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你是星光本身
联系我们

你是星光本身
日志指导

玄幻  |  绾青丝

萧逸看着这对母女纯洁的笑容,觉得一切都值得。“萧逸,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那个......”“小七,你这狐狸精,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给老娘出来,今天的事让大伙儿评评理。”“大伙儿快来看啊,有人表面上清高,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吗,以前听说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还不信,今天我信了。大家都出来看看狐狸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在小七想要和萧逸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难听的骂喊声。小七看着萧逸脸色一阵苍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我也不知道,萧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厂里的领导没关系”小七吓得都快哭了。丫丫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一个人躲在沙发角落。“狐狸精你给老娘出来,有本事别躲着啊,厂里面明明说好的让我儿子去当保安,没想到却换成了这个狐狸精的男人。要说这里面没鬼,谁信呢,我看你八成是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我没有”小七在屋里面哭着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萧逸这下全明白了,不过他相信小七。“你给老娘出来,今天你要不给老娘给说法,老娘天天堵着你门骂”听着外面越骂越凶,萧逸直接把门打开:“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你个窝囊废,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不是还很得意,你的工作是你老婆爬上别人的床换来的”萧逸一个耳光就对着这个妇人抽去。“打人了,烂赌鬼打人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今天就要死在你家门口”这个妇人一下子坐到地方把衣服撕开,把头发弄乱,看起来很是狼狈,周围的人对萧逸和小七也是指指点点。“陈大娘你先起来,有什么好好说,我真的没有”“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欺负啊,你抢走了我儿子的工作,你男人又打我,你们一家子这是要逼死我这个寡妇啊”“陈大娘,你别这样,我们怎么会欺负你”“还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陈大娘说着说着变成了嚎啕大哭,萧逸听的一阵心烦意乱,这都什么破事啊。就一个破保安值得吗。“闭嘴,再哭哭啼啼小心老子抽你,你也知道我是个烂赌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你”陈大娘一下子也被萧逸唬住了。“赶紧起来滚蛋,一个破保安以为老子稀罕啊,请老子去也不去”“真的?”“赶紧滚蛋”“小七你也听到了,这是你男人说的,你们家可不能反悔啊”“陈大娘,不....”陈大娘像是没事人一样,留下一句话赶紧跑了,生怕被小七叫住一样。“一个破保安至于么”“萧逸,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知道我...,算了陈大娘的儿子想去就去吧,她一家也不容易”小七又是难受又是无奈。“要不是看她一个女人,就凭她这张嘴,非抽她不可”“萧逸,你也别怪陈大娘,陈大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前些年丈夫得病去世了,给她留下一个有残疾的儿子。这个年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太难了,陈大娘要不是这么泼辣,早被人欺负死了。厂里面也一直说要帮着解决她儿子工作的问题,这些年陈大娘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难怪她这次闹这么大。要是早知道是她要这个工作,我就不抢了。”“别多想了,这不怪你,再说这不是把工作给她了吗,放心吧,以后我一定找个比保安强一百倍的工作”萧逸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揉着小七的头。“你干嘛呢,孩子还看着呢”“哥,咱们已经坑了苏少杰一次,现在还找他帮忙成吗”“什么叫坑,哥们儿之间的事情能叫坑吗”“嘿嘿”三宝冲着萧逸笑了笑。萧逸目前要想做事,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而没有苏少杰的帮忙,他连对方的信任都不能够取得。果然这次萧逸找苏少杰,苏少杰很是警惕,萧逸承诺只要苏少杰帮忙,半个月肯定把钱还他。“这可是你说的”“放宽心吧,现在就去,不过去了一切都听我的,不然这钱我可不敢保证啥时候还”在萧逸的威逼利诱之下,苏少杰总算答应帮萧逸的忙了,说来也简单,萧逸现在需要一个身份,他需要借助苏少杰的身份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是一个档次的人。苏少杰不算什么,可是苏少杰的老子苏耀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名气还挺大的。“三宝,待会儿上去叫我少爷”“少爷?”“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的”“明白了”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之前打探的房间。咚咚咚“你找谁?”“少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三宝按照事先约定的超着萧逸看去。“你们是?”“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眼前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是警惕。但又觉得萧逸和苏少杰的穿着明显不是一般人。“在门外谈事可不是个好习惯”萧逸不等眼前这个男人同意,直接就走了进来。“王长河,王经理,大半夜突然来有点冒昧,不过先允许我介绍下。这位是苏少杰,苏少,你可能没听过他,不过他爸你应该听过,他爸就是苏耀宗。至于我叫萧逸,身份嘛就不方便介绍了,家里不让招摇”“理解理解,不过两位找我什么事?”“还真有点事情找王经理谈”萧逸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样子说不出的潇洒。看的苏少杰眼睛都直了,这货看起来还真有模有样,比他老子气势还足,要不是知根知底,他还真会觉得这货就是个豪门大少。“萧少说笑了,咱们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也没有生意和您谈啊”“我这人比较直,就直说了。王经理这次是来八一厂要钱的吧”“哎,谁说不是呢,这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能帮你把钱要回来。”“什么?”王长河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萧少这....”连苏少杰都惊了,现在谁不知道八一汽水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哪有钱啊,萧逸居然说能要到钱。“不过呢,我肯定不白帮忙。”“您说,只要能要到钱,让我做什么都成”“事成之后,我要欠款的百分之十”嘶屋里面除了萧逸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十就是十万啊。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搁在个人身上可不是小数目。苏少杰家里虽然有钱,可是那是他老子的,目前还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萧少,这....这是不是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啊”“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钱拿到”“这.....这”“机会只有一次,要不是这段时间老爷子不给零花钱,我至于这样嘛”

