫再次自杀。现在文秀岫抗拒接触任何人,季幼青也只能拜托护士和医生,路过她病房时,多照看一下。离开文秀岫的病房,季幼青若有所思。虽然今天和文秀岫沟通失败,但是季幼青还是看出了很多东西。“喂,前面那个穿衬衣裤子的女人站住。”宛如纨绔弟子的语气,打断了季幼青的思绪。衬衣裤子?季幼青看了看左右,这里是病房区,走廊上没有多少人,符合对方口中描述穿着的人,似乎就只有自己?季幼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是他!’季幼青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一下就认出了他是谁。她并不是脸盲,更何况对方长得很有记忆点,所以哪怕是只见过一面,季幼青也记住了这个人的长相。“喂……”“对不起,昨天不小心撞到你,好像还摔到了你的手机,如果需要赔偿的话,我可以给你钱。”季幼青抢在唐钰开口之前道。“???”唐钰被噎住。这是什么情况?季幼青在他愣神之时,主动走近了两步,看到对方猛然警惕起来的表情,忙停下解释,“其实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的,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让我来不及开口。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迟来的道歉。”“……”唐钰惊愕的看着她。为什么今天的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同?季幼青见他不说话,又道:“嗯,你的手机怎么样?”“屏幕摔坏了。”唐钰下意识的回答。季幼青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换屏,若是要换一部手机,她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得住。唐钰被季幼青的反差,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只能看着女人从包里摸出了几百块钱,递给自己。“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钱,如果不够,你下次拿费用的收据来找我补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季幼青把钱塞在唐钰手中,然后转身大步离开。等等!‘我是来找她要钱的?’一直到季幼青的背影消失在走了尽头,唐钰才清醒过来。他是在乎这……唐钰看了一眼手里的三百块钱。心中怒吼,‘我是在乎这三百块钱的人吗?’但他还是默默的把手里的三百块钱揣入了自己的兜里。唐钰转念过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对昨天撞到自己的事道歉了,可是对后面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却好像一点表示都没有?是故意的,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昨天被捏手腕的人是自己?唐钰郁闷死了!他只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而已啊!怎么就那么难?“下次我一定要让你再给我道歉一次!”人早就走了,唐钰也只能对着空气咬牙切齿。来医院,是奉了校长的命。现在从医院出来,季幼青当然不能跑回家休息,还得继续回学校上班。季幼青依然选择了步行返回学校,顺便可以在路上整理一下思绪,寻找一个突破口。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北阳一中的大门外。北阳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只是中间隔了一些建筑罢了。才看到北阳一中的大门,季幼青就被喧闹的声音吸引。在学校门口,围了不少人,学校的保安正在努力的维持秩序。人群中,她好像还看到了杨主任的身影。堵在学校门口的人中,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摄像机和话筒。“大家来看看啊,就是这个吃人的学校!我好好的女儿送到这里来读书,结果孩子就在学校里自杀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们这个黑心的学校,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把她都逼得自杀了……”季幼青站在最外面,听到了人群中女人尖锐的声音。她认得这个声音,是文秀岫的母亲。‘不是说她母亲不愿再继续请假,所以去上班了吗?怎么跑来了学校门口闹事,还带来了记者?’季幼青皱眉。“这位家长,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中,没有下定论的事,你不好这样污蔑啊!”杨主任被一些听了文秀岫母亲的话,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堵在中间,动也不能动,鼻梁上的眼镜都挤歪了。场面一度混乱。季幼青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树荫下移动了几步,让自己的身影掩藏在其中。她并没有从文秀岫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此刻出面也根本无法解决现场的矛盾,还不如不要露面的好。很快,就有接到学校报警的警车赶到了北阳一中门口,车子一停,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丨警丨察。季幼青有注意到,之前来过学校的两名丨警丨察也在其中。有了丨警丨察的加入,杨主任在人群中被解救了出来,他扶了扶眼镜,快速整理着一身的狼狈。“丨警丨察同志,这位阿姨说,她的女儿在北阳一中自杀了,这是真的吗?”“丨警丨察同志你们有在调查这件事吗?文同学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丨警丨察同志,文同学的母亲说,是学校的学习压力太大,学校老师对文同学太苛刻,才导致她承受不住压力,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对吗?”“丨警丨察同志……”“……”丨警丨察一出现,立即转移了围观众人的火力。而文秀岫的母亲,则一边哭一边骂,要和学校讨个说法。季幼青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就听出了文秀岫母亲的用意。虽然不知道找媒体来围堵学校是她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帮她想到的,但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想向学校要钱!校门口的闹剧还在继续,任凭丨警丨察还有杨主任都说了,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还没有证据指明学校欺负学生,老师苛待的事,但依然无法浇灭那些自诩正义的围观人群的‘热情’,文秀岫的母亲也没有停止哭诉。最后,杨主任主动说,去学校里谈,却被文秀岫的母亲坚决的拒绝了。甚至还说出了,怕自己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话。仿佛在她面前的根本不是教书育人的学校,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杨主任被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还是在丨警丨察的劝说下,才让文秀岫的母亲和记者们先离开。

