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开心农场大冒险
是表示什么

开心农场大冒险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香寒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

导演请到位
怎么样计划

导演请到位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川雪

一早和他爸搭车来到市里,等到在医院门口和周婷美汇合后一道来到了林文峰的病房。林文峰斜靠在床上,看到自己爸妈和周婷美进来,掀起被子想要起来,梁淑华赶忙过来制止他,心疼的说:“小峰,你别动了,坐着说话。”“妈,我没什么事,你们都别担心了,刚才医生来查房了,再挂几天盐水,头上换了药就可以出院了,只是最近的一些人和事记不起来而已。”“小峰,你说你为了工作那么拼命,以后夜里绝对少开点车,我就你一个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爸以后怎么活啊。”梁淑华见到精神尚可的林文峰,感觉有些后怕,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能力极为普通,却鬼使神差的娶上了条件明显高一筹的周婷美,为了更好的生活条件,不努力工作是怎么可能呢?当初他们结婚买房,老俩口将家中大部分积蓄都贴补进来。林文峰父亲林桂平在镇上的一家机械厂上班,效益还行,而他们家门前就是一条北口镇通往南口镇的县道,梁淑华就在自家屋子里开了一个小卖部,油盐酱醋、香烟饮料方便面等,一年也能省下一小笔钱。老两口年纪六十岁不到,身体硬朗,还能操劳几年,为了不打扰小夫妻,也就没有住在一起。林文峰趁着短途出差的机会,有时候绕点路也要开车回爸妈家看看。“爸,你厂里这么忙请假不容易吧,等等你们就回去吧,我真没什么事情,还怕我不认识你们啊。”林文峰装作轻松的笑了笑。“文峰,爸妈难得来一次,等一下我带他们去家里住,你们多聊聊对你的病情有好处的。”周婷美觉得林文峰失忆了,昨晚的聊天林文峰有点心不在焉,他父母能够多陪陪他也是好事,说不定能唤醒林文峰的记忆呢。“爸妈,你们早饭吃了没有,要不让小美给你们买点早饭来。”林文峰岔开了话题,他不来就没有失忆,不愿意接下来的相处可能会出现穿帮的现象,所以务必要不要将二老和周婷美和自己扯在一起。“我们一早吃过了来的,等下中午到外面吃点盒饭就行了,你都躺医院了,小美银行请假也不容易,没人照顾可不行。你爸在那厂子里保卫科,请几天假也没什么事,我们家三代单传了,你人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结婚一年多了,儿媳妇肚皮一点动静都没有,梁淑华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比较着急的,她趁着这次林文峰住院的机会,做起小两口的思想工作,让她能够早日抱上孙子。“查房的医生到底怎么说了,脑袋没有撞坏吧?身体其他部位也没啥事吧?这可得检查仔细了。”林文峰知道他妈的意思,如果没有发生前天晚上那件事,他自己也会尽量主动做周婷美的思想工作。不过周婷美觉得他们都还年轻,没有必要那么早要小孩,况且她还是比较在意自己的身材容貌。周婷美见识了好几个朋友闺蜜都是在生完小孩后身材走样严重,而且有了小孩的牵绊,也不怎么出来和她们一帮没有小孩的疯玩了,周婷美的想法是趁着年轻好好玩,等玩够了再好好的相夫教子。林文峰尊重她的想法,没办法啊,生小孩不是他一个人就能生得了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事业刚刚有所起步,也不想在这关键时期被家庭拖累。