农家福女跃龙门
操作技巧

    农家福女跃龙门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玄幻  |  流可沫

    柳橙说,听人说你把单位同事的肚子给弄大了,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的秦书凯,背后却还是这样的一个花心大萝卜,真是看不出来啊,我以前一直在想,你这么大,知道那个事情吧。秦书凯听到这样的话,很是不高兴,***,老子也周岁了,如果不是读书,在乡下孩子都能上学了,再说。老子那个方面的能力还是有资本的,什么事情不知道。嘴上还是说,柳姐,那是没有的事情,我和你做邻居一年来,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橙笑着说,你的事情我哪儿知道,不过你现在名气大了,估计政府大院以后不知道你的人很少,哈哈,我就是问问。看着柳橙走进房间,秦书凯很是忧闷,***,这是什么世道,后来想到王娟说尽快还自己清白的事情,也就回到了房间。隔壁,李成万和女人还是啪啪的动作,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李成万拉下来,自己上去运动一会儿。第二天,秦书凯正常的上班。邱大姐瞧着秦书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想到昨天的事情,有些看不过去了,趁着办公室里陆长生出去办事,王娟又没来,邱大姐搬了张椅子坐到了秦书凯对面。邱大姐语重心长的口气问秦书凯,小秦啊,董云霄找你麻烦那件事,你就这么算了?秦书凯对邱大姐这个人虽然指挥自己做事,但是还是信任的,瞧着她一副为自己担心的口气问自己,苦笑着回答说;“科长,这个董云霄他爸是乡里的党委书记,又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在城里算是有势力的人家,从哪一方面讲,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办事员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王娟昨天已经答应我,最近会想办法还我清白呢。”邱大姐看到秦书凯的样子,怒其不争的表情质问道,你是不是被王娟给迷惑了,她说的话,你也信?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王娟跟她坐一个办公室,低头不见抬头见,她说的话自己怎么就不能信?再说,和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同事,都是和平相处,似乎没有什么过节。秦书凯就问,怎么啦?邱大姐左右看看,一副神秘的模样低声说,小秦啊,你还不知道吧,王娟要调动工作去市里上班了,你说你的事情她能够放在心上,只要她到市里了,还会想起你的什么事情。秦书凯忍不住“啊?”的一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王娟跟自己说起呢?自从在茶水间谈话后,他以为王娟有些话应该首先告诉自己才对,再说,如果真的突然走了,自己怎能清白,毕竟自己是被冤枉的。秦书凯忍不住的问,大姐,这是真的?邱大姐很是不屑的说,小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知道在这个科室你可是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够帮助我做事的人,所以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昨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现在那个王娟把我也恨上了,就是因为我帮助你说了几句公道话。邱大姐对昨天王娟对她的行为,一直是耿耿于怀。秦书凯后来想了想说,王娟如果真的走了,那么这个事情还真的很难说清楚,那个董云霄也会再次的找我的麻烦,毕竟这个王娟肚里的孩子是谁的问题,董云霄很在乎。