穿越到原始时代当皇帝
版本活动

穿越到原始时代当皇帝
app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凤媪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想到这里,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操你妈的,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给老子弄死他!”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报警!报警!”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林羽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看着母亲的眼神,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没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羽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的手机钉到了墙上。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怎么?你不相信我?”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名字?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见识过林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美女啊。”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林羽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看到外面的宝马X,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林羽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积蓄?”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亲急忙替他解围。

    穿越清奇之双生记
    适用范围

    穿越清奇之双生记
      是个什么鬼东西

      玄幻  |  淡烟霏萌

      可是现在王长河和苏耀宗的联手,让他这个计划夭折了,先不说这两人联手后会有咋样,起码等破产也要在很久之后了。萧逸根本等不了那么久,只能自己亲自建一个小厂了,等时机成熟再吞并八一汽水厂了。这个打算萧逸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有了八一汽水厂这个现成的,萧逸也就懒得自己弄了,折腾了半天,看来还得自己弄啊。“玻璃、原材料、封装机、场地、人手,这也太多了头疼”又要重新计划,萧逸显得有点头疼。第二天萧逸带着三宝很早就来到八一汽水厂找周毅了,在萧逸认识的人中,也只有周毅可以暂时帮他解决一些问题。“欢迎萧少,我还说等忙完这一阵子找个时间请萧少吃个饭,没想到您来了”周毅最近春风得意,仿佛一夜间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厂子里面现在也蒸蒸日上,每天请他吃饭的人也很多。“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请周厂长帮个忙”“萧少请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没有萧少的话,哪有我的今天啊,有事您尽管吩咐”“我准备自己弄一个小厂子,现在很多东西都没有,看看你这边能不能帮着张罗下”“萧少准备自己做汽水这一块?”“恩,暂时是这样计划的”听萧逸说要做汽水这一块,周毅脸色变了变,他是真没想到萧逸要做这一块。“怎么有问题?”“没.....没,萧少的事情怎么会有问题”“我需要几台封装机”“新的恐怕不行,旧的倒是有几台”“旧的也行”就这样萧逸从周毅这里花了五万块钱拿到三台封装机,这些封装机虽然旧了点,但是没啥大毛病,每个小时装五百瓶汽水肯定没问题。其他就需要自己想办法了。在刚才周毅没有当场拒绝已经算是给萧逸面子了,不能再奢求太多。“哥,机器的问题解决了。场地怎么办?”“实在不行就找个小院子租下来”萧逸一时也找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毕竟手里面的钱有限,前期的投入一定要考虑好。