“爸妈,你们别操心了,这是河西第一人民医院,昨天该检查的都检查了,没什么问题,轻微脑震荡而已,估计过不了二天就会出院了。”林文峰父亲林桂平的沉默寡言和梁淑华的快言快语倒是互补的。林桂平一米七左右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多年的机械厂工作打底,一身的肌肉,身体看上去比较匀称灵活,平时也不苟言笑,为人正派,做事扎扎实实,所以机械厂前几年把他调到保卫科。“那我们就在这呆几天,让你妈给你做的好吃的补补身体,等你出院了我们再回去。”林桂平发话一般情况就是决定好的事情。“那下午妈和小美一道回去把小房间清理一下,我和爸聊聊天。”周婷美在林文峰的父母面前表现的中规中矩,没怎么插话,加上她心里有鬼,更加的不想多嘴。梁淑华和林桂平和儿媳妇本来相处的时间就少得可怜,总共也没几十个小时,所以没有发现周婷美的异样。林文峰却知道这不是平时周婷美的性格,不过他假装失忆也让周婷美少了些担心。中午几人吃好饭,梁淑华和周婷美先回去了,林文峰叮嘱周婷美找个旧手机来应急,虽然请假了,但没有手机联系不上也不好,他的同事说不定这二天还会来看望自己的。林文峰昨晚已经考虑清楚了,读心是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而将自己假装失忆的事暂时也不会告诉父母。自己和周婷美的矛盾没必要影响父母的情绪,他们不是想孙子吗?等离婚了再去找几个好女人,一人给他生二个,以后有钱了这些都不是事,结不结婚无所谓,父母抱上孙子就行了。林文峰恢复的很快,自己下地走路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了,等他老妈和周婷美一道走后,招呼了林桂平出了病房,到吸烟区好好过一下瘾。林文峰几口抽完一根烟,又找林桂平要了一根,夹在手上没有点上,对林桂平说:“爸,我还以为今年是年呢,没想到已经是年了,你还在厂里上班吗?咱家的小卖部生意还好吧,听说县道要扩建四车道了,以后车流大了,生意肯定会好。”林桂平对自己的儿子还是较满意的,用心学习考上大学,自己找工作,也没有不务正业,还娶了个银行工作的漂亮老婆,也经常回去看望老两口,婚后工作还这么拼命,现在失忆了,不知道会对他的工作有没有影响。“我四年前就调到厂保卫科了,还有五年就能退休了,到时候和你妈一道给你带孩子去。家门口的县道二年前就已经修好了,现在家里附近顺着县道一路过去开了一家家商店饭店。“咱家东边就是你张大爷的儿子张扬开的农家乐餐厅,西边是你小时候经常和你一道玩的小学同学焦猛开的农产品批发商店,还有好几个你都熟悉的人都在家开了店,没有出去打工。”林桂平对儿子没有沉默寡言,倒是一兜子说了好多,这些林文峰都知道,就在不久前还和几个同学在张扬开的农家乐里一道喝过酒呢。“这四年的记忆都没有了,你那个工作会不会影响啊,前不久你还跟我说做好广东的那一单,公司要升你做经理啊,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一单还能谈下来吗?”林桂平有点担心。“等我出院回去在理一理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大不了从头再来,我还年轻呢,我相信努力一定能成功的。别说小小的经理,以后当老总也是有可能的。”林文峰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夸下海口。“眼光不要那么远,心态不要那么急,拼命做事是好,但要注意方式,该吃饭就得吃饭,该睡觉就得睡觉,业务是厂里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平时多和领导打打交道,和领导搞好关系以后路就好走了。”