邱大姐点了点头说,小秦,你说的很有道理,董云霄作为花花公子,整天跟着领导人,而且是个司机,那就是混混,对于这个事情一定不会简单的放过,如果王娟走了,那么你就是最大的受害者。秦书凯很是无奈的说,我必须找王娟问清楚。邱大姐这个时候,再爆猛料说,你知道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秦书凯摇了摇头,赶紧追问,谁的?邱大姐叹了口气说,小秦,你这个愣头青啊,这发改委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王娟是刘大明副主任在外头勾搭的小马子,两人都好了几年了,王娟当初能从工厂调动到发改委,就是刘大明一手操持的,现在事情闹大了,孩子都有了,王娟要离婚,刘大明又忙着把王娟往市里调,他这是想要保住他跟王娟的孽种,你想想看,等到王娟调走了,刘大明自然是不会承认孩子的事情,到时候,就凭你浑身上下满是嘴,也解释不清跟王娟之间的这一段了。秦书凯的脸色一下子灰白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件事背后竟然还有诸多背景,可王娟明明答应他,一定会想办法还他一个清白,如果真是像邱大姐所说,王娟很快要调走了,她对自己承诺的话还能兑现吗?秦书凯一下子没了主张的模样,他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那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王娟要是不肯配合的话,只怕我的清白是再也没法说清了。邱大姐伸手拍了一下秦书凯的肩膀说,小伙子,关键时刻人人都是有私心的,现在能救你自己的人,就只有你自己了。秦书凯一时没听清邱大姐话里的意思,疑惑的眼神盯着邱大姐。邱大姐压低声音说,小秦,你可别傻了,王娟不过是跟你玩的拖延战术,她那样狡诈的小狐狸,会把你秦书凯的清白放在心上?这办公室里,也就大姐我是真心关心你的前程,你想想看,你现在才二十出头,没成家,没立业的,要是因为不相干的人毁了名誉,这辈子可就再也难抬头做人了。秦书凯被邱大姐形容的可怕未来感到有些心寒,瞧着邱大姐那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他心里有种意识,以邱大姐嫉恶如仇的个性,一定不会对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不管不问,不管怎么说,自己是邱大姐的下属,在一块相处一年了,邱大姐一向没把自己当外人,现在自己遇上了天大的事情,邱大姐能不主动帮一把?秦书凯问,那么该如何办?果然,邱大姐建议说,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能证明你的清白。秦书凯急切的口气问道,什么办法?邱大姐低声说,去上级领导那里告刘大明跟女下属有作风问题,连孩子都有了,竟然还栽赃陷害,你作为此事的受害人,只要去找上级领导举报,刘大明的事情一定会败露,到时候上级领导一调查,自然也就还了你的清白。秦书凯一听说让他去告状,心里不由一哆嗦,他感觉这种背后告状的事情,怎么听起来有些不那么光彩。邱大姐看出秦书凯眼里的犹豫,在一旁给秦书凯打气说:“小秦啊,路我是给你指明了,你要是不为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作想,宁可帮不相干的人背黑锅,只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要是相信大姐对你的一片好心,你就按照大姐跟你说的去做,大姐保证你这次的事情过后,前途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秦书凯感觉邱大姐说的话有些过了,就算自己去上级领导面前告状刘大明和王娟的事情,也最多获得一个清白的名誉,这跟前途节节高多少有些扯不上。秦书凯从小就老实本分,说话做事有板有眼,凡事做决定之前,都想到一个“理”字,邱大姐建议的事情在他看来,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妥当,可又实在找不到反驳邱大姐一片好意的理由,稍稍思忖了片刻后,秦书凯问邱大姐:

    罪祸
    点击查看

    罪祸
    介绍演示

    玄幻  |  桑玖

    王娟心里叹了口气说,你呀,就是一榆木脑袋,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没想想事情的前因后果?秦书凯有些纳闷的眼神看向王娟。王娟摇头说,我就知道,你对所有情况一概不知情,你知道刘大明为什么要逼着你下乡吗?秦书凯摇头。“你是不是跟陆长生透露说,你要到田主任面前告刘大明的黑状?”秦书凯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好像有一次我喝醉了,说过几句相关的话。王娟嘴巴咂巴了一下说,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什么事情都没干呢,就搞的满城风雨的,陆长生转脸就把这件事汇报给刘大明了,知道吗?秦书凯摇头说,不可能,陆长生跟我是老乡,平常相处的很好,他怎么会把我说的私密话告诉刘大明呢?“说你傻,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陆长生跟你一样没什么背景和关系,他想要在机关里混得一席之位,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好招数使出来,巴结领导可是陆长生最擅长的,要不刘大明能提拔他当副科长?”秦书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娟,很显然,王娟说的话对他内心震动不小,如果连被自己视为兄弟般的陆长生都会在背后对自己下手,那邱科长呢?自己求邱科长帮自己说情的事情,她会帮忙吗?王娟见秦书凯的脸上露出严重受伤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秦书凯,你别这样,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你的事情还有转机。秦书凯两眼看着王娟,低沉的语气说,我不是担心自己下乡的事情,我是伤心陆长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王娟看着秦书凯受伤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答案,不由摇头苦笑道,秦书凯,你知道吗?我在发改委上班这么长时间,我是真的感觉这帮人都是疯子,为了所谓的权力,私底下什么样丑恶的嘴脸都有,就说邱科长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为了升官,主动把自己送到田主任的床上去,给这么个老头子折腾,你说这又是何苦呢?还有刘大明,别看他是个副主任,他到了上级领导面前跟个面人似的,为了巴结领导,什么样下三滥的事情没干过?陆长生就更别提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单位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跑到领导面前嚼舌头根去,你的事情若不是他在背后使坏,刘大明又怎么会动了让你下乡的心思?瞧着王娟越说越有些义愤填膺的表情,秦书凯感觉到她的真诚,自己刚才还在楼下犹豫这不肯上来,看来,自己是辜负了王娟对自己的一番信任了。秦书凯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对王娟说,王娟,我上次对你说话那态度,你可别放在心上,到了市里,有空回来就联系我,我一定随叫随到。王娟见秦书凯站起来,伸手拉他说,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办公室,你这干嘛呢。秦书凯顺着王娟的手势被拉坐下后,身子一个不稳当,正好跌进了王娟的怀里,他赶紧想要坐直身子,却见王娟的脸上已经飞起两片红云,害羞的女人看起来愈加娇媚,正值壮年的男人看了哪里能控制的住心旌摇荡。不想看,可是还是想看,从高处看到王娟的前面花花的肉时候,秦书凯感觉到自己两腿中间的物件一下子立起来,这让他感觉呼吸急促,脸上像火烧般热起来。王娟是过来人,一眼瞧见秦书凯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后来,看到秦书凯两腿中间撑起一个小帐篷,心里一下子激荡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想法在血液里疯狂游走,浑身竟是像被火烧一样,无法自已。不知道是谁先靠近了谁,总之两个**的年轻男女不由自主的相互靠近,索取,尤其是秦书凯,头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体,尽管浑身激动,却根本无从下手,只是勇猛的撞击。王娟是个过来人,很是耐心的拿着男人拔的家伙,把它引导进入自己的身体,秦书凯感到下面冲进温暖的地方,很是激动,在女人的运行下,很是被动的运动着。毕竟那是第一次,所以在沙发上很快的完成了男人的第一次。二十几岁的壮年男人,第一次接触到女人身体的滋味,那种美妙和激动是无法形容的,秦书凯休息一会儿,看着女人就像看到了肉,需要立即上去狠狠的吃,所以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发情的野兽般,主动的把女人压在身上,尽情的索取。好在,王娟是善解人意的,她对帅气又单纯的秦书凯原本有好感,只是顾忌自己跟刘大明的那层关系,才不敢往那方面想,今晚,像是老天爷故意恩赐给她机会,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去触碰男人的那个地方,让男人一下子发狂起来,她只是尽情的享受老天送给她的享乐机会。一秦书凯是一次一次在女人的身上冲动。经历了跟秦书凯在一起的疯狂,她才感觉到,这几年,自己跟刘大明在一块干的事情,不过是应付差事罢了,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一起,才让她真正享受的女人的乐趣。身强体壮的男人精力是无比旺盛的,两人从沙发上做到地上,又从地上做到床上,一夜过来,记不清奋战了多少回,直到累的实在动不了了,两人才相拥着在沉沉睡去。秦书凯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早已满地,他有些疑惑自己手臂上的沉重,一眼看到王娟睡在怀里,吓的赶紧坐起来。睡眼惺忪的王娟也被他的叫声弄醒了,睁眼看到秦书凯赤身的惊慌模样,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秦书凯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呆呆的手里紧紧拽着被子的一角,坐在床上。王娟的表情是轻松的,她伸手抚摸了一把秦书凯的脸蛋说,不要多想,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情我愿,一会洗洗脸,穿好衣服去上班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秦书凯听了这话,一下子羞愧难当起来,尽管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云里雾里,可自己主动上了女人的身体是事实,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呢?秦书凯低声说,对不起,要不,咱们......。王娟明白这个年轻小伙子要说的话,无所谓的笑道,要不怎么样?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肚子里还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就算你肯,你家里人也不会同意,你别胡思乱想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不能全怪你。秦书凯几乎被王娟的大度感动的要哭出来,他有些愧疚的口气说,这怎么可以呢?我是个男人,必须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王娟见秦书凯一副死心眼的模样,忍不住叹气说,秦书凯,你实在是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我现在有种感觉,这次去下乡对你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离开了发改委错综复杂的环境,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一种解脱,或者说也是对你的一次提高。秦书凯对王娟的话有些一知半解,他疑惑的口气说,到了乡里就没有这种明争暗斗了吗?只要有人的地方,还不是一样有竞争和排挤?