三宝和萧逸一上午看了好多地方,没有一处让萧逸满意的,价格低是低,可是不适合干活呀。“哥俩是要找大点的地方?”“你怎么知道”“嘿嘿,别的不敢说,我老宋这双眼还是挺厉害的。我瞧你俩在这转悠半天了,没找到合适的吧”“关你什么事”三宝本来就心情不好,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让他更不爽。这个人说的煞有其事,萧逸心中一动,说不准还真有戏。“前面带路,要是真的合适,我可以考虑租下来”“兄弟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保准你满意。地方足够大,就是有点破”“先去看看再说”萧逸和三宝跟着这个家伙七拐八拐的绕了好半天才到了地方。看的萧逸不由皱眉头。这里这么偏僻,不符合他的计划,他是需要大批量的出货,这里交通明显不怎么样。“我说你这地方怎么这么偏?”“哥们,你又想地方大,又想交通便利,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呀。诺,就是这里,地方足够大,里面开个厂百十来号人足够了。”“地方是够大,但是......”“哥们儿,既然来了都来了,咱们也别玩虚的了。这片场地是我的,最近我缺钱,所以才考虑出租。我也观察你们很久了,你们也着急找地方,这不一拍即合的事情吗”“看不出来你还有点眼力劲儿”“那肯定的,哥们儿你就考虑考虑,绝对物有所值”徐老三一个劲儿的给萧逸推荐,萧逸也很心动,就像徐老三说的一样,这里偏是偏了点,但是地方足够大。“你准备租多少钱?”“哥们儿,你看看这地足够大。你在里面折腾什么都可以。在这里不仅可以让你们干活,那边还可以当食堂。还有那边库房足够大”“少废话,到底多少钱”“五....不,哥们儿你一年给我三万就行”“三万?”这个价格出乎萧逸的预料,原本以为怎么也得个五六万,结果才三万,看来这个家伙确实遇到困难了。“哥们儿呀,三万真的不能再少了,再少我这厂房没法租了。要不是手头紧,这个价格我肯定不会租的”徐老三误以为萧逸觉得多,赶紧开口。这几天他快愁死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肯租的,他不会轻易放弃。“三万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这些铁疙瘩的让我用”“你要这些废铁干嘛”“你别管我干嘛,就说行不行”“行,当然没问题”萧逸听完徐老三的话,心里乐开了花,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败家子。这厂里面最值钱的就是这堆铁器了,这些机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生锈了,萧逸敢保证里面的核心零件绝对能用。拆了这对铁疙瘩,萧逸有信心再攒出两三台封装机来,这样可以大大的提高生产力。“哥们儿,那个....那个钱”“你有地契吗”“当然有啊,这可是我祖传的。没地契那不是骗人吗”“那就行,签个合约,我把钱给你”就在萧逸和徐老三准备签合约的时候,破烂的大铁门被一脚踹开了。“徐老三,你特么的再躲啊,你以为你躲着我们就找不到你了?”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家伙走了进来,对着徐老三就是一顿臭骂。徐老三被吓得不轻,一个劲儿的躲在萧逸后面。“你这龟儿子,今天要是不还钱的话,就准备给老子留下点东西”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萧逸乐了,这不是他刚重生回来遇到的大光头吗,还真是冤家路窄,虽然他和大光头没什么关系现在。“怎么是你?”“这又不是你家”“小子你特么谁啊,敢这么和我们刚哥说话”光头一下认出了萧逸,面对萧逸这种态度,光头的小弟很不爽。“怎么想耍横是不”三宝也立刻站出来了。“对对,这不是我家,今天咱们也没关系。我只是来找徐老三的要钱的”光头对萧逸很是忌惮,敢赌自己家伙事儿的人绝对不是善茬,光头也没必要招惹。“刚哥,我这不是把厂子刚租出去嘛,本来想着去找你还钱,没想到你却找了过来。”“这样啊,那敢情好。把钱还了,咱们还是好兄弟”光头一下子变得有了笑脸。“哥们儿,你看能不能把钱给我,我真的急用”徐老三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萧逸,对此萧逸倒是无所谓,很快和徐老三签了个合约,把三万块钱给了徐老三。“刚哥这是一万五您拿好了”“这不对吧”“怎么不对?”“应该是两万五才对”“刚哥您是不是算错了呀”徐老三脸色苍白的看着光头,这一下子就多出一万来,任谁也受不了。徐老三只欠光头一万,算上高利贷的利息也不过是一万五,现在光头要两万五明显在坑人。“九出三十归我就不多说了,你躲着我们这么多天不需要赔偿损失啊,还有就是弟兄们的出场费不要钱啊。给你脸了是不”