快穿之配角的精彩人生
APP指导

快穿之配角的精彩人生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陌城南

“吴汉明,你......”吴晓彤没想到吴汉明居然会当面和自己发飙,而且在场的还有刘可欣,不禁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准备和他掰扯掰扯。“吴经理,我们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斗嘴,策划案还需要人来做呢,走了!”吴汉明看了看即将爆发的吴晓彤,又看了看一旁低头不语的刘可欣,说完便走到了电梯门前,因为电梯门马上就要开了。“吴汉明,你给我站住!”吴晓彤看着吴汉明的背影,又看了看刘可欣,说完之后满脸通红,就像一个即将撒泼的妇女。“吴经理,你这是准备干嘛?你难道要在策划案还没有通过之前和我斗一斗吗?行,你要是这么想也好,这样你就可以把案子交给别人做了,对不?”吴汉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来的勇气和吴晓彤这么说话,但当他说完之后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好像心里所有的怨气都烟消云散了一般。“吴......好,我今天不和你一般见识,咱们走着瞧!”吴晓彤深吸了几口气,看向吴汉明说完便走出了电梯,谁知道她光顾着生气了,刚走没两步,就崴到了脚,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露出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看到这一幕后,吴汉明差点笑出声来,但他还是憋了回去。而一旁的刘可欣也是如此,一直在捂着嘴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就怕笑出声来被吴晓彤听见。吴晓彤则缓了缓神,旋即站了起来,然后便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屁股,好像怕把裙子弄脏了似的。“讨厌,真是烦死了,烦死了!“吴晓彤起身后,一边脱下脚上的高跟鞋,一边咒骂道,因为她的鞋跟已经断了,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弄的,好像老天有意要惩罚这个女人一般。话音刚落,吴晓彤便回头恶狠狠的看了吴汉明和刘可欣一眼,那眼神好像要把两个人活剥了一样。显然,这女人把事情都怪到了他们头上,否则也不会如此。虽然事情和吴汉明、刘可欣没有一点关系,这都是吴晓彤自找的,但她却不是这样想的,由此可见这女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吴汉明不想多说什么,更不想落井下石,但他一看这女人的嘴脸,心里不禁一阵阵不舒服,随即看了一眼刘可欣,又看了一眼吴晓彤,冷声说道:“呦,吴经理这是怎么了,居然摔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来,我看看有没有摔坏......”“哼......”吴晓彤什么也没有说,看向吴汉明冷哼一声后,便光着脚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吴晓彤走后,刘可欣有些担心了起来,因为她怕这个女人报复吴汉明,也怕自己跟着遭殃,随即说道:“组长,你刚才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要是吴晓彤发起飙来,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你......”吴汉明自然知道,但他刚才那样也实属被逼无奈,谁让吴晓彤一直这么过分了。随即,缓了缓神后,看向刘可欣说道:“没事的,放心吧,这女人不会对你我怎么样的,因为......算了,不和你说了,你只管放心就是,没事的!”“组长,我这样说不只是担心我自己,还有你,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才这样说的!”