    你是我的择偶观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你是我的择偶观
    什么意思

    玄幻  |  馥嫫

    胡丽丽就恶心的说,你他妈别的本事没有,这么贬低领导的本事是一个抵两个。秦书凯就很委屈的说,我不过是给你解释官场的很多实际,解释很多男人为了进步,牺牲自尊,女人牺牲身体的事,拿科长举个例子,让你相信我的话,根本没有贬低领导的意思。田主任带人考察挂职联系的村过后,发改委支持挂职联系村的项目和资金很快就有了落实。发改委办公室的文件通知说,根据党组会研究决议,对刘大明联系的村支持帮扶资金万元,修建一条米宽,公分厚从村到乡镇的路;另外万元用于扶持村里的项目建设。而秦书凯联系的村,因为对外的道路已经由市交通局铺好,按照同样的待遇,也就给万,扶持村里大棚蔬菜基地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电话告知秦书凯扶持资金的分配情况,秦书凯对这个扶持意见肯定不满意,田主任调查的时候对两个村的领导允诺说一视同仁,根据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谁知道对两个村的扶持差别竟然这么大。就问,扶持的标准怎么定的?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大?吕丽华知道秦书凯话里的内容,就很官僚的解释说,秦书凯,这是党组会议研究的结果,我只是负责传达,如果有什么话可以和分管领导胡长贵主任讲,也可以向一把手反映,对我来说你们联系的村谁多谁少,都没有关系。秦书凯肯定不满意吕丽华的回答。秦书凯心里这么想,嘴上很和气的说:“吕主任,感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吕丽华根本不领秦书凯的情,很不客气的说,秦书凯,你不要感谢我,这件事我只是传达,你感谢还是有意见,都和我没有关系,那是领导决定的。挂了电话,骂了吕丽华很多遍,心里骂道,***,如果有机会,肯定会让你加倍的偿还对我的不礼貌。官场上,成熟的官员不会得罪一个下属,因为说不定哪天就成为别人的下属,这样的事例很多。别人掌权了,肯定会加倍收取对他以前的不尊重。现在很多领导都在抱怨,说年轻人一旦有了权就忘本,把我们这些老同志不当回事,其实这些人就应该想一想,他们在位的时候对年轻人是怎么样,如果很关心,如果不官僚,能出现今天的局面吗。很多做官的人,做久了,头脑也就不会思考,即使思考也是很狭隘,出了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卸责任,思考别人在哪儿出的错,从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也不想从别人身上找原因。发改委支持联系村的资金到位速度之快是秦书凯没有想到的,吕丽华传达文件后的第三天,发改委由胡长贵副主任带队到了码头镇一趟,和联系村的领导中午聚了一顿饭后,留下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住在乡里,协助刘大明开展联系村道路的铺设和扶持项目的开展。如此安排,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留下吕丽华在乡里协助刘大明,那就是说刘大明在乡下还享受单位做领导的待遇,有个下属供他指使,这是普水很多下乡的驻村挂职不能享受的。这次普水的近个科级领导干部挂职中唯一享受如此特权的的干部。刘大明有了单位的大力帮助,所以那段时间说话也很霸道,指挥吕丽华就如指挥一条狗,让他每天因为道路建设的事,跑的如一条狗,而吕丽华却很高兴。秦书凯就看不惯吕丽华如狗一样没有自尊,经常发泄不满说,这个家伙这么大岁数了,还如狗一样跟在后面跑,想从刘大明这儿得到啥,他能不能提拔也不是刘大明说了算,最后还是田主任说了算。金大洲就笑着说,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吕丽华是典型的被官场的规矩完全同化的人。这种人,整天就是为领导活着,领导吩咐他事情,领导骂他了,反而高兴,如果领导人几天不吩咐他做事,几天不骂他,就会心思重重,考虑是不是领导不注意自己了,是不是被领导踢出圈子了。秦书凯就说,我见过很多下贱的人,没有见过喜欢被领导骂的人,更没有见过吕丽华这种没有自尊如狗一样的人。金大洲就说,打是疼骂是爱,用到官场就是骂的越厉害,说明越是领导身边的人,如果领导不关心一个人能骂他吗。现在很多领导,都潜移默化接受了这个坏习惯,对身边的人如老子训儿子一样,还振振有词的说,如果我不关心你,问都不想问。秦书凯无法接受,因为他一直没有进入领导的圈子,也就没有领导训他。至于说金大洲,服侍过县委的主要领导,肯定深有感触。不管秦书凯是否接受,吕丽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刘大明联系村的道路工程建设过程中,秦书凯曾经多次看到刘大明在众人场合指责吕丽华工作不力,必须怎么样怎么样。