      川透心智的爱
      应用旧版

      川透心智的爱
      手机版应用

      玄幻  |  木年槿

      在我站在服装店门口与小芳说话时,几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过来,其一人伸手在我胳膊轻轻拍了一下,我扭头一看,愣了愣,扫了一眼她身边几位小美女,道:“咦!婷婷啊,你干嘛?和朋友在逛街吗?”“是啊!”穆婷婷说着,露出那对漂亮的小兔牙,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她瞟了小芳一眼,道:“叶庆泉,你在这干嘛呢?”我微笑着道:“这家服装店是我姐开的,我没事过来看看。”丁幸松的大奔在路过商业街附近时,因为人流量大,开的极为缓慢。这时高启荣突然发现看站在路边的我,他微一愣怔,随后又看见了穆婷婷几个小丫头。“唉!丁总,你瞧瞧,路边站着几个女孩子,里面那个身材高挑的不是穆婉兰家的吗?”丁幸松听了往外面仔细一瞅,一撇嘴,道:“是那小丫头片子,天天疯的跟什么似得,穆婉兰也根本管不着她。”高启荣口淡淡“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一付若有所思状。等到穆婷婷和朋友继续逛街去玩了,我跑到外面的商店里,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直接赶往郊区,向英阿姨家里赶去。刚刚到了院子门口,西墙根的大黄狗汪汪地叫了起来,待我推开栅栏门,大黄见是我,才停止了叫嚷。很快,英阿姨推门出来,离了老远招手道:“小泉,快进屋坐,刚刚阿姨宰了一只鸡。”“阿姨,这回我可有口福了。”我微微一笑,拎着礼物走了过来,探头向屋子里瞄了几眼,有些心虚地道:“我叔没在屋里?”英阿姨拿手向屋后一指,满面笑容地道:“没在家,他还在后山呢,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不过,你别担心,他这几天气已经消了,不会拿擀面杖追着你打了!”我嘿嘿一笑,轻声的道:“那好,阿姨,那天早晨,可是把我吓坏了。”英阿姨笑了笑,接过礼品,把我让到屋子里,又拉着我去了东屋,端一盘瓜子,神秘兮兮地道:“小泉,你要说实话,你和嘉琪之间,到底是啥时候好的?”“阿姨,这可说来话长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对嘉琪姐有好感了。”我摸着鼻子,讪讪地道,末了,我又嘟囔了一句,道:“早知道嘉琪姐不等我,我不去大学了。”英阿姨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喜滋滋地道:“那是自然,你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旁人,不过,是担心嘉琪大了你几岁,还是离过婚的,你心里没有意见?”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不会有意见的,阿姨,我倒是怕嘉琪心里有想法。”英阿姨轻吁了口气,笑眯眯地道:“你没意见好,嘉琪要是真跟了你,我还放心了呢!她那边,阿姨会找时间跟她说说,你不要太担心。”在屋子里看了会儿电视,我瞄着英阿姨推门走了出去,离开院落,向后山方向行去,我赶忙关了电视,转身走到厨房门口,探头望了过去。却见宋嘉琪身穿一套没袖的黑色紧身套裙,将窈窕纤细的身姿裹得曲线毕露,那两条莲藕般的胳膊都露在外面,她手里拿着铲子,正在做着蒜苗炒肉,扑鼻的香味,一阵阵地往鼻孔钻。我微微一笑,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柔软的腰肢,轻吻着她精致的耳垂,悄声道:“嘉琪姐,想我了没有?”宋嘉琪吃吃地笑了起来,灵巧地挥动着铲子,摇头道:“没有,早忘到脑后了。”我含住她的耳垂,又轻轻滑下,轻吻着那嫩腻如玉的脖颈,小声道:“不许撒谎!”宋嘉琪俏脸绯红,忙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有些难为情地道:“小泉,别毛手毛脚的,小心被别人看见。”