刘可欣看着吴汉明解释道,就怕这个男人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可欣,我知道,我没有误会你的意思!毕竟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放心吧,吴哥不会误会你的好意!”吴汉明微微点了点头,说完便走向了办公室,准备把没做完的事情做完,否则晚上一定加班。“恩,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刘可欣边说边跟着吴汉明走向办公室,心里还是有一丝担忧,因为吴晓彤这个女人向来有仇必报。两个人回到办公室后,又开始忙碌了起来。由于上午已经做好了一份策划案,所以他们现在干起来相对来说还算轻松些,否则还不知要干到猴年马月,才能将事情搞定。可即使这样也不能放松,因为这只是初案,而且还是没有进行精修和完善的策划案,更没有做好备选方案,所以仍旧不能松懈!如果,两人全指着它,恐怕下场好不了!现在,为了自己、为了彼此,吴汉明和刘可欣兀自奋斗在路上......一眨眼,时间又过去了四个小时。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别人都已经下班了,可两个人依旧在忙碌着,还没有完成第二套方案。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吴汉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禁惹得他有些心烦意乱,因为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今晚很可能要通宵才能将策划案完成,试问在这个时候谁能有好心情呢?所以,也不能怪吴汉明这样!“怎么了?”吴汉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知道是王灵芸打来的,所以也没说什么客套话,直奔主题。“汉明,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下班?”王灵芸在电话那头问道,说话的语气很是不解。“别提了,今晚能不能回家都不一定,哎......我这边要赶一个策划案,很急,所以我必须完事才能回家!可是,这个方案进度很慢,恐怕要做到明天早上才行,我也是一点招没有啊!”吴汉明边说边叹气,只觉得这都是拜吴晓彤所赐,心里恨死了这个女人。“啊?什么方案这么赶啊,还让不让人活了!你这是什么破公司啊,太让人生气了!汉明,那你今晚确定不回家了吗?”王灵芸替吴汉明抱怨了几句,说完问了问他,想确定一下。“不太确定,但应该是这样!行了,我没时间和你多说了,还要继续赶案子,好了,挂了吧!”吴汉明边说边看向一脸疲倦的刘可欣,说完便准备挂断电话。“恩,那你忙吧,记得吃饭,知道吗?还有,即使案子再着急,也要注意身体,可别累坏了,知道吗?”王灵芸不免嘱咐了几句,也怕吴汉明因此伤身。“恩,知道了,就这样吧!”吴汉明深吸了一口气,说完挂断了电话。放下手中的电话后,吴汉明站了起来,旋即看向刘可欣说道:“可欣啊,现在看来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两套方案,先歇歇吧!可别把身体累坏了,知道吗?对了,晚上我们订餐吧,就别出去吃了,怎么样?”刘可欣长叹一口气,看了看吴汉明说道:“恩,听你安排!组长,现在看来方案已经快差不多了,只不过还需要修改和增进,你也别太绷着了,让自己放松些,否则这样会很累的!”“恩,没事的!那我现在订餐,一会吃完饭再继续!”吴汉明看了看刘可欣,说完拿起手机打开了订餐软件。“恩,吃完再说!”刘可欣说着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准备让自己暂时放松下来。吴汉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随即点了一些快餐和饮品,准备吃饱喝足后继续再战......点完餐后,吴汉明便坐在那里不出声了,准备趁着这个空挡眯一会,否则还真吃不消。而刘可欣亦是如此,什么都没有说,躺在那张小沙发上也眯了起来,准备放松一下,否则这漫漫长夜如何能熬的过去啊。