每次,吕丽华都是如龟孙子一样低着头,唯唯诺诺,表示感谢领导的提醒,下次一定注意。刘大明有了资金和吕丽华这个办事的人,坐在上面出出嘴皮,工程进度很快就完成了,道路竣工那天,田主任邀请了部分领导前来剪彩,给刘大明的挂职工作添光加彩。结束后,刘大明回到宿舍,想了很多,田主任这么给面子,完全是贾仁达的面子,联系村道路的铺设成功对他来说,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下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达到贾仁达的提示要求。贾仁达当时说,刘大明,你到下面去做挂职,队长没有混上,至少要挂个副队长。第二,就是联系村一定要做点实实在在的事,这样也好为你说话。现在,联系村的道路铺设好了,下面能做的事就是挂职队长的问题,吴龙一直跟着张富贵没有抓到什么证据,说明这路子已经行不通,要想有成绩,必须采取其他可行的措施。这个措施的实施,离不开秦书凯的帮助,因为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之事,只有秦书凯和吴龙亲眼目睹,只要这件事有人举报,上面来调查,秦书凯和吴龙证实,那么就可以让张富贵很听话的从队长的位置上下来。当然,要想秦书凯听话,刘大明想到了只能从胡丽丽身上做文章,现在,秦书凯为了晚上能够在胡丽丽身上进出,可以说胡丽丽说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圣旨。刘大明是个讲究实际的人,早就安排刘流打听了胡丽丽的情况,并且从牛大娟哪儿得到证实,知道胡丽丽的父亲做过小局的副局长,已经退居二线。于是,一次回县城,特意到胡丽丽父亲的办公室坐了坐,两个人很热切的谈了很多事,后来刘大明就把话转入正题,很感慨的说:“老胡,上次和几个朋友聚会,无意中听人介绍说码头镇的那个胡丽丽是你家的女儿,我就想过来和你谈谈。我在码头镇做挂职,一段时间观察下来,那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如果长期在那儿,就把一个人耽误了!”

    念今生之挟神令剑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念今生之挟神令剑
      指导有方

      玄幻  |  流可沫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欲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我叫赵迎,你就叫我迎姐吧。”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丨妇丨要漂亮多了。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他?”赵迎欲言又止。“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库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叫的那个难受,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滚库单了。“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丨内丨裤就更不习惯了。”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丨内丨裤杨羽宁愿裸着。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丨内丨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库,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津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赵迎在里屋铺着库,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痒痒的,时不时得去偷瞄杨羽,可是除了看见结实的腹肌和胸肌外,下面却是被石板遮掩了,很失望。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口的乃子慢慢的凸起,而现在已经凸出了一半,下面而开始张毛,虽然才几根,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丨内丨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巨大的东西,比她爸爸不知道要大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