我摇了摇头,一脸坏笑地道:“没事儿,阿姨刚刚出去,估计是去后山找宋叔叔了,现在家里没人,算在厨房里偷吃,也不会被发现的。”“偷吃你个头!”宋嘉琪‘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把炒好的菜拨到盘子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段,送到我的嘴里,轻笑道:“小坏蛋,别闹了,快回屋里歇着,还有两个凉菜好了。”我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摸出条精美的白金项链,细心地挂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扳过她娇俏的身子,笑眯眯地道:“嘉琪姐,这是送你的礼物,喜欢吗?”宋嘉琪见了,脸立时现出惊喜之色,却摸着项链,嗔怪地道:“小泉,你刚班,大手大脚的乱花钱,这样可不好。”我笑了笑,轻声道:“没办法,这不是为了讨老婆大人欢心嘛!不然,早被人家忘到脑后了。”宋嘉琪笑得花枝乱颤,娇嗔地白了我一眼,美滋滋地进了屋里,站在镜子前,用手摸着发烧的面颊,轻盈地转动着身子,啧啧赞道:“真是漂亮,是太贵重了,这条项链,要好几千块钱吧?”我笑了笑,掏出一支烟点,轻声道:“不贵,只要你喜欢好。”宋嘉琪微微一怔,转过身子,蹙眉道:“小泉,怎么吸烟越来越多了?”我走到床边坐下,嘴里吐出一缕淡淡的烟雾,微笑着道:“这一工作,事情以前多,吸几支烟,可以减压。”宋嘉琪脸现出担忧之色,忙走了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工作干得不太顺利?”我微微一笑,拉过她柔嫩白皙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小声道:“没有,只是单位里人多事杂,不像在学校那么轻松了。算以后真有麻烦,我相信自己也能解决。”宋嘉琪叹了一口气,温柔地道:“小泉,你这人别的都好,是性子有时急了些,也太要强了。要知道,班以后,要守规矩,按部班地做事,那样不会招惹麻烦了。”我摸着鼻子,嘿嘿地笑道:“嘉琪姐,你倒真是了解我,居然一猜。”宋嘉琪抿嘴一笑,娇嗔地道:“那是当然了,别忘了,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跟着我身后乱跑了。”我心大乐,把半截香烟熄灭,弹了出去,伸出双手,横抱了她,望着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轻声调侃道:“当然没忘,那时候,你可没少欺负我,我现在可要报仇了!”宋嘉琪咬着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眼波如水地望着我,一脸娇羞地道:“怎么报仇呢?”我嘿嘿一笑,把手探到她的裙底,温柔地抚摸着,小声的道:“你猜一猜?”宋嘉琪登时满面晕红,赶忙捉住了我的手,悄声哀恳的道:“好了,你这小坏蛋,不要再欺负人了!”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不欺负也可以,不过得有个条件哦。”宋嘉琪莞尔一笑,娇嗔地道:“什么条件呀?”我贼嘻嘻的笑了笑,舔了一下嘴唇,微笑着道:“亲我一下呗!”“不行呢!”宋嘉琪笑着摇头,向窗外瞄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悄声的道:“好了啦,不能这样胡闹了,咱俩得早点断!”“好啊,嘉琪姐,我听你的!”我嘿嘿一笑,搂抱住她的腰肢,向后倒了下去,翻过身子,捧着那张羞红的脸蛋,温柔地亲了下去。“别,不行!”宋嘉琪摇摆着俏脸,躲闪了几下,闭美眸,张开温润的薄唇,努力地迎.合着,很快,那条柔软的香舌被我擒住,纠缠在了一起。半晌,我们俩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宋嘉琪拿手拨弄了一下满头乌黑的秀发,赌气地道:“真是被你害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呢?”