开始的我是一只小僵尸
策划技巧

开始的我是一只小僵尸
安卓版应用

玄幻  |  楠晴

在我迟疑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大长腿发来的:“第一天上班,别迟到。”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那女王气透过短息传过来。罢了,既然来了,就来试试吧,大不了再辞职啊,话说,公务员能辞职么。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监狱的大门,严丝合缝,黑乎乎冷冰冰的大铁门,估计将近十米高,跟周围的墙严丝合缝,上面还有巨大的铆钉,怎么看怎么狰狞,那感觉就像是地狱之门一般。大铁门周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是古代城墙那玩意,反正铁门上面还有很高的水泥建筑,上面写着xx女子监狱,在上面,就是国徽,最上面一左一右,像是瞭望台一样的建筑。我傻不拉几的在那打量,这时候在大门旁边水泥水泥桩的玻璃窗里有个人开始喊了:“什么人,监狱重地,赶紧走!”我还想说这里怎么没站岗的呢,原来都藏在那里面了,就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还用铁栏杆挡住,可算是不能越狱了。我正愁不知道咋进去,一见有人搭理我,赶紧屁颠屁颠走过去,说:“大哥……”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里面那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靠,我发誓这狗日的是拿出了一把枪,我当时就傻了,赶紧站住,两手往上举起来,说:“大,大哥,我是好人啊……”那人一喊:“谁是你大哥,你是干什么的?”他这么一说,我才听清楚了,这人声音比较粗,但是是个女的!我赶紧麻利的说自己的来历,然后看她没意见,小心的把那红头文件拿了出来,她示意我拿过去,然后让我拿出身份证,打开一个像是银行窗口下面那小小的通道,让我把东西塞了进去,皱着眉头打量了我一会,嘟囔了一句:“男的?”然后她让我往回退了几步,拿起电话打了起来。看见她放下电话,我凑近乎的往前考去,说:“姐姐……”“谁是你姐姐,回去!”那女的一脸横肉,我擦,这里面果然都是内分泌失调的狂暴女人。过了一会,我听见铁门再响,巴巴的看着,足足响了有一分钟多钟,我才看见在大门左边三米处的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开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冲我喊道:“陈凯?”我赶紧点头。那女人声音冷的像是死了啥一样,冲我喊道:“没嘴么,不会说话,点什么头,赶紧进来!一点规矩都没有!”我去,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啥都刺挠我?而且这人我听出来了,不是别人,就是上次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通过面试的那个女的,这里面的狱警的哦苏哈i神经病么?不是说好的物依稀为贵么,怎么我一点不受待见啊?我走到铁门前面,那女的像是搜犯人一样,先检查了我身上,然后让我把手机和钥匙拿了出来,她在前面,带头走了那黑黑的小门之中。我回头再看了一眼那艳阳天,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进去。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不舒服,绝对的不舒服。那个门虽然不算厚,但是门所在的大门墩子比较厚,所以从小门中间来,要通过一个像是地道样的通道,大概是一两米,然后就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狱。前面带路进来的女狱警头也不会,冲我喊了一声:“站住别动!”我他娘的被她一惊一乍吓了一跳,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她就扭着屁股朝着刚才我看见的那个守卫室走去,虽然是在监狱内,但是守卫室的门依旧是铁的,露出小小窗口。她进去之后,我就开始打量起这监狱里面的情景来。如果说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女子监狱,那就是干净,绝逼是太干净了,那感觉像是有洁癖的人一点点的擦出来的,冬末本就是萧瑟,再配上这不似人间的干净,虽然现代化气息很重,但是让人莫名感觉到荒无人气。跟我想象的一点不一样,监狱里面很大,而且里面看不见人,电影里那随处可见像是散步一样的犯人一个都没有,甚至连狱警都没有。反倒是房子不少,错落有致,将这硕大的监狱,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区。这时候那门开了,臭脾气的狱警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身份证还有那红头文件,臭屁的从我身边经过,从牙缝里挤出俩字:“跟着。”我真不知道,我是哪里招惹到这个八婆了,就他娘的像是我爆了她的菊花一样,我跟她走的时候,问了一句:“我的手机呢?”那个女狱警站住身子,转过头来用那种表情看着我,有些讥讽,说:“手机?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要手机就要手机!跟你说,来这手机都要放到警卫室!不准带!还有,以后叫我刘姐,没大没小!”cao,我当时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这一来就给我下马威啊!我强忍着怒气跟着她走进了一个大楼,进了一楼的一个办公室。那个刘姐让我站在门外面,然后自己敲门进去,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女声:“进来。”那个刘姐一进去,立马点头哈腰,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张指导啊,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进来吧。”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老女人,大概是多岁,带着眼镜,短头发,穿着警服,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眼镜看着电脑屏幕。听见我进来,她抬起头,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小陈吧,坐坐,你看看小伙子长的真有精神头啊,一表人才,小刘啊,你先出去,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我跟小陈聊聊。”那个小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出去,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眼角稍微有些细纹,但是带着黑框眼镜,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所以从一开始进门的紧张,到现在的有恃无恐。指导员一边站起来,一边对我说:“小陈啊,喝水吧,我是张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张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过来问我。”我坐在沙发上,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笑眯眯的说:“谢谢张姐。”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坐在电脑前,她也不看我,手放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有些异样的兴奋……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专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才说:“小陈啊,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你也知道,女犯人常待在这里,心理总会出问题的,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但都干不了,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你啊,要好好努力,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张指导,是我。”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让那个刘姐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赶紧站起来,她不高,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不过那胸倒是不小,撑的警服鼓鼓囊囊的,这就是熟妇吧。

大唐凡人传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大唐凡人传
游戏活动

    玄幻  |  冷若曦

    丁志华像是得到了许可,有些激动起来,开始大胆地在杜睿琪全身摸索起来。杜睿琪心里却想着他能快点进入主题,快点结束。因为她对丁志华真的是一点儿渴望也没有。磨梭了好一阵子之后,丁志华才算进入主题。这次他终于尝到点滋味儿了!丁志华兴奋不已,开始增大幅度,杜睿琪依旧闭着眼睛,正有点感觉的时候,没想到丁志华突然又不动了!“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对不起,我——我又没控制住——”他很是懊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丁志华,本想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想想还是忍了。“没事,可能太累了,睡吧!”她推开他的身体说。“唉!”一声沉重的叹息,他滚下她的身体,躺在床沿边。“怎么每次都这样?难道真的有生理缺陷?”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刚刚兴起就偃旗息鼓了,杜睿琪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疑问,却不敢随意下结论,这可是男人致命的缺陷啊!但愿不会。丁志华背着杜睿琪躺着,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怎么还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方面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是治好了的,为什么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呢?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再去那个医生那里看看?可这怎么说得出口?丁志华抱着脑袋,又是一晚挣扎难眠。星期一一大早,朱青云就起床了。吃过早饭,他坐最早一班车赶到了黄麻镇政府。当车子停在政府院子门前时,朱青云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下车后,朱青云有些茫然,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舅舅王建才的办公室在哪里。院子两边种了很多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的,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两边是两排房子,左边是平房,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看起来都很陈旧。朱青云想舅舅应该是在楼房里办公,于是就往右边走去。正寻找着舅舅的办公室,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好,样子也长得标致。朱青云上前问道:“请问王书纪的办公室在哪儿?”“你找王书纪什么事?”女孩很警惕的样子。现在的刁民很多,经常有告状的过来,王书纪交待了,不能随便让人进他的办公室。“我是他外甥。”朱青云说。“外甥?没听说过啊。”女子撇撇嘴说,看他也不像告状的,就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边第一间。”“谢谢!”朱青云走上楼,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只好站在门口等。此时王建才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回来发现朱青云正提着个箱子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上去很拘束。看着朱青云那一副老实的样子,王建才心想,还好,这小子还有得救!“来啦!”王建才走过朱青云身边并没有停住,只是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嗯。”朱青云跟在王建才的后面进来了。朱青云是第一次来王建才的办公室,原本以为一个镇丨党丨委书纪的办公室应该很气派,没想到却是这么破旧和简陋。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套藤条的沙发,已经有些地方出现了断裂,扶手上也是斑驳不堪,看上去用了很多年头了。办公桌很小,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靠墙放了两张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夹。这么寒碜的办公室和杜家庄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朱青云在心里想。“站着干嘛,坐吧。”王建才说。朱青云在藤条沙发上坐下,他只是把半个屁股放在上面,不是不敢坐,而是怕一屁股坐下去把椅子给坐塌了。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机小吴送你过去。”王建才往外走,说:“跟我来!”走在楼梯上,王建才拍了拍朱青云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男人有能耐了,不愁没有女人!”到了楼下,王建才朝办公室探了一下头,说:“小吴,你来一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马上跑了出来,说:“王书纪,要去哪儿?”“你把他送到中心小学辅导站那边去,马上回来。”朱青云看了王建才一眼,本想说“谢谢舅舅”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边跟着小吴上了吉普车。黄麻镇辅导站设在镇中心小学里,离镇政府不远。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中心小学门口。朱青云下来车,说了声谢谢。站在大门口,几个妇女正坐在门口的小卖部那儿聊天。朱青云不知道辅导站在哪个楼,更不知道钟站长在哪间办公室,一时竟有些茫然。他便走向那几个聊天的妇女,鼓足勇气说了句:“请问钟站长在哪里办公?”几个妇女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抬起头,上下看了他几次:“问道,你找钟站长有什么事?”“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朱青云说。“哦。”胖妇女点了点头,“老钟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这里上去,二楼右边第一间。”朱青云道了声谢谢,顺着胖妇女指的楼房走了进去。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这个胖女人就是钟站长青梅竹马的文盲妻子钟来凤。朱青云来到二楼右边的第一间,外间空空的,并没有看到钟站长,朱青云呆站着,不敢往里面走,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笑容灿烂地望着他,说:“是朱青云吧!你舅舅说你一会儿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四个轮子就是跑得快啊!”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钟站长,你好!”朱青云说道。“好,来,坐吧!刚刚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我让高竿事带你去到处转转。现在临近期末,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期末复习和总结工作,你熟悉之后呢,就先跟着高竿事,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干事干事,就是要干干事情的了!”钟和平笑着说。朱青云听钟和平这话的意思是让自己当干事?可舅舅不是说先打杂吗?转念一想,干事就干事吧,总比打杂强啊!“好,我听站长的安排!”朱青云满心欢喜地说。钟和平是个聪明人,对朱青云的安排其实上面已经说了,以后就留在黄麻镇辅导站当干事,这个月算是临时借调,手续还没有正式过来,可以先安排打打杂。可是这个朱青云是王建才的亲外甥,这个王建才可是个厉害的主,当年他和钟和平一样,也是个民办教师,后来两人在前后一年的时间先后通过招考转为了公办教师。