      率土之欧皇大佬
      玩家引导

      率土之欧皇大佬
      是什么意思

      玄幻  |  白柒雨

      “今天晚上这事必成无疑。”田豹子极有自信的说道。“是吗?”许三姑偏是不服,“我要是现在就带着兄弟们回白石沟呢?你今天晚上这事还成得了?”此时此刻,在树林当中足有一百多白石沟许三姑的部下。虽说许三姑对外宣称自己手下有三百兵马,可实际上那只是吓唬人的说法,真能抗枪打仗的也就这么一百多人。今天晚上为了救王老道,许三姑也是下了血本了,把能带的人全都带出来了。“王老道对我有救命之恩。”田豹子变得认真起来,“我田豹子……”“走就走呗!”没等田豹子慷慨激昂呢,一边的韩大肚子早就憋不住了,“这打仗弄景的,还能指望老娘们儿咋的?”田豹子听得头皮一麻,他是明白,这韩大肚子别的本事到在其次,这出口伤人的功夫那是娘胎里带来的,也就是和田豹子他还能说句人话,换成别人,他这嘴根本就没有把门的。“哎呀!”许三姑果然眉头一竖,“韩大肚子,我可认识你,啥时候轮到了杀猪的在姑奶奶面前没大没小了?”“咋的?”韩大肚子更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老娘们儿就是洗衣服作饭生孩子,别一天到晚事儿事儿的,我跟你说打从山洞子里我就忍着你呢,就我这爆脾气……”“你啥爆脾气?拿出来我看看。”从许三姑身后又跳出一个姑娘,看命数不大,也就十七八的样子,虽然这树林子里边黑灯瞎火的,但却也看得清楚这姑娘已经被气得俏脸通红,“跟谁说话呢?你也不打听打听,这牵马岭、白石沟……”“这又从哪蹦出来的?”韩大肚子一皱眉,“大人说话,你小孩子家家的,一边玩去。老爷们儿在这数卵子呢,你瞎凑和啥?”“少跟我这犯混。”小姑娘却丝毫不示弱,“把你卵子拿出来,你有多大的卵子,我有多大的刀!”田豹子听得一脑袋全是金星,好家伙,这许三姑的手底都是啥人那?这韩大肚子就够混的了,这从哪蹦出这么一位来?说着拿眼睛往许三姑身上扫了一眼。不想许三姑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姑娘,目光中满是鼓励。许三姑身后的土匪们也三三两两的凑了过来,有那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还在后面低声鼓劲。“说得好,整他,我就看这大肚子不顺眼。”“今晚上就在这把这大肚子敲了,挤他卵子下酒。”“四姑娘,我这有刀,你看看顺手不?”哪成想,韩大肚子根本不吃这套,眼珠子一瞪:“咋的?来真的是吧?好咧,今儿晚上不干别的了,谁要是不动刀子,谁是狗娘养的!”说罢,伸手去解裤腰带,这就要脱裤子。“报告,细沙河对岸的杨树林里有声音。”一名哨兵急匆匆的跑到小野面前。小野好不容易将水壶里的冰块化出一小碗水来,还没等喝呢,一听哨兵的报告,立刻站了起来,拿眼睛往对面的杨树林里面看去。只可惜天太黑了,从他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杨树林里面到底有什么事发生。“你确定?”小野追问了一句。做为同昌守备中队的一个小队长,小野还算是个细心的人。他知道,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正是夜风最劲的时候,呼啸的老北风吹到冬天的枯树林里,难免会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但毕竟这个时候,小野是不敢放松的,只要天一亮,必然又是一场恶战。黑田队长在带队出发时,明确表示这一次要彻底扫平牵马岭一带的匪患,保证同昌一带交通道路的畅通。现在王老道已经被抓了,只要再拿下蝎虎子、李白脸、许三姑等一众土匪,那么同昌地面上算是从此太平了。别看小野只是个小队长,但也是日本军官学校毕业的。他明白,如果等到天亮,炮兵能够从容的进行炮击的话,那么牵马岭一带的土匪就算是彻底完了。所以,从战术层面上讲,如果说牵马岭的土匪还有一丝反击机会的话,就只能是今天夜里。黑田交给小野小队的命令就是坚守河岸,注意对面白石沟许三姑的动静。细沙河两岸都是白细沙,河岸平坦,小野让机枪手架设好机枪之后,就有自信任凭许三姑有多少人马,也都得死在细沙河的冰面上。而唯一的射击死角,就是对面的一小片树林,树林的面积并不大,但是这黑灯瞎火的,想要看清树林里面的动静就太难了。小野有心派几个人摸过去,但又怕万一中了对方的埋伏,那不是肉包子打狗吗?想了想,小野还是摇了摇头,不管对面有什么动静,只要他的小队守在这里,就不信有人能冲过来。别的不知道,那些土匪手里有多少鸟枪土炮,小野还能不明白?凭他们手里的家伙,根本不可能在阵地战中打退自己的精锐小队。本来小野还在这里自鸣得意呢,突然从后面传来了声音,似乎黑田的军帐附近发生了什么事,乱哄哄的一片,小野立刻扭过头去。按照黑田的部署,鬼子兵是排成一线分布在细沙河河岸上的,这样可以最大化的控制河两岸。本来这样排兵布阵是有缺陷的,那就是阵地没有纵深,一点被突破的话,很可能全线被破。但这点信心黑田还是有的,他不相信那些土匪能突破自己的任意一点防线。因此上,当黑田军帐的位置放生骚乱的时候,小野因为距离远,并不能很准确的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起来动静挺大。小野想不明白,难道说那些土匪还敢直闯黑田的军帐?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小野是懂的,今天晚上鬼子不就是先一步抓了王老道,让整个穷党群龙无首,才大获成功的吗?可问题在于,蝎虎子到现在纹丝不动,李白脸又被堵在蜈蚣沟,小野则亲自在这里监视白石沟,那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土匪直袭黑田的军帐?难道是圣清宫漏网的那二三十个老道?这不是找死吗?小野差点笑出声来。可不管怎么想,小野都立刻叫出十个鬼子兵跟着自己,急匆匆的往黑田军帐的位置跑过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黑田要是出事了,那今天晚上这个仗也就不用打了。不过让小野放心的是,虽然有骚乱,但并没有听到枪声,说明事情还没有闹大,黑田也应该没有危险。远远的跑过来,还没等到地方呢,就听到黑田正在嚷嚷着:“你们的,大大的破坏了军纪,统统的……”本来黑田多少还是能说一些流利的中国话的,但现在一生气,这话就不利索了。紧跟着,一股子酒味就随风飘了过来,小野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军纪是有明文归定的,小野本身也是一名军人,但与黑田不同的是,小野却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一闻到酒味,小野这哈喇子可就下来了,脚下也跑得更快了。不但如此,他看到另外两名小队长,也正带人过来,尤其是本村小队长,眼珠子都绿了,那更是个喝酒不要命的玩意,比小野的酒瘾都大。一直不露面的周青皮也带着几个人出现了,脸上略有些微红,估计刚才是找地方喝酒去了。还有小阎王同样摇头晃脑的跟在周青皮后面,脚底下多少有点打晃,肯定也没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